« Life or No Life? 有限資源下的社會運動網路傳播 | 回到主頁面

2007-02- 1, 8:31 AM

三面記事:寶藏巖、杜正勝、教科書

看得見,但卻漠不關心

寶藏巖,我陷入心情的最低潮時,在2004年台北雙年展上看到了藝術家葉偉立與劉和讓的《寶藏巖茶館與攝影工作室計畫》。這是一個遲來的邂逅,畢竟在1999年就有了陳盈潔〈重新看見寶藏巖〉等台大城鄉所的研究論文了。葉與劉的作品極好,一種在環境中創作的耽溺讓我深愛上這套作品。直到一年前搬家時遺失,我還一直保留著當時以500元買下的一大卷照片海報。

Twilight Zone,過去有一個同名影集翻譯為陰陽魔界。寶藏巖居於公館永福橋邊的一隅,他同時又是中心又是邊界,面對著晨光又面對著暮日。如果政治不正確的說藝術家是群魔,那寶藏巖的確是一個衰落與生命力交會的創作場域。

回憶這雙年展中讓我最為印象深刻的作品,我的印象也是陷在Twilight之中。一方面我能感受藝術家在這塊場域中創作的在地關懷(Attach),但是要深入時卻被複雜的符號混淆而深入不了核心(De-attach)。藝術家在這場域中如同籠罩著這場域的空氣,既屬於又不屬於。對於受到這分作品所吸引的我,既關心又不關心,被創作耽溺擾起的腦內酚沒讓我更深一步去踏進對這議題的關注。充其量我也只是外環的一般大眾罷了。

於是,我和寶藏巖在2004台北雙年展上相會,又各自走往不同的方向。

Mass-age:寶藏巖滿足了誰的利益

那困窘的父親面容

作之君、作之師、作之親,此為柏楊所說的三作牌。這幾天因為成語事件,HEMi上有頗為充分的討論。偶然的機緣下,我看到杜正勝任故宮院長時所出的幾本書,一時愛不釋手,配合關魚所提供的文章,使我更為深切的理解作為學者的杜正勝。但是作為教育部長,我想我不大能同意杜部長對於成語的意見。在這學者/部長分際不明外加媒體炒作之時,有關其子的事件無疑是雪上加霜。

回到三作牌上,杜正勝的性格不討媒體所喜(也沒人說公眾人物一定要對媒體必恭必敬),其子的事件除了見獵心喜之外,也正是操作文化中根深蒂固的三作牌。但其實,作為一個優秀學者的杜正勝,並不一定能做好教育部長;而那雪上加霜的事件,也不能草率稱之為教子無方,而批杜正勝作不好部長,更不能否定他在學術上的成就。

記得高中時,由於甄試早了半年喘息,學校安排了不少演講。其中有一位是學弟的家長,專長是人類學,研究領域是南島語系與海洋民族。聽完一小時的演講以後,本來想逮著機會問幾個問題,卻看到方才充滿自信的講者,臉一下垮了下來,跟著學務主任到了校長室去。打聽之下是為了他將被退學的兒子想辦法藉這機會求情。

事件發生後,杜正勝的表情與當時父親的面容,以及我大學延畢時,父親面對朋友、遠親的臉孔,有著相同的困窘與憂鬱,而那是不欲多言亦不欲見人的。為什麼我們能放縱媒體這樣去傷害他人?也許這個事件中有著人情故事(human interests)和公眾利益(public interests)的兩難,但是為什麼攝影機與記者會如此不加思索地到了杜正勝面前,問題彷彿剃刀徐徐地凌遲他呢?

試問,這樣的折磨,又滿足了誰的利益?

zonble's promptbook:採編訓練作為一門人文訓練

捨棄之前,先談開展

Portnoy寫了一篇〈樂見高中歷史課本「去國家化」與「去霸權化」〉。文中提到除了去國家化與去霸權化以外,還需要將地緣關係的日本史、越南史一一獨立出來...其實回到了幾個老掉牙的問題,這些內容有沒有辦法透過大學的通識教育補足?另外,在國、高中的人文教育中,有沒有辦法盡力於培養學生的批判性思考能力?

提這些問題實在是老生常談,諸多見于媒體、不見于媒體的各項研討會也提出了相當豐富的答案。經歷了一屆又一屆的教育部長,始終還是未見改善。通識教育的時數、內容、師資始終沒有開展的改革。高中三年的時間有限,許多的內容必然要延後,但是大學裡文、史、哲為主的人文通識教育(Liberal Arts),就還是這麼得有限,而且可能還未能結合。

一個假設性的問題:如何使人於避免政治解釋的狀況下理解白色恐怖?如果由我來回答,我會請他讀讀陳映真的小說。也許你會問:陳映真這麼一個大統派,怎麼不政治?答案還是去讀他的小說,讀讀忠孝公園、鈴鐺花,我想可以不言而喻。

批判性思考能力的養成或許是個大哉問,不過涉及了師資、材料、評鑑這些教育專業領域,讓教育回歸專業也許是個好方法。儘管不能一促所及,還是要用盡一切方式去追尋。Portnoy提到:

很多人要求新聞客觀中立(儘管不可能)

我想以吾師潘家慶老師的話回應:儘管新聞客觀中立難求,尋尋覓覓也應不斷求之。教育這一個巨大的命題之前,教材的改變也許是一個小的結果。我們該肯定得是尋覓的過程還是結果?對我來說是過程,不過就目前的狀況而言,對於在這過程上的努力,還不該做出肯定。


Blog推薦:圖片借用於:「按快門 過生活」。其實台灣的新聞攝影還有相當多可以發揮創意的空間,這就是一個最好的範例。

碎碎唸:不知道近代史有沒有提到宋家怎麼拼經濟的、還有那個徐蚌會戰...

董福興 發表 | [公民社會] | 單篇網址 | 引用 (0)

引用

本文的引用網址:
http://www.bigsound.org/mt-tb.cgi/1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