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ASIA
October 31, 2005
妮波寺回顧

妮波寺樂團,在今年的十、十一月進行兩場巡迴演出;十月在日本表演三場,十一月在台灣表演四場,今天(十月30日)在The Wall表演完Rose Tour最後一場演出之後,心裡卻激動不已。

妮波寺樂團,在今年的十月十一月進行兩場巡迴演出,十月在日本表演三場,十一月在台灣表演四場,今天(十月30日)在The Wall表演完Rose Tour最後一場演出之後,心裡卻激動不已,我曾經說過,和這幾個可以說是台灣最頂尖的獨立樂團一起巡迴表演,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如果要認真算,妮波寺樂團組團的時間已經八年,1997年的時候成立,是三人團,1999年變成四人團,之後就一直維持四人團的編制。2003年發行第一張唱片「詹姆仕的秋天」,2005年發行第二張唱片「SORRY」。

我是兩位創始團員之一(另一位是KK),也是錄製這兩張專輯的錄音師,在參與樂團的過程中,包括成立獨立廠牌,設立錄音室,學習錄音製作等等,都可以說花掉了我大部分的時間和精力,如果說要有什麼成果的話,就是這兩張專輯吧。

當然,這兩張專輯並非是由我獨力所完成,正準備錄製第一張專輯的時候,那時候的鼓手離團之後,加入另一個鼓手黃志嘉,接著另一個吉他手辛吉,在我已經錄完我自己的吉他部分的時候也離團;那時候的感覺的確像是斷了線一樣,我必須獨立完成所有吉他部分的錄音,這對我來說非常的痛苦,因為我必須幾乎是全部重新編曲,重新思考,但是最後還是完成了。

到了「詹姆仕的秋天」發行之後,加入另外一個吉他手蘇啟文,直到最後,錄製完「SORRY」並且參與日本及玫瑰巡迴,而黃志嘉在日本行之前也離開。我必須再次感謝薄荷葉的鼓手凱同,在我們最需要的時候伸出援手。

和濁水溪、閃靈、TIZZY BAC、董事長、薄荷葉這幾個獨立樂團一起巡迴表演,最大的收穫就是這些獨立樂團的態度,每個樂團的團員都是經過更替,有的換到只剩最原始的創團團員一人,換過的樂手幾乎可以組另外四個樂團出來。而能夠持續創作表演的動力,其實就只是熱愛音樂而已。

這樣的熱愛,讓所有的事情變的自然,而且更理直氣壯。由於這些樂團的獨立狀態,他們不會因為團員更替,或是換了唱片公司,或是經歷社會事件,或是面臨事業危機,因而改變他們對於音樂創作的態度和熱情。

在這次的巡迴當中,讓我體會到如何當一個成熟的音樂人,或是成為一個「人」,這是此行最大的收穫,我會銘記在心。

Posted by luxia at 3:07 AM
October 23, 2005
ROSE Tour 記事

好不容易離開日本表演的緊張感,回到台灣的玫瑰巡迴感覺好像跟在日本差不多,玫瑰巡迴的工作人員,比日本人還可怕,每天不是打電話就是寫信問我們歌序,問我們器材需求和設定,還跟我們約時間看練團狀況熟習曲風和音色……。你以為這只是一個爽嗎?如果可以隨隨便便的去表演,什麼也不用想,然後出了什麼包再怪 PA,不是更爽嘛?……。

很多人問我,去日本好不好玩。我都是看人回答;如果是有在玩樂團的,我就會說很好玩,如果是沒有玩團或比較親近的朋友,我就會說:累爆了。

我在日本根本沒有任何玩樂的心情,第一天一下飛機,就是坐公車到橫濱,然後走路到thumbs up。我們一到那裡,幾乎是馬上,就開始rehearsal。接下來的事情就更可怕了,我們每天中午搭電車到livehouse,下午兩三點就要開始試音,表演時間是六七點,看完所有人的演出是九或十點,然後頂多吃個東西又要開始坐電車。

就這樣,我突然開始同意rocker一定要酗酒。那個問題其實不是因為日本人比較嚴謹,或是什麼日本團太多了,表演很競爭之類的老生常談。假設你是一個德州人,你光是在德州巡迴,可能每天都要開車好幾個小時,每天除了開車或坐車,就是表演,每天要彈一模一樣的歌就算了,光是交通也不曉得要花掉多少時間,這麼無聊,連看書都會因為坐車頭暈想吐,那不酗酒還能幹嘛?(雖然如此,心裡還是會有點羨慕這些外國人有這麼多地方可以表演…不過這是題外話。)

在技術層面,是真的很爽。每到一個地方,PA組會跟我們確認我們習慣的樂器配置是怎樣,鼓在哪個地方,主唱在哪個地方,吉他在左在右,貝斯站什麼位置,然後不厭其煩的調整好音箱和MONITOR,最後跟你要歌序,問你哪首歌的燈應該怎麼打,VOCAL在哪些地方要加什麼效果之類的……。表演的時候發現最恐怖的是,工作人員連我們rehearsal的時候調整音箱上的SETTING都記得清清楚楚,上台連調都不用調……這些待遇在台灣根本無法想像。

我們這些台灣人,在日本多多少少有受到驚嚇,對我來說,問到燈要怎麼打我實在有點……被考倒了的感覺;我在一個涉谷的屋根裡發現,原來乾冰要另外收費。那種壓力其實是形而上的,不知道什麼原因我們在日本的表演,雖然是和練習沒有幾次的凱同搭配,可是內容超乎尋常的好。光是就我的唱歌來說,音準都變得奇準無比,或許是因為有種感覺是表演好不好,已經沒有任何怨天尤人的空間了。

回到台北實在鬆了一氣;還蠻想家的。第一次在”回國”時有這種感覺。

沒想到回台灣面對的玫瑰巡迴也很淒厲。

好不容易離開日本表演的緊張感,回到台灣的玫瑰巡迴感覺好像跟在日本差不多,玫瑰巡迴的工作人員,比日本人還可怕,每天不是打電話就是寫信問我們歌序,問我們器材需求和設定,還跟我們約時間看練團狀況熟習曲風和音色……。你以為這只是一個爽嗎?如果可以隨隨便便的去表演,什麼也不用想,然後出了什麼包再怪 PA,不是更爽嘛?……。

玫瑰巡迴這個名字,在TRA的員工還不知道之前,就已經在妮波寺樂團內部流行了。當我第一次說到它,小蘇還搞不太清楚那是什麼東西,場面相當逗趣,類似“蛤?我們要去玫瑰唱片巡迴嗎?什麼時候呢?”。一朵鮮紅的花兒能代表什麼?我很高興它能超越至死不渝的愛。

在高雄的表演我們將會以三人團的方式出現,只有我,小蘇,還有代打的凱同。心裡非常忐忑,希望我們這三個被甩尾的可憐人精心準備的特別節目可以成功。團裡唯一的高雄人小花竟然不能來高雄,因為他在的台北的光點有場座談會,這個座談會的名稱剛好叫作”獨立的天空,搖滾的時代。”

小花因為獨立(的天空…)所以自由(…),難怪他會跟濁水溪公社的國民甜心柯仁堅,林老師理事長FREDDY,以及董事長樂團的大鈞變成這個活動的代言型男,他們胡言亂語的感覺還不錯。其實自由早就被視為理所當然的事,獨立也被汙名化,好像跟胡作非為沒什麼不同,要不就是要戰爭,要不就是離家出走浪子不回頭,在這個年頭還有人真的這麼關心獨立和自由,我真的很佩服。我覺得大家上網不應該只是交朋友,請真正關心一些事情,一些和你有關的事,一些社會,當你看到這篇文章,我們希望你可以參加這次的售票演唱會。

Posted by sorry at 5:03 AM
October 13, 2005
啟蒙的重要性

關於啟蒙是什麼,這個問題在1784年康德有了一個著名的回答(以下均為康德所言)

〔啟蒙就是人類脫離自我招致的不成熟〕

什麼是不成熟?

就是不經過別人的引導,就不能運用自己的理智。如果不成熟不在於缺乏理智,而在於不經過人引導就缺乏運用自己理智的決心和勇氣,那這種不成熟就是〔自我招致〕的。
*也就是自找的。

要有勇氣運用自己的理智!這就是啟蒙的座右銘。

處於不成熟的狀態實在是太容易了,如果有一本書替我理解,有一位牧師替我有良心,有一位醫生替我判斷食譜等等,那麼我就不需要操心了。只要對我來說划算,我就不需要去思想,其他人會替我做這些事情。

-我自己的看法
現在台灣的社會,由年輕人所構成的社會這一部分,缺乏啟蒙的思考與運動。由於大人和社會替年輕人設想,無所不用其極的保護,卻讓年輕人失去脫離不成熟的能力和勇氣。
無論做什麼與不做什麼,大部分的年輕人無法自己做決定,自然也無法承擔責任與成敗,而替人作決定的人,和被決定的人,在這個社會裡變成兩個漸層;由上層的人統治,下層的人永遠被統治,因為他們甘心被統治,在心理上寧願被決定,被奴役。

我們的民主社會,就是架構在這個沒有被啟蒙的社會群眾外面,民主社會只剩投票選舉,大部分的人不關心彼此,也不關心除了被決定以外的事情,只要拼經濟,有錢賺,至於被誰統治,被如何統治,是與我無關的。

在放到小一點的人際網路上來說,也是一樣,被宰制的人往往是心甘情願的,生涯的規劃通常是別人替自己決定的,告訴你如何生活,如何與別人相處,而這些決定大都是由謊言構成的。

問題是,沒有啟蒙的過程,於是乎,謊言取代了思想,謊言構成了社會。

Posted by luxia at 2:23 AM
October 3, 2005
Japan Tour

在RICO的安排下,我們NIPPLES又即將踏上日本,從今天(三日)開始,五天四夜,共三場演出的巡迴之旅。

這次我們又變了。
人生,如此,我們的計畫因為各種情況的變化,卻也不變了。

本來這次的日本之行,在一個禮拜之前是無法成行的,幸好,薄荷葉的鼓手凱同,及時加入讓我們可以順利表演。

回國之後我們還有九日在The Wall的表演,十月中開始還有五場校園巡迴。通通都由凱同擔任NIPPLES的鼓手,凱同本來即將入伍從軍,特地為了NIPPLES,延後入伍,我們銘感五內,由衷的感謝。


桃園機場的無線網路還不賴。

Posted by luxia at 9:26 AM
[GuestBook]
GuestBook
[Recent Entries]
妮波寺回顧
ROSE Tour 記事
啟蒙的重要性
Japan Tour
[Categories]
Bass (7)
Drum (3)
配樂 (8)
Good (2)
Guitar[SU] (3)
Guitar[WU] (6)
Heart (12)
NEWS (48)
Recording (8)
Shows (9)
Sorry Everything (1)
Video (5)
[緣的] (4)
[Search]


[Archives]
August 2017
November 2014
March 2014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February 2011
November 2010
September 2010
August 2010
May 2010
April 2010
March 2010
November 2009
August 2009
July 2009
June 2009
May 2009
March 2009
December 2008
November 2008
October 2008
September 2008
August 2008
July 2008
June 2008
February 2008
January 2008
December 2007
November 2007
October 2007
July 2007
June 2007
April 2007
March 2007
February 2007
January 2007
November 2005
October 2005
August 2005
July 2005
June 2005

Syndicate this site (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