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asia.jpg
November 6, 2014
關於後搖滾在台灣這件事

2002年小白兔唱片邀請Explosions in the Sky來台灣演出,那時候他們才發行一張專輯,並沒有全球的知名度,當然也不是亞洲巡迴外加一個台灣站這樣的安排。當時天空爆炸來台灣演出甚至還是他們四個團員第一次搭飛機離開美國國土的經驗。兩天滿場的演出之後,大家都嚇歪了,這就是小白兔的後搖滾初體驗,在這之後甚至有很多人都認為我們是一個專門做後搖滾的廠牌。(by KK)


把時間拉回2002年,其實當年的九月Mono也應野台之邀來中山堂演出,再往前追溯實幹也把Macha,June of 44等邀到VIBE,Dirty Three也在2002年前後應邀來台,一切似乎有跡可尋,而且無可避免的導向同一個問題:台灣人為什麼喜歡後搖滾?

這個問題不太能有確切答案,但我覺得光從外國樂團來台灣的數量及陣容之堅強,並不能真的回答,應該要想後搖滾在台灣到底發生哪些事情。

的確後搖滾在台灣很多人聽,這裡「很多人聽」其實是比例上的,以流行文化的資本主義大國美國為例,有歌德,鄉村,藍調,很多的黑人音樂,早在「另類、獨立」之前建立各種樂風流派的根基;但在台灣沒有那些音樂土壤。這不是我們比較落後,記得嗎?1987台灣才解嚴,在這之前連電視也只有三台。你應該不會以為在1987之前台灣社會的資訊及娛樂選項有多麼發達多元吧!簡單說台灣的樂團開始猛寫自已的歌,朝「創作」發展的起點是在九零年代晚期,甚至可以說是在兩千年左右才能感受到「場景」。

我也很有毒舌的朋友說台灣人唱歌音都不準所以「後搖滾」和Metal才會發達;我認為這也不無道理。

在九零年代末兩千年初期,「後搖滾」這個標籤從國外的樂評圈出現。被注意的原因是這個時期的外國樂團們開始透過音樂創作或編制的變形去(搖滾)脈絡;對40年代開始發展的「搖滾樂」比了個問號,在搖滾樂場景本來就薄弱的台灣,後搖滾還真的很適合發展,因為後搖滾本身就是對搖滾歸零的意圖。

甜梅號大概是公認「華文世界」最成功的後搖滾樂團,他們的音樂建構在「距離之美」,他們的創作幾乎不與環境、社會、政治議題牽扯糾纏,彷彿獨立於塵世的無機夢境,樂團唯「美」是圖,不與媒體、產業瞎攪和,形象低調而神秘。

寡言卻廣受歡迎,嚴格執著自已的美學敎條的甜梅號,在樂團發展的過程中,他們不太運用「行銷技巧」。難能可貴的結果,是認識甜梅號的樂迷都必須以「音樂」來理解他們,也因此台灣幾乎所有的後搖滾樂團都受甜梅號影響,認為低調或是不強調互動是一個後搖滾團應有的調性,所有和後搖滾相關的討論我們也都必需談到甜梅號。

個人認為在2014年甜梅號改名為「微光群島」以後,他們的傳奇也和離團的貝斯手一起劃下一個問號(?)「微光群島」即使換湯不換藥,是不是會和其他的台灣後搖滾樂團一同被比較,這個課題令人期待。而「後甜梅號」時代的明星級樂團,是大象體操。

十多年之後,一個樂團要創造他們的世界,只有好的音樂和器樂能力是不夠的,你還要具備行銷自已的能力才能出頭。

和甜梅號低調作風正好完全相反,大象體操很有企圖心的把「數學搖滾」變成「數字搖滾」成為他們專屬的旗幟,一個中文字的切換,他們巔覆的不是台灣樂迷的音樂認知,但卻建立一個新的王朝。對於音樂還充滿新鮮好奇的樂迷們很快速的接受大象體操「發明」了新的樂風,哪怕數學搖滾只是「後搖滾」的一種支流,這種選擇也顯示了場景的薄弱,這樣的薄弱讓樂團認為選擇原有的脈絡並不一定會得到更多的注目,因此更新,更快,更好的方式,可能是從零開始建立自已的城堡。

反映在近年接觸的台灣團身上,儘管學樂器、組樂團的人變得多了,付費看過「樂團表演」觀眾數量也越來越多。但要和五花八門的娛樂選項競爭並贏得觀眾的時間;對知名度有限的新團來說,是件困難的事情。蘿蔔四代所邀請的團體大都是團齡五年以內的新團,五年足夠他們建立自已的音樂風格,但他們的真實狀態大多是自外於「所謂獨立音樂圈」。

蘿蔔一代那時候,搖滾樂本身就是這社會可疑的存在,因此樂迷、樂團彼此友善、互相支持的環境。

現在的場景樂團多,觀眾多,「行銷能力」的重要性浮現,外加唱片銷售下滑,業界普遍的保守觀望,「行銷自已」的壓力大都跑到樂團身上;促使不善長行銷的樂團們,漸漸發展成做音樂給自已聽,對場景不抱期望的「練團室」樂團。


在決定「後搖滾」作為蘿蔔四代主題的時候,我覺得台灣的後搖滾團這麼多,曲風劃分細膩,是一件值得樂迷和樂團開心驕傲的事。也可以把後搖滾這幾年的發展看成台灣音樂場景的縮影。追求的不是「前不見古人」,也確定「後有來者」。我們在這個節骨眼有一種缺乏重心的慌張感,是時候,讓場景裡的每個人想一想自已在做什麼了。


個人認為在這個意義上「後搖滾」在台灣,已經漸漸有了「實質」意義:發展地區的特色,去全球化。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越來越少為某些樂團是或不是後搖滾而爭論,因為它已經是某種程度的共識,所以當你聽蘿蔔四代的時候,和其他國家的後搖滾做比較,就能意識到台灣特别的音樂特徴。

講了這些和後搖滾相關的事情,其實講的還是「台灣樂團」的場景轉換。我認為你不需要是後搖滾樂迷,也能理解蘿蔔四代和蘿蔔節;體會屬於台灣樂團十年。

Posted by noiz at November 6, 2014 2:56 PM
[About APHASIA]
FACEBOOK
[Recent Entries]
[Categories]
[Search]


[Archives]
[contact APHA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