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ASIA

September 16, 2010

我們回來了。918 THE WALL見

我們回來了

這個巡迴之後我們開始有點心急

就像是完成一個階段,開始想要衝一下關

等一下,巡迴還沒結束。
最後一場在THE WALL,明天的明天
畫一個圓圓的句點吧


http://www.indievox.com/a/thewall/event-post/5763


Posted by aphasia at 1:17 PM | Comments (4)

August 17, 2010

APHAISA 2010 CANADA Tour


Posted by aphasia at 7:33 PM | Comments (0)

December 2, 2008

最近在做的事情

上次表演的時候把我的telecaster給弄壞了,現在正在等零件材料從美國寄來,然後要修他。很麻煩的一件事情,尤其這種所謂的復古琴,他們的設計幾乎保持五六十年前的原始設計,壞了反而很難修。

另外,在網路上的一些事情也令人覺得厭煩,如果大家用點心思想一想,其實很多事情沒有那樣複雜,每件事情都有他的原因。就這樣而已。


Posted by luxia at 2:42 AM | Comments (0)

October 4, 2008

關於阿飛西雅唱片封套的設計

很多人對於我們的唱片封面設計很感興趣。這張照片是我們的美術設計THOXT在2006年所拍攝,場景在台北市的蔣介石紀念堂牌樓。牌樓上充滿各式各樣的塗鴉,標語,還有更多的謾罵,發洩。這和我們的創作理念出乎意料的契合,這個島嶼國家,被許多虛假的,故意的,操弄的語言符號所充斥,卻沒有太多人願意真的面對真實的歷史,思考自己的未來。


與其說,唱片封套的視覺概念、美術設計與音樂本身有關;倒不如說,和創作者本身的意識形態有關。在這個音樂「檔案化」的時代,音樂以檔案的形式存在於個人電腦與網路中,聽眾和消費者沒有辦法也沒有必要,在聆聽音樂檔案的時候接觸到實體的唱片封套設計。

也就是說,唱片封套本身,功能上他可以用來裝唱片(無論是卡帶、黑膠、CD),另外唱片封套還可以用傳達訊息 ,任何訊息,即便是全白,沒有任何印刷圖案的封套,一樣帶有訊息。

在網路時代,音樂還存在,但唱片封套被忽視,被跳過;當我們聆聽電腦播放的音樂檔案時,或許我們知道這是誰的音樂,但是我們不知道除了音樂本身以外,創作者的弦外之音。

阿飛西雅的音樂創作,現在存在於一張CD光碟裡,這是我們期待與聽眾的溝通方式。在可見的未來,這些音樂有可能變成任何形式,以任何的方式流通,即便是我們所不同意的,但現實會朝向那樣的方式發展。

因此,唱片封套,尤其是封面的照片,變成我們另一個重要的概念,包含了音樂本身,甚至超越了音樂。

沒有言語,不代表沒有意見。

Posted by aphasia at 4:27 PM | Comments (0)

September 19, 2008

接下來

接下來,我們會和一個廣告導演合作,拍攝新的MV,昨天和導演討論,感覺非常愉快,也看了許多好看,很怪,爆笑的MV。哈哈。


Posted by aphasia at 11:55 AM | Comments (0)

September 18, 2008

辛樂客,中秋,表演,表演之外

發片當然很高興,但這種時間點真讓人輕鬆不起來。

這幾天看到報紙到處都是土石流,斷橋,本來應該滋潤大地的雨水,變成兇神惡煞,令人難過。

做音樂的人都是秋天唱歌的蟋蟀。無論個性再怎麼積極,行事風格再怎麼嚴謹,都難逃脫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人生,也就是所謂的薄命人,這樣的人對於天災特別有感覺。


我不敢說我真的明白家破人亡的悲慟。但不得不承認,看到一些家屬抱怨政府沒有蓋更大更安全的路,害他們遭逢不幸,就不寒而慄。我不相信建設,總認為最好就是避免任何開發。對一些把希望放在大型建設的"在地人"來說,我就是那個最值得詬病,自以為是的都市人。

到底有沒有那一天我們都不用再擔心颱風一來,就有哪處的好山好水要崩掉?我想大家都隱約知道,這絕不是蓋路的技術,或者道路橋樑的寬度可以改變的。對於土地,我們抱持的態度,才是最重要的因素。

我們很感謝9/12當天冒著風雨來看表演的朋友,大家都平安就是最棒的事。至於考量安全等等因素沒有來的話也不需遺憾。這幾天會整理表演現場到YouTube上,陸續推出。

慢了好幾拍,但還是要祝大家中秋節快樂!

words by KK

Posted by aphasia at 12:44 AM | Comments (0)

September 14, 2008

感謝大家的捧場!


在風大雨大的颱風天,我們完成了專輯首買的表演,感謝所有來參與的朋友,特別來賓閃靈樂團的小丹尼、DORIS,LTK的小柯,更感謝TheWALL全力配合,讓我們搞這麼複雜的演出。

還有鄭文堂導演,和MV的劇組人員,拍攝深春的MV絕對是一次難忘而且興奮的經驗。

感謝大家的捧場!


Posted by aphasia at 10:54 AM | Comments (0)

September 5, 2008

跑道

run.jpg


我們最近除了加強練團之外,每天早上六點就起床到附近的學校跑步,希望能加強體力。跑步是很能夠讓頭腦和身體一起思考的活動,讓頭腦清醒,讓身體放鬆。

而且是一種有韻律,有節奏的活動,很有音樂性!

Posted by aphasia at 2:32 PM | Comments (0)

August 24, 2008

在台中浮現的表演

在台中浮現的表演,可能因為是第一次來,開始表演的時候,我們兩個吉他音箱都出了一點問題,有點不太順利,但是我們還是盡力的表演。我想我們應該盡力的適應各種表演環境才對,即使器材臨時出問題,也要很從容不迫的演出。

每次表演希望都有新的進步!


浮現藝文空間在東海別墅商圈,我大概十幾年前的時候,還經常來這裡,感覺已經變化很多,那時候沒有這樣多的店家,和高樓,各種商場,反而有一些唱片行,書店,安靜的咖啡廳等等。

現在的東海別墅,儼然已經變成一個真正的商圈。

不過食物還是很好吃,很便宜,配上台中的好天氣,還是蠻爽的。

Posted by aphasia at 6:56 AM | Comments (0)

August 10, 2008

阿飛西雅在永和的表演

我們到了永和,由永和市公所所舉辦的音樂活動,我們從來沒有在這樣的場合演出,心理有點不安,因為來看的觀眾大部分是來公園運動的爸爸媽媽爺爺奶奶,還有小朋友。

不過等到我們表演完畢,台下的觀眾也給我們熱烈的掌聲,果然音樂是沒有在分年齡的!


Posted by aphasia at 6:31 PM | Comments (0)

November 27, 2007

最令我感動

「夏天的尾巴」這部電影,由於參與了電影配樂,讓我有機會看到各式各樣的剪輯版本,從長達三個小時的粗剪版、短到幾分鐘的片花、預告,中間又有各種不同的版本,到最後我走進電影院,看到的最後上映版,其實每個版本其實都不一樣。


這也是我首次感覺到「電影」真正令我感動的因素是什麼。

我以及阿飛西雅樂團和鄭文堂導演來回溝通無數次,到了最後電影後製的階段又去了好幾次,來來回回又加錄了許多新的東西,又改了很多東西、也被剪掉很多東西;我還記得,七月底,我們在野台開唱準備表演,大熱天,還接到導演的電話,需要修改某些段落;接下來又接到後製公司的電話,也要修改某些段落,簡單講,這是很爐的事情。

電影就是很爐的事情。牽涉到非常多人、事、物的集體創作。

和純做音樂不同,我們四個人用個樂團,每個人負責自己的部份,然後搭在一起錄起來。就這麼的「簡單」。四月的時候去探班,遇到旺福的小民也來上戲,在晚上收工之後,我們喝啤酒在講電影和做音樂的不同;我們的結論就是,電影真的是太恐怖了、太操了。那時候旺福正在錄製新專輯,錄音工作進行到一半,那時候我們就開玩笑說,你看鄭導電影比較快拍完,還是你的專輯比較早錄完?

結果是,夏天的尾巴已經拍完,殺青了,旺福的音樂還沒錄完。

這沒有任何褒貶之意。我想講的只是,就算是這麼爐的事情,只要堅定信念,也有會看到成果的一天。

我永遠會記得,在中影的剪接室裡看最初剪的版本時,最令我感動的一幕是:女主角阿月騎腳踏車回家,進門之後媽媽正在切菜準備晚餐,擺在房子外面的那兩桶瓦斯!我看到這個場景幾乎讓我跳起來尖叫,鄭導還因此被我嚇了一跳。進了電影院,我看到了這幕,還是一樣內心激動。

是的,我家住高雄,鄉下,的房子,我阿嬤就是在那樣的環境裡做菜,鉆板的聲音鏗鏗鏘鏘,配上那兩桶瓦斯,我看到我以前小時候厝邊頭尾的真實光景。國片的好看在於與自己的生活相關,與自己成長的過程相關,和自己的想法相關,和電影的創作者的想法也相關。

自以為看過不少電影,也感動過不少次,而夏天的尾巴,這部平淡的電影,給我的感動,已經成為我生命中的一部份了。

Posted by aphasia at 8:25 AM | Comments (0)

November 1, 2007

還我戰車來!

每到季節交替我的身體都很虛弱,去年這個時候我重重的感冒了,是不停發高燒,想嘔吐也吐不出的那種,所以今年是我第一次參加大港開唱。

我很喜歡港邊開闊的感覺,適合夕陽也適合晨光的地方,怎麼可能會不好呢?雖然因為沒搭到飛機,漏看了Enno的演出,不過在高雄得知Enno入圍金馬獎最佳新人,還是有種夢幻的感覺。


阿飛西雅這次表演有點挫,而且時間也沒抓好,導致"戰車"被咖歌,我真的覺得很可惜。不過Apples in Stereo的貝斯手Eric對我們表演很滿意,還送我一件T-Shirt和他的廠牌發行的兩張Avant-Garde專輯。我因為和他們經紀人講話的時候吃吃笑,還被當成不正經的變態,沒辦法,我也會害羞嘛。

這次大港看到最有趣的表演其實是甜梅號,對他們演出已經很熟悉,不過他們這次是沒帶電腦的表演,現場沒有播放預錄的吉他音牆,所以我很清楚的聽到葉子彈的bassline,覺得他彈的東西實在很有趣,讓我想要好好加油。葉子是用pick彈bass,對我來說用pick彈很困難,雖然今年一直在練,但是都練不出個所以然。有趣的是,葉子一直對我們想要靠賣T-SHIRT賺錄音費的想法很有意見,他似乎是覺得這樣太緩不濟急了,跟我辯論了很久,也讓我覺得他數學很好。

我想這樣慢慢來的經濟規模或許有限,但是至少每賣出一件都可以感覺到大家對我們的肯定和支持,這實在很重要。感謝所有來看我們表演的人。

呵呵,一回到台北突然覺得好新奇,雖然只去了高雄兩天,卻覺得台北市的房子又高又密,壓迫感好大。

阿飛西雅下場演出是11/3在台北科技大學,時間是晚上七點到八點,有空的話可以來聽,這次戰車應該可以出動了哦!

words by KK

Posted by aphasia at 6:12 PM | Comments (0)
[About APHASIA]
MYSPACE
[Recent Entries]
[Categories]
[Search]


[Archives]
[contact AHPASIA]

Syndicate this site (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