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s.gif
October 26, 2006

LiveHouse公聽會紀實

文 李怡慧

去年(二00五),地下社會因為罰單問題,無法表演;今年,The Wall同樣因為罰單問題,導致經營困境。這個問題引起了立法委員林濁水與林淑芬的關切,並且主動邀請政府相關部會舉辦公聽會,試圖尋求解決之道。

政府對待文化的左右手,右手負責獎勵,左手負責打擊

在這個小島上,荒謬的故事,其實天天都在發生。然而台灣的政府對待Live House的方式,可說是荒謬故事中的佼佼者。台北市政府發行的文化快遞中,詳細地載明了Live House的位置、類型以及表演的節目表,這恰好給了「執法」單位一個臨檢指南,他們只要一手文化快遞,就能夠暢行並且開遍台師大週邊Live House罰單。

由台北市政府發行的文化刊物,由台北市長馬英九署名介紹的Live House-位於師大路的地下社會,已經無法表演將近屆滿一年;由紐約時報在台北市選出的十大觀光景點,位於公館百老匯電影院下的The Wall藝文展演空間,最近因為罰單款項難以負荷,而幾乎面臨經營困境。The Wall經理傅鉛文在公聽會上表示,有外國觀光客因為看到紐約時報來The Wall,遇到警察臨檢,卻很難跟他們解釋其實這地方是「不合法的」。

立法委員林濁水用了一個比喻,他說:「聽起來好像政府有兩隻手,右手是新聞局,負責鼓勵你們,左手是警察局,負責打擊你們。」雖然林委員在公聽會當天妙語如珠,但還是得說林委員只說對了一半。因為照現在的情況,公部門根本不用打擊Live House,光是三天兩頭觸擊,輕經偷點一下,這些Live House就快要活不下去了。

音樂人是潛在的犯罪者

「我們又不是什麼奇怪的行業,如果我今天開酒店就算了,可是我們又不是,我們只是一群表演音樂跟聽音樂的人而已。我真的不懂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們。」The Wall經理Orbis的一番話,完全點出執法單位對於Live House的不友善以及「依法行事」的矛盾之處。

是的,就只為了音樂。為了音樂,表演者必須忍受警察蠻橫地任意闖入,中止表演;為了音樂,Live House的經營者,就算面對不合理的法令,還是只得摸著鼻子,乖乖繳罰單;為了音樂,每個聽表演者的人都像個潛在的犯罪者,必須忍受三不五時的臨檢。基層員警這樣地勞師動眾,只為了上頭一句「這種地方怎麼可能沒問題,一定要去查出一個問題來!」

早在去年8月,青輔會便委託佛光大學社會系助理教授何東洪,進行了一份「台灣音樂展演產業之問題研究報告」。報告中,舉辦了兩次座談會,討論音樂展演空間的問題,並且訪問七位Live House的經營者與策展人,共同整理出了Live House經營上的困境,包括沒有適當的商業登記項目、土地分區使用過於嚴苛、賦稅制度不合理、公權力的執行缺乏對文化的尊重、許可申請費時費力等等。過了一年,展演產業的經營狀況,反而是每況愈下,絲毫不見任何進展。

歸根究底,最主要的問題,仍是受限於營業項目的登記,因為沒有適當的項目,所以地下社會才會一直以「小吃店」的名義登記。關於這個部份,也是公聽會討論的主要焦點。針對增加營業項目這點,經濟部商業司表示「關於Live House現在的規定是屬於藝文服務業,如果附飲食,就加上餐飲業;如果賣酒的話,就加上飲酒店業;如果再有其他飲料的話,就加上飲料店業。」

Live House=藝文服務業+餐館業+飲料店業+飲酒店業?!

但是針對此點,Freddy則提出,The Wall可能只是想賣「爆米花」跟「魷魚絲」而已,不可能花幾百萬為了爆米花跟魷魚絲增設一個符合規定的廚房。立委林濁水也開玩笑說:「那依照這個說法,還好今天公聽會外面沒有販賣機,假如我今天去買了一瓶可樂,這樣就算是餐飲業的行為囉!」曾經參加過去年,針對展演產業所舉辦之座談會的立委林淑芬,則不斷質疑這個說法,她提出:「餐飲業、飲酒店業跟飲料店業這三者加總不一定是Live House,我們需要的是將Live House視為一個產業並給予特殊的商業登記項目。」

商業司又將這個問題推開,並說只要有主管機關設立特別法就可以增設項目,可是在法規不明的情況下,主管機關在哪裡呢?在場的官員,似乎只有文建會比較適合,於是文建會主委邱坤良就豪爽地表示非常樂意成為Live House的主管機關。但同時也擔心大家會將期待過度放在文建會身上,畢竟不見得文建會成為主管機關,事情就能解決。所以他也再三重申,表示到時候可能還要煩請在場的立委幫忙召開相關會議,因為經濟部的官員,還不見得是文建會能請得動呢!

立委林濁水再次質疑,表示特別法涉及租稅和獎勵,如果只是營業項目合法化,並不需要特別法,但商業司的回應仍是無論如何不脫這三項(餐館業、飲酒業、飲料店業)加總。而有趣的是從經濟部官員的回應中,發現他們似乎只能以直線單向的思考方式,除了不斷強調「加法」之外,就難以出現其他的思考方式,不知道是意圖推託呢?還是真的僵化到這種程度。

雖是如此,青輔會仍是在場的政府相關部會中,比較認真的單位。除了進行展演空間的研究調查外,也非常積極協註解決問題。台北市文化局也提供了許多協助。但是相較經濟部這等單位,在實質層面仍是難以提供直接的幫助。誰說文化是門好生意呢!經濟部還不一定會看在眼裡。

本以為Live House的經營者,要面對種種不合理並且疊床架屋的規定,已經夠頭痛;沒想到,一場公聽會開下來,才發現政府各相關部門虛與委蛇之能事,讓人不禁感到Live House合法化,仍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但值得欣慰的是,至少,在許多人的共同努力下,已經漸漸有了開始的方向。而路仍漫長,仍需要許多關心音樂展演產業的持續關注。

posted by editor at October 26, 2006 2:18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