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s.gif
January 29, 2007

記者,你為何不反叛?──調查報導的構想與現實

文 管中祥
也許是主標題太過醒目,許多人看到「記者,你為何不反叛?──調查報導的構想與現實」這本書,大多急著把目光放在「記者」「反叛」的字眼上,的確,最近也有幾篇文章或座談會也都關心起「記者會不會反叛?」「記者該不該反叛?」「記者該如何反叛?」的問題。

這本書的作者,資深記者林照真花了五年左右的時間,遠赴美國及日本,訪問國內外數十位記者及學者專家,試圖將「調查報導」的起源、歷史、重要性,以及各國發展趨向及在本地的困境作多面向的分析。

但,什麼是「調查報導」呢?這本書一開頭就說「調查報導是…由記者自主驅動而投入進行,題材更關係企圖隱藏秘密的權力個人與組織。從事調查報導記者不會有聞必錄,不只報導有權力的人的意見;他們更關心有權者是否說謊違法,並努力在媒體中揭發弊端,進而引發社會義憤。(p.46)」

調查報導與爆料差很遠啊

或許有些人看到這邊會拍著大腿大叫:「這不就是台灣的『爆料文化』嗎?!」ㄟ… 有點像,但又不太像。因為林照真一開頭就說:「由記者自主驅動…」,而且「從事調查報導記者不會有聞必錄」,雖然我們在媒體上看到弊案連連,但可惜是的, 大多數的弊案都不是記者主動挖掘的,反而是政治人物有意提供,媒體只是政客展演的舞台。更糟的是,記者幾乎有聞必錄,政客說什麼,媒體就報什麼,政客指控 誰,要誰作澄清,媒體也像快遞一樣配合演出,即使媒體的報導對政治人物有嚇阻作用,但始終繞著政治鬥爭打轉,甚少針對結構性的政策問題進行分析。

其實,我蠻想再談一下「調查報導」,因為這真的是很重要的新聞報導文類,但一想到台灣最近這幾年媒體商業競爭導致新聞品質低劣,謠言漫天亂飛的荒謬景象,一點再談下去的胃口都沒有。說真的,除了早期的人間雜誌、公視的「調查報告」,以及在中時、壹週刊偶爾擦身而過的調查新聞,還真的讓人不知該從何談起。對 「調查報導」有興趣的朋友還是直接去看書吧,保証內容精彩豐富,貼近作者用心,還可能讓你熱血沸騰。

我們還是落於俗套,把焦點回到「記者」、「反叛」上頭好了。

記者會反叛嗎?這其實是個有趣的問題。記者其實很反叛的!怎麼說呢?其實,許多記者經常反叛自己的新聞專業、反叛觀眾的期待、反叛入行的理想、反叛人權價值、反叛老師的嘮叨、反叛基本的查証原則、背叛…但許多這麼愛「反叛」的記者,卻不敢,或無力反叛老闆無理的對待、政治勢力的軟硬兼施、資本集團的金錢壓力。

也就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林照真才覺得記者應該要反叛,她擔心最近幾年媒體的「遜腳」表現,使得「記者的專業性一直在下降,受信任度更是降低,反淘汰的現象日益明顯。(p.304)」

不斷強調記者要反叛,卻沒告訴我們,記者該如何反叛!

面對這樣的困境,中國時報總主筆倪炎元在推薦序中指出「林照真所提出的救贖之道是回歸基本面,重建調查記者的專業技能,重拾調查記者的專業信條,在她看來任何記者只要有心,都可以成為一名好的調查記者。(p.15)」

不過,這種說法實在太像「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成為食神!」,雖然在心裡我也相當同意這樣的講法,但現實上真要重拾調查記者的專業信條並不是那麼容易,就好比林照真雖然不斷強調記者要反叛,也期待「將新聞改革的引擎放在記者身上」,可惜的是,只是道德訴求,卻沒告訴我們,記者該如何反叛!
其實,有心想要反叛老闆,作個專業媒體人的其實不少,只是很多時候之所以無法反叛是來自於面對現實的無力、無耐與無能,就像劉文聰說的:「如果能可以作神仙,沒有人會去當畜牲」,只不過,有種反叛的人神仙都還沒當成,恐怕早就戰死沙場了。

我有個學妹為了實踐經世濟俗、伸張正義的理想,碩士班轉行唸新聞傳播,一畢業如願進入新聞界工作。幾經轉折到了鼎鼎有名的東森「社會追緝令」當記者。不,她不是當「記者」,應該說是「演員」,她演過的角色包括天橋上賣內褲的女孩、被禁臠的女學生、魅力四射的檳榔西施…,只要你在「社會追緝令」上看到的角色她可能都演過。

她喜歡演嗎?當然不是,從小就立志當女俠的她,怎麼可能甘於跑龍套角色,沒辦法打擊不義,還得獻身不義,作假新聞,她心裡可痛苦的呢!她不專業嗎?應該不會,她唸的是新聞傳播,到「社會追緝令」前也當過幾年記者,該有的能力都沒啥問題;她有反叛嗎?當然沒有!因為有太多的前輩跟上司表達心中有千百個不願意後,都落得悲慘的下場!為了顧三餐,也只能忍氣吞聲。

為了顧三餐,也只能忍氣吞聲,還是得「演」下去

她真的很幹,但真的沒有反叛,只好默默等待跳槽的機會。但她的心裡真的很幹!有一天王育誠的「腳尾飯」被踢爆,當他在電視哭哭啼啼的說:「我不想離開親民黨」的同時,學妹在MSN上敲著我說:「他~終於得到~~報應了!」

不過,就算是離開了王育誠,她的心裡一樣很幹,因為,新的老闆雖然沒這麼惡劣,但也好不到那裡去,經常要她跑一些無聊的腥煽新聞,有時當然也得演個戲誇大一下效果,但她都無可奈何的,卻也慢慢習慣。唯一能作的就是偶爾向朋友抱怨,或者要我這個當「學者」的學長,有機會幫記者多講講話、伸張一下正義。
其實,林照真說的很對,「我們要建立屬台灣記者的新聞傳統,就需要更多在不同媒體崗位上的記者,堅持自己的新聞本位,以寫出好新聞自我要求,拒絕媒體老闆與主管不合理的要求,拒絕做為侵害新聞自由的政治或商業推手。」

但只是如果期待記者以個人單打獨鬥之姿,而忽視記者面對現實的無力、無耐與無能;那麼,除非像林照真這樣有受社會肯定的資深記者能夠在混濁的洪流中展現清新、實踐理想,其他的菜鳥記者恐怕是無力對抗掌握生殺大權、一家幸福的怪獸老闆。

集結力量,才有效果

事實上,台灣記者總想著自己是個專業者,就算是會反叛的記者,努力的方向也大多著眼於如何在惡劣的環境中恢復其專業職能,有時卻往往忽略自己另一個身份──勞工。其實,不管是好萊塢的演藝工會,或者日本、韓國的記者協會與工會,他們除了追求專業價值與技能,也不會忘記自己的勞工身份,經常透過集體的力量爭取工作權與保障專業,因為他們很清楚,如果沒有透過集體的力量,就像一支容易被折斷的筷子,再怎麼優秀的記者也很容易被媒體資本家給個個擊破的,他們也更清楚,經由集體力量爭取到的工作權更是專業自主的最基本保障,否則,一個有心保有專業、實踐理想的記者,他的上司不斷在耳邊嘀嘀咕咕「要專業?還是要飯碗?」「你不下去『演』新聞,還有一堆人排隊要這份工作」,你說,習慣膽小,或容易迫於無奈的記者,怎麼可能反叛的起來呢?

posted by editor at January 29, 2007 5:39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