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s.gif
April 17, 2007

椎名林檎,假如不是為了這愚蠢的人生和未來,我也許會倔強地像椎名一樣不讓你走

文 by 詹苾彣

我正在聽椎名林檎《加爾基精液栗子花》專輯中的「依您喜好」(おこのみで)。有一段歌詞是這樣寫的:....這只是一時的事實不痛不癢,剝落後再請您塗上的危險指甲,愛這個字不需要,竟敢毫不在乎地弄濕。這個眼神,新的演出,請吧,要怎麼樣,.....都依您喜好就好。椎名林檎這樣毫不害臊,帶著些微病態情感,哀求愛人的呻吟,讓我愛不釋手。

一九七八-二00六

椎名今年才二十八(一九七八年生)。小時候就開始學鋼琴,十五歲開始玩團和創作音樂,學會了打鼓,吉他,鍵盤等等樂器,奠定了她詞曲包辦(從早期個人專輯到現在的東京事變)的創作才女,她不愛日本矯情的偶像明星,而愛punk 和 grunge music的口味,鮮活地反映了她一系列早期抗拒社會思想框架的音樂創作,和歇斯底里極端跳tone的表演方式。十八歲(1996)時椎名獲得Yamaha Music Quest比賽的傑出獎,接下來一連串的演出機會讓她獲得EMI唱片合約,二十歲(一九九八)那年發表了第一支單曲:《幸福論》,而第一張專輯《無限償還》(無罪モラトリアム),接著在隔年(1999)推出。偶爾在第一張專輯中還能聽到的輕巧鋼琴旋律:如《雖然夕陽照耀歸途》(茜さす 帰路照らされど…),在二十二歲(二000)的第二張專輯《勝訴的新宿舞孃》(勝訴ストリップ)中驚人地蛻變成如《本能》中由鋼琴和鼓聲共同營造出的激烈磅礡感。

二00一年春天,椎名林檎悄悄地休息了一年,二十四歲的她與吉他手彌吉淳二結婚,懷孕生子,並在十四個月後離婚。其實對椎名音樂創作的影響並不僅止於punk和grunge music,當時椎名林檎為了跟EMI爭取合約,表現出深厚音樂廣度,她開了一串長達十頁她所喜愛的音樂人名單,在椎名懷孕生子休息一年後的復出作:《歌手的價值:其之一》(二00三)中展露了在音樂上的廣度。椎名林檎以個人形式的演出在極盡日本傳統風格專輯《加爾基精液栗子花》(二00三)發行後告一段落,緊接著出現的是《東京事變》。這個由椎名林檎擔任主唱的樂團,在第一張專輯《教育》(二00四)推出後經歷了兩位團員離團,且加入新成員。二00六年年初,椎名領軍的《東京事變》由新加入的吉他手浮雲和鍵盤手伊藤一葉,配上老卡司貝斯手龜田誠治和鼓手刃田綴色,推出了《大人》專輯。

《無限償還》(無罪モラトリアム)角色扮演女王的開始

「拋棄十五歲的我的女王銷聲匿跡,應該是跟每個星期五來的男人去生
活了吧,盛者必衰,(我)領悟這道理卻一腳踏入這歡樂街。」

椎名林檎喜歡結合日本傳統音樂和搖滾的癖好,很早就在她第一張專輯中的《積木遊戲》音樂錄影帶中出現。「嗚呼圈套啊,圈套又來了。You know how much I love it.」,椎名林檎頂著雍容華貴的藝妓島田髷髮型,一下子穿著和服嬌滴滴地拿著扇子揮舞,一下子又抱著吉他猛刷了起來。擅長日本傳統樂器的椎名刷完吉他黏起長指甲,輕輕巧巧地隨著旋律撥弄koto(古箏),就像日本傳統文化和搖滾樂碰撞出的衝突感,在婉約溫馴的包裝下,叛逆調皮的椎名仍對著鏡頭比了中指。椎名林檎最讓我著迷的地方,就是她不僅用歌聲表達歌曲的情緒,也喜愛在造型上扮演音樂中的角色。
在她豐富想像力下產生的《歌舞伎町女王》是她《新宿系自作自演家》封號的最佳佐證。愛講故事的椎名在歌詞中這樣寫著:「拋棄十五歲的我的女王銷聲匿跡,應該是跟每個星期五來的男人去生活了吧,盛者必衰,(我)領悟這道理卻一腳踏入這歡樂街。」 在音樂錄影帶中椎名林檎頭戴著空姐帽,脖子掛著帶釘子的gothic項圈,好像什麼都不在意地扮演起那歡樂街的女主人。深受西方音樂影響的椎名當然玩的不僅限於日式搖滾,在這張專輯當中,收錄了一首有別於其他重節奏的哀愁抒情小品《雖然夕陽照耀歸途》。.「...夕暮餘暉太過傷情,會引起你流淚嗎?眼前的我們什麼都不確定,雖然偶爾希望能夠毫不畏懼迎接明天。」低調卻明確的鋼琴作為前奏,配著木吉他和弦樂的加入,椎名極佳的歌詞創作將愛情那種不確定的哀傷,完美地與旋律結合了起來。

《勝訴的新宿舞孃》(勝訴ストリップ)視覺與音樂大結合

這張專輯是奠定椎名林檎在樂壇上「神女「名號的關鍵,這時候她的音樂和視覺表演的結合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創意尖峰。椎名用著另類的打舌腔撕裂地唱著《罪與罰》中現實世界與自我的矛盾,視覺上她包裹著火紅緊身衣,強烈地與不斷流過吉他的綠色稠狀物形成反差,視覺所呈現的冰冷金屬感與歌曲中的孤傲搭配得恰到好處。《本能》中穿著護士服用力打碎玻璃,象徵著如同歌詞中不斷尋找自我存在和解開加鎖的渴望。個性強烈的椎名林檎在愛情態度上也不軟弱,由爆破性的弦樂為開頭的《暗夜中的雨》(闇に降る雨),不同於哀求愛情留下的小女人,椎名用著憤怒高亢的聲音唱出:「不管可不可能徹底了解你,圓滿的日子不可能到來,只要身體活著,就讓我留在你身邊」的愛。

《歌手的價值》(唄ひ手冥利~其ノ壱)大翻唱

椎名林檎從這張專輯開始,在音樂中加入除了樂器之外的聲音元素。翻唱自Janis Ian的《Love is Blind》,開頭那四聲聽似寂寞的高跟鞋聲,加強了整首歌的戲劇效果。除此之外,椎名也大玩不同於原曲的編曲方式。John Lennon在印度寫的《Yer Blues》是一首原本充滿雄性的低沈孤獨感,然而在椎名的改編下,卻搖身一變成了叛逆不羈的女性怒吼。椎名用著嘶吼分岔的唱腔大喊著:「 Yes I'm lonely wanna die」 巧妙且不改本意地替這首歌增添了另一面貌。《Autumn Leaves》的英法兩版本更是一絕。開頭椎名林檎隨著鋼琴伴奏刻意壓低著嗓音,性感優懶地唱著法文版的歌詞;誰知到了一半,電子鼓配上口風琴的間奏,意想不到地將前面的法式氣氛帶到活潑輕快的英文版。雖然英文版拋棄了Nat King Cole給予這首歌的招牌慵懶美感,椎名林檎俏皮的版本似乎也別有一番風味。 這樣俏皮的感覺一路延伸到Marilyn Monroe的《I wanna be loved by you》,在這首歌中椎名拼命地用著很少出現的氣音唱腔,配上不加以修飾的換氣,輕快卻優雅地唱著 「I just wanna be kissed by you」。

《加爾基精液栗子花》(加爾基 精液 栗ノ花)回歸日本傳統美德

在前面玩了角色扮演和大翻唱,椎名林檎這次選擇了用日式和服順從的形象,將那份願意為愛人犧牲的心意呈現出來。她倒臥在地上,披散著頭髮,歇斯底里地揮舞和服衣袖跳躍著,充分地將音樂情境和角色扮演的戲劇癖好發揮到極致。 為了將這張專輯的歌唱出順從和日本傳統女人的感覺,椎名林檎甚至穿著和服進錄音室錄製音樂。靈活運用不同聲音元素的功力在這張專輯又更加明顯,在《やっつけ仕事》中開頭的多段不同語言新聞播報和令人極度不舒服的牙齒鑽磨器聲,令人有點感到莫名其妙卻又驚奇地出現。《杞人憂天》(とりこし苦労)中當作低音樂器一部份的口技和穿插出現的口哨,替整首歌增添新意,並且拯救了讓我覺得其實有點老調的歌詞(「求求你,留我在你身邊吧」)意境。
《靈異現象》(ポルターガイスト)漂亮地運用電車駛過的聲音,導引聽眾的耳朵進入稍後優雅出現的弦樂伴奏,每一個樂器和聲音的運用都與近乎完美地和歌曲意境搭配。「請再多來見我一點,你如此說著.....瀏海造型掠奪我的注意力,所以才會連鑰匙都不帶就離家出走,就這樣越過你美麗身影的情愫,我壓抑著。」

《東京事變:教育+大人》帶有距離的現代感

首張專輯一推出就使用充滿時尚和暗色系的包裝,東京事變要帶給我們的是一股不失椎名式創意,卻多了一份穩重的成熟感。在《現実を嗤う》中椎名寫了英文詞,「Maybe I'll kiss you slowly, maybe quickly, maybe not, not」 她使用了非常不屑的口吻傾吐愛意,這樣的態度比起以前赤裸裸的哀求呻吟有了很明顯的差別。

《站前》是我覺得最能聽出椎名在東京事變中追求成熟蛻變的一首歌。這首歌不同以往地將旋律上高潮的宣洩,硬是壓抑到了將近2分24秒才出現,並且不再大量依賴刺耳吉他才能帶來的快感,東京事變放手讓鋼琴主宰這首歌的情緒起伏。這樣的選擇讓椎名林檎在這首歌的放聲嘶吼聽起來反而更純實且穿透人心。第二張專輯《大人》中的《祕密》增加了爵士鋼琴的比重,讓整首歌聽起來性感無比。《修羅場》出現了難得的東京事變式的俏皮旋律,音樂錄影帶中大夥通通被漆成了白色,配上紅色鮮血的冷調效果,和偶爾穿插椎名帶著假髮望著前方木訥表情的畫面,我不禁驚嘆他們不僅對音樂要求嚴謹,對於視覺上的呈現也完全不馬虎。

而我聽著東京事變的《手紙》,將一半的身體塞到棉被裡。假如不是為了這愚蠢的人生和未來,我也許會倔強地像椎名一樣不讓你走。

posted by editor at April 17, 2007 3:10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