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出春吶的迷霧:談公廣媒體到商營媒體如何能/不能促進音樂的多元化 | Main | 記者不是囧男孩,快快長大成勞工! »

外星人入侵中廣?談媒體所有權壟斷與內容多元化之間的關係

【說明】原文發表於「2008媒體公民會議」(20080525)
---
外星人入侵中廣?談媒體所有權壟斷與內容多元化之間的關係

簡妙如

  中廣股權轉移案在歷經年餘的媒體壟斷爭議後,終於在今年四月三日塵埃落定。原飛碟電台董事長趙少康,在NCC不斷寛限其配偶完成飛碟電台股份轉讓的期限下,正式被通過、合法地成為中國廣播公司的經營者。趙少康也就實質地經營中廣流行網、中廣音樂網、中廣新聞網…等在全台廣播廣告市場、全台廣播收聽率都名列前茅的電台。若將原先趙所主導的飛碟電台列入考量,儘管NCC表示趙已符合當前廣電法令對跨媒體所有權壟斷的規範,但這齣股權轉讓以符合法令的戲碼,果真能讓市井大眾心服口服?而中廣案所可能造成的影響及漏洞,仍值得所有媒體公民深思。

  首先,中廣在2007年一月趙入主後的節目內容,恐怕已有「飛碟化」的傾向。在2007年的廣播收聽率調查中,中廣流行網及飛碟電台在北、中、東區(除南區外),幾乎囊括各區的前二名,市佔率近四成。在廣告量的收入上,中廣流行網、音樂網、與新聞網三個黃金頻道,與飛碟電台,也佔有全台廣播廣告市場的四成。中廣與飛碟,可以說是目前台灣廣播市場的兩大龍頭。儘管並無違反媒體所有權的壟斷規範,這兩家電台的節目內容,尤其是近年廣告量逆勢上漲的廣播新聞政論節目,在節目時段、內容性質與主持人的背景傾向上,已有明顯的同質化。尤其是飛碟的招牌三餐政論談話節目,幾乎也對稱地出現在中廣流行網(見下表)。

時段
(週一至週五) 中廣政論節目 主持人 飛碟政論節目 主持人
----------------------------------------------------------------------------------------------------------------------------------------
7:00~ 9:00 蘭萱時間 蘭萱 飛碟早餐 唐湘龍
(原「趙少康時間」) (趙少康)*
12:00~13:00 中廣午餐時間 李雅媛 飛碟午餐 鄭村祺
17:00~19:00 文莤的異想世界 陳文莤 飛碟晚餐 董智森(17:00~18:00)
(范可欽的異想世界) (范可欽/週五) 陳揮文(18:00~19:00)
-----------------------------------------------------------------------------------------------------------------------------------------
製表日期:2008年5月11日
*趙少康原本自2007年6月4日起主持,但在2007年10月24日宣佈退出中廣時,便改由另一政論節目主持人蘭萱取代主持。

  
  由上表的整理來看,每天早、中、晚共五小時的廣播黃金時段,幾乎都是同性質的新聞評論、政治談話節目。就主持人的背景來看,除了中廣午餐時間的李雅媛,較無明顯的政治參與外,其餘的蘭萱(現【火線雙嬌】節目主持人之一,與尹乃菁搭配)、唐湘龍、董智森、陳揮文,以及陳文莤、鄭村祺、范可欽,清一色都是如今較能被辨識其政治傾向的「媒體名嘴」。如果不特別區分的話,我們其實分不清,這些人是在主持電視上的政論節目、飛碟電台,還是中廣的節目。中廣的飛碟化,猶如外星人入侵,早已不是我們過去所熟知的中廣面貌。廣播市場寡佔的後果,首當其衝的便是對民主政治與內容多元性的傷害。在過去不少媒體都曾質疑,早已辭去民視董事長的蔡同榮先生,對民視的新聞報導內容仍有實質影響力。那麼我們是否也可同理質疑中廣及飛碟的政論節目?在其經營者具密切關係的背景下,其言論的黨同伐異與相近性,恐怕只會更形嚴重且全面。
  再者,廣播寡佔可能會扼殺本地流行音樂的多元性。廣播節目一向扮演推動音樂文化及市場的重要角色,例如英國能有傲視全球的英倫搖滾文化,可以說多元、豐富及具開創性的廣播作為音樂文化沃土,是當中一個重要的因素。過去台灣的廣播電台與DJ等,也對本土流行音樂文化的型塑,發揮過重要作用。倘若廣播出現寡佔,可想見在商業利益考量下,聽眾所能接觸到的音樂內容及類型的多樣性也將岌岌可危。關於這點,美國早已有前車之鑑。1996年美國聯邦通訊傳播委員會(FCC)解除相關的所有權管制,掌握全國1200家電台的清境頻道(Clear Channel)在成為全美最大廣播托拉斯後,不僅在商業利益考量下精簡人事、開除具獨立思考能力的員工,更將各地收購而來的電台,變成轉來轉去都差不多、由主流音樂所編成的乏味點唱機。FCC本身的研究也顯示,全美在1996年之後,電台的音樂多樣性明顯減低。換言之,廣播所有權的集中,將使電台播放的音樂逐漸縮限在較具市場性的歌曲。這不僅導致多數音樂家的作品難以流通,也影響本地音樂創作的生機、與音樂文化的豐富性。
  另外,中廣股權轉移案,也記載了一頁我們對所有權規範法令的重要教訓。在程序上,從去年十月民眾都已知道趙曾宣佈不玩了,而他也早過了完成承諾的期限,但事情最後還是「不予撤銷」,感覺這一切都像玩假的。而趙購買中廣的資金不明,以及很明顯的,所謂降低持股,連市井大眾大概都知道可以怎麼符合法令,又能繼續實質壟斷飛碟與中廣。NCC大可說目前皆不違法,但卻更應該知道,業者會怎麼玩這樣的遊戲。尤其對所謂股權移轉給三位自然人「沒有黨政軍背景,也沒有外資背景」的說法,大抵只是模糊焦點,那些股權買受人與原持有者的關係,以及資金來源,若要消除公民對於壟斷的疑慮,更應受公民檢視。
  因此,「外星人入侵中廣」的疑慮,並不只是針對中廣,更重要的是思考現今廣電法令對於跨媒體所有權壟斷的規範、設計,與理念。NCC作為主管機關,絕不能徒有政務官之名,卻只行事務官之實,而讓有心人有可趁之機。面對中廣案所呈現出來的廣播實質壟斷問題,必須在未來的通傳管理法草案等相關法規中進行妥善之管理。這些法令包括:一、跨媒體所有權的股權分散規定,相關法令仍有漏洞,應再擴大規範範圍。二、對於外資的限制。三、對廣電媒體之市場主導者的不對稱管制,除應將相關規定之精神擴大涵蓋無線廣播電視外,也可給予壟斷者特定負擔,例如費率管制。當然,基於對言論自由之維護,對廣電媒體市場主導者的行為,包括股權及財務資訊公開、新聞室自主權、一般公民之近用權等,必須要賦予更高要求。

Post a comment

About

This page contains a single entry from the blog posted on May 25, 2008 6:53 PM.

The previous post in this blog was 走出春吶的迷霧:談公廣媒體到商營媒體如何能/不能促進音樂的多元化.

The next post in this blog is 記者不是囧男孩,快快長大成勞工!.

Many more can be found on the main index page or by looking through the archive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eblo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Powered by Movable T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