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星人入侵中廣?談媒體所有權壟斷與內容多元化之間的關係 | Main | 「運動」的幻見與真實:被開閉幕式Kuso掉的北京奧運 »

記者不是囧男孩,快快長大成勞工!

【原載】NCCwatch媒體公民行動網--傳播論壇20080915
-----
記者不是囧男孩,快快長大成勞工!
簡妙如


「有什麼好記的!這新聞很『鳥』耶…」
「我們以前去參加地方的活動時,記者是需要上台致詞的,因為我們就是中時派駐在地方的『大使』(那是很高的榮譽),怎麼會覺得自己是『勞工』呢?」

  前幾天在咖啡廳裡,聽著學生去電視台新聞部實習的感想。帶著她實習的,其實不過是一群23、24歲的「娃娃兵」記者,起薪2萬5千元,一天需交出四則新聞。她所學習到的是:記者會的內容不是重點,那太「鳥」,去追逐衝突、製造衝突、演出長官要求的內容,才是能交差、能讓高層滿意的新聞。隔天晚上,守著看公視【獨立特派員】節目所做的「怒火中燒」專題。繼2001年中時裁撤數百名中南部編輯部的員工後,2005年中晚停刊,2008年無預警宣佈將裁撤半數員工,最後由1200名員工裡,裁撤430人。一群過去活在自己是在「大報」工作幻夢中的資深中時記者,突然像被拋棄的、年華老去的情人,怔怔地說不出那曾有的榮耀感與臨去前的愚忠與眷戀,是怎麼回事。

  2008年6月以來的中時裁員事件,可說重創了台灣媒體工作者的生存尊嚴。曾經是台灣最重要的報紙之一,眼見要撐不過它要進入的第60個年頭。而主導著台灣民眾接觸最大量新聞的電子媒體,則盯著每分鐘起伏的收視率,以聳動、噬血、滿是置入性行銷的報導,在市場中存活下來。

  我們對記者的印象,從榮譽、仰慕的知識份子身影,翻轉為鎮日如紅衛兵般的街頭劫掠、侵擾者。娃娃兵記者只需拿著長官指令跑新聞、拍畫面,根本不需要有主動挖崛社會公共議題、作深度的調查報導的自我期許。或者,那愈來愈壓迫式的新聞生產工作,也不容許他們有如此的思想與工作空間。而在中時裁員的喪鐘下,大報記者對自己被踐踏的工作尊嚴與勞動條件的認識,恐怕才剛開始。

  比如,即便是任職於大報,對工作權的捍衛力量與基礎,仍薄弱得不堪一擊。在6月18日中時宣佈要裁去半數員工後,中時工會以5票之差否決了罷工的提議。8月27日,中時工會以壓倒性的意見,宣佈解散。而在120多位加入工會的中時員工中,白領的記者與編輯,不超過30人。對比菜鳥記者對於自己被壓榨、扭曲的勞動條件與專業價值,毫無所知。大報記者即使開始知道那外強中乾的職業尊嚴與勞動條件,但捍衛它的社會力量,卻如此孱弱。

  因此,中時事件帶來警訊,絕不僅止於記者工作價值與台灣媒體產業的衰落。不論是否甘願接受這命運,一般民眾甚至被裁員者,我們都沒有聽到太多怒吼與不滿。甚至很吊詭的是,罷工的訴求無法成行,相關的批判也一直未引起民間社會的共鳴。一般民眾甚至員工本身,只能用最低標準來理解:「不是有給遣散費,一切合法」?於是中時的喪鐘,表面看來是無聲無息地投下一顆沈重的石頭,但它的沈重之處,更是台灣不可承受的未爆彈。

  怎麼說呢?一方面,中時事件見證了私有化媒體產業的最惡劣結果。中時50多年來的資產,完全被報老闆作為財務不透明的私人資產,任意挪用虧空。再以媒體的社會責任及員工權益為代價,賠上民主社會所需要的公共論述空間。政府若未正視這種私有化媒體產業及市場結構的扭曲,台灣的媒體恐怕將只剩以小報化、極端政治立場討好讀者的媒體,無法有民主社會所需的多元意見環境。另一方面,中時資方以市場萎縮及轉型為菁英報的說法,遮蔽了對員工權益的踐踏。不僅漠視其企業社會責任,更漠視中時的資產價值及社會地位,完全是員工50多年來辛苦付出所累積的結果。像這樣的媒體資遺員工事件、媒體工作者勞動條件惡化事件,在我們社會卻永遠只成為必須自認倒楣的個別工作者、以及無數家庭需要自動承擔的惡果。

  甚至,充斥在社會甚至勞動者自己的想法,也幾乎一面倒地呼應「市場」的說法。合理化資本家對自我利益的維護,卻無法捍衛所有認真付出、維繫社會運作的工作者/勞動者權益。從「市場」的角度,只能慨嘆地說,這是整體報業市場萎縮或是整體媒體環境、科技變遷所產生的必然結果。然而從「社會」及「階級」的角度來看,中時事件更是民主社會是否能保有意見的多元自主、保障勞動及受薪階級工作權、保障社會公平正義的公共議題及社會議題。從時薪工讀生、家庭主婦到大學教授,我們每個人都活在勞動之中、都是勞工,都有應受到保障的生存條件及生存價值。

  記者不是囧男孩(註) ,沒有天生可被憐愛呵護的孱弱、天真與無知。作為為生活付出精神、身體與信仰的勞動者,沒有不捍衛自己靈魂與生存尊嚴的退路。中時事件提醒著我們,這絕不僅是勞資糾紛(更困窘的是,居然沒有「糾紛」),而是民主社會能否保障意見多元、保障有尊嚴的勞動條件的重要公共議題與社會議題。不只是白領記者,我們所有的公民及勞動者,難道不也應該一同長大嗎?
(作者為中正大學傳播系助理教授,媒體改造學社執委)

註:近期很熱門的國片,以單親、弱勢、隔代教養家庭中的男孩為主角,在充滿童真的困窘樂趣中,也讓我們看到台灣弱勢家庭及孩童的生存困境。

Post a comment

About

This page contains a single entry from the blog posted on September 18, 2008 7:14 PM.

The previous post in this blog was 外星人入侵中廣?談媒體所有權壟斷與內容多元化之間的關係.

The next post in this blog is 「運動」的幻見與真實:被開閉幕式Kuso掉的北京奧運 .

Many more can be found on the main index page or by looking through the archive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eblo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Powered by Movable T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