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8, 2006

【轉載】有理想的青年存在嗎?

文章來源:破報 復刊第427期
有理想的青年存在嗎?  文/李靜怡

中華民國九十五年九月九日展開的自發性民眾倒扁靜坐與遊行並沒有隨著雨勢或上班而減少人潮。現場熱熱鬧鬧,大人小孩、小貓小狗、腳踏車三輪車、上班族、老師、業務員、退休人士、老演員、銀行櫃員等。人群裡年輕人不算絕大多數,所以記者決定聽聽年輕人特別是大學生為什麼來倒扁,除了扁政府弊案以外,對國家政策,執政黨政策有無認為需要改進的地方?感到痛心的社會議題?順便問問他們除了現在的反對貪污倒扁活動以外還關心哪些國際新聞?哪些社會弱勢族群?還有每天看多久電視?現場傳來帶動年輕抗議族群大聲公:「阿扁,你遜斃了」,還有周董最愛的:「阿扁,你好瞎-瞎-瞎」,現場年輕人開始揮舞手上幾支別人發的小旗子,邊作手勢,眼睛流露出正義與光芒,鏟奸除惡的氣勢,讓記者看了很是高興。我跑來跑去訪問許多年輕人,對於我問的問題,答案都像這樣:「國家政策?最近國際新聞?喔!我討厭陳幸妤和趙建銘啦」「我痛恨貪污腐敗的政府,我今天來就是要他下台」「陳水扁就是爛」「弱勢族群?很多人燒炭,還有爸爸帶小孩自殺」「學費調漲很貴」「政策都是騙人的」「有阿,我每天一定看新聞」「看很久吧,就很關心阿」「當然要看」。許多人講話的時後露出憤慨神情,大部份人新聞來源全是有線電視,用的詞彙讓我連想到電視新聞標題與跑馬燈,或是我那群喜歡在飯桌上開講的老外省親戚。

紐約市2003年與2004年的反伊拉克戰爭相反地聚集的以年輕人為主。同樣有如同叫阿扁下台的單一群眾運動主軸「反戰」,但裡面卻可清楚細分為不同理念的意識族群,每個人似乎有更鮮明的個人立場。有以和平為衷的人道主義者,有認為伊拉克戰爭虧空國庫應該把錢花在公立教育上的人,有認為反恐主義只是利用傾向共和黨主流媒體操作出來的群眾心理戰術,圖利有上億投資在石油產業的布希家庭與內僚,獲利佔全球軍事市場利益一半的美國軍火商與政府的政治勾結,有很多人認為那是共和黨一貫的法西斯主義和種族主義政策。許多非營利組織與行動主義團體利用草根性強的網路平台號召組成前往紐約市的200輛巴士並分享最新相關戰爭資訊與數字,在聯合國辦公大樓外組織約四十萬人的和平遊行,行進了40條街,並有媒體行動主義者用數位攝影機搜集警方非法逮捕或施行暴力的媒體證據,散發如何應對警方的法律相關資訊傳單,記錄被警方逮捕的人數與進行整體運動資源分享。對於新聞的搜集也不僅限於電視,大部份的人看線上國際新聞,行動主義者網站或是社會運動新聞網站。每個人都對自己的觀點侃侃而談,新聞來源都十分不同,對於她自己相信的立場與在當時戰爭背後所牽涉到的複雜問題每個人都作了自己的研究;現場有女權團體、越戰老兵團體、環保團體、教師團體、同性戀與變裝團體、廣島和平組織、龐克團體、素食者團體、腳踏車隊、樂團、動物權團體、遊擊隊街頭戲劇,當時反戰遊行非常個人主義,而這裡的個人主義除了對政府政策的不滿包含更多對自己理念的信仰,對國際議題的不同角度分析與深究;沒有高分貝的喇叭帶動唱,沒有劃一的制服,但是每個人都透過音樂表演,塗身扮裝,藝術戲劇活動,表達不同的個人觀點與關於和平的理想。

媒體新聞報導無形會影響群眾對議題的思考方向與探討深度。群眾過於依賴同質性高且素質令人擔憂的電視媒體導致對議題難有理性分析。我們不禁要問那些群聚在凱達格蘭大道上的青年,除了貪污腐敗的扁政府,你們是否關心任何國際議題?是否關心國內不同階層國籍的弱勢團體?你們是否監督了兩黨的環保政策、教育政策、勞工政策?對兩黨執政有更明確的政績評比?是否考慮轉換獲得資訊的新聞媒體?是否有一兩個經常使用的獨立新聞媒體網站?然後,更進一步,我們要問,

你們所相信的理想,是什麼?

這陣子有一位學長滿義憤填膺地跟我談起倒扁的事情,也聽說其他學長姊親身前去圍城的事情。身為大學生、身為知識份子,關心「國家大事」自然是理所當然的,然而,大事只會發生在國內嗎?或是,只有動搖整個國家的事件才是大事?

如果當初反高學費運動、守護樂生運動也有這麼多人參加,那麼教育部長、台北縣長就不可能像現在這樣豪洨了吧。

這麼多大學生願意參與倒扁行動,卻不曉得其他社會或國際事件,也許就像CarsGX所說的,「這問題太深奧了」。倒扁,甚至是抗議腦殘霉體 AVBS,都是「可以不需要思考」(強調一下,我說的是可以不需要,不是不需要)就能參與的激情群眾運動;但其他社會運動如反高學費、守護樂生,或是其他國際事件,卻是需要時時注意、思考,需要大量閱讀及討論的。跟這些辛苦的事情比起來,反扁只需要了解少數的事件,接著掏出你的熱情跟同學憤慨的討論或直接走上街頭抗議,就能讓自己感到:「嗯,我也是個關心國家大事的知識份子呢!」

然而,以社會良心與公民記者自詡的台灣blogger,您們在自家blog或共享書籤上的表現,又跟您們嘲諷的對象有何不同?一篇篇的「熱門書籤」,看來看去還是不脫那幾個熱門話題,社會公益、國際新聞,在熱門書籤內又佔了多少席次?

知識份子和blogger是引導整個社會的指標,他們的思緒往哪個方向,社會便往哪個方向前進;若希望社會能朝更美好的方向發展,我想,知識份子和blogger應更積極地要求自己才是。

Posted by foolfitz at September 18, 2006 02:09 AM | TrackBack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Remember personal 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