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30, 2006

淡淡的哀傷

剛看完達頓兄弟的《孩子》,幾個室友在後面談起當初他們畢業時,水球大賽的盛況。

我們在畢業典禮一個星期前就開始裝水球了,因為水球太多了,半個教室都擺水桶,期末考有些人還得在走廊考!
隔壁班同學:「靠北,水壓不足啦!都是4班用太兇了啦!」

老師:「沒有啊,我們用的水管是不同線路的,不信的話可以去總務處問。」(囂張)

女生班在樓上,水球搬不下來,學校還裝設輸送帶讓水球可以用「滑」的下來!


而我偉大的母校呢?

不僅禁止玩水球,有一個畢業班,辛辛苦苦的把水球裝好了,卻被教官發現,教官叫他們把水球一個個捏破。


幹,他媽的鹿港一中!


Posted by foolfitz at September 30, 2006 05:15 PM | TrackBack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Remember personal 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