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01, 2006

AIESEC ecotour in Indonesia - part II

8/29
早上的行程是NGO參訪,很遺憾我把那NGO的名字忘記了 囧  但它在這地區主要的工作是關於貧困兒童的教育,而接著要走訪的slum area(貧民區)也是它想要幫助的對象之一。

之後,又坐了大約半小時的車,我們到了一所位於貧民區的小學。

誠如照片中所顯示,這小小的房子、空蕩的教室,便是貧民區孩子們的學校,從台灣人的角度來看,這根本稱不上是學校吧!而且,這也不是國家設立的學校,公立小學離貧民區太遠,遠在這裡的孩子們用腳怎麼走也走不到的地方;這是非政府組織為改善貧民區的教育設立的學校。

接著我們帶孩子們分組玩了一些小團康,我跟Rina的這組組員平均年齡都比較小,傻傻的都不會玩,像旁邊Yasu那組老鳥就玩得非常瘋。不過我們這組好萌啊…=///=
眼鏡萌相對的,這叫頭巾萌啊啊啊!


結束了瘋狂的團康,我們向蘿莉正太們告別,向廢棄物處理場出發。情緒急轉直下,這是我在整場旅行中受到的最大的衝擊。


真的是垃圾山。一下車,刺鼻的氣味便猛然襲來,大夥兒的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還有人捏著鼻子直說好臭好臭。但這種情形我實在沒心情鬧,也沒有那個臉說「臭」,因為我知道,有些人是一輩子都住在這個我們才剛下車就受不了的鬼地方。

會來這裡,不只是參觀垃圾處理場,是因為這地區有一些窮人,靠著撿拾垃圾山中有回收價值的廢棄物換取金錢、維持生計;有更甚者,直接住在垃圾山旁,便是照片中那些與髒亂為伍的人家。他們不想住在這裡、不想做這些工作,當然不想。但他們沒有選擇,都市裡容不下他們,也沒有田地可以耕作,只能以回收維生--再低下的工作,總比沒飯吃來的好。在廢棄物間嬉戲的孩子們,沒辦法接受教育,也就沒辦法翻身,意味著如此悲哀的命運將一代代循環下去…

一直到回程途中,情緒都無法回復。從小在優渥環境下長大的我,實在很難想像那樣的生活:住在垃圾山旁,以撿垃圾維生,沒辦法上學,沒有乾淨的水,一輩子聞著這樣的惡臭。我之前到底在幹什麼啊?我自稱為AIESECer耶,什麼精英啊、什麼國際人才,面對這樣的情景,我連個屁都做不到!

故事還沒結束。9/8那天晚上,我們從三寶壟回到雅加達,竟傳來廢棄物處理場那邊,因為垃圾山倒塌而死了三個人…

這讓我想了很多。AIESEC的力量到底是什麼?是能讓AIESECer在其中培養能力及人脈,未來好當大公司的CEO?還是跟各國萬惡的資產階級的既得利益者的帥哥美女們做著不痛不癢的文化交流?

所謂的文化,就是社會中各個階層的人們的生活方式所融合而成的;但一般來說,台灣的AIESECer,無論是參加國際活動、或是國內的專案運作,都很難脫離得了那社經地位在前百分之二十的階級的視野;然而,我們口口聲聲說要改變世界,但如果你連世界的全貌都不知道,要怎麼改變它呢?

回國後,跟哩塔談起,她說,我們(AIESEC in Taiwan)認為跟其他的議題比起來,台灣年輕人更需要的是創業家精神;而跟企業多做連結的話,也能帶給我們更多的資源。但我說,不一定要總會推我們才能跟著動,也不是今天我們做了公益方面的議題,就不能做企業家精神啊。我們在AIESEC裡不是什麼大咖,討論也沒有結果,但這番談話也讓我想到很多現實面的東西:一是我們資源不夠,無論是人力資源或金錢等等都不夠,推動一個議題後很分心做別的面向的事;二是台灣學子普遍對公共事務缺乏熱情,即使真的推了一些公益的專案,也很難執行。之前阿邊和轟轟轟從AP回來在sharing時,分享了他們在國際會議中,聽到的一些其他國家的公益性質專案,台下就有人小聲的嚷嚷著:「幹嘛?我們又不是慈濟。」

我真的認為AIESEC可以做一些「不痛不癢的文化交流」以外的事情。當然,不只我認為,分會內也確實開始蔓延起這樣的思潮。前幾天才聽VP們提起,台灣近年來外籍勞工、外籍配偶人口越來越多,在本地人跟移駐人口間卻一直沒有一套良好的溝通管道,也許我們可以藉由國際人才研習計畫,引進跟他們具有相同背景,比較能溝通並進行管理的國際人才。

而我想到的是,我們可以在學期中辦個global village,但邀請的對象不只是外國的研習生,更可以邀請外籍勞工和外籍配偶,他們也具有「不同的文化」,不是嗎?並不是只有「萬惡的資產階級的既得利益者的帥哥美女」是外國人,不是嗎:)

Posted by foolfitz at October 1, 2006 05:15 AM | TrackBack
Comments

對阿
我覺得資源的取得並不能真的做出一番事業
反而心態與熱情才是

Posted by: s2923101 at October 14, 2006 12:18 PM
Post a comment










 

Remember personal 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