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5, 2006

【危險】談談汝浩

危險心靈完結篇了,引起網路上熱烈的討論,有的稱讚、有的批評,更多的是受到貼近人心的劇情感動而引發的迴響。而相較於大家注目的教育、革命議題,或是小傑、艾莉、高偉琦、沈韋等主角的命運,帶給我更大共鳴的,反而是戲份不多且怯於參加革命的汝浩。

因為這個角色演的就是「我」。


汝浩第一次讓我印象深刻的一幕,是小傑要指證詹老師課後補習卻找不到人出來作證,跑去補習班請汝浩幫忙,卻被他拒絕的時候。

看到小傑在這裡出現,有點意外,但大概猜到小傑要做什麼。忍著尷尬,汝浩晃了晃手中剛買的可樂,若無其事的問小傑要不要一起喝。就像平常一樣,我們還是死黨,沒有發生任何事,汝浩這樣期待著。但小傑還是打破了他的期待,問汝浩能不能他作證。聽到小傑的請求,汝浩幾乎沒有考慮就拒絕了。

兩人沉默了一下,汝浩把可樂塞到小傑手裡,拍拍小傑的肩膀,轉身離去。給小傑這一點點的打氣,是他在不影響到自己在這龐大共犯結構的角色的情況下,唯一能做的事。走過一個轉角,小傑看不到的地方,汝浩在那裡站了好久…


第二次是小傑被同班同學排擠,桌子一直被搬出教室那個時候。當小傑壓抑著怒氣問道:「我的桌子咧?我的桌子到哪裡去了?」教室裡的其他人在笑,汝浩也跟著笑,但那是苦笑,他一點都不想笑卻又不得不笑。當小傑在戶外找到桌子,汝浩過來說建議他轉班的事情,順手幫他搬了一下桌子。但走沒幾步,汝浩又把桌子放下,跟小傑說,他不能幫小傑搬桌子,怕會被其他人看見。離開前,他告訴小傑放學不要走跟平常一樣的路線,他知道有人要堵小傑,但他不能明說…

就算小傑被欺負到這種程度,汝浩還是不能公開挺自己的死黨,如果被其他人知道他跟小傑一國,連他也會被排擠。他沒有勇氣陪小傑一起對抗這個世界,他必須吞下他的罪惡感,保護自己在這個共犯結構中的角色…


完結篇接近尾聲的時候,在校門口一小堆垃圾和破爛的旗子中,汝浩看到了小傑的鞋子,那雙和他一模一樣,在同樣的時間,兩個人一起去買的鞋子。

他哭了。

膽小、懦弱、不敢反抗這個世界、甚至不敢挺身維護好朋友的自己,穿著同樣的鞋子和同樣的制服,在同樣的時間到同樣的學校上課,昨夜的激情抗爭對自己的生活一點影響都沒有;而他的死黨,穿著同樣的鞋子的死黨,為了理想而奮鬥的死黨,卻徹徹底底的敗了,就像那支掉在地上的髒兮兮的鞋子一樣。

就像小傑說的,「其實汝浩是不必哭的」,但他哭了…


我們都是汝浩,為了讓自己活下去,不斷不斷的屈服於共犯結構,對身邊的邪惡視而不見,甚至打擊偶爾冒出頭的微小正義;我們最常說的話是:「沒辦法,我們也要過活呀」、「沒辦法,這就是人生啊!」

是啊,沒辦法…

汝浩哭的時候,我也好想哭…

Posted by foolfitz at August 5, 2006 6:00 PM | TrackBack
Comments

汝浩的角色真的很有趣

看到搬椅子那段,我點都哭了

題外話
我覺得這篇可以波到媒觀新聞營群組吔
願意和大家分享嗎?..

Posted by: benla at August 6, 2006 1:07 PM

哎呀,都什麼交情了(到底是什麼交情?!),
老師你直接po網址在群組就好了,不用特地跟我講:D

不過要我po那邊真的有點害羞...=///="

Posted by: Fool Fitz at August 7, 2006 12:42 AM

謝謝你這篇美好的文章,
我無意間在網路上發現。

已經把原文po上危險心靈的網站,
www.lanseproduction.roodo.com.
才想到應該告知,抱歉。

如果覺得不妥,請告訴我,
再度謝謝你。

危險心靈導演
易智言

Posted by: 易智言 at August 30, 2006 11:39 PM
Post a comment










 

Remember personal 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