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30, 2006

某些人腦中的元智大學

話說兩個月前本人跟亮晶晶、阿達、四零和新媄五個人(全部都是AIESECer),不知死活地報名了學校舉辦的【創意Going】創意行銷比賽,要寫企劃書、自行創作並販賣商品。我們這組的點子是「紙模型」,好死不死地居然通過初賽,於是一行人便開始了蠟燭三頭燒(AIESEC+期中考+比賽)的生活。

因為團隊內沒有設計人才,就委託了阿達美術系畢業的強者哥哥幫忙設計,在他的辛勞之下,產品設計圖和說明書終於在昨天全部出爐了(雖然星期一就開始賣了)!看完之後,除了以外,我唯一想說的是…


阿達他哥你腦袋裡面到底裝的是什麼啊 XDrz


預知詳情,請點選以下連結觀看說明書:


ps. 這裡是產品的部落格,比賽之後我們還會繼續賣,幫忙支持一下蛤:P

Posted by foolfitz at 4:00 AM | Comments (2) | TrackBack

November 26, 2006

墨西哥:瓦哈卡城內的衝突與誤解


原文鍊結:Violence and Misinformation Abound in Oaxaca
作者:David Sasaki
翻譯:Fool Fitz
校對:benorken

位於墨西哥南部,平靜的旅遊小鎮瓦哈卡,從五月下旬的教師罷工行動開始,在過去幾個月,此地成了政治的壓力鍋。而將這鍋蓋掀起的,是包圍整個城市的墨西哥聯邦警察,他們鎮壓了在Juarez大學和城市各地設置路障的抗議者與學生。

blockade
路障” by Mediocre

Mark in Mexico,一位瓦哈卡英語學校的主任,以他慣有的反左派刻薄語氣,嘲諷地報導日漸擴大的暴動。他寫道:「罷工的教師表決通過他們將在下週一,也就是10/30返回課堂。那將會是個很短的工作週,因為週四和週五是亡靈節。」

同一天中,中立派的新聞主播Ana Maria Salazar,在她的Blog上寫道,總統當選人Felipe Calderón「天殺地讓激進團體接管了瓦哈卡的廣播電台;他提供一個平穩的姿態,讓州內回歸平靜。總統Vicente Fox呼籲瓦哈卡的人民冷靜,共同尋求解決當地衝突的良方。因為『時間到了』」。Salazar也提醒讀者,APPO,也就是瓦哈卡人民議會,威脅如果不叫瓦哈卡州長Ulises Ruiz下台,便要破壞Felipe Calderón在12/1的就職典禮。

很少Blogger認為Fox總統「時間到了」的發言,是聯邦警察在一兩天後就會被派至此地的主因。促成聯邦武裝部隊的到達的原因,可能與情勢於星期五有三項重大進展相關。首先,憑藉著教師聯盟決定返回課堂,州長Ulises Ruiz Ortiz在Código 2006節目的採訪[西語] 中表示,聯邦警察會確實地介入這長達數月的抗爭,並在不流血的情況下回復秩序。Ruiz Ortiz表示,那時聯邦警官將卸下武裝,並由人權觀察員和新聞工作者陪同。他也對政府僱用軍隊的說法做出回應,就如以下在Mark in Mexico中的迴響:
當被問到某些反抗者指控政府以軍隊威脅他們,州長回應道,他的政府並不需要軍隊,因為「我的政府已經有警察了」。嗯嗯嗯…這可以解釋成兩種意義,他指的可能是,「我的政府不需要軍隊維持法治,因為警察會做」;他也可能是說,「我的政府不需要軍隊開著車四處殺人,因為警察會做。」


兩項更糟的進展緊接在Ruiz的訪問後發生。先是公民議會的市民電台報導一位名叫Emilio Alonso Fabián教師的死訊,她的遺體在城外1.5哩處被發現。同時,由Sameer Padania以證件證明美國獨立記者Brad Will遭到鎮壓瓦哈卡公民議會的軍隊射殺。(Bradley Will的生平,可以在NYC IndymediaThe Narco News BuelletinNew Market Machines上找到。)

知名的左翼blog,El Sendero del Peje,從El Proceso那兒轉載了一些片段,敘述星期五氛圍:

當美國駐墨西哥大使Antonio O. Garza對Bradley Will遭暗殺一事表示遺憾--他的死是「無意義的,Garza說,並強調在此事件中對於法制的需求」--的同時,瓦哈卡公民議會報導了那教師Emilio Alonso Fabián的死訊。Bradley,也就是獨立媒體中心Indymedia New York的記者,其死訊佔據全世界網路新聞、廣播及電視報導頭條,因為這關係到一名美國記者;而報導指出,抗爭運動的成員中有16人受傷、一人失蹤,有三人遭到綁架。而州政府確認了三名死者。


隔天早晨,Vicente Fox總統指示聯邦警察和瓦哈卡公民議會要對遍及整個城市的路障負責。星期天早上,當武裝聯盟光明正大地走向關閉的機場前往市內時,Mark in Mexico也走了一小段路進行觀察:

回到了Juarez大學。我大約在早上8:15時走了一小段路到學校,我看到更多激進的學生挾持一台ADO巴士(一種豪華的遊覽車),並讓它橫停放在大馬路中。他們不會待在哪裡太久。瓦哈卡公民議會「要求瓦哈卡的市民走上街頭抗議聯邦的壓迫」,而其回應少之又少。瓦哈卡公民議會也需要「大軍」在今日下午的4:00,對「打壓我們的人權」進行抗議。看來,如果有五十個人參加,他們就該謝天謝地了。


繼續舉出在一整天中,聯邦勢力欲除去瓦哈卡公民議會的武裝分子的證明。幾個墨西哥blogger批評主流媒體上矛盾的報導。在「瓦哈卡的存亡之秋:我們該相信誰?」一文中,Rodrigo Javier 展示了兩張從熱門新聞擷取下來的影像,分別來自ReformaEl Universal。根據Reforma的報導,警察正將路障移除,解放各個通往文明遐邇的瓦哈卡市中心之入口。而El Universal堅決認為,高速公路已經被封鎖了,而瓦哈卡公民議會的防禦工事會越來越牢固。這兩種截然不同的論述激發了comments section [ES] 上的爭論,媒體不是向激進團體靠攏,就是站到政府那邊。

bus 瓦哈卡 - 燃燒的巴士以及在街角等候的聯邦警察” by Ilanhelman

多產的左派blogger José Daniel Fierro更進一步地提出他的主張

在報導昨天發生且持續進行著的武力鎮壓時,所謂的「自由媒體」不僅限制自己報導聯邦政府的言論,更隱瞞城中的真相,將報導「拼裝」成他們想要的樣子而非事實;所有被正當化的暴行,都是不合理且違法的。

一家報社,Milenio,表示「嚴刑峻法」有確實地被執行,而非描述未經法官指示便非法入侵民宅,隨意將大量民眾拘留並將其監禁於軍營中的事實。

Humanidad Breve Espacio De Vida Mortal在一篇題為<媒體或謊言>的文章中,持續其對Azteca電視台節目優先順序的批評
如眾所皆知的,今天Azteca電視台在墨西哥城的Zocalo組織了一場事件,將墨西哥人民的信念賣給娛樂界,這根本是欠罵。當然,我指的是那場若望保祿二世雕像的表演,一如往常地,Azteca電視台希望我們對於那些發生在瓦哈卡的事情保持無知(除了一些短短的路障外),藉此保護觀眾。

今天,當Norberto Rivera先生為進駐瓦哈卡的政治勢力鼓掌時,墨西哥城內的Zocalo也有數千名信徒為若望保祿二世的雕像歡呼(那據稱是「由墨西哥人民的心所構成的」,前提是墨西哥人裡沒有新教徒、穆斯林或徹底的無神論者),一旁還有墨西哥國家行動黨La Academia(譯按:偶像選秀節目,一如American Idol)的馬戲團與其夥伴們。


星期一早上,當國家行動黨和民主革命黨在眾議院,起草要求州長Ulises Ruiz Ortiz下台的法案時,蓄勢待發的州長迅速地向最高法院提出決議無效的請願書。

瓦哈卡公民議會和聯邦警察繼續對峙於街頭,David Moreno仍對Fox總統派遣聯邦部隊的決議抱持悲觀。他寫道:

(Fox)將以暴動結束他的任期,並伴隨著一個國家的瓦解。他從不了解/不想了解那急需被解決的龐大社會問題。Vicente Fox和他的追隨者犯了一個錯誤:聯邦警察的入侵,並不能解決這場動亂;而區域性的動盪若更加惡化,卻將成為全國性的問題,此為弔詭之處。Fox和與其黨羽(包括Calderon),愚昧到無法察覺國內的緊張情勢。自7/2大選之後,便曾掀起大範圍的抗爭,而那使他們雙手沾染血污的決策,卻只會讓國內複雜的情勢更加惡化。


瓦哈卡公民會議肯接受挫敗嗎?Ruiz Ortiz州長會辭職嗎?會有更多無辜在雙方的教火中犧牲嗎?這答案太簡單,以至於說不出口。而情勢的進展,會在發生的同時被公佈於網路,例如Mark in Mexico幾乎每個小時都會更新他的blog,Rodrigo Javier [ES]也是一樣。你可以將收音機轉到瓦哈卡公民議會的Rodrigo Javier 電台 [ES],收聽即時的廣播;或隨時注意瓦哈卡獨立媒體網站 [ES] 的定期更新。La Hora del Pueblo [ES],一個「不合作主義的部落格」,發佈著手邊關於瓦哈卡的動態影像。

Posted by foolfitz at 3:11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November 19, 2006

某種程度的臥薪嘗膽

好久沒有看新聞了,昨天跟阿邊吃飯時不小心「聽」了半小時(因為我絕對不面向播放著新聞的電視)。很難過。那間餐廳看的是三立新聞,30分鐘裡大約有一半在討論馬英九的特支費,其他時間則用來報導古代影后陸小芬最近的芳療事業之類無聊到靠北的新聞。

偶爾陪老爸看新聞的時候,曾估了一下新聞中國際事件的比例。一次忘記是哪一台,那時是以黎戰爭期間,40分鐘裡大約有5分鐘是國際新聞,報導的是以色列總統的性醜聞;另一次是台視週末的新聞,加上天氣預報共半小時,其中連一秒鐘的國際新聞都沒有。

之前新聞採訪寫作課,老師要我們比較兩篇相同題材不同出處的報導。我想找以黎戰爭的新聞,便到圖書館翻舊報紙。我那時很討厭水果報,所以一開始沒有翻它,但翻遍中時、自由、聯合等大報,我找不到一篇堪用的報導,大部分版面都被紅衫軍佔據,唯一的國際新聞位在影視版。最後去翻水果報,終於讓我找到以黎戰爭的新聞,而且還是連續數日的一系列報導。統計一下各大報國際新聞版面的數量:其他報紙,有半版就該偷笑了;而水果報大約有一到兩版的國際新聞,雖然圖不少又字不多,但至少它「有」啊。結論:原來水果報是台灣僅存的質報。

前幾天陪阿芳去做媒介與社會的訪問,訪問到一位學妹,她說的一些話讓我很在意。當我們問到對討論學校政策的節目是否有興趣時,她說:「講明白一點,我真的沒什麼興趣。我高中的時候,學校有那麼多政策,我一個都不了解,還不是一樣能畢業。如果你辦一場演講,主題是學校政策或學生議題,一定沒有人會去,大家會想說,『那跟我有什麼關係?』」後來問到她討厭的節目,她說:「我看到政論節目或政治新聞一定轉台。」

一開始很錯愕,但後來想想,這也怪不得她。是因為政客和媒體把整個民主環境搞爛了,造成【公共事務】=【政治】=【噁心】的聯想,最後得出【我參與公共事務就跟那些狗官和霉體一樣爛】的結論。所以我絕對不參與公共事務也絕不看新聞!

因為民主政治和自由的媒體環境,造成民主教育的倒車,真kuso,呵呵。


翻譯【墨西哥:瓦哈卡城內的衝突與誤解】時,看到一段文字:

美國獨立記者Brad Will遭到鎮壓瓦哈卡公民議會的軍隊射殺。…其死訊佔據全世界網路新聞、廣播及電視報導頭條,…
「其死訊佔據全世界網路新聞、廣播及電視報導頭條」?那台灣呢?台灣究竟有多少人知道,在太平洋的兩岸、在東半球和西半球,開了一對相似至極的兩生花

我真的很心痛很心痛很心痛…

但這樣的心痛讓我清楚地想起,我們應該負的責任、身為知識份子的社會責任。如果你是健忘的人,建議偶爾還真的要這樣臥薪嘗膽一下。

Posted by foolfitz at 5:45 AM | Comments (1) | TrackBack

November 18, 2006

【轉載】墨西哥發生了甚麼事?

文章來源:香港獨立媒體 - 墨西哥發生了甚麼事?

作者:Luis Lopezllera M. 譯者:芳子 

譯註:2006年11月5日(周一)清晨,墨西哥城的建制革命黨 (PRI) 總部和銀行等五個地方發現炸彈。前一天,墨西哥西南的瓦哈卡州(Oaxaca)成千上萬人走上街頭,抗議聯邦政府派遣軍隊入城,也再一次要求州長下台。上 週四,四千多聯邦政府警察採取行動,要從「瓦哈卡人民草根議會」(Asamblea Popular de los Pueblos de Oaxaca-APPO) 手中,奪回瓦哈卡自治大學的控制權。這為瓦哈卡持續五個月的公民抗命運動,添加暴力與血腥的新一頁。

瓦哈卡頑强的公民抗命運動,因教師爭取改善待遇引發,一下子就擴展為一場要求州長下台的政治改革鬥爭,直接間接改寫墨西哥的正在騰動的政治進程。

路易斯 (Luis Lopezllera M.) 是墨西哥一個民間組織的負責人。11月2日,他給朋友寫了這一封信,穿越墨西哥的過去現在,描繪理想的未來期盼。

朋友們:

在傳統亡靈節11月2日,為紀念我們的人民跟所謂「法律」、「治安」、與「建制」等血腥武器的抗爭,我給你們寫這一封信。

面對全球化這個浪潮,拉美正在努力重拾她的尊嚴。這陣子,墨西哥在抽搐,提醒我們一百年前那一次歷史革命。現在,我們極需要另一次蜕變,好讓我們可以戰勝在地理上與美國比鄰這個宿命。

拉美人民在騰動,过去幾十年拉美先經歷獨裁統治,繼而建立自由民主體制,可惜兩者都是在大企業優先的政經政策框架下發生的,而這套政策框架則是美國 為了發展其帝國版圖而鼓吹孕育的。結果,這裡的貧窮以爆炸性的規模增加,人身安全完全没有保障,貪污猖獗,簡直就是醜聞。這種情況不可能繼續下去。 1994年,墨西哥政府不理人民死活,簽署了不平等的北美自由貿易協議,這一年,生活極度貧困的查帕斯(譯註:Chiapas,墨西哥最南部的一個州)原 住民向墨西哥政府宣戰。這一群拉美最樸實的人民說:「我們受够了!」這是向所有人發出的信號。

新世紀初,在一個個危機之後,拉美一些國家出現了民主轉向,回應社會上大多數人民的意願和訴求。一步一步,巴西、阿根廷、烏拉圭,最戲劇性的如委内 瑞拉和玻利維亞,這些國家正在採取措施,針對貧困的根源進行制度性的改革。這是一個不可抗拒的浪潮。美國,特别是布什政府與他的利益集團,當然不以為然。

想像這個浪潮來到美國的後院墨西哥,特别是現在,當美國以所謂「安全」之名,在全世界(尤其是中東)進行種種罪行的時候,他們會有什麼反應。那些超 级企業與他們在國家制度中的代理人,會容許周邊出現這些某種意義上的 「民粹」政權嗎?幾天前,布什總統簽署法例,在三份一美墨邊界修建一堵一千公里的圍牆。我們的邊界將進入一個軍事狀態,以前的政客會認為這等同戰爭威脅。 這個威脅不單針對墨西哥,而是整個拉美。美國政府聲稱這是針對往美國找尋工作的非法移民 。過去六年,有四百萬人越過邊界,以千計的人因此送命。這堵牆是自由市場意識形態失敗的一個可耻的象徵:錢可以自由流動,人却寸步難移。這堵牆以及牆後面 的軍队標志的是美國為美洲大陸上未能解決的經濟和政治問題所提供的軍事「解決方案」。

墨西哥發生了甚麼事

快要落任的總統福克斯(Vicente Fox)出身是服務可口可樂的企業家,屬於右翼國家行動黨(PAN),於2000年上任。當年,左右派聯合投票把極其腐敗,統治了墨西哥70年的所謂「革 命」的建制革命黨(PRI)趕下台。福克斯勝出,原因不單是因為他承諾建立有效的民主制度,而且承諾改善窮人的生活。但是,福克斯任内奉行新自由主義政 策,這是查柏斯原住民起義的原因。除了與外國利益集團有千絲萬鏤的關係的巨富之外,整個墨西哥的情況變得越來越壞。四年後,所有人都知道這是一場鬧劇。福 克斯没有為人民做過什麼實際的事情。對私人企業,他唯命是從,在社會福利方面,他只是照國際機構的藥方辦事,誰都知道,這些藥方只給亞斯匹零。實際上,他 只為國際銀行、家族企業與墨西哥兩個壟斷的電視網絡服務。

福克斯任内,一個新的政治人物開始受到公眾注意。他就是屬於左翼民主革命黨(PRD)的奧夫拉多爾 (Manuel Lopez Obrador),記者稱他為AMLO,普通人則叫他Peje。他曾經擔任墨西哥城市,政績很好,特别關注最貧困的人的處境。他參加了今年的總統大選,得 到墨西哥城窮人的支持。在競選過程中,奧夫拉多爾從一個傳統政客,出落為一個極富魅力的總統候選人。雖然他有個人的長處和弱點,但他選擇疏遠傳統上享有特 權的政治階級。

選舉前兩年,支持奧夫拉多爾的人明顯很多。因此,那些大企業、大眾媒體、那兩個政壇宿敵國家行動黨(PAN)與建制革命黨(PRI)、那腐敗的最高 法官,以及總統本身,展開一場抹黑奧夫拉多爾的運動,甚至企圖把他送到監獄去。他們恨奧夫拉多爾,其中一個原因是他承諾減少官僚腐敗,第一項會做的是削減 他們天文數字的薪酬。很多高層官僚因此聯合起來反對他。他們幾乎成功,幸好在強大的社會壓力下,福克斯終於放棄,奧夫拉多爾得以登記為正式的候選人。

墨西哥没有真正的民主傳統。在位的人有絕對優勢去爭取選票,包括用資助或津贴去買票、下來是行賄、或就是簡單的威脅,或公開或暗地裡、或正式或私下 進行。現在,以另一個黨的名義,大量金錢就花在這個骯髒的遊戲裡,特别是電視上針對奧夫拉多爾的宣傳。即使如此,奧夫拉多爾仍然成竹在胸。

奧夫拉多爾以難以置信的 0.5% 票落敗。左右派各取1500萬票,其它是投給老黨以及那些用來騙人的新政黨。毫無疑問,這個總統選舉是一個大騙局,目的捏造人民的意願:這包括過去兩年媒 體的抹黑運動,在選票上新的舊的骯髒把戲,特别是最後採用了那個美國與布什的數碼點票公式。

奧夫拉多爾支持者的反應是史無前例的。數以百萬計的人上街抗議,奧夫拉多爾要求在公正的見証人在場下重新點票,但宣稱嬴得選舉的卡爾德隆 (Felipe Calderon)以及選舉委員會都拒絕接受這個解决疑慮的最後方案。如此一來,人們有更多疑慮。為時47天,從全國各地來的人在墨西哥城主要的大道上紥 營,延綿九公里。每天都有會議,藝術表演、下棋和桌類遊戲,甚至在街上運動。晚上,人們睡在營幕裡。我們從來没有如此有創意和如此活力無窮的抗議行動。但 我要補充的是,墨西哥城政府屬民主革命黨(PRD),他們對這些抗議活動反應温和,甚至可以說是支持。另一方面,不少中產階級和上層社會的人,以及在大道 上有生意的大老板,都很憤怒,他們反對這些非比尋常的示威行動,以及那些常設的路障。墨西哥城有400萬架汽車,每日還有一千架新車要開進來並要求為他們 建更多的設施!

儘管社會上有很大的壓力,最高法院(每個法官的月薪是3萬5千美元,薪金之高可以說是不道德的)宣判卡爾德隆當選。這天,超過150萬人齊集在墨西 哥城的中心廣場Zócalo上,宣告奧夫拉多爾為合法總統,而他也同意領導一個長期動員民眾的一場史無前例和多姿多彩的運動,並以此作為其道德力量,在 11月20日(1910革命紀念日)宣誓成為另類總統。 在19世紀,我們也曾有同樣的歷史經驗。這次是另一種戰爭,是一次没有武器的戰爭。

墨西哥社會現在明顯分裂:北部支持右翼,南部支持左翼。右翼有法律、媒體、企業與軍隊為後盾。左翼有已經動員的群眾、知識分子、藝術家、公義與一些 國際支持。兩種政治取向:形式上的民主與實質上的民主。現在人民和一些特定社群(例如大學、一些新聞工作者與非政府組織)正進入一個嶄新的鬥爭領域,創 意、叫人驚奇和新的力量將會出現。

在國會,沒有任何一個政黨佔多數議席,國家行動黨(PAN) 是第一少數,然後是民主革命黨( PRD),最後是建制革命黨(PRI)。要需要得到多數票時,國家行動黨與建制革命黨會聯合起來,去否决民主革命黨的動議。新右翼跟舊的走中間路線的政黨 為了打擊冒起中的充滿動力的左翼而聯手,這正好暴露不少政客的虛偽,他們主要目標,就是維持現有建制。眼下在南部出現的人民抗爭,把這個情況表露無遺。

瓦哈卡讓人想起1871年的巴黎公社

瓦哈卡(Oaxaca)是墨西哥最窮的一個州,主要人口是原住民,南部與查柏斯州比鄰。從今年5月開始,瓦哈卡人民就一直爭取建制革命黨的州長下 台,因為他的行為儼如一黨制下的獨裁者。結果一萬五千間學校停課,10萬名老師罷工,要求州長下台,或者作為一個最後的措施,由聯邦政府介入,讓他下台。 罷工持續了五個月,期間,孩子沒有上課,政府的鎮壓卻造成數人死亡,因而驅使更多人加入運動,並成立了瓦哈卡草根人民議會(Asamblea Popular de los Pueblos de Oaxaca - APPO)。

一直以來,建制革命黨主導的當地議會和福克斯總統領導的聯邦政府,對人民的抗議和要求充耳不聞。因此,運動開始不久,整個瓦哈卡市就給人民運動佔 領,街道、廣場、政府建築物、電台和大學。瓦哈卡草根人民議會實行某種人民自治,這是巴黎公社一個温和版本。當地的警察採取中立態度,讓人民得以控制公共 的空間。當然,這過程也帶來了深刻的痛苦,大概十個平民在過程中犧牲了。

州長不能履行他的職責,但總統福克斯與新當選總統卡爾德隆都心中有鬼,害怕假如接受了瓦哈卡人民合理的要求,讓州長下台,新總統也會面對同樣命運, 因為奧夫拉多爾會動員人民,提出同樣要求。這是問题的核心,好幾條人命已為此給斷送了。在國會,由於國家行動黨極需要建制革命黨的聯盟,因此受著這個老牌 政黨殘留的腐敗黨人左右。於是,軍隊開往瓦哈卡,一旦人民議會與聯邦政府「對話」失敗時,就會採取行動佔領瓦哈卡。「對話」是一個含糊的詞語,意思可以是 一方聆聽與理解,另一方則要求對方服從。

上周五(10月2日)人民議會的活躍分子給(州長組織的)軍事輔助隊襲擊,四人死亡,其中一個是美國記者(譯註:指Bradley Roland),30人受傷。這是一次明顯的挑釁行為。美國領事發出措詞強烈的聲明,促使聯邦政府立下決心。(大家也許還記得1979年尼加拉瓜一名美國 記者在美國電視攝制隊前給士兵擊斃的事。)福克斯總統在週六發出命令,聯邦警察(加入了偽裝了的軍人)採取行動,以直升機、輕型坦克和催淚氣等,攻擊人民 議會的路障,佔領了主要的廣場。人們跟從領袖的指示,努力地以非暴力方式抵抗這次經過計劃的襲擊,但還是發生了很多不能控制的暴力,例如火燒巴士和汽車 等。當軍隊進入市中心時,人民動員起來,控制了周邊的道路,重新建起路障,倒過來把軍隊包圍起來,上演了老鼠與貓的游戲。至今為止,據知再有四個人死亡, 民居遭破門而入,40 人被關進監獄,30人失踪或遭綁架。

今天,亡靈日

人民議會的核心成員在大學校園裡建立陣地,通過電台發出信息。今日—11月2日—是傳統的亡靈日,是饒有意義的一天,這一天他們郤被四千多聯邦警察 攻擊包圍。與此同時,建制革命黨的民兵與州長的特別部隊開始用火器攻擊其他新舊路障。除了瓦哈卡市,其他公路和小城市中也發生類似的衝突。公民社會和人民 運動,特别是學生,開始聲援。他們遊行抗議,並佔領了公路與街道。這讓人想起1968年發生在這裡的大屠殺,和1989年的天安門。當然,由於周圍都是人 權分子和傳媒,這次鎮壓不能像以往般残暴。

我應該提一下查柏斯的薩柏塔斯(Zapatistas)的發言人馬可斯副指揮官。對這連串事件他一直非常低調,但他最近發表了團结宣言,甚至在跟美 國接壤的墨西哥邊境區進行了一些象徵性表演。在墨西哥城,儘管今天和周末是假日,人們的參與因此減少,但主要的公路還是被放了路障,游行還是繼續。我想, 聯邦政府是特意挑這個傳統悼念亡靈的日子,「入侵」瓦哈卡的。

一個無邊界的有機社會

這些抽搐時刻,在國際層面來說,可能只是另一次爭取自由與尊嚴的一場小戰爭。不同的社會鬥爭不能比較,但他們却有共同意義。毫無疑問,中東是美國這 個超级大兵保護超级企業的主戰場,他們企圖挽救以油井支撑的美元。最先是伊拉克,現在是伊朗。歐元成為代替品。過去幾十年美國發行千億完全没有價值的美元 去支持他的冷戰戰略,這完完全全是一個騙局。現在,為了美國利益集團,美國正在打一場真正的戰爭,目的是用武力去維護它早已被各國人民拒絕的主導地位。

一直以來,墨西哥因為和一個野心勃勃的國家為鄰而吃了不少苦頭。過去,在槍口下,我們失去了一半國土。現在,我們的油井給用來支付跟國際銀行家簽訂 的不平等協議所產生的龐大外債。我們提供廉價的工廠勞工,或者成為外勞,讓外資可以對抗中國的競爭。在美國,墨西哥人與拉美人是第二大人口。

在美洲,包括在我們的國家以及在美國,出現了不少好的改變。很多神話與歷史上的邊界將會一個個倒下。我們好應該好好準備,不單為了抵抗不義與鎮壓, 而是以愛、努力與創意去戰勝他們。在龐雜的世事中以追求共同的善和友好為目標的根本的社群,應站出來並在紛亂的權力游戲中成為社會方向的羅盤,為的是建立 一個新的多元的有機社會,讓所有人共同以尊嚴和理解為每一個人創造合理的生活。

朋友們,這是一個本土與全球的挑戰。你肯定也有你的問题。讓我們拿出來討論,更深入的交流,分享經驗、教訓和互相支持。

路易斯。2006年11月3日。墨西哥城。
Cambiemos a una Vida Digna y Sostenible (為可持續的生活而改變)

編輯按:圖片取自 kaosenlared.net EZLN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 請捐款支持作者獨立媒體

Posted by foolfitz at 5:31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November 13, 2006

EVANGELION

我流淚了…

請按【繼續閱讀】觀看這殘酷的天使。

Posted by foolfitz at 6:43 PM | Comments (6) | TrackBack

November 5, 2006

雖然忙的不是課業,但被工作壓得死死的,還是把我過去曾感受的空虛一掃而空。感覺很好。我不是工作狂,但我一點都不想當廢柴,若腦袋和身體閒置太久,會產生深深的自我厭惡。

高中畢業到剛上大學,曾有一段無所適從的時間。我不知道我在幹嘛,活得像行屍走肉,每天打B玩Game,很逍遙,但很空虛。還好遇到Blog,還好遇到 AIESEC。也許我對以上兩者的信仰並不是那麼堅定,但至少我知道我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是真的能留下什麼,而非把青春丟到水溝裡面。

朋友說,他想在畢業前有一些積蓄,在考慮要不要把每星期的打工加到四天。我知道他不必靠打工賺學費生活費,也不是那種在打工的疲累之餘,還能強迫自己讀點書啃點東西的人,便道:怎麼不考慮參加比賽或是接點case?跟累積那點小錢比起來,在畢業前累積一點實力,不是比較划算?他抓抓頭,回答:我沒有接case的實力嘛…

我沒有繼續接下去,結束了這段對話。

你當然沒有這份實力。雖然討論報告的時候嘴砲隆隆,好像很專業很有想法,但整天打B玩Game聊MSN,既不唸書(好啦,其實資傳不用念什麼書)、也不會靠玩個小社團參加個小比賽接個小案子培養實力的你,能靠嘴砲撐多久?

今天要討論兩份報告和一個比賽企劃,之後還有三四份報告要寫。厭惡地詛咒自己昨天為什麼要裝死而把工作留到今天,但看著同樣有一堆報告,卻分別玩Game玩到天亮和睡到自然醒以後開始打B的兩位親愛的室友--

我覺得我還活得滿有意義的。

Posted by foolfitz at 11:39 AM | Comments (2) | TrackBack

November 3, 2006

媒觀講堂 - 媒體識讀與傳播權演講紀錄

近年來,台灣新聞媒體亂象橫生,身為公民社會的一分子,如何解讀與監督媒體,以成為當前的重要課題。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以此為出發點,開辦了一系列的「媒觀講堂」,希望能宣導正確的閱聽觀念。10月2日舉辦的第一場講座,主講人管中祥以「媒體識讀與傳播權」為媒觀講堂破題,闡述公民與媒體之間的關係,以及媒體識讀教育的重要性。

管中祥指出,現今台灣媒體專業素質低落,社會上也湧起改革媒體的聲浪,然而與政治公民教育相比,媒體公民教育卻有一定難度。政治公民教育已有很長一段時間,媒體公民教育卻還尚未開始;與政治相比,很難在媒體環境中找到具體的問題,而即使民眾發現問題,因為這並非如此切身相關,也不一定採取實際行動。

管中祥表示,在討論媒體改革與媒體識讀教育之前,應回到原點,探討何謂「傳播」。傳播「communication」的原意,指的是雙向溝通,為一主體與另一主體透過媒介進行互動,在此過程中互相理解、碰撞,並產生新文化。然而在當今的媒體環境中,主流媒體卻無法扮演各社群間交流的平台,閱聽人只能從媒體中聽到一部分人的聲音。例如,現在可曾有專為老人需要的知識而設計的節目?七年級生、原住民、移民、移工,這些被貼上標籤的族群在媒體中所呈現的形象,真的是他們原本的模樣嗎?

他再以新移民為例,在理想的媒體環境中,新、舊住民可以透過媒體互相認識,並了解彼此的文化;然而在台灣,一向只有新移民單方面接收大量本地資訊,舊住民卻難以了解新移民的面貌、想法,甚至接收到許多扭曲、污名化新移民的資訊。

管中祥指出,新聞為一「選擇、組合、再呈現」的過程,而再呈現的結果,很容易受到媒體傳達方式的不同,使閱聽人產生不同的解讀。以一則「人魔?母咬子下體」的新聞為例,從聳動的標題開始,採訪鄰居、拍攝家庭內部情況,進而擷取電影「人魔」的片段,再訪問精神科醫師。在這則新聞中,我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從氣氛烘托到證明論點的過程,製造出精神障礙者是「不正常」、「危險」的形象。

接著談到媒體霸權的部份,管中祥指出,媒體工作者通常為中產階級,並常與權力階級接觸,因而產生了一種優越感。他們通常是健康、生活安定的,絕對不是精神病患、智障、移民或新台灣之子。媒體工作者從中產階級「正常人」的角度看世界,觀點是否能保持中肯?常見的情況是:記者在快速的工作流程中,不願花費心力取得充足的資訊,便宜行事,造成新聞報導的扭曲。另一方面,置入性行銷的盛行,讓新聞廣告化的情況日益嚴重,意見與事實沒有分割,媒體公器遭到私用。資源豐富者,在媒體上露面的機會便增加,就連綜藝節目亦如是,例如獨立樂團絕對不會出現在娛樂新聞中。優勢者佔盡媒體的霸權,我們聽不見來自不同角色的聲音,媒體內容缺乏多樣性,彷彿充滿了很多資訊,事實上卻很貧乏。

管中祥表示,如今公民社會裡,平等溝通的權力被剝奪,原本應為公共空間的媒體,失去了原本口語傳播中對等溝通的價值。藉由專業霸權,媒體用自身的眼光看待不同族群,以意識形態構築符號,閱聽人只能看到新聞生產過程中最後的結果,也就是符號、標籤,而傳達者是如何思考、產生這些結論,我們卻無法得知。

究竟要如何讓傳播的權力回到我們手上呢?管中祥表示,這樣從媒體識讀的教育開始,藉由教育,培養表達意見及解讀資訊的能力,了解並實行法律所保障的權力。另一方面,公民也可以藉由不同的管道,創造自己的媒體內容,例如風信子基金會便就由民眾的幫助,由協會自己拍攝的,在最少經費的情況下,完成了國內第一支以精障者為關懷對象的廣告CF;而有線電視法中也明文規定,有線電視頻道必須開放一定的時段播放閱聽人自行製作的內容,這便是落實閱聽人傳播權益的基本方式。

最後,管中祥指出,媒體識讀教育的意義,是希望讓公民有能力解讀、監督媒體,進而透過各種管道發出自己的聲音,創造多元的媒體內容,由此改變媒體生態,構築一個優良的媒體公共空間,促成社會中各階級、族群的溝通與相互了解,使台灣的民主發展能再往前邁進一大步!

延伸閱讀:

媒觀學堂特別行政區
媒觀學堂特別行政區 » 媒體識讀與傳播權
媒體識讀與傳播權—媒體講堂10/2日上課講義
媒觀講堂第一堂 - Flickr

Posted by foolfitz at 3:43 AM | Comments (1) | TrackBack

【黑米】11/1~11/3

這兩天在忙Campus 2.0 元智場的宣傳,發現擺攤和發宣傳單實在很花體力。昨天下午抱著訂書機和一疊DM,把元智1.2.3.6館各教室外的公佈欄全部都訂了Campus 2.0的DM,希望這樣的臨時抱佛腳能有點用 Orz

我還因為這次活動,意外地發現紫色狂想曲韋恩大的直屬學長!世界還真小哪 = =+

順便一提,這幾天對四個字很有感觸:躬.先.士.卒



Posted by foolfitz at 3:03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November 1, 2006

【黑米】10/29~11/1

昨天社課,討論到「Social Entrepreneurship」這個議題,發現大部分夥伴對志工企業家的想法還是停留在:我是個成功的企業家,我有很多錢,我成立個基金會,好心地把錢施捨給可憐兮兮的NGO和窮人們,這樣就是志工企業家。而當討論到志工企業家的特質時,大家提出來的不外乎「關心社會」、「不以營利為目的」等,但我想這不是志工企業家的關鍵特質。也許接下來大家可以試著探討志工、慈善家和志工企業家三者之間的差別。

最後奉勸各位,出來討論前還是多看點吧 =_____=

  • 引述 :『這裡是AIESEC元智分會的Blog!』
    AIESEC元智分會的部落格在荒廢一個月之後終於正式開張了,請各位同仁踴躍支持啊 XD
    (標籤: aiesec yzlc)
  • 引述 :『建和、獅子、泰武、古樓、瑪家DOC的故事、感動、反省…』
    教育部為降低數位落差,在屏東縣的建和、獅子、泰武、古樓、瑪家部落設立數位機會中心
    (標籤: 數位落差)
  • 引述 :『來,將逐年針對其他縣市鄉鎮建置數位機會中心,希望以複製成功模式及相關輔導經驗成效至各偏鄉地區,深耕偏遠地區輔導工作,培植在地弱勢族群、原住民族群及偏遠地區當地居民數位能力及學習能力,強化偏遠地區教育環境及經濟環境。』
    (標籤: 數位落差)
  • 引述 :『從《庸才》,到這次的《17青春遁走》,他著力描繪的是一個沒有善惡界限的現實世界。在這個世界裡,我們找不到明顯的道德標準,除了迷惘,就是迷惑。人們努力地活著自己的生活,他們有的反省,有的絕望,但是無一不是用自己的方式展現對於生活的理解。』
    好文:)
    (標籤: comic 虛無主義)
  • 引述 :『提供Google Adsense廣告聯播的站長關於Adsense的相關資訊、廣告優化、使用經驗。』
    酷捏 = =+
    (標籤: google teaching 情報 ad)
  • 引述 :『看起來台灣音樂版權保護的基本教義就是要剷除市面上所有的P2P平台,繼Kuro及ezpeer改行作合法授權的付費制音樂服務生意之後,那些永遠不可能付錢買音樂的網友轉而使用Foxy及mxie,這時IFPI再來告這兩家公司就比較沒有新聞爆點,倒是如果能告到把幾個重度使用者送進大牢,再也沒人敢用Foxy及mxie時,平台就自然關掉了。』
    (標籤: 智慧財產權 法律 p2p)
  • 引述 :『西恩․潘這幾年因為投入政治很深,所以在美國成為話題人物;唯一能跟他享有類似光環的,就是喬治․克魯尼 (George Clooney)。例如,下一張圖片是他在二○○三年三月伊拉克戰爭之前,確切日子是二○○二年十二月西恩․潘他親自跑到伊拉克巴格達視察、訪問,相信有一些人還有些記憶。』
    (標籤: politics movie)
  • 引述 :『提供正確新聞是媒體專業的最基本的要求,媒體未能提供正確資訊,根本就是違反這個行業最基本的規範,即使我們跳開「專業」、「道德」,從純粹商業的角度來看,提供不實資訊(商品)更是有違商業道德。』
    (標籤: watchmedia taiwan)
  • 引述 :『位於再興社區的關愛之家,是個專門收容愛滋病患者的機構,日前法院以「傳染病患居住在密集住宅區,對居民的衛生健康與心理造成嚴重威脅」為由,判定關愛之家敗訴,必須在期限內搬離再興社區。』
    (標籤: aids human_right 歧視)
  • 引述 :『一個人不是萬能的,要他又會寫程式、又會管公司,那是強人所難。因此,企業需要制度來治理,需要專業經理人來治理。才能從A到A+,才能讓績業長青。』
    (標籤: 無名小站 blogosphere)
  • 引述 :『它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品味,毫無品味可言,....我不是指細微的部份,我是指大方向。....它完全不會想在產品中放進一點文化。....我並不否認它是成功的產品,它已然成功了,我質疑的是,它是個三流的產品。』
    (標籤: 無名小站 微軟)
  • 引述 :『影展似乎成了一種對現狀不滿的革命實踐途徑。』
    (標籤: movie taiwan 革命)
  • 引述 :『純網路原生NPO與NGO在台灣的空間與發展?如果NGO2.0如此複雜...』
    (標籤: blogosphere 公民媒體)
  • 引述 :『Edelman開的這個blog假裝兩個自駕車愛好者(Jim and Laura)從一個地方的沃爾瑪駕車到另一個城市的沃爾瑪,並記錄他們的經歷,大部分都是沃爾瑪多好多牛,就像是一個普通的沃爾瑪顧客在商家一樣。事實 是,Edelman為wal-mart作了行銷blog(Working Family for Wal-mart)後,策劃的這個活動,這兩個人也是Edelman付費安排的。但是整個事件操作並不透明,試圖以口碑傳銷的模式,增加客戶wal-mart的價值。事情揭露出來之後引起了一片嘩聲,Edelman在16日在blog上道歉,聲稱責任在Edelman公司而非Wal-mart。』
    被抓包了吧:P
    (標籤: blog 行銷 walmart)
  • 引述 :『如果我們可以支持更多的無農藥柳丁栽培,總生產量會下降,用藥量會下降,不會有除草劑毒害田地水源,而不同階段的柳丁可以提供不同的養分來源,柳丁可以安心的在樹上盡情生長,在最完美的時候和大家分享,無須賤價求售,無須為自己不夠完好的品質低頭,那樣不是很好嗎?』
    (標籤: 有機農業)
  • 引述 :『館方不但設計了紙影創作、紙影表演等團體活動項目,教導參加者自製紙影戲偶、並有導覽解說、偶頭雕刻示範;另外,針對學齡前兒童設計的幼兒團體偶戲活動、為個人設計的自助導覽、以及為大型團體提供的館外服務,則分別照顧了各種參觀者的需求。』
    (標籤: 布袋戲)
  • 引述 :『它不像Zoto甚至Flickr,因為它更像一個交友網站。整個網站的格局就像是一個dating網站,因為網站四處可見用戶的大頭照及用戶提供的的個人資料,諸如性別、年紀、所居地等等。它甚至可以顯示用戶在線與否,讓你即時send私人message。網站提供的搜索功能,更可讓你快速找到自己喜愛的,某個特定國籍、特定年紀的單身同性或異性。』
    (標籤: album blog bsp social zorpia)
  • 源自於香港的web 2.0 交友網站
    (標籤: album blog bsp social zorpia)
  • 引述 :『如同前面說過的,當你還是學生或小公司的時候,這些問題也許會被忽略或原諒、也許不會造成太大的傷害;但當你是全國前幾大的BSP的時候,同樣的問題會被放大、被累積、被檢視。也許這次不會造成什麼樣的問題,但如果繼續這樣下去,卻可能為將來的企業崩解埋下無法預測的變數。』
    (標籤: 無名小站 觀點 blog 企業倫理)
  • 引述 :『前天凌晨,在本站報導 誰用學術資源攻擊商業BSP!? 並在 PTT 熱門看板 Gossiping 發酵十數小時後。有名大站社群溝通部 vvkvvu 協理公開承認該起事件是他所為,並對此起侵犯行為辯解為測試活動。這個辯解在筆者看來,實在無比荒謬以及不可思議。』
    (標籤: 無恥 無名小站)
  • 引述 :『老實說這麼小的事情也能上報滿意外的 只能說人不要出名, 更不能賺錢, 不然一定是錯誤』
    真無奈,蛤?
    (標籤: 無恥 無名小站)

Posted by foolfitz at 2:43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