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3, 2006

媒觀講堂 - 媒體識讀與傳播權演講紀錄

近年來,台灣新聞媒體亂象橫生,身為公民社會的一分子,如何解讀與監督媒體,以成為當前的重要課題。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以此為出發點,開辦了一系列的「媒觀講堂」,希望能宣導正確的閱聽觀念。10月2日舉辦的第一場講座,主講人管中祥以「媒體識讀與傳播權」為媒觀講堂破題,闡述公民與媒體之間的關係,以及媒體識讀教育的重要性。

管中祥指出,現今台灣媒體專業素質低落,社會上也湧起改革媒體的聲浪,然而與政治公民教育相比,媒體公民教育卻有一定難度。政治公民教育已有很長一段時間,媒體公民教育卻還尚未開始;與政治相比,很難在媒體環境中找到具體的問題,而即使民眾發現問題,因為這並非如此切身相關,也不一定採取實際行動。

管中祥表示,在討論媒體改革與媒體識讀教育之前,應回到原點,探討何謂「傳播」。傳播「communication」的原意,指的是雙向溝通,為一主體與另一主體透過媒介進行互動,在此過程中互相理解、碰撞,並產生新文化。然而在當今的媒體環境中,主流媒體卻無法扮演各社群間交流的平台,閱聽人只能從媒體中聽到一部分人的聲音。例如,現在可曾有專為老人需要的知識而設計的節目?七年級生、原住民、移民、移工,這些被貼上標籤的族群在媒體中所呈現的形象,真的是他們原本的模樣嗎?

他再以新移民為例,在理想的媒體環境中,新、舊住民可以透過媒體互相認識,並了解彼此的文化;然而在台灣,一向只有新移民單方面接收大量本地資訊,舊住民卻難以了解新移民的面貌、想法,甚至接收到許多扭曲、污名化新移民的資訊。

管中祥指出,新聞為一「選擇、組合、再呈現」的過程,而再呈現的結果,很容易受到媒體傳達方式的不同,使閱聽人產生不同的解讀。以一則「人魔?母咬子下體」的新聞為例,從聳動的標題開始,採訪鄰居、拍攝家庭內部情況,進而擷取電影「人魔」的片段,再訪問精神科醫師。在這則新聞中,我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從氣氛烘托到證明論點的過程,製造出精神障礙者是「不正常」、「危險」的形象。

接著談到媒體霸權的部份,管中祥指出,媒體工作者通常為中產階級,並常與權力階級接觸,因而產生了一種優越感。他們通常是健康、生活安定的,絕對不是精神病患、智障、移民或新台灣之子。媒體工作者從中產階級「正常人」的角度看世界,觀點是否能保持中肯?常見的情況是:記者在快速的工作流程中,不願花費心力取得充足的資訊,便宜行事,造成新聞報導的扭曲。另一方面,置入性行銷的盛行,讓新聞廣告化的情況日益嚴重,意見與事實沒有分割,媒體公器遭到私用。資源豐富者,在媒體上露面的機會便增加,就連綜藝節目亦如是,例如獨立樂團絕對不會出現在娛樂新聞中。優勢者佔盡媒體的霸權,我們聽不見來自不同角色的聲音,媒體內容缺乏多樣性,彷彿充滿了很多資訊,事實上卻很貧乏。

管中祥表示,如今公民社會裡,平等溝通的權力被剝奪,原本應為公共空間的媒體,失去了原本口語傳播中對等溝通的價值。藉由專業霸權,媒體用自身的眼光看待不同族群,以意識形態構築符號,閱聽人只能看到新聞生產過程中最後的結果,也就是符號、標籤,而傳達者是如何思考、產生這些結論,我們卻無法得知。

究竟要如何讓傳播的權力回到我們手上呢?管中祥表示,這樣從媒體識讀的教育開始,藉由教育,培養表達意見及解讀資訊的能力,了解並實行法律所保障的權力。另一方面,公民也可以藉由不同的管道,創造自己的媒體內容,例如風信子基金會便就由民眾的幫助,由協會自己拍攝的,在最少經費的情況下,完成了國內第一支以精障者為關懷對象的廣告CF;而有線電視法中也明文規定,有線電視頻道必須開放一定的時段播放閱聽人自行製作的內容,這便是落實閱聽人傳播權益的基本方式。

最後,管中祥指出,媒體識讀教育的意義,是希望讓公民有能力解讀、監督媒體,進而透過各種管道發出自己的聲音,創造多元的媒體內容,由此改變媒體生態,構築一個優良的媒體公共空間,促成社會中各階級、族群的溝通與相互了解,使台灣的民主發展能再往前邁進一大步!

延伸閱讀:

媒觀學堂特別行政區
媒觀學堂特別行政區 » 媒體識讀與傳播權
媒體識讀與傳播權—媒體講堂10/2日上課講義
媒觀講堂第一堂 - Flickr

Posted by foolfitz at November 3, 2006 3:43 AM | TrackBack
Comments

我先承認這是我新聞採訪寫作課的作業,
不然本來有點懶得寫 XDrz

Posted by: Fool Fitz at November 3, 2006 3:52 AM
Post a comment










 

Remember personal 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