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5, 2006

雖然忙的不是課業,但被工作壓得死死的,還是把我過去曾感受的空虛一掃而空。感覺很好。我不是工作狂,但我一點都不想當廢柴,若腦袋和身體閒置太久,會產生深深的自我厭惡。

高中畢業到剛上大學,曾有一段無所適從的時間。我不知道我在幹嘛,活得像行屍走肉,每天打B玩Game,很逍遙,但很空虛。還好遇到Blog,還好遇到 AIESEC。也許我對以上兩者的信仰並不是那麼堅定,但至少我知道我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是真的能留下什麼,而非把青春丟到水溝裡面。

朋友說,他想在畢業前有一些積蓄,在考慮要不要把每星期的打工加到四天。我知道他不必靠打工賺學費生活費,也不是那種在打工的疲累之餘,還能強迫自己讀點書啃點東西的人,便道:怎麼不考慮參加比賽或是接點case?跟累積那點小錢比起來,在畢業前累積一點實力,不是比較划算?他抓抓頭,回答:我沒有接case的實力嘛…

我沒有繼續接下去,結束了這段對話。

你當然沒有這份實力。雖然討論報告的時候嘴砲隆隆,好像很專業很有想法,但整天打B玩Game聊MSN,既不唸書(好啦,其實資傳不用念什麼書)、也不會靠玩個小社團參加個小比賽接個小案子培養實力的你,能靠嘴砲撐多久?

今天要討論兩份報告和一個比賽企劃,之後還有三四份報告要寫。厭惡地詛咒自己昨天為什麼要裝死而把工作留到今天,但看著同樣有一堆報告,卻分別玩Game玩到天亮和睡到自然醒以後開始打B的兩位親愛的室友--

我覺得我還活得滿有意義的。

Posted by foolfitz at November 5, 2006 11:39 AM | TrackBack
Comments

乖喔 找你媽哭訴阿

Posted by: 邊 at November 5, 2006 8:36 PM

咩~好球,我最怕的就是虛度光陰

Posted by: 彥雄 at November 6, 2006 4:51 PM
Post a comment










 

Remember personal 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