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31, 2007

卯上主流:媒體與文化行動記者營之相關連結補完

依照慣例,參加完活動就開始蒐集連結--

相關團體:

講師:

  • 管中祥
講師介紹
Benla' Blog
聽廣播 - WatchMedia
  • 孫一信
講師介紹
中華民國智障者家長總會
  • 賴岡言
講師介紹
同志諮詢熱線
  • 蔡崇隆
講師介紹
公視新聞稿 - 公娼啟示錄
  • 張正
講師介紹
四方報
部落格:十一不少文字工廠
  • 孫窮理
講師介紹
苦勞網
NGO online 計畫 (窮理總是有辦法寫出明明是白話文卻完全看不懂的文章)
NGO online 工作組群
部落格:孫窮理的工作間
  • 林生祥
講師介紹
《種樹》專輯介紹
生祥與樂團
shihlun / punctum - 林生祥新專輯《種樹》錄音session
Youtube上的相關影片
  • 陳佳誼
講師介紹
民視異言堂 - 殤有多痛
  • 周富美
講師介紹
部落格:如果你需要愛
著作:《時間的病》--與血友愛滋病患李錦章的偶遇
  • 顧玉玲
講師介紹
簡介@TIWA
TIWA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著作:<逃> 本文獲得第28屆中國時報文學獎報導文學首獎

還有一些課程中提及的部落格:

Posted by foolfitz at 3:09 P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翻譯】聖荷西水星報:台灣越南移工庇護所

這篇不是GVO,但「難得」台灣可以登上外國媒體,而國內又很少人在討論這則新聞,我想若將其翻譯成中文,也許能引起一點討論。


翻譯於MercuryNews 聖荷西水星報
原文:Taiwan shelter helps abused Vietnamese workers
作者:K. Oanh Ha

八德,台灣--Ta Thi Giam,一位越南籍母親及妻子,受到一紙每月能有500美元收入的雇約吸引,離開她位在河內郊外一窮苦村莊內的家庭,來到台灣,在看護之家辛苦地工作,希望能藉這收入送她的孩子上學。

但她卻遭到台灣雇主奴役,Ta表示,雇主毆打她,不讓她吃飯,逼迫她工作直到倒下為止。「他們把我當作牲畜,而不是人類,」36歲的Ta說,「他們會這麼做,是因為他們知道你沒有任何地方可以逃,也沒有任何人可以依靠。」

在連續18個小時令人無法負擔的勞動之後,Ta逃走了。她在一處接近台北的庇護所裡找到協助,那是兩位天主教神父經營的,而她也從加州越南裔美國社群那裡募得大部分的捐款。

Ta的困境,正好可以說明台灣在移工制度上,有著越來越多的弊病。在庇護所裡的越南移工,有的曾受到強暴,毆打,被迫從事性交易,或在強迫的勞動之後被騙取工資。這種地區性的問題,原因是兩國活躍的仲介產業,他們欺騙工人們以獲得利益。

台灣政府坦承了這個問題,但批評者認為,台灣政府做的根本不足以解決問題。

「這是一個很大、很大的問題--越南勞工和奴工的非法買賣,」阮文雄(Nguyen Van Hung)神父說,他是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中文英文的負責人,該辦公室位於台北郊區,一間天主教堂兼育幼院的屋子裡。「但沒有人願意負責保護他們,越南政府不肯,台灣政府也是。」

該辦公室自2004年春天開始營運以來,每年處理約2500件越南移工遭詐欺的案子,並向數百人提供庇護。

移工的困境讓加州越南籍美國人社群有所警覺,該社群提供了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絕大多數的營運費用。灣區中文英文的社群團體在星期五的募款餐會上,為該辦公室募得15,000美元的捐款,阮神父為此從台灣趕來,並受到現場近300名出席者的熱烈歡迎。

「這是我們社群共同承擔的痛苦,」餐會發起人Le Van Hai向眾人說道,「我們必須改善我們同胞在台灣遭遇的悲劇。」

有報告指出:「來到台灣的外籍勞工(340,000人)--主要來自越南,泰國和菲律賓--經由非法招募來從事低技術的工作…有絕大多數才剛下飛機,就被仲介或雇主強脅迫工作或非自願的奴役。」

他們大多從事家庭幫傭和看護工作,卻不受台灣的勞工法令保障,不同於其他在建築或製造業的移工。

儘管台灣已在今年(譯按:2006年)頒佈新法以保護移工,然而政府部門的報告卻指出,大部分惡形惡狀的雇主僅遭處以罰金,而非起訴。

「政府對外勞問題相當關心,目前正研擬保護外勞的新措施。」台灣外交部發言人王建業表示。(譯按:此段翻譯引用自世界日報

台灣自1999年起,因應勞力短缺,開始自越南引進勞工,目前已有71,000名越南籍移工在台工作;此外,根據政府調查,國內還有10,000非法離職的「逃跑」外勞。

阮神父已經在台灣傳教19年了,他設立了這個庇護所,為無處可去的受虐越南移工提供協助。大部分的求助者,是透過口耳相傳而得知。在這兩小時裡,阮神父接到了四通求助電話,其中一通來自南非,他說他被台灣船主毆打了五天,而那船主是從越南非法引進這些勞工的。

大部分的「逃跑外勞」,都是為了逃離像Ta那樣的遭遇。她在夜闌人靜時離開她那狠毒的雇主,一位朋友給了她神父的電話。Ta離開時身上沒有錢、手機或是身份證,因為她的雇主把它們全部沒收了。「他們希望你目不能視、口不能言,」Ta說,「他們想要控制你。」

大部分的移工與家人分離,努力地存錢並負起大筆債務,以支付數千到8,000美元的仲介費,才能透過合法的管道到台灣工作。然而,他們的微薄工資裡,大半都要付給仲介,或給雇主做回扣。雇主時常拒絕支付薪水。

如果他們被遣返回越南,他們將一無所有,狠心的雇主便經常藉此威脅並控制他們。移工們要到第二年才能拿到真正的收入,但雇主和仲介通常會計畫在那之前將他們遣返。

面對遣返的威脅,很多移工選擇逃走。但只要一逃走,他們就會被驅逐出境或關進拘留所。「台灣的法律,不但不保護移工,還時常將他們定罪,」協助經營庇護所的阮恭(Nguyen Cuong)神父指出,「移工們很容易遭受虐待和剝削。」

這位來自美國聖荷西市的神父抱怨,台灣政府對於仲介業的取締太過寬容,才造成如此的弊病。

雖然越南政府在台北設有代表處,但神父和移工們皆表示,越南官方不曾對各種求助做出任何反應。

取而代之的是,神父們成為庇護所裡移工們的法律顧問、心理醫生和朋友。他們幫助移工向民事法庭提出訴訟,並成功為幾名個案討回非法的收費。

在這只有一間教室的育幼院二樓,那蕭然、狹窄的房間便是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木板隔間上掛著十字架,還有一幅越南田園的織畫,恰似大部分移工們的故鄉。

一天中,辦公室成了法律中心、教室和餐廳,桌椅也跟著移來移去。現在庇護所裡有25位移工,大部分是來自鄉下地方的貧窮女性,她們在附近的公寓裡幫傭。大部份的時間,她們都待在庇護所裡,學習電腦技能、英文、中文和空手道。

她們之中約有一半曾遭雇主強暴或性侵。少數則是受虐的越南新娘,她們嫁給了台灣男人,而那婚姻跟買賣差不了多少。

Mary不想把事實告訴越南的家人。這位34歲,聲稱遭到強暴的女性,已婚並育有兩名子女,她很擔心丈夫會離她而去,她是在丈夫的反對下來到台灣的。

儘管她仍有可能受到下一位雇主的虐待,但就像其他的受害者一樣,她還是想留在台灣工作,因為她為了得到簽證,付了2000美元給越南當地的仲介。

「我身無分文地離開家人,」她沒有落淚,「我的人生被毀了。但我不能兩手空空地回去越南,我要留在這裡,賭一賭。」


私心延伸閱讀:

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
世界日報 - 水星報刊長文 揭露越勞在台受虐 有些翻譯參考這裡
越南社會文化學習網:暮靄沈沈移工路
Vietnamese American - Wikipedia

Posted by foolfitz at 1:13 AM | Comments (1) | TrackBack

January 24, 2007

賀《中東現場》獲選《2006開卷年度好書》!

翠蓉我愛你 XDDDD


 作 者:張翠蓉
 出版社:馬可孛羅
 推薦理由:「一切不曾發生,直至它被描述。」本書以第一手筆觸帶給我們中東地區迷霧戰火背後永遠述說不完的的種族、宗教、文明種種的糾葛衝突,為台灣讀者補上一堂「認識中東」的必修課!(陳儒修)


腦殘粉絲延伸必讀:

真實筆記
2006開卷年度好書‧中文創作

Posted by foolfitz at 12:58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January 21, 2007

幼犬認養 請中壢地區民眾幫幫忙!

在某BBS上看到的認養訊息,轉載於此。

葉子的秘密花園:請大家幫助這條小生命活下去

我是桃園元智大學的學生

我想找一個有愛心能夠收養狗狗的飼主..

希望大家能耐心的看完下面的文章,並且不要吝嗇你的愛心..幫忙轉錄這篇文章..

幫幫一隻剛失去姊妹又不到兩個月大的小狗狗..
這是他的相簿連結
---------------------以下是今天早上所發生另我很難過的事情----------------------
今天早上7點,當我到學校附近的早餐店買早餐的時候,
看見兩隻小小狗,一黃一黑,在對面的小學人行道晃啊晃的,
他們應該都還不到兩個月大,其中小黃狗還跑到馬路中間坐著..
我看了很擔心,於是跑過去把他抱回人行道後又進去早餐店點餐,
沒想到過不到五分鐘我就聽到了狗狗的唉嚎..
小黃狗真的被車子撞到了,
撞到他的司機,下了車把他抱回人行道就走了,
一開始小黃狗還可以站著,我也沒有想太多就先回家..

後來回家想想越想越擔心,於是連早餐都還沒吃,就把女朋友叫醒回去再看看,
到了原來的地方,發現小黃狗已經躺在地上不能動了,
於是我就把小黃狗跟小黑狗抱上車,先把小黑狗帶回家,
再帶小黃狗去找醫生..
載著小狗狗找遍了整個內壢,早上七點多沒有一家醫院肯幫忙急救,
最後找到寰東動物醫院,可是醫生在家裡不在醫院裡,
趕過來需要1個多小時..
當我很心急的等著醫生過來的時候,小黃狗卻嚥下了最後一口氣..
看著躺在我車上的小狗狗,我整個人好像失了魂一樣,
why?他只是條無辜的小生命,為什麼不給他一個生存的機會?
老天爺就這樣帶走他了..
我好自責,怪自己動作太慢,怪自己沒有馬上下決定去幫他..
也許是心有靈犀吧,在小黃狗走以後,小黑狗拼命的哀號到剛剛,
回到家的時候,我看見了我這輩子第一次看見的狗的眼淚..

現在的小黑狗還是很害怕,尾巴一直縮著,很怕人..

剛剛帶他到醫院驅蟲過了,現在是4公斤左右,
身長大概50公分吧..醫生說他會長到12~15公斤..

他很可愛,全黑的短毛小土狗,胸口卻是白色的,

還在長牙,不到兩個月,是小妹妹喔!!

手手很像熊掌

如果您要養的話,我願意幫您出預防針的錢..

我很想養他,無奈我現在在校外租房子,沒有辦法給他好的生活環境,
所以希望能夠幫他找到一個有愛心的飼主給他幸福,
不要讓他繼續流浪下去了,這也是我能夠為已往生的小黃狗做的最後一點事情..


如果您願意付出愛心認養他,
請您用以下方式跟我聯絡,
---------------------------------
林同學

電話:0910179675

msn & e-mail:inky017baby@hotmail.com
----------------------------------

請大家告訴大家,救救一條小生命..
願世界上的不幸狗兒能越來越少

Posted by foolfitz at 2:25 AM | Comments (1) | TrackBack

January 16, 2007

【轉載】衝阿 小畫家!!

文章來源:蛇拳阿洗的中國功夫 - 衝阿 小畫家!!

Peggy那邊看來的,我論這將帶起全球小畫家螢幕錄影風潮及Vista銷售量之可能性 XD

欲知此神技出現的來龍去脈,請見作者網誌:蛇拳阿洗的中國功夫 - 衝阿 小畫家!!

Posted by foolfitz at 8:27 AM | Comments (1) | TrackBack

January 14, 2007

北印度語部落格圈: 失蹤兒童的遺骨與新年

原譯文刊載於:全球之聲 - Global Voices Online 在地化計畫


原文:The Hindi Blogosphere: Nithari and the New Year
作者:Amit Gupta
譯者:Fool Fitz
校對:Portnoy

NOIDA工業區的Nithari村裡,當地所有居民和新聞媒體,都因為失蹤兒童的議題及之後發現這些兒童的遺骨而陷入一片騷動,這時北印度語部落圈當然也不忘表示他們的意見。Tarun批評北方邦的首長Mulayam Singh甚至沒有到訪Nithari,慰問那些哀傷的父母,他們的孩子被綁架、性騷擾,而後被殘忍地殺害,他們的屍骸在失蹤後數月才被發現。Chandra Prakash也因此感到惆悵,並表示,Nithari象徵著腐敗的印度制度亟欲隱藏的一張臉,儘管藏也藏不住。他也說,當我們瞭解這些事實,我們才能找出這些弊病,並加以根除。

但新年也不全都是這些嚴肅的事情,有些人北印度語部落格圈的人,在寒冷的天氣裡跑到山上去迎接新年,並活著回來,訴說他們的故事;也有些人在跨年時忙碌得不得了,例如像Tarakash的團隊就策劃了公開票選,要選出「2006 北印度語部落客」,這活動幾天前才剛結束,而結果也已經出來了。Tarakash團隊的努力也受到部落格圈外的媒體注意,例如Gujarati的日報Divya Bhaskar就特別報導了這次票選,以此行動認可北印度語跟Gujarati部落客。而說到頒獎,Eswami將「2006 Eswami 漠不關心獎」頒給了印度警方,以「表揚」他們漠不關心的態度,並完美體現了這句俗話:

Laaton ke bhooth, baaton se nahin maante.
對某些人來說,棍子是比文字更容易理解的語言。
再回到北印度語部落圈,Ravi Ratlami得到了他的新年禮物,Abhivyakti,一本流行的北印度語線上雜誌;Anubhooti停止了他們特殊字型版本的網站,而在2007 年1月1日起採用萬國碼。北印度語科技部落客,Unmukt,對於歐盟議會的即時串流媒體服務只能在Windows和Mac上觀看,而無法相容於 Linux,感到有點驚訝。 就如同歐盟的問答集上說,他們無法支援Linux,他們也無法在合法管道達成;Unmukt因此感到訝異,因為Linux不像Windows或Mac(一 些版權所有的作業系統),它是開放源碼軟體,而且不被任何公司所擁有,所以支援Linux怎麼會有法律問題!!因此他開始請人們支持並連署抗議歐盟這項行為的陳情書,他本身也已經簽名連署了。

最後,GK Awadhiya講述的摩訶婆羅多傳說,在Arjun得到神聖武器後依舊持續著。


Posted by foolfitz at 10:03 P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January 13, 2007

【轉載】陳輝文幹礄新聞

影音來源:陳輝文幹礄新聞 (龜趣來嘻)

罵得實在太爽了啦 XD

請點選繼續閱讀收聽~

Posted by foolfitz at 10:08 PM | Comments (1) | TrackBack

January 10, 2007

寫在【飄浪之歌】之後

話說這個飄浪之歌不是那個飄浪之歌

好高興啊,雖然是系上的作業,但這篇【飄浪之歌──各大學汪汪社與校園流浪狗】,是本人成為部落客以來第一篇真正的公民新聞!運氣很好的是,本次的採訪對象,伊努汪汪社的Ruby、亦婷,和汪汪之家的Willy人都很好,在B上丟顆水球就願意接受採訪了!

原本以為,自己跟伊努是同一間學校,校狗也是幾乎每天都會看到,他們的經營狀況應該跟我所認知的差不多;但訪採之後,才發現我的認知有很大的錯誤!原來他們現在是地下社團;原來學校之前常拿他們說嘴,但他們自己卻很想低調,而他們想低調的原因,是怕鄉民把狗拿來學校丟;原來他們的經營很辛苦,之前雖然可以憑單據向學校申請經費,但因為獸醫院沒有單據,所以在醫療費上,他們都只能用社團經費支出,是一直到十二月底,學校才答應讓他們申請醫療費用的;原來校狗們的寵物登記是登記在他們畢業學姐的名下,而不是學校…

不過伊努也沒那麼悲情啦,就像Wraecca 迴響中說的,校狗已經是Y大的一部分,「若少了這幾隻校狗,Y大就不像Y大了」!雖然偶爾還是會有一些爭議,但伊努的用心和努力,大家還是看在眼裡,汪汪社加油啊!!
寒假我也要去當義工了,希望能為狗狗們盡一份力:)

說到汪汪之家,我真的很佩服他們,採訪那天我是第一次去C大,他們的校園真是靠北的大,自然景觀又多,一整個是為流浪狗(還有喜歡野餐的鄉民)量身打造的渡假村!就因為這樣,C大流浪狗的數目,多到是我這個Y大的鄉下人聽了下巴差點掉下來的數目!
但他們社團經營的方針卻令人很驚訝,居然每個星期都會參加認養活動。Willy還說,「我們希望能把學校裡面的流浪狗全部送走,因為有人收養才是狗兒最好的歸宿。」汪汪之家也會在社課時推廣這些動物保育的觀念,或是帶帶高中的死小鬼當義工。Willy在採訪中一直強調的就是結紮,他說進到C大的流浪狗,只要抓得到,通常就會帶去結紮;他也跟我提了很多台灣人虐待動物的例子,其中,雖然我沒寫進報導,不過這是我印象最深刻的,那就是寵物繁殖場,想知道的話可以參考生命力新聞的報導。媽的真是太誇張了…

綜合以上這些事務,包括對內的校狗照顧、社員保育觀念宣導,對外的認養活動、中小學發展計畫,汪汪之家真的改變了我以往對於汪汪社「只是照顧狗兒」的認知,其實服務性社團也是可以轉守為攻的!

加油吧,伊努汪汪社,加油吧,汪汪之家!

延伸閱讀:

汪汪日記
關懷生命協會 - 《犬殤

Posted by foolfitz at 3:16 PM | Comments (2) | TrackBack

January 9, 2007

【報導】飄浪之歌──各大學汪汪社與校園流浪狗

大學校地廣闊,對流浪狗來說是絕佳的棲息地,但對校方來講,可就是一個頭痛的問題。基於尊重生命的精神,許多愛狗學生在各大學成立了汪汪社,專門照顧校園流浪狗。以下記者採訪了Y大與C大的汪汪社,希望藉此報導,讓讀者更了解他們的理念與作為。

Y大:正字標記 校狗安居

        走進Y大校園,常可以看到幾隻狗兒悠閒地躺在草地或階梯上曬太陽,跟學生互動親密,牠們就是Y大伊努汪汪社旗下的校狗。利用狗兒天生的領域性,在校園內飼養校狗,以阻擋校外更多的流浪狗進入,這是伊努汪汪社成立時的立足點,如此一來,除了能將校內流浪狗的數量維持一定,也可以達到尊重生命的精神。

Y大目前共有七隻校狗,每隻都戴有項圈,牠們不但已結紮,並植有寵物晶片,是具有「正字標記」的校狗。伊努汪汪社社長Ruby指出,他們平時的工作,不外乎餵養校狗,注意他們的健康,如果受傷或生病就送狗兒去醫院,開銷則可憑單據向學校申請補助。校狗與學生以培養出深厚的感情,之前一隻校狗因食物中毒而過世,學生還在BBS上發起哀弔活動,感情之深,可見一斑。

        校方見到伊努汪汪社如此有為,也積極地向外宣傳,Y大流浪狗成校狗的消息屢次上報,校方好不得意。然而諷刺的是,就在伊努汪汪社博得最多媒體版面的同時,也因為一起校狗咬傷民眾的事件被迫廢社,成為了一個地下社團。

        雖然只是名義上的不同,伊努汪汪社依然維持運作,學校的補助也不變,但這卻可以看出校方不願負責的心態。由於校狗在植晶片時,登記的飼主是伊努汪汪社的社員,不是校方,於是當校狗惹出是非時,便必須由伊努汪汪社扛起責任,校方不願承擔。而這件事,是不會出現在媒體及學校首頁上的。

最後,Ruby和副社長亦婷特別指出,伊努汪汪社負責照顧的,只有經過認證的七隻校狗而已。雖然Y大偶爾還是會出現外來的狗兒,但伊努汪汪實在無法顧及校狗以外的狗兒。「我們實在沒有足夠的人力和資金,照顧所有來Y大的流浪狗。」亦婷遺憾地表示。

C大:積極送養 推廣保育

        汪汪之家是C大大學內,專門照顧校園流浪狗的社團。社長Willy指出,C大大學校地廣大,出入口多,很容易吸引流浪狗進駐,目前校園中的流浪狗多達30隻左右,若不加以管理,問題將十分嚴重。

        Y大不同的是,C大並沒有特別認定校狗,每隻狗皆為平等。在照顧方面,汪汪之家採取的是家族制,亦即由社員擔任家長,負責「家族」內狗兒的餵食及注意健康等。此外,校園內另設有一間犬舍,專門收留特殊狀況的狗兒,諸如生病、受傷或是幼犬,皆集中在犬舍內照顧。

他們也十分強調結紮的觀念,一般來說,只要發現流浪狗在校園內定居,他們就會帶狗兒去結紮。Willy強調:「結紮是最基本的。」

        除了照顧狗兒之外,汪汪之家每週都會參加外部的認養活動,希望在照料好流浪狗的健康,並使之習慣與人類親近之後,能為牠們找到主人。「我們在這方面非常積極,」Willy表示:「你甚至可以說,我們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把狗認養出去。畢竟有人收養才是狗兒最好的歸宿。」

Willy指出,國人對動物保育的觀念仍十分薄弱,他舉出兩個例子,一是許多號稱愛心收容所的流浪動物中心,管理卻十分鬆散,將流浪狗收留後便甚少照顧,飲食及健康極差,甚至出現長期疏於餵食,導致「狗吃狗」的慘況;二是汪汪之家曾在校園內撿到一窩剛出生即遭丟棄的幼犬,被發現時仍有一絲氣息,身上卻已爬滿蛆蟲,雖然他們盡力搶救,最後仍回天乏術。

        有鑑於此,汪汪之家積極地從各個方面推廣動物保育。他們會在社課中教導社員如何辨識狗隻行為,從狗兒的表情或動作中看出牠們的想法,並宣導「以認養代替購買,以結紮代替撲殺」的觀念;並與教育部的「中小學發展計畫」結合,與振聲高中的汪汪社合作,為高中生上些社課,或是帶領他們當義工。

        被問到與校方之間的關係,Willy笑著說:「我們和學校是一種很奇怪的關係。」Willy表示,透過社團評鑑及「中小學發展計畫」,學校給予汪汪之家許多補助,讓他們在經費上還算充裕;但校方也曾請來補狗隊到校內捕狗,雖然沒有真的抓到,卻帶給汪汪之家很大的壓力。這似乎代表著,如果汪汪之家沒有確實將校內的流浪狗管理好,校方便會請補狗隊將流浪狗「抓乾淨」。

尊重生命 永續經營

        記者前往C大大學採訪那天,剛好是聖誕節,在學生們都快樂地歡慶節日時,汪汪之家的社長Willy,仍需前往狗舍輪班遛狗及打掃。Willy說:「愛狗的人很多,但願意付出這麼多的人很少。」看到Willy在昏暗的燈光下刷洗著狗舍的地板,這句話再度浮現在記者的腦海裡。

        人道精神抬頭的今日,自稱愛狗的人比比皆是,但真正願意付出心力,照顧流浪動物,並落實「以認養代替購買,以結紮代替撲殺」觀念的人,卻是少之又少。在高等教育的大學校園中,有這麼一群為流浪動物無私付出的大學生,無疑是生命教育最好的示範!

Posted by foolfitz at 1:31 PM | Comments (6) | TrackBack

January 7, 2007

呼呼

不小心連到某些人的相簿,呼呼…

怎麼感傷起來了呢 = =a

過去是不能亂回憶的,趕作業趕作業…

Posted by foolfitz at 12:25 AM | Comments (3) | TrackBack

January 6, 2007

哈!從此以後請不要叫我娘炮

天生反骨
93.0%男性倾向,7.0%女性倾向
评点:您的文风冷静而镇定,言语间展现出强悍的思辨能力与恢宏的胸襟,一个男子汉的阳刚形象跃然纸上。
yodao | 博客男女

Posted by foolfitz at 7:33 PM | Comments (2) | TrackBack

【轉載】台北無米樂──大湖山莊與慈濟腳下的世襲農民

文章來源:破報 台北無米樂──大湖山莊與慈濟腳下的世襲農民

文/郭安家

「離捷運站只有兩分鐘八百公尺!」、「沒有自來水,這裡叫台北市驚見笑!」、「那一戶有三個智障就是喝這種水」、「喝這種水得異位性皮膚炎」、「不用颱風只要下雨就淹到胸口」、「為什麼那邊大樓有水喝我們這邊沒有」,傍晚五點在田野旁鐵棚有六位居民七嘴八舌對採訪者說…這有數十頃農地,卻坐落在台北市內湖區被規劃為大湖里,有些人世居了200年。

這裡不透過熟人難以尋覓,妳/你必須走成功路直到大湖和大湖山莊口,對大湖山莊的警衛點頭並說:「去籃球場,」在名為大湖山莊路的高級社區的不斷靠右行…約兩分鐘可見另一個名為成功路120巷的世外桃源。眼前衝突畫面:一位68歲的操台語的邱姓阿伯正在餵牛,幾位穿著不同的外來客提著蔬果袋,旁邊是穿 Jordan 鞋的小朋友打籃球。一條一尺寬的小道可往後延伸半小時,竹子、芹菜、高麗菜、橘子園長在矮道路一公尺的田,外來客正與農人殺價,再往上走則是清代的古厝和泛紅色的溪水。

山坡上的富人與山坡下的窮人

若問五代世居此的邱阿伯發生什麼事?他會生氣說:「30年前國大宿舍要蓋在山頭不想跟我們路名一樣就自己取大湖路,水管不想牽到這照顧我們農民,那邊叫大湖路這邊叫成功路,路頭在哪裡你告訴我!以前出去要走大湖山莊還不讓我們過,是有抗議才准的,」阿伯忽然指某棟樓說:「那棟最黑啦!原本成功路 120 巷接到路邊,後來蓋大樓把路切斷,沒路阿。」從都市計劃看,這裡農民一直被排斥台北市之外,兩塊山坡中間峽長的農地被劃為保護區不得重建屋子,但周圍的山區不斷許可開發,而農地尾端連結成功路與大湖的溜地(不得開發僅能做集水區)卻被新陸觀光公司在十多年前從七星水利會購得。最後成為會淹水的網球場、公車處,每換一個業主就將土地墊高致使後方農田淹水,直到今天慈濟的內湖開發案。

保護區周圍不斷開發已使該農村近乎封閉,更慘是這些開發案並未將自然水管拉牽到後面的農地,農民們不滿政府也對周遭新興社區頗有微詞。來到邱阿伯的古厝,他指腳邊的泥巴說:「這是我們喝的水,紅紅的像是鐵管生鏽一樣,」一旁蓄水池烏黑讓人難以置信這是他的飲用水,但阿伯激動說:「不信你問對面,夏天有水蛭和蛇。」我感到寒顫問阿伯,有跟政府反應嗎?他說,有喔,拿水給衛生署,他說這水不能喝,可是說只說,沒有做什麼。阿伯又指著一片積水農地對我說:「那些田以前種稻現在都不能耕作了,不用颱風,連日大雨就會淹到腰,水兩天才會退,狀況越來越嚴重了。」阿伯的鄰居插話說:「上次大湖山莊淹水記者來採訪,我過去找他們說這邊也淹,TVBS理都不理我,做人差真多,如果這裡出一個議員就不會這樣;水排不出去淹死誰知道。」

為何淹水如此嚴重?不用水利專家,翻開歷史照片或地政文獻即一目了然,慈濟的基地最早是泥沼地連接大湖,被規劃為溜地為五指山集水區,本不該有建物;當地自然地形為緩緩斜坡延伸到該農業群落。1980年代被填了土,1989年有居民要求市政府勘查,但無下文, 1991年居民陳新土控訴新陸觀光公司再次非法填土,換來的卻是市政府對居民的罰單(公文:80.府建五字第80051881號)。多年居民陳情無效,到 1997年非法填土的集水區後方農田竟被當作低漥山溝地(公文:工務局建管處字第8668521600號)。

居民對填土地的後續利用更顯的氣憤,阿伯說:「那邊蓋公車站是給大湖山莊老國大用的,專車阿…後來還有做網球場、游泳池啦,都淹水。」面對前方違法填土後方農地淹水的窘境,以前曾有兩位農民要求政府整區填土以解決低窪淹水問題,然而,「都准蓋印章了,就只有環保局不准,」邱阿伯說。由於後方農地是保護地,禁止蓋任何東西,遑論因為地震嚴重龜裂的房屋要興修,也因此這裡充滿著鐵皮與木頭搭建的簡單屋舍。

「夏天沒水春天淹水」真正需要轉型正義的人們

成功路120巷是個與世隔絕的世外桃源,亦為被政府拋棄的山腳,住民飽受淹水外,一輩子更無自來水可用,無法想像多麼需要水的農田如何耕作。居民不是沒有向市政府反應,邱阿伯得到政府回應是,70 到80萬工程費用自行解決,阿伯沒這些錢想自己牽管線,答案卻是:不行,必需要有牌照的工程單位施工。隔著約一頃田,住在邱阿伯則是另一位 63歲邱阿伯,他也世居此,住在160歷史的三合院;這位阿伯去年也向市政府反應,當時甚至來了兩名議員承諾要蓋規模不大的自然水管線,但最後仍沒有下文。

一百多位居民必須使用污濁水和忍受雨天淹水。這些無奈阿伯說,水質一年比一年差,因為農藥和山上的橘子園,然後人越來越多,以前只有十戶阿。另一個阿伯說,講起來很離譜,沒水可以這樣嗎,算起來我們是二等公民;他集水區本身又蓋大廈還有天理嗎?現在他們(慈濟)要填土讓我們變成碑仔地(水池),我們是繳稅金的農地不能開放發展,你們卻可以開放。當然現在才知道抗爭這種東西,以前他們都靜靜的買土地,誰知道!你做善事的不能害死人。記者問,保留地不能開發?阿伯氣憤的說:「當然可以,政府准就好,民權東路那邊保護地也開發,就像重劃一樣。」

他們後代子孫大多外地工作居住,但有一戶家中小孩成為智障陷入困苦生活,家中男人務農婦女當清潔工;大部分居民早期以完全務農維生,回憶起以前農忙日子,較年輕的邱阿伯才笑著說:「三七五減租前有三千斤的稻米, 42年後變成一千斤,後來,鳥太多不能種稻改種蔬菜,但現在種菜又賣不了錢,橘子園是後來才有。以前那時候附近還有煤礦,不能生活就出去工作, 20幾歲時候早上上班下午種田,但從小到大都沒有水,真的很難受。」另一個阿伯也說:「以前種田還會去工廠上班阿,現在時機那麼差,哪有工作,哪有錢。」

談話中,農田小陌不時有打扮不一樣的外來客,有些來自鄰近的大湖山莊、有些住內湖地區,有講話用標準外省口音的中產階級婦女,也有人開車來踏青順便買高麗菜的一家人。訪談中,一對貌似菁英來散步的夫婦忽然加入討論,兩夫婦知道這裡淹水嚴重,但老公嚴正的說:「我相信慈濟不會做這種事情,以他的國際聲譽他不敢啦!他一定會把水問題弄到好,」邱阿伯情緒有點激動的開始跟他爭論,五分鐘後先生似乎沒有意思討論,只見他走的老遠,邱阿伯激動的用台語對他太太說話。

過去因為水管與道路問題,農地窮人與大湖山莊富人社區關係與利益在這塊土地顯更複雜。事實上,大湖山莊居民在1997 、1998年曾反對過慈濟案。當時慈濟以兒童醫院的名義推動開發案,大湖山莊一位讀城鄉所居民孫文郁找了OURS( 專業都市者聯盟) 的人,與當時秘書長林正修等人開社區會議。彼時參與者張維修表示,那時環評委員在搖擺改變立場,里長態度也曖昧,最後林正修私下帶社區用進行台灣第一場民間公投否決開發案,但缺乏一個人整合未形成決策力量;當時反對主要原因是淹水、山洪、交通量問題,但現在捷運通車似乎為慈濟解套了。記者問:「慈濟真的要做兒童醫院嗎?」他說:「我那時候看了計畫圖,裡面是做道場、集會場,不是醫療資源。」

十年後今天內湖地區的醫療已飽和有三總、康寧護校,但慈濟的開發案又來了,改名為「社會福利專區」作為國際志工大樓,然而真的是社福專區嗎?

證嚴阿姨 妳的公司該改名叫慈濟開發

開發案首當其衝的是廖姓族人,由於二十年前房屋已坍塌,該地變成荒涼耕地,每下雨即淹到腰部。在竹科上班的後代廖信東說:「他們那種購地方式跟中台禪寺一樣,包圍讓你無辦法生計,最後讓步。我們家十年前被要求每坪十萬的公定價格購買,但 2006年變每坪300元承租。他想把我們家地當作蓄水池擴充後方地基,可是如果那塊地當作水池,後面還會淹阿!慈濟說要蓋治洪沉沙池,但只針對上游不針對下游,且排水口淤積泥沙根本解決不了上游問題,開會時,慈濟開發部的林主任 (慈善事業還有開發部?!)說會減少3到 4公分淹水,可是這邊淹水都淹到胸口。」

他估算原本慈濟的地基多年已經填了8.8公尺,且比鄰接土地高 2.8公尺,換言之,慈濟買的土地應該是五公尺低的窪地集水區,如今高出後面數十公頃的農地,農地淹水自然不言而喻。

「陳情你說有沒有力量?農民覺得他們勢力龐大,又得忙於生計沒有力量陳情,開會,」廖東信說。作為一個開發商的慈濟曾在大湖國小開說明會,他回憶,我老爸陳情超過時間被制止發言,大湖里里長還說這是幾十年的事情,怎麼現在才講,他不想理我們。」這些農民等不到正義轉型,又再次被開發商污辱尊嚴,廖信東坦白的說:「其實 66年到今天不斷陳情,希望開發能有由上到下的防洪措施,前端的地目(慈濟基地)能比我們低;都發局開會有兩個方式,一種是高度回復以前,一種是全區共同開發將水管延伸到後方,但慈濟都不願意,因為這樣超出五公頃,依法律它必須捐出一半做公共用途,慈濟不缺錢只怕沒有土地。」

慈濟案極有可能通過,目前該案共 4.6公頃,建蔽率35%容積率150%,保護地價格是 13億元後續將再花費16.1 億。市政府以一個名為「慈濟基地保護區變更為社會福利特定專案區」在都市計畫委員會議中進行討論,台灣生態學會廖本全表示,現在還沒到環評程序,如果要講全力護航的人,是會議主席陳武正,最近一次會議甚至利用午餐時間一一遊說委員,有兩位委員叫顏愛靜、蘇瑛敏憤而離席,委員張樞留下表達意見但妥協了。廖信東則說,開會時慈濟副總林碧玉書面資料呈現的設施遠遠超出原先計畫,被人發現時竟口頭否決那些東西不存在,會議竟也繼續進行。他對記者表示:「請他們這些位高權重的人想想,若淹水交通失聯地方生病就醫該怎麼辦?你把它解決給我們生存空間,第二個生計會沒問題。你說這問題以前就有,但聽起來絲毫沒有仁氣!」

目前這裡支援行動者尚無空間規劃專業人士。不知證嚴阿姨是否聽到人間疾苦。慈濟說要買地保護該地,很大口氣,似乎沒有低頭看看下方從清朝就有的農厝,以及那池黑水,難道嶄新的「國際義工大樓」輝映著黑水會更亮麗,更國際嗎?

延伸閱讀

反面意見 - 誰在保護保護區? 1/7 update

Posted by foolfitz at 10:59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January 3, 2007

迷上台客天團

過完年啦?還真的沒啥感覺。跨年夜就躺在床上享受剛到手的《瘋狂之船》,聽到老妹跟我說新年快樂,才發現一年又過去了。我這個人本來就沒有在過節的,記憶中只有在高一那年,有到朋友家去跨年,(記得還發起了一個「開春第一炮」的謎樣活動),其餘的每個年都過得平平淡淡。

上星期打工時,無意間聽到電台中對董事長樂團的訪問,一聽之下驚為天人 囧!!除了黑手那卡西之外,又讓我找到一個批判性樂團,真的很棒的年終禮物!


上面影片,前面是<可愛的車>MV,後面是<愛在發燒>,兩首都很好聽;特別推薦<可愛的車>,哇靠怎麼有那麼有趣又富台味的歌啊 XD 居然還找到李興文來演運將,歌詞和MV把本土中下階級的形象詮釋得實在太完美了,是一首聽了心情會很好的歌!(順便一提,本人心中另一首聽了心情會很好的歌是圖騰的<我不是周杰倫>)

值得一提的是,董事長之前還受邀為洲際盃創作主題曲,還並成為開幕與閉幕式的演出團體,棒球和搖滾的結合,這就是愛台灣啦 XD


從前也迷過一個樂團,呵呵,可惜那個樂團紅了之後讓我很失望。在我心中,它從貝斯手去當兵之後就解散了,復出之後的它再也不是從前的它。尤其是它最新的這張專輯。一首台語歌都沒有?還有人記得嗎,他們在某場演唱會上,唱著<憨人>時,背後螢幕飄揚著台灣國旗。我光看寫真書就感動得眼淚快掉下來了,怎知那種感動永遠不會回來了。有人說,他們長大了,所以不能再衝動、不能再叛逆…原來長大的意思就是變膽小、變妥協,變老了…

不叛逆的樂團不是搖滾樂團,革命就不要怕死,董事長和黑手的杯杯們加油!!

延伸閱讀:

大家都是董仔啦~董事長樂團:歡迎光臨新董時代
瘦菊子燦爛的球季:追追追-「董事長樂團」棒球與搖滾精神的新結合
黑白分明的世界:董事長樂團第六張專輯【真的假的!?】
破報 - 藉古諷今混逗陣,真的假的真趣味:《真的假的!?》 1/4 update

Posted by foolfitz at 8:34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