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31, 2007

【翻譯】聖荷西水星報:台灣越南移工庇護所

這篇不是GVO,但「難得」台灣可以登上外國媒體,而國內又很少人在討論這則新聞,我想若將其翻譯成中文,也許能引起一點討論。


翻譯於MercuryNews 聖荷西水星報
原文:Taiwan shelter helps abused Vietnamese workers
作者:K. Oanh Ha

八德,台灣--Ta Thi Giam,一位越南籍母親及妻子,受到一紙每月能有500美元收入的雇約吸引,離開她位在河內郊外一窮苦村莊內的家庭,來到台灣,在看護之家辛苦地工作,希望能藉這收入送她的孩子上學。

但她卻遭到台灣雇主奴役,Ta表示,雇主毆打她,不讓她吃飯,逼迫她工作直到倒下為止。「他們把我當作牲畜,而不是人類,」36歲的Ta說,「他們會這麼做,是因為他們知道你沒有任何地方可以逃,也沒有任何人可以依靠。」

在連續18個小時令人無法負擔的勞動之後,Ta逃走了。她在一處接近台北的庇護所裡找到協助,那是兩位天主教神父經營的,而她也從加州越南裔美國社群那裡募得大部分的捐款。

Ta的困境,正好可以說明台灣在移工制度上,有著越來越多的弊病。在庇護所裡的越南移工,有的曾受到強暴,毆打,被迫從事性交易,或在強迫的勞動之後被騙取工資。這種地區性的問題,原因是兩國活躍的仲介產業,他們欺騙工人們以獲得利益。

台灣政府坦承了這個問題,但批評者認為,台灣政府做的根本不足以解決問題。

「這是一個很大、很大的問題--越南勞工和奴工的非法買賣,」阮文雄(Nguyen Van Hung)神父說,他是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中文英文的負責人,該辦公室位於台北郊區,一間天主教堂兼育幼院的屋子裡。「但沒有人願意負責保護他們,越南政府不肯,台灣政府也是。」

該辦公室自2004年春天開始營運以來,每年處理約2500件越南移工遭詐欺的案子,並向數百人提供庇護。

移工的困境讓加州越南籍美國人社群有所警覺,該社群提供了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絕大多數的營運費用。灣區中文英文的社群團體在星期五的募款餐會上,為該辦公室募得15,000美元的捐款,阮神父為此從台灣趕來,並受到現場近300名出席者的熱烈歡迎。

「這是我們社群共同承擔的痛苦,」餐會發起人Le Van Hai向眾人說道,「我們必須改善我們同胞在台灣遭遇的悲劇。」

有報告指出:「來到台灣的外籍勞工(340,000人)--主要來自越南,泰國和菲律賓--經由非法招募來從事低技術的工作…有絕大多數才剛下飛機,就被仲介或雇主強脅迫工作或非自願的奴役。」

他們大多從事家庭幫傭和看護工作,卻不受台灣的勞工法令保障,不同於其他在建築或製造業的移工。

儘管台灣已在今年(譯按:2006年)頒佈新法以保護移工,然而政府部門的報告卻指出,大部分惡形惡狀的雇主僅遭處以罰金,而非起訴。

「政府對外勞問題相當關心,目前正研擬保護外勞的新措施。」台灣外交部發言人王建業表示。(譯按:此段翻譯引用自世界日報

台灣自1999年起,因應勞力短缺,開始自越南引進勞工,目前已有71,000名越南籍移工在台工作;此外,根據政府調查,國內還有10,000非法離職的「逃跑」外勞。

阮神父已經在台灣傳教19年了,他設立了這個庇護所,為無處可去的受虐越南移工提供協助。大部分的求助者,是透過口耳相傳而得知。在這兩小時裡,阮神父接到了四通求助電話,其中一通來自南非,他說他被台灣船主毆打了五天,而那船主是從越南非法引進這些勞工的。

大部分的「逃跑外勞」,都是為了逃離像Ta那樣的遭遇。她在夜闌人靜時離開她那狠毒的雇主,一位朋友給了她神父的電話。Ta離開時身上沒有錢、手機或是身份證,因為她的雇主把它們全部沒收了。「他們希望你目不能視、口不能言,」Ta說,「他們想要控制你。」

大部分的移工與家人分離,努力地存錢並負起大筆債務,以支付數千到8,000美元的仲介費,才能透過合法的管道到台灣工作。然而,他們的微薄工資裡,大半都要付給仲介,或給雇主做回扣。雇主時常拒絕支付薪水。

如果他們被遣返回越南,他們將一無所有,狠心的雇主便經常藉此威脅並控制他們。移工們要到第二年才能拿到真正的收入,但雇主和仲介通常會計畫在那之前將他們遣返。

面對遣返的威脅,很多移工選擇逃走。但只要一逃走,他們就會被驅逐出境或關進拘留所。「台灣的法律,不但不保護移工,還時常將他們定罪,」協助經營庇護所的阮恭(Nguyen Cuong)神父指出,「移工們很容易遭受虐待和剝削。」

這位來自美國聖荷西市的神父抱怨,台灣政府對於仲介業的取締太過寬容,才造成如此的弊病。

雖然越南政府在台北設有代表處,但神父和移工們皆表示,越南官方不曾對各種求助做出任何反應。

取而代之的是,神父們成為庇護所裡移工們的法律顧問、心理醫生和朋友。他們幫助移工向民事法庭提出訴訟,並成功為幾名個案討回非法的收費。

在這只有一間教室的育幼院二樓,那蕭然、狹窄的房間便是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木板隔間上掛著十字架,還有一幅越南田園的織畫,恰似大部分移工們的故鄉。

一天中,辦公室成了法律中心、教室和餐廳,桌椅也跟著移來移去。現在庇護所裡有25位移工,大部分是來自鄉下地方的貧窮女性,她們在附近的公寓裡幫傭。大部份的時間,她們都待在庇護所裡,學習電腦技能、英文、中文和空手道。

她們之中約有一半曾遭雇主強暴或性侵。少數則是受虐的越南新娘,她們嫁給了台灣男人,而那婚姻跟買賣差不了多少。

Mary不想把事實告訴越南的家人。這位34歲,聲稱遭到強暴的女性,已婚並育有兩名子女,她很擔心丈夫會離她而去,她是在丈夫的反對下來到台灣的。

儘管她仍有可能受到下一位雇主的虐待,但就像其他的受害者一樣,她還是想留在台灣工作,因為她為了得到簽證,付了2000美元給越南當地的仲介。

「我身無分文地離開家人,」她沒有落淚,「我的人生被毀了。但我不能兩手空空地回去越南,我要留在這裡,賭一賭。」


私心延伸閱讀:

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
世界日報 - 水星報刊長文 揭露越勞在台受虐 有些翻譯參考這裡
越南社會文化學習網:暮靄沈沈移工路
Vietnamese American - Wikipedia

Posted by foolfitz at January 31, 2007 1:13 AM | TrackBack
Comments

《拜訪越南人在台灣的人權鬥士阮文雄》

2008年8月9日,筆者登門拜訪位於桃園縣八德市一棟天主教幼稚園內的房屋,著名的人權鬥士阮文雄是一位和藹又幽默的越南籍天主教神父,筆者知道他的行動電話號碼,傳簡訊通知他想要拜訪的時間。於是筆者從台北縣新莊市的住家,騎腳踏車到樹林火車站,坐火車到內壢火車站下車,再走路遠行到達目的地,雙眼所看到的是小規模的幼稚園和教堂,阮文雄主持的人權團體「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就在此地,一位越南籍男性打開外門讓筆者進去,在教堂外等了片刻,阮文雄以驚訝的表情迎接了筆者。

由於是中午抵達,阮文雄問筆者是否吃了中飯,還請人端上水果讓筆者享用,他問筆者是否好吃,筆者點頭回應,彼此雙方於是毫無拘束的閒聊起來,他還請人遞給了其名片,內容簡略如下:

●●●●●●●●●●●●●●●●●●●●●●●●●●●●●●

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

阮文雄

財團法人台灣省天主教會新竹教區

地址:桃園縣八德市中華路116號

電話:03-217-0468

傳真:03-379-8171

網站:www.taiwanact.net

Email:nguyenvanhung2025@gmail.com

●●●●●●●●●●●●●●●●●●●●●●●●●●●●●●

後來阮文雄離去休息,筆者四處閒晃參觀了此「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的所在地,是非常小規模的幼稚園和教堂,讓筆者實在有些感嘆,阮文雄如此為越南人在台灣的人權那麼辛苦的工作。

Posted by: 世良田二郎三郎 at August 17, 2008 12:46 AM
Post a comment










 

Remember personal 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