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8, 2007

【來去中山拜拜 - 菲籍社群與在地居民的交會】訪談晴光里里長林先生

「Zhong-Shan拜拜!」、「Zhong-Shan拜拜!」……週日一大早,就有人手持英文或菲文的標牌,在台北火車站北門的公車站牌大聲召喚,吸引一整列排隊候車的菲律賓人。「拜拜」就是上教堂望彌撒,信奉天主教的菲律賓人都這樣向台灣人解釋他們的宗教行為,簡單易懂;Zhong-Shan 則特指「中山北路三段」,從晴光市場到聖多福教堂一帶的區域,行政區域在圓山里、晴光里的範圍內。

自1992年外籍勞工正式立法引進台灣以來,台北市中山區晴光市場至聖多福教堂一帶,以逐漸發展成為台灣的菲律賓區。「來去中山拜拜」以動態的訪查、志工培訓導覽、跳蚤市場等活動,為中山區晴光裡居民、與週日大量湧入的菲籍社群搭建對話、互動、交流的平台,增加生活交流、互助、認識、反省的機會,實踐跨越國界的多元文化、族群融合的理想。


2007/03/22
訪談晴光里里長林培宗先生
沐子訪談、家雋紀錄

本次採訪對象是晴光里里長林培宗先生,他從小就住在圓山里,並在四年前就已經擔任過里長職務。在他過去任內,晴光里因聖多福教堂的英語彌撒,吸引外勞大量進駐,在短短幾年內形成了小菲律賓區;另一方面,也因為快速變遷,引起社區居民的不安,與教堂和外勞發生過不少的摩擦。

美軍駐台期間,雙城街還有很多酒吧,晴光市場裡遍佈著從P.X.(美軍福利中心)或美軍眷屬那兒流出來的舶來品,當時想買可樂、煙、香水都可以去晴光市場買。林先生表示,他當時在銅器藝品的生意,專門賣給外國人,生意還不錯,但中美斷交後,整個地區景氣走下坡,商圈只好面臨轉型,如晴光市場現在轉以台灣小吃為主,金萬萬以前也是賣舶來品,沒落之後便改做外勞生意。林先生說,里長辦公室樓下那間菲律賓餐廳,本來也是藝品店,後來生意不好,才出租給菲律賓人開餐廳。

被問到外勞的進駐是否為晴光里帶來商機時,林先生表示,外勞確實為沒落的商圈重新帶來人潮,但在開始的幾年間,里民對她們十分排斥,,原因不外乎外勞在彌撒前後,成群結隊,佔據了公園,所到之處也時常留下垃圾;再加上對不同膚色的族群懷有戒心,雖然不曾有過外勞犯案的實際例子,至多僅是喝酒打架,但里民仍認為大批外勞會引發治安惡化。

林先生指出,過去曾有里民投訴,希望能縮小外勞商圈並加強管理,前兩任市長也曾想把商圈移到雙城街後面,但畢竟無法移動聖多福教堂,也就不可能移動外勞的生活圈。林先生說,他們曾針對這些問題跟聖多福教堂開過幾次會,而比較可行的解決辦法,是在附近區域放置大型垃圾桶,並請清潔隊打掃;但最重要的,還是外勞要懂得自律,而這方面,聖多福教堂對外勞們提出許多規範,對外勞的形象有相當大的提昇。

所幸社區居民與外勞雖然使用同一個空間,但使用的時間上是分開來的,而且附近區域多是住商混合,外勞在星期天大量湧入時,對民眾的影響並不會太大。林先生說,剛開始民眾會反彈,但這幾年就比較習慣了,例如之前勞工局與教會合辦的聖誕晚會,把德惠街封起來成為會場,唱歌跳舞,還有唱聖歌、報佳音(別忘了還有摸彩),像這種活動,民眾參與的意願就很高;而教會在一月和五月舉辦的外勞花車遊行,不但居民喜歡,更成了為此地的特色!

晴光市場到聖多福教堂這一帶,是台灣最成型的菲律賓外勞文化空間,市政府能不能像外國唐人街,把這邊打造成一個菲律賓區呢?玉玲建議,可以向勞委會申請補助金,來改善區域內的公共建設。林先生對此十分認同,他表示,在清潔與治安方面,只要能善用經費,加設公共垃圾桶及座椅,請清潔隊員多加巡視,並在社區內聘請保全人員,讓居民安心,不但外勞在這邊舒服,也不會打擾到居民,讓外勞和民眾能和平共處。里幹事趙小姐也表示,如果政府能夠補貼,讓我們這裡的治安特別好,特別乾淨的話,大家會更喜歡住在這裡,錢不多,但績效會十分彰顯。


延伸閱讀: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Taiwan International Workers' Assoc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 共同長出的力量 - TIWA與菲籍社群在中山區的具體實踐

Posted by foolfitz at 12:52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March 26, 2007

募款活動:凝視驛鄉《Voyage 15840》---移工攝影集及攝影展

活動:移工攝影展開幕+移工攝影集發表會
(還有精彩的文化展演活動喔~)

時間:2007/05/06(日)13:30

地點:撫順公園(中山北路三段)

攝影展期:2007/05/06-05/13


高鐵、高捷、雪山隧道、台北101、東西快速道路….十幾年來台灣重大公共建設,無一不是移工的付出;等垃圾車的街角、假日的公園火車站、營造工地的圍牆內、工業區大型的宿舍、醫院的重症病房…我們都可以看見移駐勞工穿梭、勞動的身影。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長期服務移駐勞工,除了深刻地了解到移工在個人面向及制度面向所遇到的問題外,更看到在台有數十年之久的這群移動者的不被看見(invisible)及台灣社會缺乏開放性地理解這群國際勞工的管道。

我們稟著「生活記錄、記錄生活」的寫實主義文化理念,透過傻瓜相機的運用和對生活觀察及表達能力的訓練,圓滿完成了兩期移工攝影工作坊的訓練課程。

以人手一台的相機為觸角,移工們透過觀景窗,以第一人稱的視角逐步發掘存在於周遭卻經常被忽略的各種現象、勞動場域及生活社群的真實境況,並以簡短的文字敘述來表達他們對自己身份的看法與對不同文化現象的提問。

我們希望,藉由攝影集的出版和攝影展的呈現,讓這群在全球化脈絡下移動的勞工取得發聲的機會,以平實、容易、活潑的方式讓當地社會看見並瞭解,更希望進一步拓展台灣社會對於勞動文化多元面相的視野。

我們極需要您的贊助,讓這群底層勞動者的發聲成為可能~
★您的贊助方式:助印攝影集 --> 助印價NT500/本
攝影集內容 含移工攝影作品約 80 張,中英文並呈(附印、越、泰語圖說)
規格大小 長27.9cmx 寬17cm,約168 頁
材質裝訂 〈封面〉300P 銅西、上霧、局部光+〈內頁〉80P 雪面輕塗、彩色印刷+線裝。

請直接將助印/捐款金額劃撥至台灣國際工協會(捐款帳號: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劃撥帳號:19948580),我們將在攝影集出版後寄給您助印本數。

★請於劃撥單上註明:
1. 助印人/團體名稱
2. 助印本數
3. 聯絡人、電話/手機、通訊地址、email

聯絡人: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吳靜如(02-2595-6858 / jingru@tiwa.org.tw)

Posted by foolfitz at 5:17 P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March 25, 2007

線上收聽「部落客可以在社運做什麼」座談會

歡迎收聽!如果想轉貼,原始碼在延伸閱讀裡有,或直接點進連結也看得到。

part 1 與談人發言

part 2 快樂快樂Q&A

3 月13 日,近百位在行政院長蘇貞昌官邸前為「樂生院」請願的青年,一個個被送上警備車,然而,被逮補的不只是抗議青年,還有那些在警察眼裡拿著相機及攝影機的「假記者」也一起被抓起來。

不過,即使「假記者」被抓,即使主流媒體不報導,但挺「樂生」朋友依舊在努力,「樂生」消息依然在擴散,在人際間,在課堂裡,在職場中,訊息總是到處流竄。即使「假記者」被抓,即使主流媒體不報導,挺「樂生」朋友依舊在努力,「樂生」的消息依然擴散。在網路裡,有運動者的親身經歷,公民記者的第一手記實,有轉貼、有轉寄、有串連、有共筆、有捐款,甚至有部落客在網站發起「100元買下『保留樂生」的小小夢想」,為樂生院集資登廣告,突破主流媒體的怠惰,提供更多公共討論的聲音。令人驚奇與感動的是,不到24小時,就募集到超過20萬的廣告費用。

越來越多比主流媒體更豐富的資訊,更真實的情感與紀錄,正逐步突破由政客、警察、資本、媒體所織成網羅,四處擴散。 但,網路的力量只能如此?部落客只能紀錄與串連?網友只能感動與轉貼?有沒有更進步的力量與更大的可能,讓網路就是運動,讓部落客就是撼動!

時間: 3 月20 日(週二)晚上六點半到九點

地點: The Wall Live House 這牆音樂藝文展演空間
地址:台北市文山區羅斯福路四段200號B1 (捷運公館站 1號出口,按此了解詳細位置)

主持人:
管中祥(「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董事長)

與談人:
瓦礫( 讀稱戲局)
管婺媛(「青年樂生聯盟」發言人)
孫窮理(「苦勞網」秘書長)
羅世宏(「媒體改造學社」召集人)
豬小草(人行道 --Sideway)

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苦勞網、媒體改造學社 聯合主辦

原始碼如下,歡迎拿去嵌~~

part 1

<object width="450" height="120"><param name="movie" value="http://mymedia.yam.com/*/1110803"></param><param name="quality"
value="high"></param><param name="wmode" value="transparent"></
param><embed src="http://mymedia.yam.com/*/1110803" quality="high"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 wmode="transparent" width="450"
height="120"></embed></object>


part 2

<object width="450" height="120"><param name="movie" value="http://mymedia.yam.com/*/1111495"></param><param name="quality"
value="high"></param><param name="wmode" value="transparent"></
param><embed src="http://mymedia.yam.com/*/1111495" quality="high"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 wmode="transparent" width="450"
height="120"></embed></object>

Posted by foolfitz at 12:17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March 23, 2007

正義,不需要高強的功夫

這學期開始,我卯起來跑台北,到NGO當義工。媒觀和TIWA的人聽到我是讀Y大的,都會以驚訝的口氣說:「哇!跑這麼遠,你真熱心!」

這跟熱心不熱心沒有關係,純粹是因為我在Y大活得很苦悶。對一個自以為左派的糞青來說,活在這種冷漠、毫不關心世事的環境,活到現在還沒悶死算我生命力強!也因為跟同學沒話談,我也樂得孤僻。

然而孤僻的習慣一養成,想打破也很難了。婉尹說,她在班上宣傳支援樂生的活動,得到了不錯的迴響,很多同學都說要親自去樂生走一趟。我聽了有點慚愧,因為孤僻的關係,打從心裡排斥(害怕?)公開跟群眾講話,連到BBS po文都不敢…到現在也只用MSN對幾個比較好的朋友洗腦而已,影響的人數實在太少太少…

知道政大種子社有在校內做宣傳,並準備舉辦說明會,便敲了阿喵,問怎麼宣傳會比較好。她說:「去問同學,為什麼他們不關心?對他們說:對於樂生,請你提出三個問題。只叫他們來關心要造成改變是很困難的,要讓他們借由這個自己找出問題的過程,找到自己跟樂生的關係。」

過去一再用熱臉貼人冷屁股的經驗又湧上心頭,我有種萬念俱灰的感覺,我回答道:「一句『關我屁事』就打死了啊…對於心中沒有正義的人,你該怎麼問呢?」

「沒有人心中沒有正義的,只是大家都很習慣去壓抑心中的正義。你要做的,不是去求他發揮愛心,是要讓他去面對自己的軟弱。」阿喵如是說。

嗚嗚~聽了整個熱血沸騰起來!聽到了吧,冷漠的人們,為他人付出並不是丟臉的事啊!請自己主動去關懷社會,不要逼一個孤僻的阿宅去找你好嗎 囧

Posted by foolfitz at 2:27 AM | Comments (3) | TrackBack

March 22, 2007

【來去中山拜拜 - 菲籍社群與在地居民的交會】訪談台北經典婚紗

「Zhong-Shan拜拜!」、「Zhong-Shan拜拜!」……週日一大早,就有人手持英文或菲文的標牌,在台北火車站北門的公車站牌大聲召喚,吸引一整列排隊候車的菲律賓人。「拜拜」就是上教堂望彌撒,信奉天主教的菲律賓人都這樣向台灣人解釋他們的宗教行為,簡單易懂;Zhong-Shan則特指「中山北路三段」,從晴光市場到聖多福教堂一帶的區域,行政區域在圓山里、晴光里的範圍內。

自1992年外籍勞工正式立法引進台灣以來,台北市中山區晴光市場至聖多福教堂一帶,以逐漸發展成為台灣的菲律賓區。「來去中山拜拜」以動態的訪查、志工培訓導覽、跳蚤市場等活動,為中山區晴光裡居民、與週日大量湧入的菲籍社群搭建對話、互動、交流的平台,增加生活交流、互助、認識、反省的機會,實踐跨越國界的多元文化、族群融合的理想。


2007/03/15
訪談《台北經典》婚紗老闆娘陳麗華(第一人稱口述)
沐子訪談、家雋紀錄

我們是從87年開始營業,90年5月搬來中山北路這裡。中山北路本來是婚紗街,婚紗店就是從這邊開始發展的,以前這一帶是婚紗業的龍頭老大,每一家店都是婚紗店。現在看到晴光市場那邊有很多婚紗店,那也是從這邊延伸過去的。

但這附近的婚紗店從85年就開始減少了,整個往晴光市場拓展過去;我認為這跟外勞的進駐沒有關係。晴光市場本來主要是服飾店、精品店,比較熱鬧,一般人常會去那邊逛街;也就是說那邊的店面都被佔滿了,婚紗無法介入。但因為婚紗店不只要店面,而是需要整棟房子,組金比較高,屋主後來跟服飾店解約,承租給婚紗店,所以晴光市場一帶就慢慢轉變成婚紗街。我記得77年時,那邊還沒有一家婚紗店。

剛開始的時候,因為外勞在星期天的大量進駐,很多台灣人會因為這樣就不想來這邊看婚紗,幾乎阻斷了所有會來看婚紗的人。婚紗業者就跟大同區公所抗議,叫她們要來取締攤販什麼的。但我的想法是比較不一樣,我覺得,外來客(從外地來、隨意看婚紗的客人)是都到晴光市場那邊去了,我們這邊幾乎都是做介紹客(過去顧客介紹過來的客人),倒掉的那兩家是因為她們做的口碑差,就跟著沒落了,這邊存活下來的幾家都是特色店,靠口碑、客人的口耳相傳經營下去。

因為地緣關係,星期天時也有不少外勞來我們店裡,我們這裡最近嘛,朋友互相介紹後,就越來越多人來了。她們會來拍藝術照,我會給她們比較便宜的價錢。像我們拍一套20張的套組照,台灣人來大約是一萬到一萬五,外勞我就會算她們七八千。有時候會五六個人一起來下訂,我會給她們分期付款,訂金一次、拍照一次、洗照片一次、拿照片一次;而不像一般客戶,會約比如說一個禮拜後來拿照片之類的。

我覺得她們很可愛的一點就是,她們如果有錢就會來;如果沒有錢,她會告訴你,我現在沒有錢,等存了錢再來。她們的個性比較豪爽,OK就OK,不OK的話,應該是沒有錢。通常會兩個朋友來一起拍,再加上化妝的錢,兩個人一起分攤。有的是要寄回家給家人看,有的是因為來台工作的合約是兩年,合約結束要回家的時候,就會來拍照做紀念。

至於每年聖五月花節的花車遊行,扮演瑪莉亞皇后的也會一早就來我們這裡化妝、梳頭、作造型,我一般都會算她們比較便宜,她們上完妝覺得好看,也會希望拍照留念,我們本來只提供套組的沙龍照,但我也會找攝影師來讓她們拍一些散照,就二、三張回去作紀念。我想這也是她們在台灣留下的回憶。

溝通套組什麼的時候,我跟她們講英文都還ok,有時候也會中英夾雜。而且不只外勞,外籍配偶過來拍照的話,也會算她們比較便宜。她們星期天過來並不會影響到台灣客人,因為台灣客人拍婚紗不會選在星期天。

通常我們外拍是要加錢的,但如果她們真的很想外拍,而且攝影師也有空的話,我就會請攝影師帶她們去外拍。她們在挑選衣服的時候,看到一件很漂亮的衣服,會很高興地說:就是這一件!而台灣女孩子永遠會覺得下一件會更好。她們通常喜歡大紅色鮮艷的、辣一點的,不怕胖,胖胖的露多一點她們也覺得OK,我也會跟她說沒關係,我會幫你把照片修的沒那麼胖,重要的是自己喜歡那套衣服。通常我會很她們兩套衣服,一套婚紗、一套禮服;有時候她們會撒嬌說,能不能再給我一套?我沒什麼衣服!她們就喜歡那種鳳仙啦、比較傳統的款式,我通常都會給她們,開心就好啦!

已婚未婚、家傭廠工都會來,看不太出來年紀,有時覺得某個人還很年輕,但其實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了。她們真的很熱情很可愛,她們拿到東西之後,會很開心很感謝、抱你親你這樣。來的多半是女生,拉子相當多,都看得出來;我有時會問,那是你的girlfriend還是boyfriend,她們都會直接講。同志情侶來的話,通常是拍情侶裝,而不是穿成男女的婚紗。雖然拉子很多,倒是沒看過gay。

我們雖然在這邊很久了,不過跟聖多福教堂沒什麼聯繫,我常開玩笑說,教堂是因為外勞來才熱起來的。民國80幾年的時候,菲律賓人還沒那麼多,那時教堂滿冷清的;一直到大約五六年前,菲律賓人來了之後才變得熱鬧。之前在這邊的外勞文化中心,可能也有帶動一些。

其實一般商家不會把外勞當作客人,但其實她們的錢比台灣人好賺多了。她們付錢比較阿莎力,說好就好,雖然會討價還價,但她們的討價還價,都是撒嬌說,我要在這邊拍照,請你多送她們一點東西!不像台灣人或香港人,是想知道你這邊價錢最低可以低到什麼程度,然後再用這個價錢去別間店殺價。我是一個非常討厭bargain的人,所以跟外勞做生意很合我的個性。雖然菲律賓也有沙龍照,但她們知道中山北路的婚紗照品質真的很好,是世界知名的,所以她們會選擇在台灣拍。


延伸閱讀: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Taiwan International Workers' Assoc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 共同長出的力量 - TIWA與菲籍社群在中山區的具體實踐

Posted by foolfitz at 3:37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March 21, 2007

部落客降臨人間

在下今天(應該是昨天)去聽了媒觀、苦勞網和媒改社聯合舉辦的座談會--【部落客可以在社運作什麼 --從樂生事件中「假記者」被逮補談起】。豬小草瓦礫董爺HOW很真情流露地告訴大家,他們是為何/如何發起許許多多支援樂生的網路運動。

先不論支持樂生與否,但部落客們(或稱網路族)在這場從線上擴展到線下運動中,填補了主流/傳統媒體大大失職的所在,也就是詳盡地整理出「為什麼要守護樂生」的理由,從歷史、文化、經濟、社會制度等種種面向去探討,讓支持或不支持樂生的民眾,都能充分了解這起事件的發展脈絡;而主流/傳統媒體卻只會報導衝突畫面、講政治陰謀論,台灣的歷史傷痕和文化遺產,還不如郭董的感情世界

因為最近啃書啃得很辛苦,請容許我現學現賣掉個書袋。部落客們的串連、募款,及自發性地整理那龐大無比的資料,都非常符合審議民主和公共新聞學的表現,也就是:公民主動參與切身相關或有興趣的公共議題,要求官員出面與民眾進行對話、公開審議,以尋求解決的辦法;用我的話來講,就是化鄉民為公民啦:P

我覺得真的不論網友們對此議題的立場如何,但你絕對無法否認,這場網路社運,是台灣民主發展的一座里程碑!

延伸閱讀:

黑米上有關樂生的書籤
savelosheng - 樂生院完整說明(含Q&A)
阿孝札記:公民新聞的源流、類型與在地實踐

Posted by foolfitz at 3:59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衝啊】3/24 (六)、3/25 (日) 演出陣容

理想的藝術節 將不斷被傳唱

因為各界熱烈支持
報名樂團爆點(已經可以開個野台 ha ha )

理想的藝術節:樂在生活 跨界串聯

除了原定3/17,18,24,25雙週末外
將接續傳唱第三個週末

只要大家來樂生院
我們就繼續唱
讓藝術文化成為樂生院的精神
讓人權發出最偉大的聲音

以下為這禮拜六日的演出陣容(6:00以後移至中山堂演出)

3/24 (六)

2:00 - 3:00 929志寧
3:00 - 4:00 薄荷葉
4:00 - 5:00 夾子太硬啦
5:00 - 5:30 非人物種
----------------------------
6:00 - 7:00 橙草
7:00 - 8:00 胡德夫+楊祖珺
8:00 - 9:00 樂生那卡西

3/25(日)
1:30 - 2:00 舒帆
2:00 - 3:00 透明雜誌
3:00 - 4:00 馬猴
4:00 - 5:00 林中光
5:00 - 5:30 阮對庄腳來
---------------------------
6:00 - 7:00「當愛與祝福在樂生」唱場活動
7:00 - 8:00 謝宇威
8:00 - 9:00 樂生那卡西

Posted by foolfitz at 2:39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March 14, 2007

【轉載】哭泣的婦女節,外勞要休假!

文章來源:TIWA » 哭泣的婦女節,外勞要休假!
顧玉玲

三月八日【國際婦女節】源自於1909年美國芝加哥女工爭取三八工時制展開的大罷工,這場工人集體抗議行動挑戰工業革命以來受雇者普遍長工時的勞動條件,更引發世界各地婦女群起抗爭。

今年的三八婦女節前夕,台灣婦運先趨呂秀蓮正式宣告參選總統,同時間,台灣公部門的女性政務官比例已高居亞洲第一名……這在在顯示台灣婦女運動爭取參政權的成績斐然。但相較於女性菁英進駐主流政治位置,基層的台灣勞動婦女,卻面臨日趨嚴重的關廠失業、勞動條件邊緣化、雇傭關係不穩定等的困境,生計汲汲可危。另一方面,台灣長期照護體系的嚴重缺漏,更由逾十五萬名的外籍女性勞工,飄洋過海來台以低廉工資承擔起老、弱、病、殘、幼的照護工作。這些在醫院、養護中心、或是個別家庭中勞動的婦女,平均每日工作14小時,全年無休者大有人在,比100年前的奴工還不如!

家庭類工作至今未納入勞基法保護,不但工時、工作內容、居住空間無以查察,連基本休假都全憑運氣!本地家務工專業分工清楚,依時、日或月計薪,保姆不必打掃洗衣、看護毋須買菜烹調、清潔工更不必接送小孩,縱有管家如阿卿嫂也採上下班制。而外籍勞工進入個別家庭後,工作與生活領域高度重疊,家事繁雜,多半處於隨時待命的緊張狀態,若沒有定期休假,意味著全然失去放鬆、交友、匯錢、甚至上教堂的機會,加以語言不通、資訊封閉,沒休假就形同斷絕一切的社會支持網絡。

經濟弱勢的重症患者家庭,恐怕經常要掙扎於「要不要讓外勞休假?」的矛盾情緒中。理性上,外勞是人不是機器,不能無限制使用,全年無休導致月經提前終止、心神耗弱砍殺雇主的案例時有所聞;可實務上,癱瘓在床的身心障礙者,就是需要全日守侯、每二小時協助翻身以免褥瘡的看護,而社會福利的缺漏只好全部轉嫁到外勞的「不休假」來彌補。諷刺的是,台灣的長期照護體系的建立,卻也因為引進廉價外勞替代、抒緩了社會需求的壓力,而整整延滯了十五年!

過往,針對重度殘障、經濟困難的家庭設計「喘息服務」,原意是讓負擔照雇責任的母親、妻子得以在公部門提供臨時照護期間,稍獲喘息。不料,1992年引進外籍看護工後,內政部竟以行政命令排除「聘有外傭」者不得申請居家照顧,此舉嚴重侵犯被照顧者公民權益,也對外籍照顧者有明顯的種族與階級歧視─本地婦女需要喘息,外勞就不必了嗎?

理想上,家務勞動公共化應由國家承接個別家庭的需求,而明訂家庭作為一個職場的基本勞動規範,正是促使長期照護體系建立的重要前提。現實上,當不曾休假的外傭心神喪失、持刀砍人,勞雇雙方都是結構下的犧牲者。我們更應該要求國家負起責任,恢愎喘息服務的提供,動用「就業安定基金」聘僱本地婦女擔任臨時居家照護工作,以擴大婦女二度就業勞動市場,讓經濟弱勢的被照顧者不虞增加聘僱成本,也讓最基層的女性移工得到應有的休假與保障。如此,我們才真能理直氣壯的慶祝三八婦女節!(本文原刊於2007.3.8中國時報)

Posted by foolfitz at 11:10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March 13, 2007

媒觀講堂2007年春季課程

媒觀講堂2007年春季課程開始報名了!經驗豐富的講師、緊湊的課程、精采的內容,關心媒體改造的你一定不能錯過!名額有限,敬請把握。

時間3月26日 ~ 4月30日,每週一晚上18:30 ~ 20:30。

地點: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台北市和平東路一段10號6樓之1)。

課程費用:非政府組織(NGO)、非營利組織(NPO)成員每堂100元,六堂500元;一般民眾每堂200元,六堂1000元。

報名方式:請至媒觀網站下載報名表填妥後請以電子郵件方式寄至media.watch@msa.hinet.net (信件標題請註明「媒觀講堂報名表」),或傳真至 (02) 2364-3032當您收到報名成功的確認信之後,即完成報名手續。費用於授課現場報到後繳交報名多堂課程者請於第一次報到時繳齊費用。

報名截止日期:2007年3月19日。

更多訊息請至媒觀講堂部落格瀏覽。

我們每天都在「談媒體」。即使不是在談論媒體本身,也多少會互相聊聊今天的新聞報了什麼,電視演了什麼。在談論的過程中,我們常常會對媒體有所不滿,有可能是媒體採訪的方式侵犯了人權,或是戲劇、廣告中呈現的形象複製了刻板印象,甚至污名化某些社會群體。

面 對層出不窮的媒體亂象,每個人對於媒體內容都能評論上一兩句,但這樣的評論,往往僅侷限於「直覺式」、「常識性判斷」的層面。我們常常感嘆媒體記者的專業 訓練與倫理素養不足,但卻很少問「爲什麼這個記者的新聞表現會是如此?」。在什麼樣的訓練機制、勞動條件、組織文化,以及記者本身對新聞工作的想像底下, 造成一則烏龍新聞的產出?這些才是影響媒體內容的關鍵因素。

為了讓關切媒體問題的公民能更深入地「談媒體」,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規劃了一系列共六堂的媒觀講堂課程,希望能讓參加課程的公民逐漸了解台灣的媒體生態,進而培養出看待媒體問題時的批判性觀點。

課程日期

主題

內容

講師

3/26(一)

pm6:30 ~8:30

透視新聞:生產結構面的剖析

新聞的產製過程中有哪些一般人沒注意到的環節?這些環節會對新聞內容造成何種影響?

陳順孝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系講師、《生命力》新聞網負責人)

4/2(一)

pm6:30 ~8:30

管制或去管制:廣電政策的過去與未來

廣電政策如何影響傳播生態?台灣廣電政策的發展沿革為何?當今的廣電主管機關NCC所扮演角色為何?

管中祥

(世新大學廣電系助理教授、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董事長)

4/9(一)

pm6:30 ~8:30

音樂、媒體與社會政治

關心社會與政治的音樂人如何透過音樂活動吸引媒體注意,以有效宣傳議題?本堂課將透過Live AidLive 8音樂會,來看音樂、媒體與社會政治的關係。

朱約信(流行音樂苦行僧)、豬頭皮(瘋狂音樂傳道師)

4/16(一)

pm6:30 ~8:30

你的媒體:公共廣電集團

台灣的公共廣電集團包含哪些?公共廣電集團的發展和台灣的廣電生態有哪些關聯性?目前有何困境?

魏玓

(淡江大學大眾傳播系助理教授、媒體改造學社執委)

4/23(一)

pm6:30 ~8:30

與收視率共舞:專業主義的消失

收視率如何影響節目內容的製作?台灣的收視率調查有何問題?

鍾起惠

(世新大學新聞學系教授兼系主任 )

4/30(一)

pm6:30 ~8:30

公民出招:化被動為主動

對媒體有所不滿的時候我可以怎麼做?有何管道?策略為何?有哪些媒體近用的方式?

余陽洲

(世新大學新聞系講師、永和社大「媒體防身術」課程講師)

Posted by foolfitz at 2:07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March 2, 2007

開春大吉喔喔喔!

雖然比賽的BP一整個開天窗,但今天實在太熱血了,一定要紀錄一下的啦!

首先要大肆慶祝,【GVO翻譯小組反攻計畫】跨出第一步了!話說在上一次的小組聚會裡,大家討論到,我們都只有從GVO那邊翻譯文章,卻沒有貢獻回去;而且反觀華語世界的其他地方,如大陸、香港,GVO裡關於台灣地區的報導實在太少了。於是,組內幾位大咖,馬上著手就上個月,在部落格圈裡討論得沸沸揚揚的「正名」話題,合作進行整理及譯寫的工作。不久之後,噹噹,就成了【Taiwan: Name-rectification Debate】,這是台灣部落圈與世界接軌的重大里程碑!

ps. 這裡是中文的原稿,這裡則是未刪減的英文稿。


再來是【台灣好生活電子報】的雛型已經出來了!這是關魚在【台灣值得一個更好的未來】裡提出的,召集一票有理想的資深記者和前記者,專寫「目前主流媒體最缺乏討論的公共政策」及「台灣各地的好人好事好物」。主筆群實力非常堅強,將來一定是十分優質的公民媒體!


最後是我自己的事情啦。話說今天下午,是媒觀卯上主流結束後,召集營隊學員,舉辦的第一次志工會議。第一次到媒觀,辦公室氣氛整個超歡樂的啦,可能是因為有個吉祥物的關係吧 XD

除了我之外,還有另外三位同學出席;而玉鵬、小怪,以及知名獨立音樂人兼新生代電影小生凱同(XD)則向我們說明未來的工作內容。目前招募的志工,主要是負責協助會訊的編寫,以及本季媒觀講堂的紀錄和一些小工作。

其實說明會早早就結束了,之後有很長的時間都在聊天。每次我參加媒觀的活動,感覺都很好,大家都有類似的理想,專注著相近的事物,我在媒觀,不必再向人解釋「什麼是NGO」;不必強迫自己在晚餐時間看該死的新聞;說起自己很崇拜張鐵志張翠蓉,也不必煩惱那些沒聽過的人用懷疑的眼光看你。

我待在以前那個環境,就好像河馬群裡的犀牛、雞籠裡的蝙蝠,雖然看似跟周圍的人差不多,但本質上是完完全全不一樣的。

尋尋覓覓這麼多年,終於找到自己的狼群了!


延伸閱讀:

簡體版全球之聲正式上線,繁體版也即將跟大家見面! (龜趣來嘻)
2007卯上主流營隊 | Google Groups

Posted by foolfitz at 2:36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