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30, 2007

【樂生】之所以要原址保留

雖然本身對於樂生保留的爭議,完全是站在支持保留的立場,但自己一直有「為何非得原址保留,而不異地重建?」的疑惑,而一直沒有主動發問;昨天剛好趁著大咖們打筆戰的時候,把這個問題丟出來,很快地得到回應,我也覺得這個答案很有說服力!

以下以自FFM大在這則書籤中所作的討論,感謝弱慢大提供:

咳~~

每次看到關於古蹟可以不用原址保留的建議,就會覺得有點黑線。

基本上,古蹟不僅是建築本身,還包含其所在的地理環境。如果只看到 「建物」本身,基本上是一種有資產有形的概念,只認同「物」的本身具有的價值,而忽視了建物其實是地景的一部分。建物存在某個地點,成為該地曾地存在過某 項「事實」的代表,並可以建物為中心,以相對方位推衍某種情境。一旦將這個物件抽離原場所,不在現場的物件,只是遙指某個已不存在空間的羅盤。

好吧,以上很抽象...

為 了建亞斯文水壩,帝王谷裡有一堆神廟只好遭殃。後來有人跑去搶救,把阿布辛貝神廟(Temple of Abu Simbel)切開,上抬200公尺重建。原先每年的2月和10月的21日這兩天,日出時陽光會從門口直射到阿蒙、拉、拉美西斯三尊石像,但移動後就時間 就不準了(延後至22日)。建物保留當然事件好事,但是如果你去查網頁,你就知道這種「損害」有多大:陽光照入的日期就有20,21,22三種版本。然後 你會看到上面說,這兩天是拉美西斯的生日和登基日,雖然這未必是正解,不過不論如何,延後一天,意義就完全不同了。

這種國外的例子實在太遠,講一個台北發生的真實事件好了。

林安泰古厝原址位於大安區現今四維路141號一帶,建物正身建於乾隆48至50年間。民國67年都市計劃道路拓寬,因未作古蹟指定慘遭拆除的命運,於後學者介入搶救,原屋正廳及內圍護龍建材拆除後依序編號保存。民國75年於濱江街重建,即現在的林安泰民俗博物館

看起來很美好,但是,一點都不好。

林安泰為福建泉州安溪林家所建,宅第原居大安區中心位址(原址約在今日信義路與四維路口附近),與其地名沿革有相當的關聯。關於大安的地名沿革有各種說法,但是連區公所都不否認『大安區初闢於康熙末年,最初至大安移墾的,多來自福建泉州府「安」溪人,當時較顯赫的家族有陳姓、林姓、周姓、廖姓、凌姓等數家。』

偉大的安溪人可能有很多,當然不止林安泰,但是我們對中山區的小學生鄉土教學裡講大安區的故事,這是怎樣?(我懷疑大安區小學生的鄉土教學,大概也不會開拔到這間曾經屬該區的安泰厝吧?)

每年中秋林家的子孫會到「古厝現址」祭祖,但是這家人不曾住過濱江街。這種回家祭祖又是怎樣?

這種脫脈絡的空間錯置,使得林安泰單純地變成一個「民俗文物館」,當然它是比一般民俗文物村珍貴,只因它是採用的是原物原件。但它也不再是地景脈絡的一部分,只是「安溪厝」物件的再現。

更 有趣的是,我們還有另一種古蹟「標誌」叫做舊址紀念碑。例如台大外面有一個瑠公圳遺址、大龍峒保安宮外有一個四十四坎舊址。會使用紀念碑當然表示原件已不 在。紀念碑裡會用一串字告訴我們一堆「看不見的故事」。然後,我們用想象的方式,把新生南路變成新生北那樣的臭圳溝,或是把哈密街那排舊公寓幻成迪化街。 (這應該是一種錯誤的想象,因為四十四坎是清代建立的街市,迪化街是日據時代的風格)

或許我們想象一件事,哪天大安區公所一時興起,在四維路141號門前立一個黑色大理石,上鐫「林安泰古厝舊址」,然後在史蹟源流的最後寫:現已遷至濱江街。它告訢你:該屬於此地的地景變成他地的文物,大安區歷史的某一部分必須由中山區展示,然後它最終變成中山區的歷史。
真 的有必要讓所有的物件脫離它原先的位址,然後大費周章的告訴我們它原本不是這樣子的:「你必須把它從東西向轉到南北向」、「你要把它下移200公尺」、 「你今天在本神廟裡經歷的其實在古埃及時代是提早一天的」,這樣子真的有比你就讓它待在原地,不用解釋讓它自明其義好嗎?

物件的遷移是很容易的,但是被斬斷的脈絡要如何重新連結是困難的。原物的保存固然重要,但是,歷史不光只是物件而已。不然到大英博物館所能經歷到的埃及,或許不比我們在開羅的還要少。

Posted by foolfitz at April 30, 2007 12:46 PM | TrackBack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Remember personal 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