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14, 2007

身為媒觀營隊三朝元老的小小心得

這是我第三次參加媒觀營隊了,總覺得「資深學員」這稱呼還滿幽默的。跟上一屆「卯上主流」充滿研究生、普遍高齡化的人口相比,這一次的營隊顯然比較年輕,雖然少了些批判氛圍,卻多了許多歡笑;三天兩夜的相處,也讓同學們有更多相處的時間,可以互相認識。(雖然我還是一樣自閉啦)

承襲著媒觀一貫與社會貼近的作風,本屆「卯上主流」也邀請到許多弱勢團體,來討論媒體與弱勢之間的關係。三天營隊下來,講師們不約而同地批判記者對於弱勢者認知不足與便宜行事,造成弱勢在媒體中的錯誤再現,不是極好就是極壞、不是很可憐就是很可惡。如風信子的講師們便以媒體中常出現的「疑似精神病患」為例,指出當一起社會案件發生時,記者常不經查證,便在報導中使用「疑似精神病患」的標籤;然而,該罪犯究竟是不是精神病患,或精神病是否為導致其犯罪的原因,皆無仔細查證,卻已將「精神病患等於定時炸彈」的印象,深深烙在閱聽人的心裡了。

對此,在「滴水穿石 – 主流媒體中裡的另類實踐」中,笑稱自己是過來「被卯上」的詹怡宜高有智說,由於組織結構的關係,媒體很難在每起事件發生時,都能派遣對其具有足夠認識的記者前往,通常都是誰有空、或誰比較近,就派誰去了;例如台中發生的新聞,當然不可能叫台北的記者下去採訪,而是由駐地記者前往。如此結構上的先天缺陷,使得記者若非在採訪前作足功課,或事後詳細調查,便很容易出現「疑似精神病患」、「有魚有肉,泰勞還嫌不夠」和「你們師長知不知道妳們要來丟雞蛋?」這類令人哭笑不得的報導。很有趣的是,如果記者不懂立法程序,他就沒資格寫立法院的報導;但遇到他所不了解的弱勢議題時,卻是可以信手拈來,而甚少受到監督及批判。如果你不知道這個世界長什麼樣子,那要怎麼報導它呢?

管中祥老師常說,每篇報導,對於記者來說也許只是寫來交差的例行公事,但對於被報導者,卻可能影響她的一生。手上握著如此沈重的權力的記者,絕對有責任去多了解這個世界;而我想,這也是「卯上主流」對於我們這些未來有機會成為媒體工作者的學子來說,另一層重要的意義。

我覺得,貫串整個營隊的價值,是「弱勢發聲」!不只是「為」弱勢發聲,更要讓弱勢能夠自己發聲──風信子的桃園二村農場及網站TIWA的攝影工作坊,紀錄片《島國殺人記事》與《樂生活》,苦勞網小地方新聞網…透過行動、文字,透過各種想像得到的媒介,從主流媒體中奪回發聲的權力,告訴世界:其實事情是這樣才對!讓弱勢有能力說出自己的故事,即是培力,是「卯上主流」的終極實踐…

Posted by foolfitz at July 14, 2007 3:33 AM | TrackBack
Comments

這次真的年輕很多吔

很感動的文章與活動~

Posted by: benla at July 21, 2007 12:16 PM
Post a comment










 

Remember personal 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