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7, 2007

在自虐與媒體批判之間

話說,雖然身為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的志工,但在下我非常痛!恨!看新聞,報紙還好一點點,但叫我看電視新聞真的受不了。

我恨新聞媒體恨到什麼程度呢?我只要聽到新聞那扣人心弦的配樂,以及主播嬌嫩柔美的嗓音,馬上就會焦躁起來,吃飯配新聞還會讓我胃痛!在媒觀暑假的「卯上主流」營隊中,我為了不在充滿新聞的環境吃飯,每餐都抱著飯跑出餐廳躲到交誼廳一個人吃;在家裏的晚餐時間,我其實很想陪家人在客廳多坐一會兒,但我爸偏偏就一定要看新聞台,我只好再度躲回房間當阿宅……幹,我家庭破碎的話都是那些爛媒體害的!

媒體生態爛到這種程度,連路邊阿貓阿狗隨手捻來都可以罵記者腦殘;雖然無法反駁,但這還是讓自詡為傳播科系學生的在下我感到十分的難過……但問題是,既然知道那麼爛,幹麼還要看,而且還看的不亦樂乎?

朋友學姐都曾跟我說,要進行媒體改革,一定要先捏著鼻子正視他們腐爛的地方,才能知道問題出在哪裡。我這位學姐未來會進入傳播學界,可能是未來媒體改革的大將,她說這話我同意;但一般民眾如我,何必知道得那麼清楚?那種東西看一次不知道、看兩次不知道,這輩子看到現在也該知道了,有必要一直一直地看下去嗎?

又,如果要批判的話,我覺得要做有建設性的批判,一開始只會批一些挑錯字、講錯話,當然很OK;但如果一直甘於謾罵,而不設法讓自己進步,去了解所謂「結構性」的問題,豈不是把自己跟媒體放在同樣的低度

這就是媒觀為甚麼要推動媒體識讀教育了。

身為公民,若要卯上主流,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以拒絕收看表達抗議,因為消費者的力量就是消費!再嘛積極一點的,看到爛節目會投訴或打電話到新聞台去罵,讓他們確實知道你的憤怒;更積極的,就是支持優質節目囉。我是個消極的媒改者,我只做到拒絕收看,但試問那些整天大罵媒體腦殘的朋友,你可曾打過一通電話到電視台或報社抗議過嗎?如果沒有,只罵給自己聽、罵爽的,而且還繼續消費惡質媒體,那你是不是連消極抵抗都沒做到呢?

此外,又有多少人能舉出自己喜歡的優質節目呢?我可以喔--像是公視晚上七點的全球現場,是非常優質的國際新聞,每集都會邀請學者來為觀眾分析國際局勢,而且正好可以填補該死的晚間新聞時間;被大家誇獎到翻過去的獨立特派員就不用說啦,我今天發現客家台的村民大會也非常精彩:它是一個有點像公民眾議院的公共論壇節目,不過製作單位很用心,節目是下鄉到村子裡,聚集村民召開名符其實的村民大會,民眾有充分的機會上台發言,而且主持人問問題非常犀利!我今天看的這集「蕉農 焦濃」,來賓農委會農糧署的主秘就被電得金爍爍,實在有夠爽 XD (相較之下,謝震武就是賣臉的了…)


最後,引述龜哥的話:何必改造媒體,自己造媒體不就好了!

Posted by foolfitz at July 27, 2007 1:36 AM | TrackBack
Comments

啊啊啊…原本留言的那位大大,我不小心把你的留言坎掉了 ,真抱歉 囧rz
很高興遇見外星人同鄉,哈哈

Posted by: FoolFitz at August 5, 2007 12:54 AM

我現在看電視都是看Discovery、國家地理、電影...
新聞都只看報紙了ˊˋ

Posted by: 風痕影 at August 8, 2007 4:20 PM

這樣很好呀,我很受不了那種開口閉口「腦殘媒體」,又每天準時收看新聞的鄉民。支持優質媒體才是王道哪,公視都快餓死了…唉唉

Posted by: Fool Fitz at August 8, 2007 9:07 PM

村民大會比公民眾議院好看

Posted by: benla at August 21, 2007 10:41 PM
Post a comment










 

Remember personal 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