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1, 2007

教育非得高等不可?

指考分發剛放榜,全國因為錄取率創新高,入學分數創新低炒的沸沸揚揚;但我擔心的反而是,有些人本來就不喜歡讀書,也沒有讀書天份,卻因為社會風氣,擔心自己沒有高學歷就比不上人家,本來高中/高職畢業就可以去就業,但在那種設立目的就只為了賺錢的黑心學店,學不到多少東西,卻要花費四年光陰和龐大的學費在大學裡。

這不是對弱勢的再剝削嗎?!

並不是每個人都需要讀大學,受教育的管道也不只有正規的學校,上次跟苦勞窮理跟我說,他和幾個朋友,要和一位中研院的研究員要在文山社大開一門課,名叫【大文山區的當代史:工業發展對大文山區的影響】,要從訪問社區居民的過程中,形構該地區產業發展與外地移民聚落形成的過程,課程包括勞動意識、城鄉發展、社區文史、產業史,還要用google maps 把自己和受訪者生命中的重要地點都標示出來…

…一般大學的課程能夠這麼豐富嗎?

而且窮理還跟我說了一句話:社大的學員上課會很用心,因為他們不像大學生,是"被迫"坐在課堂內,而是自己想來的

囉唆了這麼多,我並不是想貶低大學教育,我想說的是,有許多人不喜歡也不擅長唸書,他們上大學只是因為怕比不上人家,但這文憑是否真的有用,卻仍是個未知的問題;那麼,需要龐大花費的大學教育,對他們來說究竟是不是有益的呢?而跟一昧的發展高等教育相比,創造更多元、更自由的學習管道,是否更有建設性?

Posted by foolfitz at August 11, 2007 1:59 AM | TrackBack
Comments

言之有理,但現實上,要大家理性思考似乎不是那麼容易。

Posted by: Victe.L at August 11, 2007 12:42 PM

最麻煩的還是「文憑至上」的觀念…真糟糕,而且拿它沒辦法。

不過聽說這幾年技職教育有重新復甦的跡象,我個人是還滿推崇技職教育的,但前提是不能養出那種除了專業什麼也不懂的人…

其實二十年前學運正熱的時候,大學沒那麼多間,不少學運分子都是讀專科或其他技職學校,也沒聽過他們會說「這不是我的專業領域,關我屁事」。

其實這種問題比較嚴重的是大學生齁 = =a

Posted by: Fool Fitz at August 13, 2007 12:02 PM

的確高等教育是不應該這樣。教育也應該如同你所說的,更為自由與多元。

不過不論一張文憑也好,或是充實的大學四年也好,上大學有沒有用的衡量者,應該是受教者本身。對受教者的生命有沒有意義,會是不會是一種浪費,我們有能力比受教者自己做出更好的判斷嗎?

我有一個朋友,高中(職)唸了七年,換了三間學校,我還搞不清他最後到底沒有畢業。不過他因此認識了不一樣的女朋友,學得了兩種以上的專業知識,還有持續到現在人際關係網絡。從以前到現在,我從不認為我朋友這特殊的學經歷是一種浪費,當然他自己也不這麼認為。

我認為你所擔心的事情,恐怕來自於你對他人的自我選擇並不信賴。即便退一萬步說,即使他們是受到社會風氣影響,或是父母親的壓力影響,我也沒有信心就可以說我對他們的未來前途的資訊掌握比他們自己的更為正確,因而我可以幫他們判斷上大學值不值得。

如果我們追求的目標是要達到多元而自由的社會環境,那麼我們本身是不是應該先從「幫別人作價值判斷」的心理慣性中解脫出來呢?

Posted by: brahman at September 18, 2007 11:12 PM

喔喔喔是brahman大大 >///<

其實我所想要傳達的就只有一句話:每個人都有適合的位置。而我也認為,若要讓每個人能為自己下決定,前提是公開且充足的資訊,這樣才能做出正確的分析和判斷。

不過該怎麼做我就不知道了,大概是各學校都要有好的輔導老師吧…

(語無倫次,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說啥 @@")

Posted by: FoolFitz at September 19, 2007 1:12 AM

不介意的話,再跟您抬個槓 :P

「每個人都有合適的位置」,是啊,這個我同意。我也贊同在升學就業輔導上,社會應該投入更多資源。

您說,「要讓每個人能為自己下決定,前提是公開且充足的資訊」。但是現實世界似乎很難有充足資訊這件事。

那麼,如果在資訊不是那麼充分的情況下,我們自己知道的有限資訊,比起受教者本身有擁有的有限資訊,能夠使我們做出比受教者更佳的選擇嗎?

Posted by: brahman at September 20, 2007 11:00 PM
Post a comment










 

Remember personal 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