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8, 2007

8/26 雜記 & 勞工新聞台

星期三因為沒課,順勢多放了一天假,從老家上來的時候,順便到TIWA阿香跑腿,拿她紀錄片要用的VHS帶子到紀錄片工會轉帶。難得摸DV,還滿恐怖的;那幾片是1990年代工運的紀錄片;我趁轉帶的時候把《寶劍金釵》看完了。工會那邊的幾個人在忙著準備《最遙遠的距離》的宣傳,聽說林靖傑導演的辦公室也搬過去了。

回來時阿香請我去吃麵疙瘩,因為之前有幫她調整部落格的設定,她就跟我聊到想把之前的「轟影展」、以及工人們學拍片的過程的影像紀錄丟上網路;接著越扯越遠,她突然丟了一句:「來做勞工新聞台如何!內容是勞工關心的事情,例如勞工政策或工運、勞教等,並由勞工拍攝、由勞工來報導!」哇哈哈,想到勞工站在主播台就覺得很有趣,「這一定會紅!」我贊道。

接著開始討論細節,一週大概可以製作30分鐘~60分鐘的影片,看是要放youtube還是PeoPo(我是覺得影片放youtube、但部落格主體在PeoPo),說不定可以向公視或Rising Voices申請經費,順便拿個公民新聞獎;主播可以找倉運聯的秋月姐,場景要佈置的一看就覺得很另類;轟影展工作坊的貨櫃車司機們在技術上都有些底子了,只是怕他們沒時間搞這些;我可以負責網路方面的教學,不過在那之前要請教窮理在社大是怎麼上課的…

好!等阿香把手上這部片子剪出來,就可以開始玩了,實在是非常有趣 XD

題外話,之前把《Monster》搬過去TIWA,結果星期三沐子跟我說,這部漫畫讓她家幾個人在中秋夜挑燈夜戰…哼哼,看來我的「社運界宅化陰謀」進行的滿順利的 = =+

Posted by foolfitz at 3:32 AM | Comments (2) | TrackBack

September 23, 2007

槍打出頭鳥

有很多人批評小美姐衝撞環評會是「不智、不當」的舉動,但試問,若沒有她這樣的衝撞,有誰會注意這件事呢?這的確是不智的行為,因為槍打出頭鳥,所以小美會一直被打槍。

她是個偉大的笨蛋!

環保署本來要禁止小美到環評會採訪、要她永遠踏不進會場一步,所以大家發起了聲援小美的連署;但,竊以為,把連署的「標題」改成新聞自由及資訊公開的層次,而不是只聲援記者一個人,應該比較能叫那些假道學的傢伙閉嘴。

Posted by foolfitz at 4:38 P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September 21, 2007

NCC大小眼!偏愛財團!藐視人民!

NCC大小眼!偏愛財團!藐視人民!--我們對NCC傾向業者表達強烈抗議!

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媒體改造學社、公民參與媒體改造聯盟 共同聲明

2007/9/21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日前公佈「通訊傳播基本法草案」,對於設立公評人機制、新聞部門簽訂自主公約;新聞及兒童節目不得有置入廣告的規範,我們予以肯定。然而,整體而言,「通傳法草案」內容偏向媒體所有權「去除管制」的思維,對跨媒體經營大幅鬆綁、取消有線電視垂直整合限制、缺乏退場機制、對限制外資比例態度曖昧,無法有效解決本地媒體壟斷問題;並且取消本國自製節目比例、刪除對公共電視之補助,降低業者公共責任,此一發展不僅影響本國媒體產業與文化甚巨,對媒體從業人員的權益、媒體專業表現與社會責任也將出現負面影響,實非負責任的媒體主管機關應有作為。我們的疑問是,NCC對原本該監理的對象如此寬待,又置所有閱聽大眾的權益何在?


不僅「通傳法草案」向業者利益傾斜,草案公佈後的公聽程序也僅顧慮到業者權益,不利公民參與。「通傳法」將整合現有廣電法制,對台灣媒體將有深遠影響,然而,NCC於9 月10日公告「通傳法草案」,9月18日才宣佈召開公聽會,卻要求社會各界應於9月 21日提供書面意見,方得以取得參加公聽會的資格!短短三天時間,就要公民團體針對多達185條的草案內容進行表達意見,不僅資訊不對等,程序不合理,更剝奪了公民團體充分參與和表達意見的機會!對此我們表達強烈不滿!

而NCC所規劃預計召開,而且是未來唯一關於此一重要法案的六場公聽會中,安排業者出席的即高達四場,但對公民團體、學者專家開放的場次卻只有9月28日的兩場,「公聽會」的目的顯然以聽取業者意見為主;令人更不解的是, NCC事先主動提早發文邀請電信、廣電產業的公/協會,請各公/協會協調派業者代表參加公聽會,並在網站上公告邀請對象;而邀請各公民團體參加的公文,各團體卻遲至9月21日(中秋節連續假期前的最後一個工作日)近中午時方才收到,對公民團體極不尊重,漠視人民的參與管道!

NCC給予業者高規格邀請與充分的準備時間,卻要公民團體緊急在半個工作天內提出書面意見,才得以參加,難道「公聽會」是業者的專屬的「私聽會」?!「通傳法」是 NCC為業者量身訂作的「金」縷衣?!對此,我們表達嚴正抗議!
1. 抗議公聽會程序不合理、不公平、不完善!
2. 抗議NCC大小眼,向業者傾斜,眼裡只有業者,沒有公民團體!

「通傳法草案」攸關未來台灣廣電媒體與通訊事業之發展,我們將持續針對各部分提出相關建議,也呼籲NCC回歸正道,落實政策制定公開透明、公共參與、民主之精神,充分納入公民團體與社會大眾意見。

我們要求NCC

1. 「通傳法草案公聽會」必須全程網路即時轉播,讓全國民眾了解公聽內容,參與公聽過程。
2. NCC應增加公聽會的場次,並在北、中、南、東各地召開公聽會,降低參與門檻,廣邀各地公民團體、業者、一般民眾參與公聽,充份了解民眾對媒體改革之期待。
3. NCC應重新評估「通訊傳播基本法草案」,強化媒體所有權的規範,提高業者的公共責任,重視閱聽眾的視聽保障與傳播權。

公民媒改聯盟由67個關心媒體改革公民團體組成,成立於2005年8月,涵蓋人權、兒少、原住民、環境、婦女、文化、勞工、醫療、身心障礙、移工、司法改革、移民、媒體改革、教育等領域。成員包括:

婦女新知基金會、婦女救援基金會、女學會、台灣婦女團體全國聯合會、台灣女人連線、台北市女性權益促進會、台北市婦女新知協會、關懷文教基金會、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勵馨基金會、彭婉如文教基金會、靖娟兒童安全基金會、中華民國智障者家長總會、中華育幼機構兒童關懷協會、國際單親兒童文教基金會、兒童人權協會、兒童福利聯盟文教基金會、台灣愛鄰社區服務協會白絲帶工作站、同志諮詢熱線、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開拓文教基金會、媒體改造學社、台北市晚晴婦女協會、台灣女性影像學會、女醫師協會、終止童妓協會、高雄縣原住民婦女永續發展協會、高雄縣原住民婦女成長協會、台灣原住民政策協會、屏東縣部落工作永續發展協會、台大婦女研究室、台灣人權促進會、高雄市女性權益促進會、永和社區大學、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全國大專女生行動聯盟、傳播學生鬥陣、另類媒體發電機(AMG)、台灣護理人員權益促進會、中國家庭教育協進會、中華社區教育發展協會、台北市雙胞胎協會、中華婦女消費者協會、台北縣汐止市水噹噹成長協會、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南洋台灣姊妹會、台北市家長協會、友善校園推動聯盟、台灣環境保護聯盟、永續台灣文教基金會、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主婦聯盟環境保基金會、台北市教師會、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台灣社區護理學會、小米穗原住民文化基金會、台灣新聞記者協會、醫療改革基金會、台灣社工專業人員協會、高雄市婦女新知協會、現代婦女基金會、台灣促進和平基金會、台灣文化產業學會、立心基金、台灣同志人權協會、司法改革基金會、同志參政聯盟。

Posted by foolfitz at 6:41 P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September 16, 2007

宅男推動社會進步論

  1. 宅男要支持同志:最好全世界的帥哥都變成同志,這樣可以減少市場競爭!!
  2. 宅男要支持娼妓:我們都是陳先生
  3. 宅男要支持新移民:很有可能成為這段異國戀曲中的男主角!
  4. 宅男要支持家務工:同是在家淪落人 相逢何必曾相識
Posted by foolfitz at 1:51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September 11, 2007

9/9 流水帳

太晚起床,趕著坐火車,本來說要帶去TIWA的書、漫畫、檯燈都忘記帶。

到TIWA把剪報翻拍成數位相片。某位外勞大姐煮的午餐聽說超級好吃,但我因為早餐吃很飽所以吃不下,嗚嗚

中午跟沐子、靜如和KASAPI一行人去「沒錢沒身份」,在公車上一個整個熱鬧。

遇到好久不見、之前在TIWA實習的雅芬教官,她是某職業學校的教官,還到世新社發所在職進修,是個很妙的大姐。

秀蓮帶著閃光加入隊伍。

有法輪功的人來宣傳,結果被疑似「和平統一」派的阿婆趕走(強調是疑似喔)

侯孝賢導演這次又出來贊聲了,他應該是全台灣最挺社運的文化界人士吧!

據沐子估計,人數約500~600人,聲勢還不錯。

大約3:30~4:00之間,張小逼加入。

本次行動的主旨是「廢除財力證明」,40萬存款實在很誇張;而且中國配偶依親居然還有「名額限制」,真是夠了…

順便補上我在anarch家寫的回覆:

外配姊妹們來到台灣,都已經生孩子了,居然還拿不到身份證--所以她們不能在銀行開戶、每隔一陣子就要去申請延長居留,在路上還會被熱愛取締逃跑外勞的警察臨檢,因為沒有身份證被帶回警局盤查!而且連在集會時上台發言都不行,集會當天有好幾位姊妹就是因為怕被以「與入境理由不符」這種爛理由驅逐出境,只好由有身份證的姊妹上台代打。

有人說她們賺了錢都拿回去老家供養,但她們分明就有繳稅,而且還不會逃稅;再說有多少人拿了台灣的錢去買外國名牌、去外國定居,這不也是供養外國人呢?

那天有幼教老師團體到場支持,他們說,在幼稚園裡,有些小朋友上到一半就不見了,為甚麼?因為爸媽沒錢,為了湊足那40萬,只好挪用原本要給小孩子受教育的學費…試問,這制度所產生的問題,會比所解決的少嗎?

究竟誰有資格移動、誰有資格定居,誰為社會帶來貢獻、誰引發社會問題,我想這不只是法規,是整個價值體系的問題。

很多團體上台講話表示支持,除了移民團體,還有婦女新知,以及很神奇的幼教老師團體

沐子在台上喊「移工挺移民」的時候,本人喊著:阿宅挺移民!

小朋友和媽媽唱「日久他鄉是故鄉」那部份十分令人動容!不過這次前交工--生祥和好客怎麼沒有出來贊聲呢?

回去的路上跟老闆們商量好,阿宅遊行的時候會帶TIWA的旗子去,「移工挺阿宅!」
在公車上跟婉君閒聊,問她老闆有沒有養寵物,她說:「老闆只有養我而已。」

XD

結束後回到辦公室幫婉君開歡送會,沐子買了蛋糕。婉君是唯一我敢與之交談的外勞,也是KASAPI的核心人物,希望她趕快回來。

幫香香理事長設定部落格,之後她開始以「家雋宅男」稱呼我 Orz

我買蔥油餅,好吃但有點貴,50耶。涵生買了印尼煎餅,但那太甜我不喜歡。倒是大姐們煮的菲律賓湯圓我覺得超超超級好吃!!

跟TIWA四人組&張小逼去看鐵馬影展,小逼騎逋逋,我跟老闆們坐計程車。車子後座擠了四個人,讓我彷彿回到童年一部車擠2個大人+5、6個小孩的時光…

因為張小逼,老闆們聊起TIWA志工除了我和少數幾人之外,全都是gay & lesbian,我感覺到了我的弱勢 T^T

進去之前遇到種子社的阿喵。我們看的是《美麗青年全泰一》,我睡著了…

看完之後,張小逼先走。(結果他發生車禍)

順便去逛了一下紅衫軍,感覺並不盛大。帶了兩支扇子回來紀念。我去看拒馬,老闆們很無聊地叫我跟警察伯伯合照一張 = =

靜如跟其他人推薦《中東現場》,阿香則提起《阿拉不是一定要》,我都看過,真虛榮 = =+

沐子交代我要把整套《20世紀少年》搬過去…

坐火車回家。到家後跟管董報告媒觀論壇與談人邀請狀況,之後因為餓到頭昏眼花,緊急衝出去吃碗麵。

結束。

Posted by foolfitz at 3:16 AM | Comments (4) | TrackBack

September 5, 2007

懶人包:阿宅之怒!

真的是暴動耶,比TVBullShit周阿保事件還誇張。吳宗憲你準備吃屁吧。

大宇宙的電波: 宅你他媽!中視「我猜」節目錄影後感
鬼畜之道 ~地獄人間紀實~:《我猜我猜》大力扭曲動漫迷形象,中視討論區炎上
新‧龍貓森林 ? “還好還好,我不是宅男…”:中視《我猜我猜》9/1事件有感
[啥米] 宅男不應該生活在這個世界上?!
角川書店的聲明
台灣文化及大眾媒體監督協會
成句/宅男根本就不該活在這個世界上
9/1 這次引起爭議的我猜 人不可貌相單元(蒐證用)
廢業青年日記: [Otaku] 今天,你有資格活在這世界上嗎?
markscat的異想世界-分站: 吳宗憲,你好樣的
吃虧的只是我們:《我猜》看後感 (俺は最も強いと熱血)
蘿蘿莉莉口愛CuteBlog - 八十四章!!!對不起!各位!我把臉丟光了!!一號宅男的自白
朱學恆的路西法地獄 - 如果我,沒資格活在這個世界上,你有資格出生嗎?

在中視討論區要求吳宗憲等人道歉的連署
(為甚麼要在中視討論區?我不想為了簽個名申請帳號啊…

◇ 影響到日文維基百科「おたく」條目

◇ 三立 - 我猜批宅事件
◇ 中時 - 吳宗憲 鹹溼加料瞎掰小說 動漫迷火大 拒看我猜
◇ 蘋果 - 吳宗憲念輕小說如念A書 遭圍剿不道歉
◇ 苦勞 - 要求中視等人道歉!
◇ 東森 - 吳宗憲禍從口出 瞎掰小說惹火動漫迷

香港網友的聲援:
 ◇ 宗憲事件 (苦勞轉貼
 ◇ 《我猜》對宅的貶謫一事 - 知日部屋
 ◇ 小小大事件 ─ 台灣《我猜我猜我猜猜猜》風波

延伸閱讀:
為何在黑糖 一劇中 要把醜陋與霹靂布袋戲 劃上等號
黑澀會:畫花臉像布袋戲 遭網友痛批

Posted by foolfitz at 12:49 PM | Comments (4) | TrackBack

September 3, 2007

逃無可逃的「逃跑外勞」

陳氏娥,來自越南,我們都叫她阿娥。阿娥七年前離婚,為了扶養兩個孩子,她在四年前來到台灣謀求生路,卻被台灣社會體制逼得退無可退,成了一名──逃跑外勞。

阿娥來台時,聘僱合約中明寫著她的工作是家庭監護,但她卻被要求在雇主經營的店裡製作麵條,每天早上四點就要起來做麵;還要打掃家裡、打掃雇主兩個女兒的另外四間房子,幫忙賣樂透和兒童玩具。阿娥沒有休假,也不能出門,見不到任何朋友;但讓阿娥最無法忍受的,是她不管做什麼,都會被雇主的女兒罵。

在那半年內,阿娥每個月拿到的薪水竟然都不到三千元,阿娥向雇主和台灣仲介反應她的工作太重、薪資又太低,要求照合約工作;但被仲介告訴她不行,而且如果想轉換雇主,就要被遣返。阿娥為支付來台的仲介費,已經借很多錢,一旦被遣返,她就沒辦法償還借款,更何況她還有兩個年幼的孩子要養。在越南仲介的建議下,阿娥把心一橫,逃走了。

2005年7月11日,阿娥去找工作回來時,在新竹縣湖口鄉一處路口被陳姓車主駕車撞成重傷,當場昏迷,被送到湖口仁慈醫院後不久,因為狀況危急而轉送到台大醫院急診。由於阿娥沒有健保,若無保證人簽名,醫院就不能替她進行手術,當時來探望她的台灣朋友許先生,不願看到阿娥孤獨地躺在床上等死,便簽下了同意書。

阿娥出院後,隨即被警方帶走。當時她的傷口還很嚴重,一般收容所不敢收,警察只好把阿娥帶回派出所的詢問房。房間內沒有床,無法行走的阿娥便拿一個大紙箱打開放在地板,再拿兩件被單鋪上。許先生的大哥大嫂來探望她時,看到她睡在地板,行動不便,衛生條件又差,傷口很容易感染,大嫂忍不住哭著說:「阿娥,我們帶你回家好不好…」警方在夫妻倆的保證下,同意讓他們帶阿娥回家照顧。

2005年11月,因為大哥大嫂搬家,阿娥搬到了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的庇護中心;同時,她對陳姓車主的訴訟也已經展開。然而,法院雖判陳先生必須對阿娥的傷害做出賠償,但因陳先生本身也是一窮二白,拿不出錢。這段時間台大醫院一直向阿娥追討醫療費,由於她沒有任何社會保險,其費用高達410,618元,看護費也要45,600元。雖然包括法官在內,很多人勸阿娥乾脆回越南就不必負擔這筆錢,但這樣就得由替她作保的許先生要承擔。阿娥不願害朋友背負債務,只能留在台灣,並對陳先生一再提出告訴。

現在想想,如果阿娥不是個「逃跑外勞」,也許就不會這麼辛苦了。勞委會常宣稱,外勞在「逃跑」之後,容易受到不當剝削、就醫也沒任何勞健保給付,所以查緝逃跑外勞是為他們著想──然而,官老爺們從未思考過,既然要承擔這麼大的風險,若不是被極度壓榨、剝削,又怎麼會有人選擇逃走!為了交出拼治安的漂亮成績,政府總是拿最弱勢的逃跑外勞做犧牲品,卻未曾探究他們「逃跑」的原因,讓人不禁想問:這制度,還要製造多少像阿娥一樣的悲劇?

延伸閱讀:

Posted by foolfitz at 9:30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