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3, 2007

逃無可逃的「逃跑外勞」

陳氏娥,來自越南,我們都叫她阿娥。阿娥七年前離婚,為了扶養兩個孩子,她在四年前來到台灣謀求生路,卻被台灣社會體制逼得退無可退,成了一名──逃跑外勞。

阿娥來台時,聘僱合約中明寫著她的工作是家庭監護,但她卻被要求在雇主經營的店裡製作麵條,每天早上四點就要起來做麵;還要打掃家裡、打掃雇主兩個女兒的另外四間房子,幫忙賣樂透和兒童玩具。阿娥沒有休假,也不能出門,見不到任何朋友;但讓阿娥最無法忍受的,是她不管做什麼,都會被雇主的女兒罵。

在那半年內,阿娥每個月拿到的薪水竟然都不到三千元,阿娥向雇主和台灣仲介反應她的工作太重、薪資又太低,要求照合約工作;但被仲介告訴她不行,而且如果想轉換雇主,就要被遣返。阿娥為支付來台的仲介費,已經借很多錢,一旦被遣返,她就沒辦法償還借款,更何況她還有兩個年幼的孩子要養。在越南仲介的建議下,阿娥把心一橫,逃走了。

2005年7月11日,阿娥去找工作回來時,在新竹縣湖口鄉一處路口被陳姓車主駕車撞成重傷,當場昏迷,被送到湖口仁慈醫院後不久,因為狀況危急而轉送到台大醫院急診。由於阿娥沒有健保,若無保證人簽名,醫院就不能替她進行手術,當時來探望她的台灣朋友許先生,不願看到阿娥孤獨地躺在床上等死,便簽下了同意書。

阿娥出院後,隨即被警方帶走。當時她的傷口還很嚴重,一般收容所不敢收,警察只好把阿娥帶回派出所的詢問房。房間內沒有床,無法行走的阿娥便拿一個大紙箱打開放在地板,再拿兩件被單鋪上。許先生的大哥大嫂來探望她時,看到她睡在地板,行動不便,衛生條件又差,傷口很容易感染,大嫂忍不住哭著說:「阿娥,我們帶你回家好不好…」警方在夫妻倆的保證下,同意讓他們帶阿娥回家照顧。

2005年11月,因為大哥大嫂搬家,阿娥搬到了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的庇護中心;同時,她對陳姓車主的訴訟也已經展開。然而,法院雖判陳先生必須對阿娥的傷害做出賠償,但因陳先生本身也是一窮二白,拿不出錢。這段時間台大醫院一直向阿娥追討醫療費,由於她沒有任何社會保險,其費用高達410,618元,看護費也要45,600元。雖然包括法官在內,很多人勸阿娥乾脆回越南就不必負擔這筆錢,但這樣就得由替她作保的許先生要承擔。阿娥不願害朋友背負債務,只能留在台灣,並對陳先生一再提出告訴。

現在想想,如果阿娥不是個「逃跑外勞」,也許就不會這麼辛苦了。勞委會常宣稱,外勞在「逃跑」之後,容易受到不當剝削、就醫也沒任何勞健保給付,所以查緝逃跑外勞是為他們著想──然而,官老爺們從未思考過,既然要承擔這麼大的風險,若不是被極度壓榨、剝削,又怎麼會有人選擇逃走!為了交出拼治安的漂亮成績,政府總是拿最弱勢的逃跑外勞做犧牲品,卻未曾探究他們「逃跑」的原因,讓人不禁想問:這制度,還要製造多少像阿娥一樣的悲劇?

延伸閱讀:

Posted by foolfitz at September 3, 2007 9:30 AM | TrackBack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Remember personal 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