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8, 2007

10/7 一位偉大記者的紀念日

雖然lag了一天,但還是一定要緬懷一下,這位偉大的俄羅斯女記者:安娜.波麗特柯芙斯卡雅(Anna Stepanovna Politkovskaya)。2006年10月7日下午,她在莫斯科住所的電梯內被槍殺,身中四槍。偉大記者的隕落,也引起國際社會的惋惜。但這背後的原委,非常諷刺的,就如同另一位為正義犧牲的女記者薇若妮卡‧吉倫(Veronica Guerin)一樣:她讓真相重生,真相卻殺死了她

下文引自《別對我撒謊》中的〈車臣:不義之戰〉之序:

俄羅斯車臣(Chechnya)自治共和國戰爭與前南斯拉夫戰爭不同之處在於:西方世界對車臣的情況視若無睹。儘管人權團體一直嚴詞譴責俄羅斯在車臣的行為,但弗拉基米爾.普丁(Vladimir Putin)的政府仍然是歐洲理事會(Council of Europe)的成員國、「歐洲人權公約」的簽署國,並且受到歐洲人權法庭的管轄。

蘇維埃聯邦解體過程還算平和,車臣卻是例外。當地人民(絕大部分為穆斯林)追求獨立自主,在1994年12月與俄羅斯開戰。車臣軍民頑強抵抗,死傷人數直線上升,俄羅斯國會與媒體反對聲浪高漲,1996年8月,鮑里斯.葉爾欽(Boris Yeltsin)總統被迫與車臣領導階層達成停火協議。

三年之後,烽火再起。兩名車臣軍閥夏米爾.巴薩耶夫(Shamil Basayev)與哈塔布(Khattab)在鄰近的達吉斯坦(Daghestan)自治共和國發動武裝叛變,俄羅斯新任總統普丁下令俄軍強硬反擊,進攻兩個位於達吉斯坦的穆斯林村落;普丁曾經主掌反情報機構聯邦安全局(FSB),也就是前蘇聯國家安全局(KGB)的化身。車臣方面也不甘示弱,以炸彈攻擊達吉斯坦的俄軍營房,並先後在莫斯科與俄羅斯南部犯案,殺害兩百多人。1999年10月1日,俄軍再度進攻車臣。

由於先前俄羅斯各地發生一連串爆炸案,因此進軍車臣的行動似乎到民意普遍支持。俄羅斯的宣傳將爆炸案與「國際恐怖主義」以及奧薩瑪.賓拉登(Osama bin Laden)掛鉤;後者因為策劃攻擊美國駐肯亞與坦尚尼亞大使館,當時正遭到美國政府通緝。然而俄羅斯這一連串爆炸案的兇手未必是來自車臣,達吉斯坦的伊斯蘭教好戰份子與俄羅斯內奸也有可能涉案。可以確定的是,事件的主要受益者是普丁本人,他如今已是俄羅斯的新強人。

普丁的「反恐作戰」摧毀了車臣的首都格洛茲尼(Grozny),大批平民逃往鄰近的達吉斯坦與印古什(Ingushetia)自治共和國,到現在還寄居在難民營中,處境極為惡劣。儘管官方宣稱戰爭已經結束,俄軍官兵仍然繼續任意射殺平民。酷刑凌虐是司空見慣,兩簽名平民從此「失蹤」,俄羅斯的「過份行為」肆無忌憚的展開。更有甚者,平民的惡劣境遇已成為復仇心態的溫床,家破人亡的倖存者不斷為叛軍補充新血。到現在為止,陣亡的俄軍官兵已超過四千人,車臣軍民的死傷更不計其數。

俄羅斯當局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攻擊塞爾維亞(Serbia)為由,一直拒絕西方國家調停車臣戰事。雖然歐洲理事會一度取消俄羅斯代表的投票權,英國首相布萊爾仍邀請普丁往訪倫敦;當時車臣戰事方酣,布萊爾的發言人生稱俄羅斯正面臨一場「恐怖份子的叛亂」。普丁證明自己能夠控制解體之後的俄羅斯,得到華盛頓與倫敦當局的支持,對於問題叢生的車臣,他可以為所欲為。

大部分俄羅斯記者都以莫斯科觀點來報導這場戰爭,最可貴的例外就是安娜.波麗特柯芙斯卡雅。她為立場超然的《新報》(Novaya Gazeta)撰稿,曾經三十九次前往車臣,鍥而不捨的揭發暴行與違反人權的事件。從1999年7月到2001年1月,波麗特柯芙斯卡雅做了一系列報導,呈現平民受害者如何被車臣叛軍與俄羅斯陸軍兩面夾擊。她寫道:「雙方的意識形態都是一丘之貉,對於平民沒有絲毫憐憫之心。」波麗特柯芙斯卡雅足跡遍及達吉斯坦與印古什的難民營,以及車臣戰場的前線,她揭露由於軍方不分青紅皂白的使用武力,平民已經淪為俄羅斯「反恐行動」的主要目標。然而她能夠以同理心對待受害者和加害者,描述俄羅斯部隊基層官兵的痛苦,他們三餐不繼,充當一文不值的砲灰。

對於車臣苦難長期遭到俄羅斯與西方國家忽視,波麗特柯芙斯卡雅極為不滿。她指出達吉斯坦與印古什的難民營有如納粹的集中營,將車臣人視為「罪犯民族」更與納粹對待猶太人的方式異曲同工。毀於戰火的車臣首都有如「怵目驚心的當代史達林格勒(Stalingrad)」。可以想見的是,波麗特柯芙斯卡雅招惹到來頭不小的敵人。2001年2月,波麗特柯芙斯卡雅走訪俄羅斯陸軍一個刑求中心,結果被扣留了一天一夜,高階軍官三番兩次揚言要強暴她。波麗特柯芙斯卡雅經常受到死亡威脅,2004年時差點遭到毒害。

Posted by foolfitz at October 8, 2007 3:22 AM | TrackBack
Comments

想到就覺得諷刺:國際社會惋惜?對那死了成千上萬人的不義之戰屁都不敢放一聲,等到記者為了他們之前不惋惜的事死了,才來惋惜?

歡迎光臨真實荒漠,哈!

順便一提,很好奇那些齊聲高喊入聯或返聯的人,對車臣了解多少。車臣死了那麼多百姓都沒人答理,你搖搖旗子、上街散布就能被國際社會重視?

歡迎回到一九八四,哈!

Posted by: FoolFitz at October 8, 2007 4:56 AM
Post a comment










 

Remember personal 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