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5, 2007

一切不曾發生,直至它被描述--閱讀《中東現場》

撰文 / Cora
潤稿 / FoolFitz

2001年9月11日,兩架民航機在世界的注目下直接衝破雙子星大廈,造成全球轟動。「恐怖份子」成為穆斯林的代名詞,「恐怖主義」成為中東所有激進組織的宗旨,「反恐」則是許多國家熱切強調的話題。但追根究底,似乎就只是因為──「美國指稱他們是恐怖份子,我們也就跟著這樣說。」

本書作者張翠容,是香港資深新聞工作者。她在第一本著作《行過烽火大地》中,即以戰地記者的姿態深入許多動盪不安的地區,如阿富汗、印尼、東地汶及越南等,完成一部發人深省的深度報導。第二本著作《大地旅人》則是以散文的筆法,紀錄旅途中所遇見各式各樣小人物,除了感性的抒發,亦對「記者」角色所應承負的道德責任檢視一番。

2006年,張翠容再度走訪故地,在《中東現場》裡為我們剖析中東複雜局勢的來龍去脈,及各個組織的興衰流變。從現代伊斯蘭主義的起源-開羅出發,至衝突核心-以巴現場,書中詳實紀錄作者訪談哈瑪斯領袖,及探訪阿拉法特總部的經過;黎巴嫩南部、敘利亞戈蘭高地與以色列之間的糾葛,還有美軍進攻伊拉克的政治角力,都在作者實地走訪後,化為灼見真知的文字。

訪問過程中,作者直截了當的問許多激進組織的領導者:「西方國家視你們為恐怖份子,你們如何看待?」讓鮮有發聲機會、或是一發聲便成為恐怖宣言的組織替自己澄清,沒有灑狗血的激情演說,沒有義無反顧的頑強,每個領導者娓娓道出他們所追求的信念。其實就如同美國與以色列,敵對的雙方都有初衷,都有狗急跳牆的激烈手段,作者不是要我們同情/支持所謂的「恐怖份子」,而是當大部分的人都將矛頭指向某方時,我們是否能先理解其中的原委,再選擇立場?作者指出,如果不懂歷史的脈絡,只憑來自媒體的片段資訊,民眾很容易認為這些激進份子「活像是一群天生殺人狂」。

談到立場,作者在此書中表明反對戰爭,鉅細靡遺地分析歐美及中東強國背後的利益掛鉤,進而譴責。或許有人會質疑,是否報導的「中立」界限模糊、記者的「客觀」思維崩解,不過,她在自序中表示:「有些人以為各打五十板就叫做客觀,但我終於明白,應該要打八十板的,就打八十板,四十板的,就四十板。」深入戰地前線的張翠容,與當地居民、駐軍、記者長期接觸,除了深知當地民情,更同許多手無寸鐵的無辜百姓,一起經歷了戰爭的殘酷,寫下歷史的悲哀。

本書中,作者特別用一個章節--「文學.政治 阿拉伯的藝術家」,訪問巴勒斯坦、敘利亞的詩人,和伊拉克的作家和畫家;如果說伊斯蘭的行動組織,是利用外顯的激進手段來堅守家園,那麼阿拉伯的藝術家,則是利用溫柔的詩句與畫作,撫慰眾人漂泊的渺茫感,給予同胞真摯的擁抱與歸屬。她並引述巴勒斯坦詩人達維希的詩句:「我學會了拆毀所有的字句,而只去建構一個字:家。」

最後,本書以「和平運動在中東」作結,讓我們看到在亂世中,敵對的雙方還是有相愛的可能,並有那麼多人願意不辭千里,來到這塊烽火大地為和平付出;彷若前面烏煙瘴氣的失落,就此要露出一些曙光。然而,不知道還要多少時間,我們才能化解以巴的世仇,化解基督教世界與伊斯蘭世界的誤解,並打破大國以反恐之名、行強取石油之實的謊言。「畢竟這本書只是一個開始,」張翠容寫道。

走過世界各處紛擾之地,但張翠容從來不是一名會讓自己置身事外的記者,她書中所訪問的,大多都是平民,而非只見的到官方或權貴的觀點。她在印尼排華暴潮中將親身前往動亂地區,在伊拉克戰爭前夕跟著和平團體衝上前線當人肉盾牌,這似乎跟新聞學理中,記者該保持的「超然不涉入」有所違背;然而,若非親身經歷、與當事人患難與共,又怎麼能傳達出人民的聲音、寫下真正的事實呢?

「把我們的故事說出去!」在越南和印尼,兩位歷經動亂的華人婦女,不約而同地向張翠容這麼說過。也許,這才是人民心中,對記者職責的真正期盼吧。


原文刊載於「看!媒體--媒觀報告」第7期

Posted by foolfitz at November 5, 2007 10:11 PM | TrackBack
Comments

哈哈:D

Posted by: 可拉 at November 11, 2007 2:39 AM
Post a comment










 

Remember personal 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