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4, 2007

亂丟

這一年、尤其是最近兩個月,經歷太多跟以前生活截然不同的事情,想法思緒一整個混亂,好像該梳理一下。但沒時間仔細寫,先隨便丟:

火盟的所謂慢政治:
慢政治是直接民權,讓所有人一起來討論我們的政策要長成什麼樣子;如果這場運動長達十年,何必在意今年選戰的輸贏
不拉票、不做承諾,因為不希望選民認為依靠「某幾個人」就能做出「什麼事情」
不打高空,採取直接對話,寧可少發傳單也要多跟幾個人聊(但這跟經營網路有什麼異同、衝突的地方??)
要跟人多聊,就要先知道對方關心什麼,並以自身的經驗出發。

自己與政治的關係?自己與弱勢的關係?自己與媒體的關係?自己與網路的關係?
例如鄉民罵媒體,但還是繼續看;例如某些主播發表些新聞倫理言論,卻還是播爛新聞;例如有著美好夢想的左派進步青年沒見過失業勞工;例如部落客想在社運界推動web2.0還是啥鬼的,但社運團體基本上連Google Group都覺得很難;例如我這個嫩B在這裡大放厥詞…
該思考自己、以及他們在結構中的位置。好想去日日春學習思考「自己與政治的關係」…

印刷廠工人、電視台的工程部,究竟是不是媒改該含納的範圍?藍領和白領該在同一個工會嗎?
最近覺得會讓人「一眼看出它很爛」的新聞都不是最糟的,最糟的是對抗性不夠的那種,例如報導名流奢華,失業工人看到了會有什麼感覺?但究竟什麼事情才是一般人想要知道的?

全球之聲是很菁英的東西,一點都不草根,不管是「翻譯」或「國際」都是。 但也請了解,菁英不是原罪。

現在有些電視台的道具都外包出去了,以前被每個電視台視為驕傲的道具庫,越來越少。

Posted by foolfitz at December 24, 2007 3:17 AM | TrackBack
Comments

同樣的,社運團體願不願意上網去接觸他們本來接觸不到的群眾,這也是要花時間跟耐心的。

全球之聲很精英,因為最終目的還是希望能夠影響精英的決策。而rising voices的出現,不用多說了吧。

Posted by: Portnoy at December 24, 2007 9:55 AM

我的思緒還在整理,沒辦法丟出什麼有說服力的東西,不過龜哥,我希望你知道,「部落客」平常所接觸到的人,基本上都是「經過篩選」的,這些人體內流著網路的血液,習慣非面對面溝通,能夠快速適應新工具、處理大量資訊;如果不具備這些條件,就不會讓你遇到,所以你可能覺得每個人都跟「你們」一樣。

但事實上社運圈有很大一部分都是30、40歲幾歲的人,網路對他們來說就是email和msn,頂多這幾年多出了個苦勞和PeoPo,偶爾會逛逛朋友的部落格。就算是大學生,又有多少人知道「RSS閱讀器」和「twitter」?更別說中年人了。

「社運團體願不願意上網去接觸他們本來接觸不到的群眾」這句話沒有說全,我想問:「怎麼樣叫接觸?真的能接觸到嗎?接觸到了又怎樣?」

茫茫網海中,每天都有新的串聯、無數的網路書籤,要怎麼讓資訊被人看到呢?我想這是很多發起網路運動的人所焦慮的事情。而所謂接觸當然不是只將資訊po上網,但究竟怎麼樣的行為才叫接觸、互動呢?

另一點是,網路中產階級就是不知民間疾苦。大家常提的樂生保留運動和杉原海灘,人權和環保有著超越階級的特殊性,這沒話說;但失業勞工、精神障礙者、外勞、遊民,甚至妓女呢?這些人即使出現在現實生活裡,也沒有人會多看一眼,放到網路上,誰來關心呢?

而且我所謂的關心不是坐在電腦前搞部落格串聯這類廉價的行動,是更「實際」的行動。無數的人在研究怎麼「建立」網路媒體,但極少人在討論怎麼經營、怎麼留住群眾。

可以有什麼實際行動,經驗太淺,我不知道,而且說不定過一陣子我的想法還會轉變。

路還很長,慢慢看吧。

Posted by: FoolFitz at December 24, 2007 9:18 PM

妳的說的印刷廠工人、電視台的工程部,當然是媒改關心的對象

Posted by: benla at December 28, 2007 9:24 PM

不過還是很少提到呴~畢竟白領都顧不及了

Posted by: FoolFitz at December 29, 2007 4:44 PM
Post a comment










 

Remember personal 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