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9, 2007

一切都是其來有自

回到鹿港,發現這邊的選舉廣告多為旗幟,尼龍材質很難「顏射」上去,剛剛就在跟老媽討論要怎麼做。我本來想說要用沙茶醬,濃稠又有油,黏性應該不錯,我老媽就從冰箱拿出一罐放了很久的辣醬,說這種的顏色比較鮮艷,比暗糊糊的沙茶醬好,而且放這麼久也不好吃了,物盡其用吧。

由以上可見,暴民的血統都是遺傳的。

還有我每次去TIWA都要掉一個東西:上上上上次去看環亞紀錄片,把沐子給我的古董漫畫忘在會場(還好阿香撿到了);上上上次保溫瓶忘在TIWA辦公室;上上次把毛巾忘在靜如家;最近兩次則是忘了綠油精和隨身聽--這超低度的腦容量也是遺傳。

除此之外還有低集中力、低持續力,一天不能工作太久、需要大量壓馬路的可怕性格也是上一代傳下來的…

「要怪的人太多,就怪你娘吧。」

嗯,祝福我,也祝福小樹 XD

Posted by foolfitz at December 29, 2007 1:14 PM | TrackBack
Comments

哈哈哈!好好笑喔!
覺得家雋的媽媽是個可愛的人。

Posted by: hue at December 29, 2007 9:52 PM

最後一句話滿毒的
但還算中肯

Posted by: 黑狗陳 at December 30, 2007 3:55 AM

鳴鳴鳴,傷害我的人都是自己人.....我在外面好歹也是個理事長啊~

Posted by: 小樹娘 at January 6, 2008 12:34 AM
Post a comment










 

Remember personal 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