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0, 2007

火大晚餐TALK秀 -拿回我們的150億大作戰 談健保葯價黑洞

昨天在火大晚餐TALK秀 裡,聽了台灣醫療改革基金會專員黃經祥小姐為我們揭露健保藥價黑洞的內幕,感到非常震驚:整天喊窮、三天兩頭調漲保費的健保局,明明從不肖醫院那裡拿到高達一百五十億的藥價差額,卻讓這一大筆錢流回醫界口袋;原來我們是吃米不知道米價、生病不知道藥費的呆子,連血汗錢被A走了都不知道!

我們面對的是怎麼樣的龐然大物?

去年9月,台南地檢署調查發現,部分藥廠和醫院聯手做假帳,以低價買進的藥品,向健保局申請較高的藥費給付,從中賺取差價;雖然從每顆藥裡只A一點點,但幾千幾百萬顆藥累積起來,A的錢竟然高達一百五十億之多!這些都是我們以血汗錢繳納的健保費啊!但是,由於犯案的醫院太多,健保局以「總不能把全台灣醫院的院長都關起來」這個鳥理由,只要求各醫院重新申報藥價,並把這筆天文數字還給健保局。

事情原本應該是這樣的,然而負責制定醫療費用的「全民健康保險醫療費用協定委員會」(簡稱費協會),居然這筆錢全數流回醫界,讓他們「自行規劃使用」,簡直是將一百五十億雙手奉還給醫界、讓檢調的苦心偵察化為烏有!更可笑的是,健保局原本跟那些A錢的醫院講說「自首無罪,抓到加倍」;但在這個法治的社會,犯下這麼可惡的罪行,真的可以無罪?這是小朋友玩家家酒嗎?

一百五十億的人民血汗錢,就這樣被醫界和健保局的家家酒,分贓掉了!

誰的健康?誰的保險

經祥繼續批判黑心醫院和健保制度,舉了很多例子,引起聽眾廣大的迴響。例如拐騙民眾醫療自費的A錢五大招 ,幾位得到慢性病、或家人動手術被坑的聽眾,都心有戚戚焉;而一位常到火盟幫忙的朋友--卜派,也分享了自己的故事。卜派這幾年沒有穩定工作,人力只在派遣公司有一天沒一天地打零工,薪水僅能餬口,不是每月都繳得起健保費,所以他就被扣卡了。積欠健保費的人,不但不能到醫院看病,還可能隨時被移送強制執行;他曾試著先還一點點,但健保卡還是非得要將保費全部還清才能使用。

到現在,卜派已經背了六年的健保費,這筆錢對他來說已經是「天文數字」了,但被那犯罪結構A走的藥價差額,卻是比他的「天文數字」還要多好幾萬倍的「超級天文數字」!經祥說,一百五十億的藥價差額,足以替十七萬名付不出健保費的民眾付十一年健保費!

非常可笑的是,明明有那麼多黑洞,但健保局人員花最多力氣的,還是每天叫民眾:「要繳健保費喔!」而且因為民眾投保率高,他們居然年終還有4.5個月的「績效獎金」--慢著,健保費不是強制繳納的嗎?! 為什麼這種東西能稱為績效??!

默默耕耘的傻瓜們

面對這群有權力、有資金的龐然巨獸,只有區區8個人的醫改會卻誓不妥協,經祥說,其實還是有很多的藥師、護士等醫療人員願意站出來支持他們,不少深陷結構的醫生們也會偷偷地捐款或透露情報;而更重要的是,若民眾能一起來關心這個議題,政府便不能隨便呼嚨過去!

不要忘記,星星之火,是可以燎原的!

延伸閱讀:

Posted by foolfitz at December 20, 2007 10:12 PM | TrackBack
Comments

提供兩個醫生的看法,感覺比醫改會的有道理。

http://huangrh.blogspot.com/2007/11/150.html
http://www.tsubasa.com.tw/mt/archives/004794.html

他們的論點是,在總額制度下,藥價差污的錢是污到其它醫院的錢。 要返還自然該還給醫界。
那如果不要總額制度呢? 健保局要付的數目更高。 因為現在的點值不夠。

感覺總額制度雖然可以控制健保財務,但其實是逼迫醫界,總共只能拿這麼多錢,又要滿足病人的各種醫療需求(否則就是沒醫德)。

Posted by: bill at December 21, 2007 12:54 AM

另外有一點令人不解,健保局頂多只能決定不要行政處罰,但是撿調單位為何不能繼續動作? 我以為司法跟行政體系該是獨立的? 如果是公訴罪,健保局也不能叫檢察官不要起訴醫院吧。。。

Posted by: bill at December 21, 2007 12:59 AM

bill的意見是正確。

在總額預算之下,每年的醫療總支出大致上來說是事前預定的。而高報的藥費會讓健保局在計算支付金額時,增加整個醫療支出的總點數,而效果就是讓每一個點數能夠折算的金額變小。換句話說,這筆錢等於是虛報藥品的醫院從其他醫院刮來的。因此,這筆錢最後也應該要重新歸回總額預算內,然後再支付給所有醫院。

醫改會是絕對瞭解這個支付機制,但是他們卻選擇以扭曲資訊的方式來對公眾輿論宣傳,我認為這其實是失職。

Posted by: brahman at December 21, 2007 9:50 AM

樓上兩位講的東西都好難,我聽不懂 囧

然後這篇文章完全不是嚴謹的紀錄,參雜了很多我的個人意見,我對這些事情真的很生氣!因為我對這個議題不夠熟,其中應該有些謬誤,請用力躂伐(雖然以我的智商可能沒辦法了解你們在講什麼);但真正的醫改會的資料,請到他們網站查詢,請不要因為看了這篇狗屁不通的文章而怪罪醫改會

此外,我想傳達的,是邊緣人如何地被「擁有權力者」欺壓(但大概是因為文筆很糟所以沒有傳達清楚),歡迎你們跟我一起憤怒和悲哀。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我很笨,那是我無法了解的領域,我只知道因為卜派繳不起健保費,因為阿娥是逃跑外勞,所以他們沒有生病和受傷的資格

Posted by: FoolFitz at December 21, 2007 2:01 PM

誠心的建議
版大可以與第一線工作者接觸過後再重新思考此一文章
所針對的健保支付制度爭點是否真為所謂的"分贓"
(就目前所引述關於醫改會的論述,您可以隨便找一個臨床工作者聊,大略就知實情到底是如何)

您的生氣只因為一場對談而起
連您也承認對於此議題也不夠深入
何況是此一文章可能讓更多更容易被媒體操弄更無法全面接觸議題的民眾所誤解呢?
(從此篇文章我是從黑米書籤閱讀便可知網路力量的驚人)

醫療不比麥當勞吉野家更不是傳統市場賣菜送蔥的交易
資源有限,而台灣醫療卻必須在已經入不敷出的巨大赤字裡
被醫改會大旗帶領的民眾扼住咽喉以至高無上的醫德兩字挾持
還要背負A錢的罪名

真不知權力的天平是倒向哪一邊?

Posted by: floatingMED at December 21, 2007 3:51 PM

健保支付制度對一般民眾來說本來就是比較複雜的東西,一些公民團體更應該要把相關資訊更全面性地揭露,而不是片面地去拼湊出自己想要的真相。版主對這個世界有正義感,那很好,如果又能夠保持著對世界的好奇心,想要瞭解更多更多的事,那就更好了。

關於總額預算,我打個比方好了。假設一家公司的老闆請了三個雇員:大寶,二寶和小強。又這家公司有免費供應午餐的員工福利。但因為外務工作的關係,員工可能在外面用餐,而公司也會依照用餐次數付給在外工作的員工誤餐費,這筆錢每個月都是固定3000元,按誤餐次數比例分配給需要的員工。

假設這個月三個員工各在外面午餐10次,加起來就是30次,那麼平均起來,員工誤餐一次,公司就會付100元(3000/30),結算後每人可拿1000元(100*10)。

但是二寶心存貪念,多報10次的誤餐。這樣總誤餐次數就變成40次(10+20+10=40),每一次誤餐平均下來是75元。按此結算後,大寶與小強只能各拿750元(10*75),而二寶卻拿了1500元(75*20)。

二寶拿到的錢裏面,有500元是從其他兩個人的費用移轉過來的。所以一旦這件事東窗事發,被老闆發現,這500元理當重新分配給其他兩人,而不是老闆自己拿走。而虛報誤餐次數該怎麼處罰,那必須另外決定。

整件事的原理基本上是這樣。如果要看詳盡一點的解說,可參閱這篇: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new/nov/7/today-o3.htm

Posted by: brahman at December 21, 2007 9:10 PM

附註一下。我不是看版主這篇文章才「誤解」醫改會的。事實上我很早就知道醫改會對這件事的說法與做法,並沒有誤解。

Posted by: brahman at December 21, 2007 9:19 PM

to brahman,你舉的誤餐費的例子我可以理解。但我只是不清楚,你誤餐費內的公司應該是個營利機構吧?那如要以你這個例子,放到150億這件事來看,那,哪個單位是營利機構呢?健保局?還是醫院?

Posted by: bertha at December 21, 2007 9:58 PM

bertha,

這只是舉例而已,這家公司不一定是要營利機構啊,你要把它當做醫改會也可以。

Posted by: brahman at December 21, 2007 10:49 PM

其實我也覺得,像這類議題,或許要深入了解才下筆會比較妥當點。
否則過多的情緒用語,加上網路的影響和渲染力,只會模糊事情的焦點和真相,以及討論的可能性。
雖然板主很有正義感,很熱血,為弱勢發聲。但過度的政治正確,反倒會讓自己觀點更加狹隘。

誠心的建議而已。 :)

Posted by: 路人 at December 22, 2007 11:55 PM

慚愧,的確是我便宜行事,還好只是po在自己的部落格
也非常感謝樓上幾位精采的解說和建議!

這時候我該感謝網路的神奇嗎?

不過面對這樣兩造意見截然不同的議題,我也沒辦法馬上相信某一方,不然又重蹈一開始的覆轍了。還希望以上具有專門知識的諸位,能在網路上帶起更多討論!

發現這篇被人收到黑米,嚇滿大一跳的 = =a

Posted by: FoolFitz at December 24, 2007 2:48 AM

關於這件事,及弱勢者無法享受健保的部份,我以一個非專業者的角度來說一下自己的想法。

不過在那之前,先講一下自己的背景好了。
我不是醫界的人,但會看一些基層醫生的blog,有關總額制度之類的或是醫藥新聞評論,多半由此得知。
另一方面最近幾個月週末回台北,常會去參加樂生,日日春,火盟的一些活動,也看了些紀錄片,對於弱勢者的關注,多少還是有的。

「藥價差150億該還給誰」的這個問題上,我不是專業,但是從兩方呈現的說法來看,基層醫生的說法看來比較有說服力。
兩相對照之下,他們講了更多的細節,也很合理。 這是我原本的判斷方式。
後來又去爬了一下醫改會的網站, 意外發現一篇去年的新聞稿「健保局發威--頻頻出擊 果然為健保漲價鋪路」
http://www.thrf.org.tw/Page_Show.asp?Page_ID=424 的最後一段

醫改會亦同時呼籲,目前的總額時代,弊案揭發得愈多、正派經營的醫療院所全部受惠。
此揭發行動與其讓健保局或檢察官出擊,誘發外人質疑醫界是一丘之貉,不如由醫界發動
查察,不僅賺了壯士斷腕的廉正形像面子,而且有實質收入回饋的裡子。另外,對於情節
重大者,醫事專業人員公會還應自清、將之主動停權,甚至報請衛生署撤照處分。

看起來醫改會當時認同總額制度下,查弊的結果應該會回饋到醫界。 這就讓人更搞不懂了。

總之,雖然幫人民把錢討回來聽起來不錯,如果醫改會沒有提出更合理詳細的說法,在這個議題上我沒辦法支持他們。


再來是弱勢者的部份,我覺得「把錢討回來」跟「讓弱勢者有就醫的權利」,這兩件事並不是那麼有關。
重點是,讓醫療成為每個人的基本權利, 這件事重不重要? 大家願不願意為此多出點錢?
如果不願意,就算有錢可以討回來,那也是繳費者的錢,不會理所當然的用在繳不起費用的人身上。
如果願意,就算沒錢可以討,費率費基也可以調整。

按照醫改會的數字,拖欠健保費的有十七萬人,總共繳健保費的有兩千萬人左右。
看起來如果每個人多出1%,就足夠付那十七萬人的健保費。
假設有個人本來的健保費每月是1000元,那他不過是多出十塊錢。
這裡只是按照直覺的胡亂推算,感覺上需要多出的錢並不太多

另一種財源的可能是把除了薪資以外的收入,像是利息,股息,等等也納入健保費計算,這樣應該就夠了。
而這應該也是更符合社會公平的方式,甚至還可以調降費率。

至於脫逃中的阿娥,除了經濟問題之外,是不是還有怕被查到的問題? 這就不瞭解了。

Posted by: bill at December 25, 2007 2:31 AM

貼上去以後排版變得很怪異。。。真抱歉。

Posted by: bill at December 25, 2007 2:34 AM
Post a comment










 

Remember personal 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