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9, 2008

十萬橫磨劍 v.s. 十年磨一劍

原來這兩句話是不一樣的…以前都記成「十年橫磨劍」(炸)

◆ 橫磨劍(引自百度百科

長而大的利劍。比喻精銳善戰的士卒。《舊五代史·晉書·景延廣傳》:「 晉 朝有十萬口橫磨劍,翁若要戰則早來。」 明 宋濂 《鄧弼傳》:「誠得如弼 者一二輩,驅十萬橫磨劍伐之,則東西止日所出入,莫非王土矣。」 吳恭亨《感時寄君復鈍庵》詩之二:「橫磨大劍紛孤注,敗局殘碁亂一盤。」亦省作「 橫磨 」。 林百舉《悲憤》詩之四:「賭命男兒競要錢,橫磨十萬化腰纏。」
 
◆ 十年磨一劍

十年磨一劍,霜刃未曾試。今日把示君,誰有不平事?
                      —— 賈島《劍客》

Posted by foolfitz at 2:14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March 26, 2008

在街角發現破敗

剛去吃早餐,生意很差原本預計只有我一個客人的早餐店,坐著一對衣著黑黑髒髒的中年男女,一股濃烈的氣味撲來,可能是多日工作後的體味,又或許是沒地方洗澡,本想訓練自己面對「真實的底邊」,但這樣一來太虛偽二來讓自己吃不下飯,所以就到別間去吃。

吃完後散個步,隨意在對面社區閒晃。往學校那個方向的街道房屋全是水泥鋪成,除了行道樹幾乎沒有別的植物,悶都快悶死了,沒想到在另一個方向,街角左轉處,嶄新公寓大樓的對面,有一片不小的空地,在垃圾與翻起的泥土形成的阡陌中,種滿了蔬菜,還隱隱聞到雞糞味,灰色的水泥城市中無法想像的綠意。

那片髒亂的空地一點都不美,也許本來被路人當成垃圾場隨意棄置,而後物盡其用的鄉民把垃圾翻開(但不是清走)種下蔬菜,與都市中產階級想像中的浪漫農村風情截然不同的蔬菜、泥土和垃圾的混雜堆疊,與周遭城市的虛偽的腐敗的華美斷裂的誠實的破敗。

Posted by foolfitz at 10:00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奇怪

怎麼沒有阿姨姊姊們拿這一句嗆我:

「你這不知天高地厚的渾小子!老娘在江湖上打滾的時候,你還在吃奶呢!」

Posted by foolfitz at 1:54 AM | Comments (3) | TrackBack

缺水貼作業

台灣家庭類勞工概況

家庭幫傭工作在台灣社會中存在已久,並不是外籍女傭引進後才有的現象,但隨著時代的改變而有興衰起落。在1950、1960年代,台北幫傭業曾經興盛一時,由於幫傭工作進入的門檻低,成為有經濟壓力的婦女直接賺取現金的重要途徑之一,南部眷村婦女常隻身北上幫傭,以賺錢回加工小孩吃用;而1960年代後,正是城鄉移民的黃金時期,有不少年輕女孩國校畢業不久,便到北部從事幫傭工作,供家中兄弟完成學業。當時台北後火車站到處都是職業介紹所,從各地到台北尋求工作的女性,只要到介紹所中,馬上就有雇主挑選,然後他們就帶著行李,跟著雇主回家,上工去了。這種盛況一直持續到1980年代早期;到了1980年代後期,傳統家庭幫傭的工作漸漸被非法打工的東南亞華僑取代,1992年就業服務法通過後,「外籍女傭」則成為主流(林津如,2000)。

在台就業的外籍家庭類勞工分為兩種類型,一是協助料理家務的家庭幫傭,一是從事照護工作的監護工,根據勞委會的統計,這些勞工幾乎全為女性,至2007年底,其中有62%來自越南,其餘來自印尼及菲律賓;而她們遠渡重洋照顧富有國家的孩子與老人,理由與過去離鄉背井的台灣女傭十分相似,也就是為了提供子女更好的教育與物質環境(藍佩嘉、吳嘉苓,2003)。外籍幫傭之開放引進,是基於藉由減輕國內婦女在照顧小孩與料理家務的負擔,有助婦女解決就業及處理家務的兩難;然而在外勞緊縮政策下,2001年時,勞委會縮緊了外籍幫傭申請資格,但另一方面,也為吸引外籍人士來台投資以及高科技或管理人才來台工作,放寬了外籍人士聘請外籍幫傭的申請條件。引進外籍監護工,乃為因應國內對於老年人、身心障礙者等長期照護之人力不足,必須具備巴氏量表或診斷證明方可申請;但為徹底解決當前長照資源不足的情況,必須基於「補充性」原則來引進外籍監護工,不得影響國內照護及福利產業的發展。然而,申請外籍看護工的過程卻常是弊病叢生:由於外籍幫傭的申請流程較外籍看護工繁複、不易達到門檻,需繳納的就業安定費高出許多,且看護工沒有名額上限,於是有不少雇主借用長輩的名義、甚至偽造巴氏量表或診斷證明,以看護工之名,聘請外勞到家中從事幫傭工作,使得外籍看護工的工作內容與合約不一(吳靜萍等人,2006),且無可靠的法律保障。

台灣國內的居家服務產業,則同時被視為深具市場潛力。儘管雇用外傭的費用較為低廉,還可以要求其將家務三餐、照顧老幼病殘等工作一手包辦,但由於勞委會實施外勞總量管制、限縮名額,未來聘用外籍監護工的難度將提高,且雇主與外傭間容易有著語言隔閡,於是,由本國人提供的家事服務,提供給收入較高而無暇處理家務的雙薪家庭另一種選擇。根據全國就業e網指出(2007),現在的家事服務已經不同於過去的幫傭工作,以專業化技能取代家傭傳統的勞力形象,每月收入可達3萬元至5萬元,不僅是中高齡婦女二度就業的良好選擇,也吸引了大批30歲以下、高學歷的年輕女性加入。

Posted by foolfitz at 1:39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March 21, 2008

[腐味] 派遣女王之我不難過

歡迎光臨真實之門
驚

默默轉身離去
哭哭

這時,一首熟悉的歌在耳邊響起---
i'm not sad

我真的懂 你不是喜新厭舊
是我沒有 陪在你身邊當你寂寞時候
別再看著我說著你愛過 別太傷痛
我不難過 這不算什麼 只是為什麼眼淚會流我也不懂
Posted by foolfitz at 4:11 AM | Comments (4) | TrackBack

March 13, 2008

[串連] 我的一票,拒投馬謝!你的一票,怎麼投?

雖然我很想投廢,但這次選舉我不會回家投票,因為我家住彰化、人在桃園唸書,車錢很貴哪。再說,總統選舉的格調真的很低,整天在那邊「猴~~小馬你大便都不沖水!」「小夫你還不是拉鍊沒拉!」,把票投給這些人實在很丟臉。

如果不論哪一黨執政,二氧化碳排放量都一樣不減反增、外勞外配一樣被歧視打壓、媒體一樣被資本家壟斷、底層勞工一樣被大老闆生吞活剝、阿宅一樣找不到女朋友,那麼,我何必要去投票?

許家雋/阿宅,元智資傳系學生


人民火大串連活動原文
我的一票,拒投馬謝!你的一票,怎麼投?
募集百人百字,深化民主

此次總統大選,我們幾個社運工作者,在檢視藍、綠陣營及馬、謝兩位總統選人的具體政見後,決定以「拒投馬、謝」來表達我們共同的政治態度。

檢驗馬、謝 決定投廢!

我們的投票決定並非是一時興起,也不是為突出個人,而是基於過去我們在社會運動的實踐中,清楚看見兩大黨在執政中壓抑弱勢、犧牲底層,拿國家總體資源進行其政治利益的綁樁與分配,少數掌權者決定了社會多數人的未來,這是不爭的事實。

觀察此次馬、謝雙方,在操作選舉的手法上,依然不脫負面影射、人身攻擊,光一個綠卡、抓耙子事件,就搞了一個多月,使得攸關未來國家發展藍圖、公共議題的辯論等無法在選戰中出現,更不要說社會上幾個尖銳議題,如:國債高築、債留子孫,富人加稅、窮人減稅,兩岸開放、就業優先,停建蘇花高、樂生保留、解決中高齡失業等,他們至今仍打迷糊仗。

我們對馬、謝所採取的選舉策略及迴避尖銳議題的態度,十分不滿,而對其建構的社會發展也不抱期待,因為表面上好像立場有異,但骨子裡一樣是拿弱勢生計與生活環境當墊背,不論誰當選總統,此種壓迫底層的結構都不會自動改變。

選擇國家最高領導人,其個人誠信、操守、政治擔當等都得放在具體施政方針上被檢驗,而他們在選前所表現出的論點,正是選擇未來領導者重要的參考。就以此次兩岸議題上攻防來看,媒體上,謝陣營緊咬─一中市場、陸勞來台的攻擊焦點,把馬英九的「兩岸共同市場」說成是出賣台灣人的利益;但扁政府及謝陣營一再鼓吹大赦台商、放寬大陸投資上限40%、每年三萬人的城市可實施定點包機,乍聽之下好像馬、謝的意見不同,細究可知雙方都在為資本找岀路,只是進程、內容、包裝不同而已。

選制不公 藍綠流輪當家!

至於在現有不利弱勢參政的選制下,拒投或投廢票似乎改變不了結果,總會有一人當選;或是這些拒投或投廢的選民理由不盡相同;但就是因為現有的二擇一選制,不同意見的聲音無法被突顯,因此,「贏者全拿」的選舉,多一票就當選,自然少數、不同意見的聲音敵不過其各自的擁護者、支持者。

自2000年政黨輪替後,台灣的政黨替被說成是亞洲民主政權和平轉移的典範。確實,民進黨上台時讓人民期待很深,社會上對國民黨的改革批判亦未放鬆,但兩陣營越執政、越有錢,光是政黨補助金每年就從國庫拿走近十億元,挾這樣厚的資本,其它政治力量或人民根本沒有與其競爭的條件,近而在政治上兩黨聯手合謀通過利己法案,不勝枚舉,國會減半就是最好的例証。國、民兩黨流輪執執政的時代恐已定型,人民想藉選舉改變現況的籌碼恐已不多了。

不期待立即改變 在對話中踏實前進!

我們拒投馬、謝,是在既有制度中的一種抵抗行動,或許不能立即改變現況,但是對自己的決定負責。我們的家人、朋友說:因為八年來日子太難過了,不得不教訓一下民進黨,也不是真的挺國民黨,因為只有二擇一,只好含淚投給國民黨;或是害怕「國民黨一黨獨大」後,過去威權統治會再來,投民進黨是不要讓馬英九太好過。這些想法都有其各自的考慮也都是重要的聲音,站在不同的立場思考選舉與每個人的關係,就是民主政治中重要的資產,這比投給誰更為重要。

因此,我們幾位先拋磚引玉,提出我們「拒投馬、謝」的百字理由,也邀請大家發表您個人的投票意向或想法,不論是投馬、投謝,不投或投廢票,還是含淚、含懼投票,都是我們可以互相理解、參照的學習,在選與期間我們幾位忙於規劃世代政治系列論壇或到辯論場外公民提問,沒有充裕的時間與大家面對面討論,希望透過火盟的網路平台讓我們的政治認識走的更踏實、更有力量!

社運工作者:何燕堂、賴香伶、郭明珠、蘇雅婷、柯逸民、王醒之、莊妙慈 共同發起

Posted by foolfitz at 9:16 PM | Comments (4) | TrackBack

March 12, 2008

獨立特派員:派遣的面紗

上週的獨立特派員,主題是「人力派遣」,而且非常大力的抨擊公廣集團和政府部門喔!因為公視法好像有規定員額上限,但原本的數字不足以負擔工作量,所以在好幾年前就大量採用派遣人力;這些派遣人員不只是掃地阿婆而已,有些節目的企劃、攝影師也都用派遣,像報導中提到的「尖峰對話」,團隊中有頗大一部份使用派遣人力,節目一結束,就要擔心自己的飯碗不知保不保得住,但這些人的工作跟所謂的正式員工其實是一模一樣的。

影片中那個攝影師我好像有見過他,在Peopo公民新聞獎頒獎的時候,他跟同事在外面拍公民提問,那時我拿著便當坐在場外椅子上嗑,他好像很無聊就跑來跟我搭話,然後就說他不是公視正式員工,是派遣的,表情有點心酸。

不知新聞團隊新增的那30人,是不是派遣呢?

延伸閱讀:獨立特派員──抗權勢,說真話


update:已經可以線上收看了 ↓

Posted by foolfitz at 12:11 P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March 5, 2008

社大@PeoPo:集體性與公共性

由於這星期開始到永和社大,窮理帶的社區資訊社當助教,所以想對於社區大學使用網路的情況來做點分析。以下是用短短時間整理出來、不是很詳細的,在PeoPo有站點的社大之列表:

此外,比較特殊的是南港社大,我沒有跟他們有實際接觸,不過可以看出是由jadey老師帶領的;光是近期在PeoPo有發文、推文活躍成員就有這麼多人:
  1. jadey @PeoPo/@yahoo
  2. ㄚ英
  3. 阿珮
  4. 卿卿
  5. 寶瓊
  6. 大姐lotus
  7. zapata
  8. 阿仁哥
  9. 小美媽媽
先強調:對事不對人啦。

為甚麼說他們有趣呢?首先,我推測他們是以PeoPo作為電腦課的平台,而且鼓勵學員多到PeoPo瀏覽,這當然很好;但是,由於彼此熟識,會互相推文,所以這個團體裡的成員,只要一發文,不管什麼內容,很快地就會得到兩三個推薦數。這大概是媒體觀察站望塵莫及的數字吧。

此外,我不知道這是南港社大特有、還是整個PeoPo的普遍情形(我想是後者),總之有不少人會把尾牙辦桌郊遊小狗生日之類的生活紀錄刊出來(而且都會有人推)…幹嘛,PeoPo現在變成Youbube了嗎?先不管所謂的公共性、或「公民新聞」的定義、或PeoPo的使用者規章或公民記者條約守夜人誓言三小的上寫了什麼鬼,讓自己的尾牙照片曝光在PeoPo首頁上、三鶯部落拆遷的血淚報導旁邊…不覺得很丟臉嗎 囧

雖然PeoPo站方對此不曾說話過,而且比起上述行為,我更討厭社論,但身為正義魔人我還是要雞巴一下:若是再這樣灌水、公私不分,稀釋掉「公共性」,以後有國中生上來貼一堆無病呻吟嘟嘴自拍和耍心機文上來,您說好不好?那麼PeoPo和Youtube又有何差別;若沒差別,我還使用只能放十分鐘影片的PeoPo幹麼?人家Google Video可以放超過半小時咧。

再次強調,對事不對人,我能體諒這些中年人一下子跳進網路,有很多網路禮儀跟道德都還沒學會,是的,就跟國中生一樣;但我想這些基本的東西,比起網路的技術、或說「使用步驟」,是社區大學更應向學員而提面命的。

Posted by foolfitz at 5:05 AM | Comments (12) | TrackBack

March 2, 2008

被射後不理的三峽與三鶯

這年頭流行寫一段落落長的前言,就讓敝人也來跟進一下。

話說我以前看過一段國外的報導,是關於為興建三峽大壩而搬遷的民眾,從草屋搬到水泥公寓之後的樣子。鏡頭劃過一座座整齊的社區,然後帶到一群坐在雜貨店前打牌的民眾,記者問:「你們怎麼大白天的在這裡打牌呀?」鄉民們答道:「因為找不到工作,就在這閒著呢。」

我忘記是從哪裡看到的了,不過大眾時代這裡有些類似的文章,〈十年後,三峽又移民〉:

陳天澤迫切希望搬遷的原因很簡單:他沒有活兒幹,除了每個月50塊錢的移民生活補助,沒有收入。這個種了半輩子地的農民,因為田地全部被淹,已經好幾年幾乎無地可種。

……

在崇福村很難看到青年男人。年輕人們都出外“找生活”去了,大部分去了廣東和浙江。村裏的房子沿著一條水泥路排列兩側,老年人和婦女三五成堆聚集在路邊打麻將。這個原本有2496人的熱鬧村莊,如今寂靜得可以聽見麻將牌互相碰撞的聲音。

……

“再搬”,從此成為了“移民第一村”村民們的新希望。

OK,看完對岸,再回頭看台灣,這個自以為民主的法西斯國家(如果真的是個國家的話)。

大家都知道周錫偉這個法西斯大爛貨從去年起就不顧一切地要拆樂生院,還裝出一副愛鄉愛民的嘴臉;而今年又對幾個平地原住民部落發出拆遷通知,並在前幾天把三鶯部落拆得一乾二淨。為甚麼這個爛貨能這麼囂張而不怕民意反彈呢?因為牠有垃圾媒體這個好麻吉!

對於三鶯部落,主流媒體只專門特寫衝突抗爭,事後超簡略的提到:「他們認為那是他們的家,所以明明已經配給國宅了,但他們還是不願離開」,把抗爭者塑造成無理取鬧、使錯力的白痴,但前後都有非常多的脈絡,包括:他們為甚麼住在那裡、又為甚麼不搬走,補助款是多少、怎麼分配,遷入國宅的條件是什麼,後續的配套措施為何,這些他們提都不提;更別提隱藏在治水、市區改造工程背後的龐大利益。

深入的部份請參閱立報苦勞網大慧報告早洩兄的文章,我就不再贅述。

然後自以為正義的鄉民就會跳出來說:那是治水用地,本來就不該住人,而且原住民早就不是弱勢了,你看政府給他們的福利那麼多!

基本上我覺得這件事比樂生好理解多了,甚至不需要「部落情感」這類的感性訴求,光看經濟面就能知道政府有多胡扯,自以為慷慨地讓部落居民搬到水泥社區,要他們把吃飯的錢都拿去付房租,之後呢?自求多福吧!

又一個三峽大壩的縮影。

但由於資訊來源被操控,大部份的人還是只能可悲地乖乖喝著爛貨政府和媒體給的餿水,而擁有把人民欺騙成那樣政府和媒體則是另一件很可悲的事情。管它統媒獨媒,全部都是一掛的,媒體只有市場沒有立場!

Posted by foolfitz at 12:18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