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 2008

被射後不理的三峽與三鶯

這年頭流行寫一段落落長的前言,就讓敝人也來跟進一下。

話說我以前看過一段國外的報導,是關於為興建三峽大壩而搬遷的民眾,從草屋搬到水泥公寓之後的樣子。鏡頭劃過一座座整齊的社區,然後帶到一群坐在雜貨店前打牌的民眾,記者問:「你們怎麼大白天的在這裡打牌呀?」鄉民們答道:「因為找不到工作,就在這閒著呢。」

我忘記是從哪裡看到的了,不過大眾時代這裡有些類似的文章,〈十年後,三峽又移民〉:

陳天澤迫切希望搬遷的原因很簡單:他沒有活兒幹,除了每個月50塊錢的移民生活補助,沒有收入。這個種了半輩子地的農民,因為田地全部被淹,已經好幾年幾乎無地可種。

……

在崇福村很難看到青年男人。年輕人們都出外“找生活”去了,大部分去了廣東和浙江。村裏的房子沿著一條水泥路排列兩側,老年人和婦女三五成堆聚集在路邊打麻將。這個原本有2496人的熱鬧村莊,如今寂靜得可以聽見麻將牌互相碰撞的聲音。

……

“再搬”,從此成為了“移民第一村”村民們的新希望。

OK,看完對岸,再回頭看台灣,這個自以為民主的法西斯國家(如果真的是個國家的話)。

大家都知道周錫偉這個法西斯大爛貨從去年起就不顧一切地要拆樂生院,還裝出一副愛鄉愛民的嘴臉;而今年又對幾個平地原住民部落發出拆遷通知,並在前幾天把三鶯部落拆得一乾二淨。為甚麼這個爛貨能這麼囂張而不怕民意反彈呢?因為牠有垃圾媒體這個好麻吉!

對於三鶯部落,主流媒體只專門特寫衝突抗爭,事後超簡略的提到:「他們認為那是他們的家,所以明明已經配給國宅了,但他們還是不願離開」,把抗爭者塑造成無理取鬧、使錯力的白痴,但前後都有非常多的脈絡,包括:他們為甚麼住在那裡、又為甚麼不搬走,補助款是多少、怎麼分配,遷入國宅的條件是什麼,後續的配套措施為何,這些他們提都不提;更別提隱藏在治水、市區改造工程背後的龐大利益。

深入的部份請參閱立報苦勞網大慧報告早洩兄的文章,我就不再贅述。

然後自以為正義的鄉民就會跳出來說:那是治水用地,本來就不該住人,而且原住民早就不是弱勢了,你看政府給他們的福利那麼多!

基本上我覺得這件事比樂生好理解多了,甚至不需要「部落情感」這類的感性訴求,光看經濟面就能知道政府有多胡扯,自以為慷慨地讓部落居民搬到水泥社區,要他們把吃飯的錢都拿去付房租,之後呢?自求多福吧!

又一個三峽大壩的縮影。

但由於資訊來源被操控,大部份的人還是只能可悲地乖乖喝著爛貨政府和媒體給的餿水,而擁有把人民欺騙成那樣政府和媒體則是另一件很可悲的事情。管它統媒獨媒,全部都是一掛的,媒體只有市場沒有立場!

Posted by foolfitz at March 2, 2008 12:18 AM | TrackBack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Remember personal 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