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5, 2008

送狗三千里

上上禮拜把 七隻父不詳小笨狗中的兩隻從埤頭阿罵家抱去鹿港,隔天抱了其中一隻,放在柚子禮盒裡,搭統聯上台北,要入贅到阿香家。


兄弟姊妹太多,也不確定是不是他。後面是我妹的肚皮。


狗禮盒/二入:送禮自用兩相宜

媽的這真是本人這輩子所渡過的,最久的三小時!這隻軟弱的傢伙,還沒到彰化就給我暈車,又吐又拉又撇尿,用報紙包起來,沒幾分鐘又吐一次。這小畜生好像滿愛乾淨的,不會在自己窩的地方大小便或吐,想要做這些事的時候,就會一直坐立不安,所以大概可以猜測他要幹麼。估計吐得差不多之後,又變得有精神起來,我猜他可能不想跟穢物待在一起,就冒險把他抱到膝上,嗯…果然平靜了一陣子。

結果還是吐了第三次。

原本他在我腿上趴得好好的,突然站起來爬來爬去,一直往椅背和車窗中間的縫隙鑽,那時我天真地以為,他是睡飽恢復精神了,然而過了幾秒,發現他用奇怪的姿勢站在我腿上,頭垂著很低,全身發抖…是滴,他吐在我身上。衛生紙早在之前就用完了,還好那時我多帶了一件洗到退色的破襯衫,把他的嘴和我衣服上的嘔吐物擦一擦,但還是有怪味,便拿出礦泉水,在紙箱上稍微沖一下衣服。小畜生吐完之後又累又怕,鑽到隔壁阿姨的腳踏板下躲起來,害我兩次彎下腰、以臉極貼近隔壁阿姨小腿的姿態把他揪出來 = =|||

還好之後他就睡著了,但有時車子急轉彎或駛過坑洞的時候會驚醒。這過程中,車子每一個轉彎,就把狗抱得更緊,深怕他被震得更暈;狗只要一動,我就在心裡一直祈禱:幹不要吐不要吐不要吐!嗯…似乎稍微能體會以前老母抱我搭車時的心情了。

最後終於!終於到台北了!那裝滿髒東西的紙箱我就直接留在統聯車上,哼,寵物票收了一百塊,總要留點工作給他們。還沒上車前原本打算坐公車去TIWA,但看樣子是不可能的,便搭計程車去。之後大抵上相安無事,阿香很喜歡這隻狗狗,涵生和那天剛好出現的他的男人也很感興趣,連害怕「小」東西的靜如也沒有被嚇到。但他還是處於一種緊張狀態,雖然我懷疑是因為我抱他從三樓陽台探出去而雪上加霜:吃不太下東西,拼命往縫隙鑽,又很黏我(畢竟有革命情感嘛),比如說我坐著時鑽到我椅子下,我站著時鑽到我兩腳間;後來則改成喜歡鑽到沐子桌子底下電線密佈之處躲起來,顧沐子很壞心地一邊想像著他在電線旁尿尿然後被電到的樣子一邊大笑不止 = = 


嗜吃菜梗果皮乃其家訓,族中子弟從小即接受英才教育。

帶寵物到辦公室,最麻煩的當然是大小便問題,之前有提到,這小畜生不會在自己窩的地方大小便,所以他會不時偷偷從沐子桌下鑽出來尿尿,本來好像應該是我要擦,結果是深深被那小畜生騙人外表迷住的詩穎,只要一看到,就會任勞任怨、不吭一聲地拿抹布清乾淨。看到一個嬌滴滴的台大社工所的實習生趴在地上擦狗尿,感覺實在很奇妙 囧

插個題外話,上星期二TIWA大家族一起去吃酸菜白肉鍋的時候,靜如講到她那天去法律扶助基金會辦公室,剛好有人因為工作太苦悶而帶著寵物過去。靜如很生動地描述她看到的情形:「那時我走進門,就看到一隻小狗,然後他就,尿~~~」

總之,現在阿香把那小畜生帶回景色優美有山有水的三芝,取名叫ㄆㄨㄆㄨˋ,因為他是灰色的。而阿香本來擔心小狗跟她家那隻「跟狗不熟」的ㄏㄚˇㄏㄚ會來不來,還好ㄆㄨㄆㄨˋ極度之撒嬌,即使ㄏㄚˇㄏㄚ不理他,他還是能纏ㄏㄚˇㄏㄚ纏得要死!

最後附上阿香的精彩傑作:ㄏㄚˇㄏㄚ投票去

結果

哈哈去投票了

Posted by foolfitz at 5:27 PM | Comments (6) | TrackBack

April 4, 2008

[網摘] OOXML成為ISO標準


Posted by foolfitz at 10:34 AM | Comments (1) |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