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18, 2006

reminded...

上個週末,到文政元三校聯合Newie Seminar當Faci,雖然我只是個幫人包尿布擦屁股的隊輔,那些聽到不想聽課程也不是為我設計的,但小朋友們受到激勵而明顯散發出來的熱情,卻也感染了我…

星期五晚上就過去文化大學那邊駐站,當晚幾個閒著沒事的Faci + Helper + 講師就在寢室大跳AIESEC Dance,旁邊的OC則是徹夜沙推或準備隔天的各項事務,真是辛苦OC們了!本來阿達跟我講,他在上一梯NS三天只睡三小時,我還半信半疑,親眼目睹之後真要為OC們掬一把感激之淚 T^T

我們小隊名叫埃及小隊,除了我之外,另一位Faci是政大分會的小光。說到我們小隊啊,我就不得不在這邊臭屁一下了= =+

大地遊戲全勝、miss party冠軍、最後的砌塔比賽在資源極度短缺的情況下衝上了第三名(不過沒有完全發揮遊戲的核心精神就是了:p);凡是需要討論的課程,不用Faci催,每個人都很踴躍發言;跟歸國SN.Mino用英文討論時也不會退縮;closing時最先衝到台上sharing的兩位也都是我們小隊的!

因為我是第一次當Faci,跟Partner小光也不認識,一開始真的很怕自己做不好;但我家小朋友們的積極、負責,把我之前的憂慮統統一掃而空!我最常跟別隊Faci炫耀的就是:「看哪,我家都有人幫我拿小隊牌,我根本不用出到力!」

埃及小隊,你們是我的驕傲 >0<

好啦,炫耀了這麼多,但真正讓我獲得激勵的不是這個。曾有一陣子,我對AIESEC in Taiwan有所失望,覺得這些傢伙口口聲聲說想要改變世界,所做出來的事情卻跟自己口中所說的甚無關聯。我們要帶給身邊的人正面力量?也許我們確實改變了一些人,讓他們有關懷社會的「念頭」,但這種東西跟你在書包上寫「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有什麼差別?如果沒有將為社會服務的念頭深深打進自己的心裡,也不過是暫時性、宗教性的慷慨激昂罷了,一旦出了社會,在現實生活層層的剝削與壓榨之下,還能有幾個人記得當初那一點點的衝動?

可是兩天的NS下來,聽了好幾位新生分享他們對AIESEC的感動,回想起我當年還被叫做小朋友的時候,胸中那股燃燒的熱血…驚覺,哎呀,也不是一定要幫助無產階級才叫改變社會嘛,讓萬惡的既得利益者別再作惡下去也是一種正面力量的體現啊!雖然說不痛不癢的文化交流對世界不會有影響,但這樣的事情做久了,也許有一天也能達成世界和平喔!

很高興自己有參加NS!

延伸閱讀:

舊文:AIESEC Newie Seminar〔1〕〔2〕
舊文:AIESEC wNLDS
Wayne - About AIESEC Newie Seminar(2006) :)
Peggy - AIESEC and ME

Posted by foolfitz at 5:17 PM | Comments (2) | TrackBack

October 1, 2006

AIESEC ecotour in Indonesia - part II

8/29
早上的行程是NGO參訪,很遺憾我把那NGO的名字忘記了 囧  但它在這地區主要的工作是關於貧困兒童的教育,而接著要走訪的slum area(貧民區)也是它想要幫助的對象之一。

之後,又坐了大約半小時的車,我們到了一所位於貧民區的小學。

誠如照片中所顯示,這小小的房子、空蕩的教室,便是貧民區孩子們的學校,從台灣人的角度來看,這根本稱不上是學校吧!而且,這也不是國家設立的學校,公立小學離貧民區太遠,遠在這裡的孩子們用腳怎麼走也走不到的地方;這是非政府組織為改善貧民區的教育設立的學校。

接著我們帶孩子們分組玩了一些小團康,我跟Rina的這組組員平均年齡都比較小,傻傻的都不會玩,像旁邊Yasu那組老鳥就玩得非常瘋。不過我們這組好萌啊…=///=
眼鏡萌相對的,這叫頭巾萌啊啊啊!


結束了瘋狂的團康,我們向蘿莉正太們告別,向廢棄物處理場出發。情緒急轉直下,這是我在整場旅行中受到的最大的衝擊。


真的是垃圾山。一下車,刺鼻的氣味便猛然襲來,大夥兒的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還有人捏著鼻子直說好臭好臭。但這種情形我實在沒心情鬧,也沒有那個臉說「臭」,因為我知道,有些人是一輩子都住在這個我們才剛下車就受不了的鬼地方。

會來這裡,不只是參觀垃圾處理場,是因為這地區有一些窮人,靠著撿拾垃圾山中有回收價值的廢棄物換取金錢、維持生計;有更甚者,直接住在垃圾山旁,便是照片中那些與髒亂為伍的人家。他們不想住在這裡、不想做這些工作,當然不想。但他們沒有選擇,都市裡容不下他們,也沒有田地可以耕作,只能以回收維生--再低下的工作,總比沒飯吃來的好。在廢棄物間嬉戲的孩子們,沒辦法接受教育,也就沒辦法翻身,意味著如此悲哀的命運將一代代循環下去…

一直到回程途中,情緒都無法回復。從小在優渥環境下長大的我,實在很難想像那樣的生活:住在垃圾山旁,以撿垃圾維生,沒辦法上學,沒有乾淨的水,一輩子聞著這樣的惡臭。我之前到底在幹什麼啊?我自稱為AIESECer耶,什麼精英啊、什麼國際人才,面對這樣的情景,我連個屁都做不到!

故事還沒結束。9/8那天晚上,我們從三寶壟回到雅加達,竟傳來廢棄物處理場那邊,因為垃圾山倒塌而死了三個人…

這讓我想了很多。AIESEC的力量到底是什麼?是能讓AIESECer在其中培養能力及人脈,未來好當大公司的CEO?還是跟各國萬惡的資產階級的既得利益者的帥哥美女們做著不痛不癢的文化交流?

所謂的文化,就是社會中各個階層的人們的生活方式所融合而成的;但一般來說,台灣的AIESECer,無論是參加國際活動、或是國內的專案運作,都很難脫離得了那社經地位在前百分之二十的階級的視野;然而,我們口口聲聲說要改變世界,但如果你連世界的全貌都不知道,要怎麼改變它呢?

回國後,跟哩塔談起,她說,我們(AIESEC in Taiwan)認為跟其他的議題比起來,台灣年輕人更需要的是創業家精神;而跟企業多做連結的話,也能帶給我們更多的資源。但我說,不一定要總會推我們才能跟著動,也不是今天我們做了公益方面的議題,就不能做企業家精神啊。我們在AIESEC裡不是什麼大咖,討論也沒有結果,但這番談話也讓我想到很多現實面的東西:一是我們資源不夠,無論是人力資源或金錢等等都不夠,推動一個議題後很分心做別的面向的事;二是台灣學子普遍對公共事務缺乏熱情,即使真的推了一些公益的專案,也很難執行。之前阿邊和轟轟轟從AP回來在sharing時,分享了他們在國際會議中,聽到的一些其他國家的公益性質專案,台下就有人小聲的嚷嚷著:「幹嘛?我們又不是慈濟。」

我真的認為AIESEC可以做一些「不痛不癢的文化交流」以外的事情。當然,不只我認為,分會內也確實開始蔓延起這樣的思潮。前幾天才聽VP們提起,台灣近年來外籍勞工、外籍配偶人口越來越多,在本地人跟移駐人口間卻一直沒有一套良好的溝通管道,也許我們可以藉由國際人才研習計畫,引進跟他們具有相同背景,比較能溝通並進行管理的國際人才。

而我想到的是,我們可以在學期中辦個global village,但邀請的對象不只是外國的研習生,更可以邀請外籍勞工和外籍配偶,他們也具有「不同的文化」,不是嗎?並不是只有「萬惡的資產階級的既得利益者的帥哥美女」是外國人,不是嗎:)

Posted by foolfitz at 5:15 AM | Comments (2) | TrackBack

September 20, 2006

AIESEC ecotour in Indonesia - part I

從印尼回來快兩個禮拜,終於有毅力開始寫這篇文章了  囧

話說本人出發前就曾於這篇【革命前夕的部落格日記】稍微提過這趟旅行了,此次的Study Tour是慶應大學的SFC(湘南藤澤分校)分會與印尼當地的NGO - BINTARI合作,在雅加達、三寶壟和Karimunjawa國家公園等地進行的生態與人文之旅;所有成員中,SFC除了邀請我們元智分會(YZ),也有一位來自明治大學分會(MJ)的女孩,並由三寶壟當地的UD分會(抱歉我查不到他們大學的中文名稱)成員擔任Coordinator的角色。

也就是說,全部的成員裡面只有我一個是台灣人,一整個很刺激…囧

好吧,廢話不多說,故事要開始囉---

8/27 晚上,先從鹿港出發到內壢,隔天一早就要搭機前往雅加達了。出門前還下載了一份「出國行李檢查表」,跟老媽核對了老半天,嗯!都帶齊了!結果到了內壢,居然沒帶自己家的鑰匙…室友又跑去辦活動,只好把行李丟在學校警衛室,跑去哩塔家坐,等室友回來。

行李檢查表真應該增加一項「自己家裏的鑰匙」才對 ~"~


8/28
本來彥雄也要陪我去坐飛機,但因為某不可抗拒因素被他娘親關在家裏出不了門,於是就只有哩塔陪我去機場。沒幾天前,才在同樣的地方接結束Traineeship回國的哩塔,現在換成她送我去坐飛機,呵。

有驚無險地抵達了雅加達機場,機場裡很多工作人員都會說中文,感覺真神奇!剛出關,馬上看到Yossy和Adi,在異鄉遇到熟人的感覺真好 T^T

基本上,雅加達跟台灣還滿像的,我們有同樣的闊葉樹、同樣擁擠的摩托車、同樣炎熱的天氣;而且有些建築十分的中國風,屋頂都是使用瓦片,只不過他們屋頂傾斜的角度比較特別,從屋脊開始,傾斜角度大,接近末端時再來一個轉折,趨向平緩。附上一圖不知道看不看得出來?

但跟台灣很不一樣的是,他們對於8/17的獨立紀念日非常重視,聽說印尼全國從8/17之前的兩週就開始了慶祝活動,一直到八月底都還有零星的慶祝活動;街道上掛滿了國旗,機場也四處懸掛了附有民族英雄們肖像與事蹟的海報。看來,相較於台灣,印尼人們對國家的認同可是強得多了吧。

回到旅館,我的室友Yu和Coordinator之一的Rina已經在那邊等了,而其他的日本夥伴要到晚上才到。Yu他今年大四,在ecotour之前就到三寶壟住了兩個禮拜,除了在Jomblang無所事事整天閒晃外,也會到BINTARI幫忙做點工作。他非常照顧我喔,整趟旅行下來,除了Yossy之外,我最感謝的就是Yu了。Rina和還留在三寶壟的Nana是來自UDLC的AIESECer,Rina英文講的超溜,更可怕的是她連日文也講得很棒,一整個很強悍!她一路上很盡心地為我解說每件事(還包括菜單),如果沒有她我大概連菜都不會點 XD

to be continual…
Posted by foolfitz at 3:32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September 11, 2006

回來囉!

噗啊~經過了13天的革命之旅,我終於回來啦!

真的是一趟收穫非常多的旅程,也讓我做了很多挑戰自己的事:第一次一個人出國,而且13天下來只能講英文;見識到印尼的異國文化與風情,也認識了日本和印尼的AIESECer;參訪美麗的Karimunjawa國家公園,嘗試坐船和浮潛;也到雅加達的貧民區走了一趟,那裡的情況讓我深深地震驚…

這裡是我的Flickr,而日記我會陸陸續續po上來,敬請期待!

Posted by foolfitz at 2:39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