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1, 2008

[嫩逼] 試談立委提案廢止廣電基金一事

話說上星期本人在煩惱期末和小小的兒女私情的時候,台灣媒體界發生了兩件頗具指標性的事情,一是大家都知道的,中時員工又要丟了飯碗,該集團老闆還趁機以虛偽噁心至極的言語,想要害員工嘔吐以打擊其士氣;但另外一件就沒啥人注意了,那就是立法院初審通過刪除「廣播電視法第十四條之一條,亦即廣電基金的法源依據,欲藉此廢止廣電基金會。由於廣播電視發展事業基金條例裡面自稱,其之設立乃是為了提高廣播電視事業水準及發展公共電視,上頭看了有些緊張,「X的,華視已經夠窮了,財源該不會又被砍吧!」於是就吩咐我仔細研究一下。

嗯…啃了一些資料後,就本人粗淺的道行來看,這件事跟華視基本上沒啥關係 XD

因為「廣播電視事業發展基金條例」第六條雖然規定其基金之用途包含「優良公共廣播、公共電視節目之製作」,卻沒有規定到底要撥多少給公共電視/公廣集團;依照公視法第28條來看,公視/公廣集團的財務來源幾乎掐在新聞局手裡,廣電基金的$$總不會跑去新聞局吧。為了確認,我再問了公視策發部的某S學長,他是說,雖然廣電基金條例是有規定該基金會要協助「公共電視發展」,但一直都沒有落實。所以,既到不了公廣集團也到不了新聞局,那麼跟華視就是八竿子打不著囉。

好啦,釐清了上面這邊的關係,我們再回到這個修法草上面。話說廣電基金於民國71年公布施行之時,原是為了培植國內的影視產業,但立委們(都是國民黨籍)在這修法草案中指出:

一、廣電事業主管機關(新聞局和NCC)每年原本就會編列預算來培植產業,而公共電視發展事務也已全權轉交給公視基金會了,廣電基金在這兩方面純屬多餘。

二、依「廣電發展基金條例」第二條之規定,廣電基金的資金來源為:政府、社會捐助,以及廣電事業經營盈餘提撥;但政府財務窘困,撥不出幾個子兒來,而廣電事業也因市場競爭激烈,難有盈餘可以提撥,以致廣電基金自己也窮困潦倒。與其苟延殘喘,不如引刀成一快吧!

三、該條例第四條規定,廣電事業應依其盈餘多寡,提撥1%~10%的盈餘以作廣電基金之來源;但無線電視依照電信法第48條之規定,已經要繳納電波使用費了,這不是一隻牛剝兩層皮嗎?

四、廣電基金已經變成民進黨的打手了,現在國民黨一統天下,是該算算舊帳的時候了,口桀口桀口桀…

最後一個政治鬥爭的因素,因為太好懂所以這裡就不再贅述了,當然廣電基金本身也很有問題,組織章程不清不楚,董事會、董事長如何產生也只是草草帶過,如何提名、通過的都不知道,組成分子有問題也是合情合理的。另外,像是大家比較知道的影視補助金或金穗獎等等,也都是新聞局辦的,我搞不太清楚,廣電基金平常到底做了什麼?

也許可以從廣電基金的網站裡面看出一些端倪--但看一看覺得,ㄟ,你們還是回家種田吧…

但整個修法草案裡最有意思的,是第三點喔:無線電視老三台這幾年的確很慘沒錯,但那是因為台、中視民營化以及華視的公共化,在過渡期嚴重適應不良的關係,有的賣地、有的裁員。但有線電視(第四台)咧?他們可是既不用繳電波使用費、修法之後連給廣電基金的錢都不用付了;說什麼無線台被扒兩層皮,我看根本是混淆視聽,真正的目的是要肥了有線電視!
 
 
馮建三老師也對這件事寫了一篇投書但他當然沒有用這麼機車的口氣,而是指出了另一個重點:要廢止廣電基金,可以;但我們需要一個新的、更大規模的影視發展基金。馮老師在另一篇高深莫測的文章裡則提到,公共電視有責任發展、製作藝文及「娛樂、戲劇、新聞乃至於教育的優質與雅俗共賞的節目」--但公廣集團窮到要被鬼抓走了,再怎麼有理想也做不出好節目;不僅納稅人對於公共電視所支付的負擔遠少於許多國家,也沒有管道從廣電業者手上抽取「敦親睦鄰費」。

其實商業廣電本來就有義務協助公共廣電的發展,之前媒觀和媒改社舉辦的「媒體公民會議」裡曾提到不少(可惜找不到手冊文章的超連結),例如像這篇紀錄最後一段說的,將「有線電視特種基金」從便宜到有點好笑的營業額1%提高到10%等等,而不光從納稅人身上榨油水;這樣一來,既可以發展公共廣電及本土影視產業,也能夠防止媒體業者賺的太爽。

但也別高興得太早,財團最好的好朋友NCC,之前在通傳法草案中,甚至希望把那便宜到有點好笑的特種基金整個砍掉;經過多方抗議之後,也頂多「不砍」,要在這鐵打的共犯結構中提高特種基金徵收比例…

你說怎麼辦呢?(笑)

Posted by foolfitz at 10:20 PM | Comments (8) | TrackBack

March 12, 2008

獨立特派員:派遣的面紗

上週的獨立特派員,主題是「人力派遣」,而且非常大力的抨擊公廣集團和政府部門喔!因為公視法好像有規定員額上限,但原本的數字不足以負擔工作量,所以在好幾年前就大量採用派遣人力;這些派遣人員不只是掃地阿婆而已,有些節目的企劃、攝影師也都用派遣,像報導中提到的「尖峰對話」,團隊中有頗大一部份使用派遣人力,節目一結束,就要擔心自己的飯碗不知保不保得住,但這些人的工作跟所謂的正式員工其實是一模一樣的。

影片中那個攝影師我好像有見過他,在Peopo公民新聞獎頒獎的時候,他跟同事在外面拍公民提問,那時我拿著便當坐在場外椅子上嗑,他好像很無聊就跑來跟我搭話,然後就說他不是公視正式員工,是派遣的,表情有點心酸。

不知新聞團隊新增的那30人,是不是派遣呢?

延伸閱讀:獨立特派員──抗權勢,說真話


update:已經可以線上收看了 ↓

Posted by foolfitz at 12:11 P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March 2, 2008

被射後不理的三峽與三鶯

這年頭流行寫一段落落長的前言,就讓敝人也來跟進一下。

話說我以前看過一段國外的報導,是關於為興建三峽大壩而搬遷的民眾,從草屋搬到水泥公寓之後的樣子。鏡頭劃過一座座整齊的社區,然後帶到一群坐在雜貨店前打牌的民眾,記者問:「你們怎麼大白天的在這裡打牌呀?」鄉民們答道:「因為找不到工作,就在這閒著呢。」

我忘記是從哪裡看到的了,不過大眾時代這裡有些類似的文章,〈十年後,三峽又移民〉:

陳天澤迫切希望搬遷的原因很簡單:他沒有活兒幹,除了每個月50塊錢的移民生活補助,沒有收入。這個種了半輩子地的農民,因為田地全部被淹,已經好幾年幾乎無地可種。

……

在崇福村很難看到青年男人。年輕人們都出外“找生活”去了,大部分去了廣東和浙江。村裏的房子沿著一條水泥路排列兩側,老年人和婦女三五成堆聚集在路邊打麻將。這個原本有2496人的熱鬧村莊,如今寂靜得可以聽見麻將牌互相碰撞的聲音。

……

“再搬”,從此成為了“移民第一村”村民們的新希望。

OK,看完對岸,再回頭看台灣,這個自以為民主的法西斯國家(如果真的是個國家的話)。

大家都知道周錫偉這個法西斯大爛貨從去年起就不顧一切地要拆樂生院,還裝出一副愛鄉愛民的嘴臉;而今年又對幾個平地原住民部落發出拆遷通知,並在前幾天把三鶯部落拆得一乾二淨。為甚麼這個爛貨能這麼囂張而不怕民意反彈呢?因為牠有垃圾媒體這個好麻吉!

對於三鶯部落,主流媒體只專門特寫衝突抗爭,事後超簡略的提到:「他們認為那是他們的家,所以明明已經配給國宅了,但他們還是不願離開」,把抗爭者塑造成無理取鬧、使錯力的白痴,但前後都有非常多的脈絡,包括:他們為甚麼住在那裡、又為甚麼不搬走,補助款是多少、怎麼分配,遷入國宅的條件是什麼,後續的配套措施為何,這些他們提都不提;更別提隱藏在治水、市區改造工程背後的龐大利益。

深入的部份請參閱立報苦勞網大慧報告早洩兄的文章,我就不再贅述。

然後自以為正義的鄉民就會跳出來說:那是治水用地,本來就不該住人,而且原住民早就不是弱勢了,你看政府給他們的福利那麼多!

基本上我覺得這件事比樂生好理解多了,甚至不需要「部落情感」這類的感性訴求,光看經濟面就能知道政府有多胡扯,自以為慷慨地讓部落居民搬到水泥社區,要他們把吃飯的錢都拿去付房租,之後呢?自求多福吧!

又一個三峽大壩的縮影。

但由於資訊來源被操控,大部份的人還是只能可悲地乖乖喝著爛貨政府和媒體給的餿水,而擁有把人民欺騙成那樣政府和媒體則是另一件很可悲的事情。管它統媒獨媒,全部都是一掛的,媒體只有市場沒有立場!

Posted by foolfitz at 12:18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January 7, 2008

廣播紀錄:拿回我們的閱聽權!透視「通訊傳播法草案」

本文為媒體觀察站「修法哪裡出問題:透視通訊傳播法草案」之紀錄,寫的很淺顯,但深度十分不夠,認真想了解的人還是聽聽廣播吧:

上集:

下集:


去年9月,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公佈「通訊傳播管理法」草案,並分別在9月底及11月舉辦兩階段的公聽會,希望建立社會各界的共識;但這項法案卻遭受到多方質疑,更有公民媒改聯盟等的六十八個公民團體,為抗議通傳法過度保護電信及廣電業者,枉顧公民權益,而聯合拒絕參加公聽會、為法案背書。

通傳法是一項將過去的「廣電三法」以及部份「電信法」整合在一起的重要法案,包括手機、cable、廣播、電視,都是歸這個法律管,對台灣媒體產業未來的發展,肯定會有重大影響。究竟通傳法有何疏漏,這項法案又跟我們有什麼關係?本集節目邀請到好久不見的洪貞玲老師,來為我們分析通傳法的爭議,以及此法案對一般閱聽大眾的影響。

資訊不對等、程序不合理的公聽會

來賓與主持人先從公聽會談起,NCC在9月11日通傳法草案公佈後,不到20天內便召開第一輪公聽會,洪貞玲批評這是「資訊不對等、程序不合理」,通傳法不但有多達185條的條文,其範圍更涵蓋廣電三法和電信法,要短短幾天內讀完這些條文、還要提出意見,簡直是強人所難,不只學界不了解,連業者也抱怨連連。而且參與第一輪公聽會的公民團體很少,因為NCC是先邀請業者,才通知公民團體,一般團體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管中祥說:「像媒觀就是21號早上才收到邀請函,下午五點以前就要完成報名,非常荒謬!」


消失的公器,向財團靠攏的通傳法

NCC提出的通傳法草案,主要三個大方向:媒體匯流、全球化、解除管制,看似立意良好,但若站在維護多元文化、保障弱勢發聲權利的角度,卻有著非常高的風險。洪貞玲以取消跨媒體經營限制為例,同一個老闆可以「垂直」的跨媒體經營,擁有無線電視、數位電視、有線電視、第四台系統等等,也可以「水平」的擁有好幾家電視台或廣播電台,也就是說,只要有錢,就可以鋪天蓋地的壟斷所有媒體,到時民眾的選擇將越來越少。

草案也對外國人擁有媒體股份的限制開放許多,對此,洪貞玲說,這對本地的媒體業者好像有幫助,但對於許多外資來說,媒體只是一個投資,「低價買進高價賣出,就是做生意嘛!」根本無法期待他們負起提昇民主或維護文化這些公共責任。洪貞玲說,媒體是傳佈資訊和文化認同的媒介,跟文化、政治、社會,甚至國家安全都有關連性,純粹的市場邏輯,在媒體這個行業中是有問題的;現在媒體已經非常商業化了,未來會不會更糟?

此外,過去廣電法及有線廣播電視法,皆有明確規定電視台「本土自製節目比例」,但通傳法卻將這部份刪除了。洪貞玲指出,全球化是時代的趨勢、通傳法訂定的重點之一,但全球化也很容易吞噬發展中國家的文化,通傳法沒有明確規範本國自製節目的比率,語焉不詳的規定,只會徒增爭議和業者規避責任的僥倖空間,而歐美的電影、日韓的電視劇,很容易就佔據了本國影視產業的發展空間!洪貞玲說,保護措施不等於故步自封,例如我們常羨慕南韓影視產業的發展,但這是立基在他們公共廣電媒體的發達以及政策法令的保護,扶植本土文化,必須是政府和民間業者共同努力的才行。


通傳法應有更多積極作為

公民團體認為,通傳法應規定媒體必須負起更多的公共責任,NCC卻表示,那是公共廣電的事,不是商業媒體;對此,管中祥斥道:「就連私家車開上路也要負公共責任,這種說法根本是大錯特錯!」洪貞玲也表示,媒體佔用了人民這麼多的生活空間,絕對是公共資源,應該促進多元文化、保障人民的發聲權,但在整部通傳法草案中,卻看不到協助使弱勢或少數族群的聲音可以被聽到的方法,而媒體的經營權開放之後,小眾媒體和社區媒體就更難有存在空間了。NCC的積極作為,在哪裡呢?

講到這裡,好像把通傳法批評得一無是處,但其實是愛之深、責之切,通傳法也是有一些進步的地方。管中祥指出,通傳法草案中新增引進公民參與的機制,建立新聞室自律公約保障新聞工作者自主權,藉由公評人制度加強媒體監督,並規定新聞、兒童節目不得置入廣告,這些都是值得肯定的;不過,有了規範之後,主管機關也要有能力去查核才是。


傳播政策與我何干?

經過兩次修改之後,通傳法草案已在日前送進行政院審察,雖有改進,但公民團體最重視的媒體經營權部份,NCC卻還是選擇成為「財團最忠實的朋友」。在去年11月,美國也因聯邦通信委員會(FCC)放寬媒體經營管制,引起許多民眾與公民團體聯合抗議,反觀台灣,無論媒體或一般民眾,注意通傳法草案的竟寥寥無幾。媒體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若果真被少數人掌握在手中,到時我們只能聽見一種聲音、說出來的話也傳不出去,那會是多麼可怕的情景?現在,該是所有公民一起來關心傳播政策的時候了!


延伸閱讀:

Posted by foolfitz at 3:50 PM | Comments (3) | TrackBack

November 26, 2007

線上收聽!2007卯上主流營隊實況錄音!

本人是很用力去剪的,請用力的聽錄音 囧


翻轉媒體 ─ 假另類真主流

◎ 講師:管中祥

◎ 主旨:我們每天在電視上看到的新聞都是每個人最關心的事嗎?所謂的主流媒體,是對誰而言的主流?一般認知中的主流媒體,有可能也是某一群人眼裡的「另類」,而他們每天用以傳遞訊息的媒介,卻是一般認知中的另類媒體。

線上收聽課程錄音


象徵暴力 ─ 媒體對精神障礙者的歧視與污名

◎ 講師:風信子協會的小許、勝杰、文禾、強輝

◎ 主旨:邀請風信子協會理事長以及協會裡的夥伴們,根據實際與媒體接觸的經驗,談談媒體如何在有意無意中傳遞了一般大眾對精神障礙者的刻板印象(甚至歧視或污名化),加深大眾對精神障礙者的錯誤理解;同時也提出一些建議,如何能夠更忠實呈現社會多元。

♫ 線上收聽課程錄音:段落一段落二


勞動顯影 ─ 移駐勞工的影像自述

◎ 講師:吳靜如

◎ 主旨:究竟誰是老外,誰是外勞?誰有資格移動,誰只要一移動就成了「逃跑」?誰創造台灣經濟奇蹟,而誰喪心病狂、嗜血砍殺雇主?台灣國際勞工協會以「凝視 驛鄉」為主題,成立攝影工作坊,讓在台灣的移駐勞工自己拿起照相機,記錄他們眼中的台灣;有別於主流媒體單向對移駐勞工的無情控訴與汙名抹黑,我們看見移 駐勞工利用他們的方式與我們對話,真摯感人!

線上收聽課程錄音


自己搞媒體 ─ 創作樂團獨立發聲

◎ 講師:何東洪鄭凱同

◎ 主旨:年輕人玩樂團在台灣已經不算什麼新鮮事了,多元的音樂創作每天在台灣各live演出的場所上演,但大眾媒體所呈現的內容還是一樣單調乏味。求人不如求己,辦刊物、發電子報、做Flyer、搞網路廣播,看看獨立音樂人怎麼創造自己的媒體。

線上收聽課程錄音


從主流到另類 ─ 媒體從業經驗分享

◎ 講師:黃詩凱莊志成

主旨:邀請兩位曾經任職於主流媒體的媒體工作者,分享其中的工作經驗,同時也和大家談談基於什麼樣的思考,後來選擇離開,轉而到苦勞網和公共電視服務。

♫ 線上收聽課程錄音:段落一段落二


滴水穿石 ─ 主流媒體裡的另類實踐

◎ 講師:詹怡宜高有智

◎ 主旨:邀請兩位目前任職於主流媒體的媒體工作者,談談如何在組織文化、競爭壓力,以及主管的要求之間取得平衡,發揮專業、實踐理想。

♫ 線上收聽課程錄音:段落一段落二


民謠風929志寧+神秘嘉賓

主旨:邀請929樂團主唱吳志寧談談他的音樂創作與社會關懷之路。進行方式:透過彈唱,以及和聽者的輕鬆對話,傳達出一種深刻、生活化,卻不沉重的社會關懷。現場還有神秘嘉賓和志寧驚喜合唱。


獨立媒體實踐

◎ 講師:卞中佩馮小非

主旨:邀請兩位獨立媒體工作者,談談經營獨立媒體的經驗與甘苦,以及其經營策略。

♫ 線上收聽課程錄音:段落一段落二


影像與社運的化學作用

◎ 講師:許雅婷

◎ 主旨:影像作為一種深具感染力的媒介形式,如何與社會議題發生關係,進而為弱勢發聲?從拍攝者進而積極涉入事件成為行動者,在這過程對於影像這種發聲工具又有何思考?透過《樂生活》導演許雅婷(註)的影像工作經驗分享,我們一起來探討影像與社運之間的化學作用。
註:《樂生活》,29mins,2006;許雅婷、林婉玉導演。

線上收聽課程錄音


採訪大綱 報告與討論

◎ 講師:李瓊月卞中佩

◎ 主旨:針對學員分組提出的採訪大綱進行討論。

Posted by foolfitz at 3:24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November 5, 2007

一切不曾發生,直至它被描述--閱讀《中東現場》

撰文 / Cora
潤稿 / FoolFitz

2001年9月11日,兩架民航機在世界的注目下直接衝破雙子星大廈,造成全球轟動。「恐怖份子」成為穆斯林的代名詞,「恐怖主義」成為中東所有激進組織的宗旨,「反恐」則是許多國家熱切強調的話題。但追根究底,似乎就只是因為──「美國指稱他們是恐怖份子,我們也就跟著這樣說。」

本書作者張翠容,是香港資深新聞工作者。她在第一本著作《行過烽火大地》中,即以戰地記者的姿態深入許多動盪不安的地區,如阿富汗、印尼、東地汶及越南等,完成一部發人深省的深度報導。第二本著作《大地旅人》則是以散文的筆法,紀錄旅途中所遇見各式各樣小人物,除了感性的抒發,亦對「記者」角色所應承負的道德責任檢視一番。

2006年,張翠容再度走訪故地,在《中東現場》裡為我們剖析中東複雜局勢的來龍去脈,及各個組織的興衰流變。從現代伊斯蘭主義的起源-開羅出發,至衝突核心-以巴現場,書中詳實紀錄作者訪談哈瑪斯領袖,及探訪阿拉法特總部的經過;黎巴嫩南部、敘利亞戈蘭高地與以色列之間的糾葛,還有美軍進攻伊拉克的政治角力,都在作者實地走訪後,化為灼見真知的文字。

訪問過程中,作者直截了當的問許多激進組織的領導者:「西方國家視你們為恐怖份子,你們如何看待?」讓鮮有發聲機會、或是一發聲便成為恐怖宣言的組織替自己澄清,沒有灑狗血的激情演說,沒有義無反顧的頑強,每個領導者娓娓道出他們所追求的信念。其實就如同美國與以色列,敵對的雙方都有初衷,都有狗急跳牆的激烈手段,作者不是要我們同情/支持所謂的「恐怖份子」,而是當大部分的人都將矛頭指向某方時,我們是否能先理解其中的原委,再選擇立場?作者指出,如果不懂歷史的脈絡,只憑來自媒體的片段資訊,民眾很容易認為這些激進份子「活像是一群天生殺人狂」。

談到立場,作者在此書中表明反對戰爭,鉅細靡遺地分析歐美及中東強國背後的利益掛鉤,進而譴責。或許有人會質疑,是否報導的「中立」界限模糊、記者的「客觀」思維崩解,不過,她在自序中表示:「有些人以為各打五十板就叫做客觀,但我終於明白,應該要打八十板的,就打八十板,四十板的,就四十板。」深入戰地前線的張翠容,與當地居民、駐軍、記者長期接觸,除了深知當地民情,更同許多手無寸鐵的無辜百姓,一起經歷了戰爭的殘酷,寫下歷史的悲哀。

本書中,作者特別用一個章節--「文學.政治 阿拉伯的藝術家」,訪問巴勒斯坦、敘利亞的詩人,和伊拉克的作家和畫家;如果說伊斯蘭的行動組織,是利用外顯的激進手段來堅守家園,那麼阿拉伯的藝術家,則是利用溫柔的詩句與畫作,撫慰眾人漂泊的渺茫感,給予同胞真摯的擁抱與歸屬。她並引述巴勒斯坦詩人達維希的詩句:「我學會了拆毀所有的字句,而只去建構一個字:家。」

最後,本書以「和平運動在中東」作結,讓我們看到在亂世中,敵對的雙方還是有相愛的可能,並有那麼多人願意不辭千里,來到這塊烽火大地為和平付出;彷若前面烏煙瘴氣的失落,就此要露出一些曙光。然而,不知道還要多少時間,我們才能化解以巴的世仇,化解基督教世界與伊斯蘭世界的誤解,並打破大國以反恐之名、行強取石油之實的謊言。「畢竟這本書只是一個開始,」張翠容寫道。

走過世界各處紛擾之地,但張翠容從來不是一名會讓自己置身事外的記者,她書中所訪問的,大多都是平民,而非只見的到官方或權貴的觀點。她在印尼排華暴潮中將親身前往動亂地區,在伊拉克戰爭前夕跟著和平團體衝上前線當人肉盾牌,這似乎跟新聞學理中,記者該保持的「超然不涉入」有所違背;然而,若非親身經歷、與當事人患難與共,又怎麼能傳達出人民的聲音、寫下真正的事實呢?

「把我們的故事說出去!」在越南和印尼,兩位歷經動亂的華人婦女,不約而同地向張翠容這麼說過。也許,這才是人民心中,對記者職責的真正期盼吧。


原文刊載於「看!媒體--媒觀報告」第7期

Posted by foolfitz at 10:11 PM | Comments (1) | TrackBack

October 29, 2007

卯上主流—「反」媒體與文化影展串聯貼紙

媒觀這次的卯上主流—「反」媒體與文化影展,大規模下鄉放映,大家多捧場啊!

<a href="http://antimediaculture.blogspot.com/ " target="blank"><img src="http://www.mediawatch.org.tw/image/blog-sbanner.jpg"/></a>
Posted by foolfitz at 1:35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September 23, 2007

槍打出頭鳥

有很多人批評小美姐衝撞環評會是「不智、不當」的舉動,但試問,若沒有她這樣的衝撞,有誰會注意這件事呢?這的確是不智的行為,因為槍打出頭鳥,所以小美會一直被打槍。

她是個偉大的笨蛋!

環保署本來要禁止小美到環評會採訪、要她永遠踏不進會場一步,所以大家發起了聲援小美的連署;但,竊以為,把連署的「標題」改成新聞自由及資訊公開的層次,而不是只聲援記者一個人,應該比較能叫那些假道學的傢伙閉嘴。

Posted by foolfitz at 4:38 P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July 27, 2007

在自虐與媒體批判之間

話說,雖然身為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的志工,但在下我非常痛!恨!看新聞,報紙還好一點點,但叫我看電視新聞真的受不了。

我恨新聞媒體恨到什麼程度呢?我只要聽到新聞那扣人心弦的配樂,以及主播嬌嫩柔美的嗓音,馬上就會焦躁起來,吃飯配新聞還會讓我胃痛!在媒觀暑假的「卯上主流」營隊中,我為了不在充滿新聞的環境吃飯,每餐都抱著飯跑出餐廳躲到交誼廳一個人吃;在家裏的晚餐時間,我其實很想陪家人在客廳多坐一會兒,但我爸偏偏就一定要看新聞台,我只好再度躲回房間當阿宅……幹,我家庭破碎的話都是那些爛媒體害的!

媒體生態爛到這種程度,連路邊阿貓阿狗隨手捻來都可以罵記者腦殘;雖然無法反駁,但這還是讓自詡為傳播科系學生的在下我感到十分的難過……但問題是,既然知道那麼爛,幹麼還要看,而且還看的不亦樂乎?

朋友學姐都曾跟我說,要進行媒體改革,一定要先捏著鼻子正視他們腐爛的地方,才能知道問題出在哪裡。我這位學姐未來會進入傳播學界,可能是未來媒體改革的大將,她說這話我同意;但一般民眾如我,何必知道得那麼清楚?那種東西看一次不知道、看兩次不知道,這輩子看到現在也該知道了,有必要一直一直地看下去嗎?

又,如果要批判的話,我覺得要做有建設性的批判,一開始只會批一些挑錯字、講錯話,當然很OK;但如果一直甘於謾罵,而不設法讓自己進步,去了解所謂「結構性」的問題,豈不是把自己跟媒體放在同樣的低度

這就是媒觀為甚麼要推動媒體識讀教育了。

身為公民,若要卯上主流,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以拒絕收看表達抗議,因為消費者的力量就是消費!再嘛積極一點的,看到爛節目會投訴或打電話到新聞台去罵,讓他們確實知道你的憤怒;更積極的,就是支持優質節目囉。我是個消極的媒改者,我只做到拒絕收看,但試問那些整天大罵媒體腦殘的朋友,你可曾打過一通電話到電視台或報社抗議過嗎?如果沒有,只罵給自己聽、罵爽的,而且還繼續消費惡質媒體,那你是不是連消極抵抗都沒做到呢?

此外,又有多少人能舉出自己喜歡的優質節目呢?我可以喔--像是公視晚上七點的全球現場,是非常優質的國際新聞,每集都會邀請學者來為觀眾分析國際局勢,而且正好可以填補該死的晚間新聞時間;被大家誇獎到翻過去的獨立特派員就不用說啦,我今天發現客家台的村民大會也非常精彩:它是一個有點像公民眾議院的公共論壇節目,不過製作單位很用心,節目是下鄉到村子裡,聚集村民召開名符其實的村民大會,民眾有充分的機會上台發言,而且主持人問問題非常犀利!我今天看的這集「蕉農 焦濃」,來賓農委會農糧署的主秘就被電得金爍爍,實在有夠爽 XD (相較之下,謝震武就是賣臉的了…)


最後,引述龜哥的話:何必改造媒體,自己造媒體不就好了!

Posted by foolfitz at 1:36 AM | Comments (4) | TrackBack

July 14, 2007

身為媒觀營隊三朝元老的小小心得

這是我第三次參加媒觀營隊了,總覺得「資深學員」這稱呼還滿幽默的。跟上一屆「卯上主流」充滿研究生、普遍高齡化的人口相比,這一次的營隊顯然比較年輕,雖然少了些批判氛圍,卻多了許多歡笑;三天兩夜的相處,也讓同學們有更多相處的時間,可以互相認識。(雖然我還是一樣自閉啦)

承襲著媒觀一貫與社會貼近的作風,本屆「卯上主流」也邀請到許多弱勢團體,來討論媒體與弱勢之間的關係。三天營隊下來,講師們不約而同地批判記者對於弱勢者認知不足與便宜行事,造成弱勢在媒體中的錯誤再現,不是極好就是極壞、不是很可憐就是很可惡。如風信子的講師們便以媒體中常出現的「疑似精神病患」為例,指出當一起社會案件發生時,記者常不經查證,便在報導中使用「疑似精神病患」的標籤;然而,該罪犯究竟是不是精神病患,或精神病是否為導致其犯罪的原因,皆無仔細查證,卻已將「精神病患等於定時炸彈」的印象,深深烙在閱聽人的心裡了。

對此,在「滴水穿石 – 主流媒體中裡的另類實踐」中,笑稱自己是過來「被卯上」的詹怡宜高有智說,由於組織結構的關係,媒體很難在每起事件發生時,都能派遣對其具有足夠認識的記者前往,通常都是誰有空、或誰比較近,就派誰去了;例如台中發生的新聞,當然不可能叫台北的記者下去採訪,而是由駐地記者前往。如此結構上的先天缺陷,使得記者若非在採訪前作足功課,或事後詳細調查,便很容易出現「疑似精神病患」、「有魚有肉,泰勞還嫌不夠」和「你們師長知不知道妳們要來丟雞蛋?」這類令人哭笑不得的報導。很有趣的是,如果記者不懂立法程序,他就沒資格寫立法院的報導;但遇到他所不了解的弱勢議題時,卻是可以信手拈來,而甚少受到監督及批判。如果你不知道這個世界長什麼樣子,那要怎麼報導它呢?

管中祥老師常說,每篇報導,對於記者來說也許只是寫來交差的例行公事,但對於被報導者,卻可能影響她的一生。手上握著如此沈重的權力的記者,絕對有責任去多了解這個世界;而我想,這也是「卯上主流」對於我們這些未來有機會成為媒體工作者的學子來說,另一層重要的意義。

我覺得,貫串整個營隊的價值,是「弱勢發聲」!不只是「為」弱勢發聲,更要讓弱勢能夠自己發聲──風信子的桃園二村農場及網站TIWA的攝影工作坊,紀錄片《島國殺人記事》與《樂生活》,苦勞網小地方新聞網…透過行動、文字,透過各種想像得到的媒介,從主流媒體中奪回發聲的權力,告訴世界:其實事情是這樣才對!讓弱勢有能力說出自己的故事,即是培力,是「卯上主流」的終極實踐…

Posted by foolfitz at 3:33 AM | Comments (1) | TrackBack

June 8, 2007

行動改變生存 -《民間》雜誌

原本以為這是一本如吾輩之流的嘴砲異議網路刊物,但《民間》是走的卻是行動公益路線,溫暖得很,一如生命力新聞的創站宗旨:為弱勢者發聲,為奉獻者立傳!而這類型的刊物,連名字也相去不遠,在我鄉愁的夢裡,追憶著的那個美好的年代…

也許這就是我們辦《民間》的動因吧。希望這是一本帶著體溫與心跳的讀物,關心普通人命運的通訊。沉默的大多數可以商量的地方。
不想空談,行動改變生存。
《民間》記錄在公共空間中改變社會的公益行動者的故事。
行動改變生存/《民間》編者的話


我們也抵死不肯相信:今天在台灣的中國人,心靈已經堆滿了永不飽足的物質慾望,甚至使我們的關心、希望和愛。再也沒有立足的餘地。
不,我們不信!因此,我們盼望透過「人間」,使彼此陌生的人重新熱絡起來;使彼此冷陌的社會,重新互相關懷;使相互生疏的人,重新建立對彼此生活與情感的理解;使塵封的心,能夠重新去相信、希望、愛和感動,共同為了重新建造更適合人所居住的世界,為了再造一個新的、優美的、崇高的精神文明,和睦團結,熱情地生活。
因為我們相信、我們希望、我們愛/《人間雜誌》創刊的話

Posted by foolfitz at 3:09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May 20, 2007

國際通訊社.路透社被湯姆森集團併購!

話說全球前三大的國際新聞通訊社 - 路透社,於5/14被加拿大的湯姆森集團(Thomson)以87億英鎊、170億美金,相當於5750億台幣收購!假如說一次樂透頭獎可以中一億的話,每次都中、每週有兩次,死老百姓如我要連續中55年才能有這個錢喔 >v<

關於此事件,大部分的中文報導都只有討論湯姆森-路透未來的公司規模啦、營收啦,或是併購後他們將超越彭博新聞社,成為全球最大的金融信息服務商之類的,甚少見到討論路透社的新聞品質是否會受到影響的文章。我隨意看了幾篇國外的評論,以下大略摘錄他們的看法:

泰晤士日報的<Has Reuters chosen the right way ahead?>,先拿出1883年時,Reuter先生寫在備忘錄上,要求通訊員們確實執行的落落長守則,再回頭看這場交易,感嘆那份備忘錄看起來像個歷史文物一樣不切實際。

紐約時報的<Reuters Trustees Say Sale Won’t Hurt Journalism>,則好像給了咱們的首席執行官一個辯白的機會。文章引用Glocer的說法,他表示,路透社會持續涵蓋普通新聞,而非僅僅著重於會吸引顧客掏錢的財金新聞,「就好比伊拉克戰爭,跟石油產業多麼密切相關,即使是一般新聞,市場也是需要知道的。」

Glocer在一次記者會中表示,他們還沒決定是要維持通訊社的營運,還是將其合併到其他的部門。在路透社近一萬六千名員工中,有兩千四百名任職於通訊社或其他部門;而湯姆森旗下三萬兩千名員工中,有九千三百位工作於包括通訊社在內的財金部門。湯姆森+路透社的執行長說,該公司立了一個目標:在未來三年內,每年要省下五十億美元,因此某些部門可能會裁員。

但有多個新聞工會聯合屬名寫了一封關切信函給路透社的董事會,屬名的團體包括了英國國家記者工會、美國新聞協會、加拿大媒體協會等等,他們認為湯姆森公司持有的股份過高,如果現在對湯姆森家族妥協了,以後又有誰會理會剩餘的信用原則呢?文章接著說,許多報社及新聞集團為了保護編採的獨立性,發展出各式各樣的架構,這邊舉出不同公司採取的方式,專有名詞太多我自己看不懂,但應該很有參考價值:

Newspaper companies and other newsgathering groups have developed a variety of structures aimed at preserving editorial independence. Some, like The Guardian, a British daily, are owned by trusts rather than public shareholders.

Some publicly traded newspaper publishers — among them Dow Jones and The New York Times Company — have two-tier shareholding structures, which give members of founding families like the Bancrofts of Dow Jones and the Ochs-Sulzbergers of the Times Company control of the voting shares, even if they have only a minority of the common stock.

Other newspaper executives say they see no need for such protection, which has been criticized by some investors. For example, Independent News and Media, publisher of The Independent in Britain and about 180 other papers, has a simple shareholding structure, despite a close association with the O’Reilly family in Ireland.


而這篇來自PJNET(公共新聞網站)的<A Lie: One More Reason Not to Trust Reuters Takeover>,作者Leonard Witt大罵湯姆森集團是吃人不吐骨頭的惡劣企業。作者引用AJR(美國新聞學評論)的<State of The American Newspaper
In Lord Thomson’s Realm
>來評論湯姆森的光榮歷史,文中指出,1993年時,就連湯姆森自己的執行長,都引用連鎖事業中少數受到尊敬的環球郵報,承認他們公司有多麼吝嗇,真是「雜碎報紙」。Leonard Witt也舉了許多例子,指出湯姆森大規模蠶食地方報業,將其收購後,提高價碼再賣出;當地方家族報業聽到湯姆森要來的時候,常常嚇得臉都白了。

我覺得太過龐大的媒體集團真是一種罪惡,控制了人民的耳目,世上還有誰奈何得了它?關於這個問題,<X Faktor Was guckst Du?>這部影片就是在說梅鐸、迪士尼等跨國媒體集團,並列舉他們的罪狀;<問題媒體>則更深入地探討媒體與社會的關係。

Posted by foolfitz at 4:49 AM | Comments (1) | TrackBack

May 10, 2007

天安門2.0 - 一位獲選時代雜誌百大人物的中國異議部落客

曾金燕,一位獲選為時代雜誌年度百大人物的部落客,在時代雜誌上為她撰寫介紹文Arianna Huffington說,曾金燕是當年在天安門以肉身擋坦克的異議人士的線上化身,是天安門 2.0!

這消息是從iron的部落格得知的,iron寫道

時代雜誌選出全球最有影響力一百人,其中一人是一個很特別的blogger:曾金燕。他的先生胡佳是中國非常著名的愛滋病維權人士(我在紐約曾見過一面),去年突然失蹤----當然是被中國政府無理由拘捕。

於是曾金燕開始了寫blog,向外界揭露這件事情、記錄她的憤怒和中國政府後來對他們的騷擾、監控和迫害,也寫了其他維權人士的行動。

非常感人、有力量。


她被列為百大人物中的「英雄與先驅」,在她的當選感言裡提到,有朋友跟她說,這是因為她的勇氣,但曾金燕表示,她過去在面對強權時,並沒有那麼勇敢:
有些人說是因為我的勇氣。我很慚愧。大家不知道我以前是多麼地恐懼,又是如何地隱忍。胡佳從2004年開始就頻繁地失蹤或被軟禁,我尋找過他,但更多地只是等待他從警察手裡回來。當國保警察找到我的大學,通過學校黨委要求我"不要和胡佳繼續交往"、"不要花時間在艾滋病社會工作上",否則"小心畢業證書"時,我是多麼害怕以至於常常沉默。

但是,丈夫不斷地遭受迫害,讓她學會了勇敢、學會的抵抗:
是的,06年的失蹤和軟禁事件中我開始學著反抗後,漸漸地不再恐懼了。因為我終於意識到,如果最心愛的人我都不能守護,我還有什麼可以失去呢?我還害怕什麼呢?如果人不能有尊嚴地活著,苟且隱忍又有什麼意義呢?如果我總是害怕來自政權強大的看不見的黑勢力,那我的工作受阻,在艾滋病村的老人、小孩、病人還有志願者又怎麼辦呢?那些比我遭受更多磨難的維權人士的家屬,如陳光誠的妻兒怎麼辦呢?相信只要心中存有正義,勇氣自然而來

可惜的是,當中國媒體瘋狂地報導劉淇胡錦濤入選百大人物時,曾金燕的名字卻遭到媒體全面的封殺,兩相對照之下,連她的親人和網友都不免感到疑惑:是國內媒體封鎖還是國外媒體造謠?而她的部落格,早在2006年9月就被中國GFW掉了,連要更新部落格,都要透過電子郵件。曾金燕說:
在我們這個沒有言論自由的國家,新聞媒體首先是"黨的喉舌",記者和媒體的"生殺大權"都被中宣部掌控。縱使優秀的媒體工作者能偶爾突破新聞審查,也無法長 期全面深入地報導社會底層最需要關注的事件和問題。在親身接觸社會弱勢群體,親自調查一些相關的社會問題,在開始閱讀具有公信力的英文報導和學術報告後, 我才明白,我們中國公民生活在一個謊言社會裡,中宣傳部就是《1984》"真理部",每日用它的語言"修改歷史"、"編寫事實"。並指導、命令國內新聞機構作"感人至深的正面有益的新聞報導"。

曾金燕也指出,統治者越是壓迫,民間就產生了更多反抗的力量,中國部落格運動的風起雲湧,便是人民意志的展現:
為了拒絕虛假的新聞,描述真相,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在網絡開辦自己獨立的新聞機構——博客,就算不報導國家大事,也可以如實地記敘身邊的社會百態,甚至只是 在博客上說些"真心"的閒話。在現實生活中,人們因為擔心惹麻煩對政治性話題很冷感。在可以匿名的網絡上,你會發現無數熱情關注中國社會現狀、抨擊時政的網民。而對於主流媒體不能報導的非法軟禁、逼迫失蹤、維權以及公民社會運動的重要事件等話題,博客成為社會工作者、有獨立思想人士的一個平台和接觸公眾的機會。

靠北,寫一寫我自己都很感動…即使媒體被公權力掌握,人民還是可以靠著網路突圍,這就是天安門 2.0!!

Posted by foolfitz at 4:41 PM | Comments (1) | TrackBack

May 5, 2007

無國界記者組織推出中文網站!

為了讓中國及所有的華文網路使用者,都能得到世界各地與新聞自由有關的訊息,無國界記者組織(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在五月三日,也就是世界新聞日當天,成立了中文版的網站!除了來自各國的訊息,無國界記者中文網站特別強調中國的言論自由,在首頁中可看到許多批評中國言論管制的文章。

有中文真的差很多耶,以前到英文版網站時,訊息太多,看英文又累,沒多久就眼花,趕快逃了出來;現在看的懂了,就可以慢慢啃這些資料了。(某些方面來說,是讓讀者無法以英文為藉口來逃避,增加我們的資訊負載量啊…)

但很諷刺的是,網站成立之後,中國政府馬上就把它GFW掉了;而長久以來,中國的網路使用者都無法在進入無國界記者各種語言的網站。詳細內容請見BBC的報導

順便一提,該網站有RSS feed可以訂閱喔,但頁面上找不到,我是直接用Bloglines的訂閱按鈕才發現的,請點選這裡來連到它的Feed。無國界記者的Blog也很好看,雖然是英文,但大多是影片文章都滿短的,不會花費太多腦漿。

延伸閱讀:

我們是誰--<無國界記者>介紹
無國界記者 - Wikipedia
BBC 中文網 | 中國報導 | 無國界記者組織推出中文網站
RtiNewsIndex - 新聞辭典:世界新聞自由日World Press Freedom

Posted by foolfitz at 5:27 AM | Comments (3) | TrackBack

April 24, 2007

2007年 普立茲獎

2007年 普立茲獎



我把原文連結整理在這裡,不過只有新聞類,文學、戲劇和音樂我就懶得放進來了,有興趣的自己去官網找吧。

PUBLIC SERVICE
,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BREAKING NEWS REPORTING, The Staff of The Oregonian, Portland
INVESTIGATIVE  REPORTING, Brett Blackledge of The Birmingham (Ala.) News
EXPLANATORY REPORTING, Kenneth R. Weiss, Usha Lee McFarling and Rick Loomis of the Los Angeles Times
LOCAL REPORTING, Debbie Cenziper of The Miami Herald
NATIONAL REPORTING, Charlie Savage of The Boston Globe
INTERNATIONAL REPORTING,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Staff
FEATURE WRITING, Andrea Elliott of The New York Times
COMMENTARY, Cynthia Tucker of The Atlanta Journal-Constitution
CRITICISM, Jonathan Gold of LA Weekly
EDITORIAL WRITING, Arthur Browne, Beverly Weintraub and Heidi Evans of the New York Daily News
EDITORIAL CARTOONING, Walt Handelsman of Newsday, Long Island, NY
BREAKING NEWS PHOTOGRAPHY, Oded Balilty of the Associated Press
FEATURE PHOTOGRAPHY, Renee C. Byer of The Sacramento Bee


對大家來說,特別有感覺的應該是突發新聞攝影獎的這張照片吧!受害者和加害者的區隔消失…但真正的加害者,應該是國家機器才對!

balilty photo

圖說:當以色列安全部隊正在清空巴勒斯坦東部Ramallah鎮、Amona西岸的非法移民時,與當地居民爆發衝突,一名猶太人正單獨對抗著以色列安全部隊。在以色列最高法院允許警方拆除Amona西岸的九處非法佔用戶後,上千名穿著防暴裝備的安全部隊隨即強制執行此命令,上百名當地猶太移民卻只能以石頭抵制安全部隊的這個行動。 (以上引用自夏天的味道

順便一提,漫畫創作獎裡面居然有Flash卡通,十分令我驚喜 XD

延伸閱讀:

普利茲獎 - Wikipedia
痕跡... - 普立茲獎揭曉 華爾街日報連奪兩獎
新浪新聞中心 - 以色列攝影師談獲美國普利策突發新聞獎經過

Posted by foolfitz at 4:18 AM | Comments (1) |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