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8, 2006

【轉載】墨西哥發生了甚麼事?

文章來源:香港獨立媒體 - 墨西哥發生了甚麼事?

作者:Luis Lopezllera M. 譯者:芳子 

譯註:2006年11月5日(周一)清晨,墨西哥城的建制革命黨 (PRI) 總部和銀行等五個地方發現炸彈。前一天,墨西哥西南的瓦哈卡州(Oaxaca)成千上萬人走上街頭,抗議聯邦政府派遣軍隊入城,也再一次要求州長下台。上 週四,四千多聯邦政府警察採取行動,要從「瓦哈卡人民草根議會」(Asamblea Popular de los Pueblos de Oaxaca-APPO) 手中,奪回瓦哈卡自治大學的控制權。這為瓦哈卡持續五個月的公民抗命運動,添加暴力與血腥的新一頁。

瓦哈卡頑强的公民抗命運動,因教師爭取改善待遇引發,一下子就擴展為一場要求州長下台的政治改革鬥爭,直接間接改寫墨西哥的正在騰動的政治進程。

路易斯 (Luis Lopezllera M.) 是墨西哥一個民間組織的負責人。11月2日,他給朋友寫了這一封信,穿越墨西哥的過去現在,描繪理想的未來期盼。

朋友們:

在傳統亡靈節11月2日,為紀念我們的人民跟所謂「法律」、「治安」、與「建制」等血腥武器的抗爭,我給你們寫這一封信。

面對全球化這個浪潮,拉美正在努力重拾她的尊嚴。這陣子,墨西哥在抽搐,提醒我們一百年前那一次歷史革命。現在,我們極需要另一次蜕變,好讓我們可以戰勝在地理上與美國比鄰這個宿命。

拉美人民在騰動,过去幾十年拉美先經歷獨裁統治,繼而建立自由民主體制,可惜兩者都是在大企業優先的政經政策框架下發生的,而這套政策框架則是美國 為了發展其帝國版圖而鼓吹孕育的。結果,這裡的貧窮以爆炸性的規模增加,人身安全完全没有保障,貪污猖獗,簡直就是醜聞。這種情況不可能繼續下去。 1994年,墨西哥政府不理人民死活,簽署了不平等的北美自由貿易協議,這一年,生活極度貧困的查帕斯(譯註:Chiapas,墨西哥最南部的一個州)原 住民向墨西哥政府宣戰。這一群拉美最樸實的人民說:「我們受够了!」這是向所有人發出的信號。

新世紀初,在一個個危機之後,拉美一些國家出現了民主轉向,回應社會上大多數人民的意願和訴求。一步一步,巴西、阿根廷、烏拉圭,最戲劇性的如委内 瑞拉和玻利維亞,這些國家正在採取措施,針對貧困的根源進行制度性的改革。這是一個不可抗拒的浪潮。美國,特别是布什政府與他的利益集團,當然不以為然。

想像這個浪潮來到美國的後院墨西哥,特别是現在,當美國以所謂「安全」之名,在全世界(尤其是中東)進行種種罪行的時候,他們會有什麼反應。那些超 级企業與他們在國家制度中的代理人,會容許周邊出現這些某種意義上的 「民粹」政權嗎?幾天前,布什總統簽署法例,在三份一美墨邊界修建一堵一千公里的圍牆。我們的邊界將進入一個軍事狀態,以前的政客會認為這等同戰爭威脅。 這個威脅不單針對墨西哥,而是整個拉美。美國政府聲稱這是針對往美國找尋工作的非法移民 。過去六年,有四百萬人越過邊界,以千計的人因此送命。這堵牆是自由市場意識形態失敗的一個可耻的象徵:錢可以自由流動,人却寸步難移。這堵牆以及牆後面 的軍队標志的是美國為美洲大陸上未能解決的經濟和政治問題所提供的軍事「解決方案」。

墨西哥發生了甚麼事

快要落任的總統福克斯(Vicente Fox)出身是服務可口可樂的企業家,屬於右翼國家行動黨(PAN),於2000年上任。當年,左右派聯合投票把極其腐敗,統治了墨西哥70年的所謂「革 命」的建制革命黨(PRI)趕下台。福克斯勝出,原因不單是因為他承諾建立有效的民主制度,而且承諾改善窮人的生活。但是,福克斯任内奉行新自由主義政 策,這是查柏斯原住民起義的原因。除了與外國利益集團有千絲萬鏤的關係的巨富之外,整個墨西哥的情況變得越來越壞。四年後,所有人都知道這是一場鬧劇。福 克斯没有為人民做過什麼實際的事情。對私人企業,他唯命是從,在社會福利方面,他只是照國際機構的藥方辦事,誰都知道,這些藥方只給亞斯匹零。實際上,他 只為國際銀行、家族企業與墨西哥兩個壟斷的電視網絡服務。

福克斯任内,一個新的政治人物開始受到公眾注意。他就是屬於左翼民主革命黨(PRD)的奧夫拉多爾 (Manuel Lopez Obrador),記者稱他為AMLO,普通人則叫他Peje。他曾經擔任墨西哥城市,政績很好,特别關注最貧困的人的處境。他參加了今年的總統大選,得 到墨西哥城窮人的支持。在競選過程中,奧夫拉多爾從一個傳統政客,出落為一個極富魅力的總統候選人。雖然他有個人的長處和弱點,但他選擇疏遠傳統上享有特 權的政治階級。

選舉前兩年,支持奧夫拉多爾的人明顯很多。因此,那些大企業、大眾媒體、那兩個政壇宿敵國家行動黨(PAN)與建制革命黨(PRI)、那腐敗的最高 法官,以及總統本身,展開一場抹黑奧夫拉多爾的運動,甚至企圖把他送到監獄去。他們恨奧夫拉多爾,其中一個原因是他承諾減少官僚腐敗,第一項會做的是削減 他們天文數字的薪酬。很多高層官僚因此聯合起來反對他。他們幾乎成功,幸好在強大的社會壓力下,福克斯終於放棄,奧夫拉多爾得以登記為正式的候選人。

墨西哥没有真正的民主傳統。在位的人有絕對優勢去爭取選票,包括用資助或津贴去買票、下來是行賄、或就是簡單的威脅,或公開或暗地裡、或正式或私下 進行。現在,以另一個黨的名義,大量金錢就花在這個骯髒的遊戲裡,特别是電視上針對奧夫拉多爾的宣傳。即使如此,奧夫拉多爾仍然成竹在胸。

奧夫拉多爾以難以置信的 0.5% 票落敗。左右派各取1500萬票,其它是投給老黨以及那些用來騙人的新政黨。毫無疑問,這個總統選舉是一個大騙局,目的捏造人民的意願:這包括過去兩年媒 體的抹黑運動,在選票上新的舊的骯髒把戲,特别是最後採用了那個美國與布什的數碼點票公式。

奧夫拉多爾支持者的反應是史無前例的。數以百萬計的人上街抗議,奧夫拉多爾要求在公正的見証人在場下重新點票,但宣稱嬴得選舉的卡爾德隆 (Felipe Calderon)以及選舉委員會都拒絕接受這個解决疑慮的最後方案。如此一來,人們有更多疑慮。為時47天,從全國各地來的人在墨西哥城主要的大道上紥 營,延綿九公里。每天都有會議,藝術表演、下棋和桌類遊戲,甚至在街上運動。晚上,人們睡在營幕裡。我們從來没有如此有創意和如此活力無窮的抗議行動。但 我要補充的是,墨西哥城政府屬民主革命黨(PRD),他們對這些抗議活動反應温和,甚至可以說是支持。另一方面,不少中產階級和上層社會的人,以及在大道 上有生意的大老板,都很憤怒,他們反對這些非比尋常的示威行動,以及那些常設的路障。墨西哥城有400萬架汽車,每日還有一千架新車要開進來並要求為他們 建更多的設施!

儘管社會上有很大的壓力,最高法院(每個法官的月薪是3萬5千美元,薪金之高可以說是不道德的)宣判卡爾德隆當選。這天,超過150萬人齊集在墨西 哥城的中心廣場Zócalo上,宣告奧夫拉多爾為合法總統,而他也同意領導一個長期動員民眾的一場史無前例和多姿多彩的運動,並以此作為其道德力量,在 11月20日(1910革命紀念日)宣誓成為另類總統。 在19世紀,我們也曾有同樣的歷史經驗。這次是另一種戰爭,是一次没有武器的戰爭。

墨西哥社會現在明顯分裂:北部支持右翼,南部支持左翼。右翼有法律、媒體、企業與軍隊為後盾。左翼有已經動員的群眾、知識分子、藝術家、公義與一些 國際支持。兩種政治取向:形式上的民主與實質上的民主。現在人民和一些特定社群(例如大學、一些新聞工作者與非政府組織)正進入一個嶄新的鬥爭領域,創 意、叫人驚奇和新的力量將會出現。

在國會,沒有任何一個政黨佔多數議席,國家行動黨(PAN) 是第一少數,然後是民主革命黨( PRD),最後是建制革命黨(PRI)。要需要得到多數票時,國家行動黨與建制革命黨會聯合起來,去否决民主革命黨的動議。新右翼跟舊的走中間路線的政黨 為了打擊冒起中的充滿動力的左翼而聯手,這正好暴露不少政客的虛偽,他們主要目標,就是維持現有建制。眼下在南部出現的人民抗爭,把這個情況表露無遺。

瓦哈卡讓人想起1871年的巴黎公社

瓦哈卡(Oaxaca)是墨西哥最窮的一個州,主要人口是原住民,南部與查柏斯州比鄰。從今年5月開始,瓦哈卡人民就一直爭取建制革命黨的州長下 台,因為他的行為儼如一黨制下的獨裁者。結果一萬五千間學校停課,10萬名老師罷工,要求州長下台,或者作為一個最後的措施,由聯邦政府介入,讓他下台。 罷工持續了五個月,期間,孩子沒有上課,政府的鎮壓卻造成數人死亡,因而驅使更多人加入運動,並成立了瓦哈卡草根人民議會(Asamblea Popular de los Pueblos de Oaxaca - APPO)。

一直以來,建制革命黨主導的當地議會和福克斯總統領導的聯邦政府,對人民的抗議和要求充耳不聞。因此,運動開始不久,整個瓦哈卡市就給人民運動佔 領,街道、廣場、政府建築物、電台和大學。瓦哈卡草根人民議會實行某種人民自治,這是巴黎公社一個温和版本。當地的警察採取中立態度,讓人民得以控制公共 的空間。當然,這過程也帶來了深刻的痛苦,大概十個平民在過程中犧牲了。

州長不能履行他的職責,但總統福克斯與新當選總統卡爾德隆都心中有鬼,害怕假如接受了瓦哈卡人民合理的要求,讓州長下台,新總統也會面對同樣命運, 因為奧夫拉多爾會動員人民,提出同樣要求。這是問题的核心,好幾條人命已為此給斷送了。在國會,由於國家行動黨極需要建制革命黨的聯盟,因此受著這個老牌 政黨殘留的腐敗黨人左右。於是,軍隊開往瓦哈卡,一旦人民議會與聯邦政府「對話」失敗時,就會採取行動佔領瓦哈卡。「對話」是一個含糊的詞語,意思可以是 一方聆聽與理解,另一方則要求對方服從。

上周五(10月2日)人民議會的活躍分子給(州長組織的)軍事輔助隊襲擊,四人死亡,其中一個是美國記者(譯註:指Bradley Roland),30人受傷。這是一次明顯的挑釁行為。美國領事發出措詞強烈的聲明,促使聯邦政府立下決心。(大家也許還記得1979年尼加拉瓜一名美國 記者在美國電視攝制隊前給士兵擊斃的事。)福克斯總統在週六發出命令,聯邦警察(加入了偽裝了的軍人)採取行動,以直升機、輕型坦克和催淚氣等,攻擊人民 議會的路障,佔領了主要的廣場。人們跟從領袖的指示,努力地以非暴力方式抵抗這次經過計劃的襲擊,但還是發生了很多不能控制的暴力,例如火燒巴士和汽車 等。當軍隊進入市中心時,人民動員起來,控制了周邊的道路,重新建起路障,倒過來把軍隊包圍起來,上演了老鼠與貓的游戲。至今為止,據知再有四個人死亡, 民居遭破門而入,40 人被關進監獄,30人失踪或遭綁架。

今天,亡靈日

人民議會的核心成員在大學校園裡建立陣地,通過電台發出信息。今日—11月2日—是傳統的亡靈日,是饒有意義的一天,這一天他們郤被四千多聯邦警察 攻擊包圍。與此同時,建制革命黨的民兵與州長的特別部隊開始用火器攻擊其他新舊路障。除了瓦哈卡市,其他公路和小城市中也發生類似的衝突。公民社會和人民 運動,特别是學生,開始聲援。他們遊行抗議,並佔領了公路與街道。這讓人想起1968年發生在這裡的大屠殺,和1989年的天安門。當然,由於周圍都是人 權分子和傳媒,這次鎮壓不能像以往般残暴。

我應該提一下查柏斯的薩柏塔斯(Zapatistas)的發言人馬可斯副指揮官。對這連串事件他一直非常低調,但他最近發表了團结宣言,甚至在跟美 國接壤的墨西哥邊境區進行了一些象徵性表演。在墨西哥城,儘管今天和周末是假日,人們的參與因此減少,但主要的公路還是被放了路障,游行還是繼續。我想, 聯邦政府是特意挑這個傳統悼念亡靈的日子,「入侵」瓦哈卡的。

一個無邊界的有機社會

這些抽搐時刻,在國際層面來說,可能只是另一次爭取自由與尊嚴的一場小戰爭。不同的社會鬥爭不能比較,但他們却有共同意義。毫無疑問,中東是美國這 個超级大兵保護超级企業的主戰場,他們企圖挽救以油井支撑的美元。最先是伊拉克,現在是伊朗。歐元成為代替品。過去幾十年美國發行千億完全没有價值的美元 去支持他的冷戰戰略,這完完全全是一個騙局。現在,為了美國利益集團,美國正在打一場真正的戰爭,目的是用武力去維護它早已被各國人民拒絕的主導地位。

一直以來,墨西哥因為和一個野心勃勃的國家為鄰而吃了不少苦頭。過去,在槍口下,我們失去了一半國土。現在,我們的油井給用來支付跟國際銀行家簽訂 的不平等協議所產生的龐大外債。我們提供廉價的工廠勞工,或者成為外勞,讓外資可以對抗中國的競爭。在美國,墨西哥人與拉美人是第二大人口。

在美洲,包括在我們的國家以及在美國,出現了不少好的改變。很多神話與歷史上的邊界將會一個個倒下。我們好應該好好準備,不單為了抵抗不義與鎮壓, 而是以愛、努力與創意去戰勝他們。在龐雜的世事中以追求共同的善和友好為目標的根本的社群,應站出來並在紛亂的權力游戲中成為社會方向的羅盤,為的是建立 一個新的多元的有機社會,讓所有人共同以尊嚴和理解為每一個人創造合理的生活。

朋友們,這是一個本土與全球的挑戰。你肯定也有你的問题。讓我們拿出來討論,更深入的交流,分享經驗、教訓和互相支持。

路易斯。2006年11月3日。墨西哥城。
Cambiemos a una Vida Digna y Sostenible (為可持續的生活而改變)

編輯按:圖片取自 kaosenlared.net EZLN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 請捐款支持作者獨立媒體

Posted by foolfitz at 05:31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October 20, 2006

【轉載】法律未曾涵蓋的真實生活:記錄真實的生命傷痕

文章來源:南方電子報 - 法律未曾涵蓋的真實生活:記錄真實的生命傷痕

作者:李佳燕(高雄市傳家診所 家庭醫師)

那天正在醫院聽課,手機震動了,我趕緊步出會場外接聽。是某某縣社會局的社工員打 電話來求救。她正在協助一位長期被先生毆打的大陸配偶,也已經幫她聲請到保護令,但是個案卻懷孕了。她不願再生孩子,社工員也說這個個案連自保都有困難 了,何能再生養孩子、保護孩子!但是個案的先生卻硬要太太生,要生孩子來困住她,不願簽人工流產同意書。雖然社工員陪同個案看了好幾家婦產科醫院與診所, 希望醫師基於人道,協助此受暴婦女人工流產,但是囿於優生保健法規定,醫師們全部表示愛莫能助,這樣一拖,已拖到懷孕五個多月,快要到無法進行人工流產的 懷孕週數了,社工員心一急,想起以前聽過我演講,於是抱著最後一絲希望,打了這通電話給我。接到這樣的電話,我能怎麼辦?我無法袖手旁觀,但是,我能怎麼 辦呢?

我的無奈與無助因為另一通電話,更如掉入無底深淵般,啃蝕我心。一位也是學社工熱情洋溢的朋友,帶著幾個劇團的姐妹,深入山 區,帶領山區的婦女,藉由戲劇抒發情緒,進而產生重生的力量。朋友為其中一位原住民婦女打電話來求助。這位原住民婦女已生了四個女孩,先生一定要她生兒 子,但是這位幾乎扛下所有養兒育女家務事的婦女,已經不堪負荷,在先生不准她避孕之下,只好每次做愛之後,拼命又沖又搓洗陰部,來避孕,然後惶恐地祈禱下 次月經如期到來。她也曾偷偷裝過避孕器,卻因為身體不適應,經常出血,只好再去偷偷取出。朋友問我,能不能找到婦產科醫師,能偷偷幫她結紮。我多麼希望我 可以說:「好,妳帶她去找某某醫師....」但是,我卻只能回答她:「那是不可能的,我們的法律是連要墮胎都要先生同意,更遑論要做可能會永遠無法再生育 的結紮手術。最近還有立法委員要求我們女人要人工流產,必須強制諮商再拖延六天....」朋友在電話另一端,幾乎氣炸地說:「妳們甚麼時候要上台北抗爭, 要告訴我,我帶我們部落的婦女一起上去,太過份了!」

還有一位也是先生將太太視為「傳宗接代」工具,聽了令人憤慨填膺的個案。單純的 太太是在婚後半年,而那時已懷孕三個月時,才發現她的先生從婚前他們還在交往時,就另外有別的親密女友,婚後更是女友不斷。先生被太太發現另有女友時,老 實告訴太太,他本來就不曾愛過她,為何選擇跟她結婚,純粹是因為她最單純,最乖巧聽話,代代單傳的先生,又長年在中國大陸工作,需要有一位安份守己的太 太,幫他照顧年邁的雙親,同時為他生兒育女,傳宗接代。心碎的年輕太太,完全無法在先生家再待下去,決定要離婚,但是公婆與先生要她生下他們家的種之後, 才能離開。在淚水不曾停過的媽媽陪同之下,來到我的門診,請教我如何可以人工流產,揮別傷心的過去,讓她年輕的人生可以重新開始。

先生不准太太避孕的個案,最讓我心痛的是一位來驗孕長相清秀的婦女。以下是當時因為心太痛,幾乎無法入眠,寫給朋友敘述這件事的信:
今早一位已婚女病人來驗孕,
結果--陽性反應。
她隨即要離開,
我說:等一下,這是妳期待中的嗎?
她說:不是。
我說:那妳準備怎麼辦?
她說:拿掉。
我說:為甚麼?妳只有一個小孩,為甚麼不想再生第二個?妳先生的看法呢?
她說:我沒辦法再養第二個孩子。
我再問:為什麼?
她猶豫了一下,我繼續等她。
她說:因為....我先生有暴力。
我說:那....還是不要生...。
她繼續說: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我今年一月也流過一次產,去年也有...醫生看到我就搖頭,就知道我又是來拿小孩的。
我說:妳可以裝避孕器啊!
她 說:我先生不准我裝避免器,他說懷孕了就拿掉,他很負責了,都會去簽名,但是他都是簽完名就馬上走人了...。他說我如果避孕,就是要去外面討客兄。我去 找過婦產科醫生,醫生說我如果裝避孕器,先生是有可能知道的,那我就慘了....我先生甚至不准我回娘家,我以前是廚師,有一次我回娘家,煮飯給妹夫吃, 結果被他看見,從此不准我回娘家....我如果固定跟菜市場某個攤販買菜,他也說我一定跟他亂搞.....。
我說:妳為何不離婚呢?
她說:我沒有工作,孩子會跟我嗎?他是黑道的,離婚,我就逃得過他的魔掌嗎?.....我之前被他打,我到派出所報案了,小孩被打到臉腫起來,我也有報案啊,但是,都沒有用......即使離婚,警察也不可能24小時保護我們,我們隨時都有危險....。
到此,我快哭出來了..................

面 對最弱勢的婦女生命的最痛時,平日自以為最愛打抱不平,積極參與婦女社團的我,此時卻是如此的無能,所能做的是如此有限,簡直讓我慚愧到無地自容,自以為 可以為弱勢婦女做些甚麼,其實,她們所受的苦難,不曾因為我們自以為的協助,而減少過一分!她們仍然自己在苦難中,為存活下來而掙扎。

更常見的是一般如蠟燭兩頭燒的基層婦女。我永遠記得那個自己在家裡驗孕,發現可能懷孕了,再來我的診所確定之後,請我介紹可靠的婦產科醫師,決定人工流產身 心俱疲的婦女。她小心翼翼地敘說著,為何沒辦法再生小孩的原因,以及生活的諸多困境,我永遠忘不了她流露著羞愧、乞求、渴望被原諒的眼神,那眼神讓我心 疼,讓我恨不得告訴她,不要愧疚,妳已經是最努力生活的女人了,沒有人有資格說妳的不是,妳已經做了在妳這樣的處境中,所能做的最好的決定了。是的,她育 有一對還在讀小一和幼稚園的孩子,在一家面臨隨時可能會被裁員的電子公司上班,她的公公因為中風住院中,她自己的母親老年癡呆症又有糖尿病,近日因不慎在 浴室跌倒,髖骨骨折,完全臥床,無法行動,她每天下班後,還得趕回娘家為她母親洗澡,她的先生則依舊下班後跟同事去釣魚
.....。她告訴我,她的決定,我告訴她,我完全可以理解,我相信那也是最好的決定,所有的女人在她這種處境,都會跟她做一樣的決定,請她放心。

自 然並非所有懷孕的女性都是已婚。我遇過一對兩小無猜的小情侶,已經高三,正是升學壓力最大的時候。因為我去他們學校講過兩性關係,所以相信我可以幫助他 們。但是我清楚告知法律的規定,必須要監護人同意才可以人工流產,女孩的臉色大變,哭訴著說,如果父親知道一定會把她趕出家門,她已經要學測了,經不起這 樣的家變與衝突,請我務必要幫忙。我告訴他們,我可以親自去她家向她的父母說明,或者請她找一位親近可信任的阿姨長輩,來我診所,我向她說明之後,再讓那 位長輩與她父母談都可以。女孩就只是一逕搖頭,起身作勢要離開了,我真的擔心他們會「私下」解決,請他倆留下手機號碼,好好考慮之後,過兩天要再來找我。 兩天之後,如我所擔心,完全沒有消息。我趕緊撥打手機給她,結果是男孩接的,他們從我診所離開的那一天,就已經從同學那裡打聽到買口服墮胎藥的地方,早就 開始服用了。我連忙告知吃口服墮胎藥,最怕墮胎不完全,一定要到婦產科醫師那裡追蹤檢查,然後幫她聯絡一位婦產科醫師,確定她有到婦產科醫師處檢查,才稍 微放下了心。

當不食人間煙火的立委與某些宗教團體,要求人工流產前必須強制諮商,還要思考六天時,我就想起年輕人普遍處理這種事的方式。訂定不會有人遵行的法律,代表著哪一種台灣現況的現象?一種偽善社會的虛偽表現?還是構陷人民的惡法?

女 人真實的生命故事說不完,對吾等生活優渥的人而言,女人的諸多苦難與折磨,是我們所無法想像。即使法律最終規定人工流產前,真的必須強制諮商與思考六天, 對處於社會優勢的女人,影響不大,因為我們都可以透過各種關係,找到快速處理的管道。今日我堅決反對要求婦女人工流產前,必須強制諮商與思考六天,是因為 我的腦海裡,一直浮現我的病人我的姐妹的憔悴面容,她們惶恐的聲音,她們那乞求被原諒的眼神,她們的絕望,讓我心碎。該向她們道歉的,是還存在性別歧視, 將女人視為生產工具、視女人為男人財產、認為女人要犧牲自己才是好女人的社會思維與運作方式。她們是需要協助,需要更有效果、更有人性、資源更充裕的家庭 暴力受害人的協助網絡,以及更積極有效的加害人處遇;她們需要社會更積極地推行性別平權的觀念,打破陳腐的性別刻板印象;更需要在未達性別平等的理想之 前,要先有法律來保障她們的生育自主權。

對生命中已充滿如此多苦難的婦女,社會給予的資源,竟然是「人工流產前要強制諮商與再拖延六 天」,這真是天大的諷刺啊!無情而虛偽的社會,莫此為甚!我完全無法想像,這些幾乎已經或早已經失去自我的婦女,她們一向習於有苦往肚裡吞,犧牲自己的權 利與尊嚴來博得一點渺小的存活空間,當她們必須要人工流產來換取一點生存機會時,將被要求先強制諮商,還要回去思考六天,這是一個何等殘酷不仁的偽善社 會!她們將再遭受多少外來與內心的折難啊!如果最終她仍然決定要人工流產,她會以為她做了一個不被社會所認可的決定,一個自私的決定,她們的自責將伴隨終 生,難道她們所受的折磨還不夠多嗎?何忍再如此凌遲!

我曾經當面質問過提此案的立委:「妳的法案裡要求強制諮商,且諮商內容以保護胎兒為目的,對最後仍然決定要人工流產的婦女,豈不是造成她更大的罪惡感與痛苦?」

立委答道:「不以保護胎兒為目的,不然要以甚麼為目的?難道婦女墮胎不應該有罪惡感與痛苦嗎?難道她要快樂的去墮胎嗎?」

我很想當場回答她:「是的,我多麼希望我的病人我的姐妹們,了解人生有許多的不得已,我們是如此盡心盡力地活著,無論妳做甚麼決定,我都希望妳們能擁有重生與快樂活下去的力量!」 

究竟是誰才需要強制諮商?是誰才需要回去思過啊?


延伸閱讀:
性別流s - 敬邀連署!婦團連署聲明抗議行政院版生育保健法草案

請別再說「六天換十萬條人命」- 李佳燕
豆腐魚聽自言自語:不食人間煙火的「墮胎前強制諮商、3天思考期」
迷幻機器:〈轉載〉法律未曾涵蓋的真實生活:記錄真實的生命傷痕(李佳燕)
茄苳樹窠:人工中止懷孕的「思考期」爭議
OJ.候診室:看見憂傷的靈──從基督信仰談墮胎前思考期爭議
從女性觀點看優生保健法—讓每個孩子 都是在期待中出生
鐵馬影展2006 - 蘿沙的故事

行政院即時新聞 - 第3011次行政院院會決議暨院長提示
蕃薯藤-新聞-宗教團體︰人工流產 考慮期至少7天
聯合新聞網 | 墮胎思考三天 知會另一半即可

Posted by foolfitz at 04:46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October 03, 2006

風信子協會的第一支廣告CF

今天在媒觀講堂上看到的剛出爐影片,回家就看到連結了!

延伸閱讀:

桃源二村有機農場 - 本協會的第一支CF出爐——先睹為快!
風信子協會 - 桃源二村有機農場

Posted by foolfitz at 03:42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September 30, 2006

【轉錄】台灣好衫的全民新聞獎

既然台灣好衫兄都自掏腰包了,有志青年們就衝了吧!

轉錄自:批踢踢實業坊 - media-chaos

作者: taiwantshirt (台灣好衫) 看板: media-chaos 標題: 台灣好衫的全民新聞獎 時間: Sat Sep 30 21:39:22 2006

=====以下內容歡迎大量轉貼======
剛剛在網路上看到了tvbs的大學新聞獎連結
嗯.....
當場嚇一跳 原來開玩笑
同花不一定能打贏full house
不過造謠中心肯定沒資格辦一個要別人以追求真相為主題的活動
網路時代的來臨讓霉體的資訊壟斷能力面臨挑戰
但事實上我們離突破霉體的資訊扭曲與封鎖還有很大的困難
因為即使我們能提高讓真相藉由網路讓更多人知道的機會
卻改變不了無恥霉體那下流 賤格 露出半個龜頭 的行為
就像我們無法阻止造謠中心舉辦這個活動一樣
然而 與其杜爛或咒罵牠們的行為
或者期待有些人做些什麼
不如我自己來做些能與it抗衡的事情
因此我決定也要來辦一個
'台灣好衫之全民新聞獎'
讓大家來投稿 自己編輯新聞或是舉證與評論台灣媒體的惡劣行徑
以下是比賽辦法:
1.比賽內容分為兩個項目
一是報導形式的短片 基本上由剪接各新聞台畫面或者報紙內容為主
藉由各位的編輯與編排 來呈現妳的觀點
你不需要刻意維持中立 妳可以盡情表述自己的立場
但你未必會獲得網友們的肯定
你也可以用穿插報導手法或者畫面與口述並行
總之最重要的是 別犯了你所要評論對象也犯的錯誤
長度限制在10分鐘以內 如果你的靈感太豐富
建議請先牛刀小試 拍個十分鐘的第一集 再來拍攝系列影片

二是創意劇情與實驗短片 就是新聞形式以外的任何影像作品啦!
長度以七分鐘為限

2.如何報名
1.直接將檔案寄給我 (不推薦)
請來信至taiwantshirt@gmail.com 詢問報名地址

2.自己把影片的完整未壓縮或者高畫質檔案 (十分推薦)
上傳到免費的網頁空間
再將下載連結寄給我 同時附上妳基本資料
包括:你的稱呼(比賽階段不需要以本名報名)
作品名稱與長度
信箱一樣是 taiwantshirt@gmail.com
建議上傳的空間:
1. http://www.sendspace.com/
2. http://sharebig.com/

3.活動流程:
即日起接受報名 所有報名檔案我將會上傳至免費的網路上傳空間
再於活動期間內隨時更新這些檔案的下載連結
同時上傳一個線上觀賞版
讓所有網友可以三不五時看看有沒有新參賽作品
報名截止日期(以檔案或者檔案連結成功到達我手中的時間為限)
是11/15
公佈名次日期是11/25
獎品寄發

3.5在此徵求本活動的網頁建置與維護的義工一名
酬勞是五件由我推出的抵制腦殘媒體系列t恤
請快與我聯絡!

4.評分方式
基本上本活動並不主張中立或者無私 因此審核方式會以我個人主觀意見為主
而我會觀察網友討論作為參考 如要懷疑本活動的'公正性'
那您可以選擇不參加或者自己辦活動 而我建議後者
因為如果人人都辦這種活動 我們遲早會對這社會產生實質的影響力
這個活動只是拋磚引玉而已

5.獎品:
各組分取一位第一名 獎金三千元台幣
一位第二名 獎金兩千元台幣
一位第三名 獎金一千元台幣
三位佳作 獎金五百塊台幣
但視參賽作品數量 我將會調整得獎者的數量
也可能從缺或提高獎金 但是不會讓獎金縮水

獎金來源:由我個人自費 任何人不需要贊助我
不過各位可以購買我所推出的'抵制腦殘媒體'系列t shirt
雖然還沒開始設計 也歡迎已經有優秀圖案作品的作者與我聯絡
合作推出'抵制腦殘媒體'系列的衣服


6.版權問題: 所有作品版權完全歸屬於作者
本活動將不會剪接你的作品 也不會將作品挪作他用


7.其他 其他事項隨時再補充 現在強力徵求網頁建置與維護義工一名!

對本活動有任何疑問或興趣的
請來信至taiwantshirt@gmail.com

Posted by foolfitz at 11:19 P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September 23, 2006

【轉錄】情報 - 媒觀講堂:看媒體的好方法

媒觀講堂:看媒體的好方法

在秋日的涼晚,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邀請您一起來「看媒體」。

在《觀看之道》一書中,John Berger提到,藉由觀看,我們確定自身置身於周遭世界,但是我們看到的世界與我們所知道的世界,這兩者之間的關係,卻從未確定。如今發達的媒介社會,繁多的媒介,更使得我們所處的、所看到的、所知道的世界之間的關係,便得更加撲朔迷離。

反省媒體的聲浪,也不在少數。許多人抱怨媒體,也將社會的亂源直指媒體。許多民間組織開始對媒體表達不滿,許多社區大學也開設了「媒體識讀」的課程。目的在以更深入、更具批判性的方式了解媒體。

然而,我們一次又一次地發出怒吼,卻似乎一點也沒有傳遞到媒體巨獸的耳裡,否則他們怎麼還是如此肆無忌憚地狂亂,喧鬧並翻動著此地。於是我們必須集結更大的力量、需要串連更多關心媒體議題的人,以集體的力量,把媒體巨獸看的更清楚,也要帶給他們更大的威脅。

於是,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邀請了許多經驗豐富的講者,包括傳播系所教師以及長期監督媒體的公民團體,與您一起分享「看媒體」的經驗與方法。我們規劃了一系列免費的精彩演講,從基本概念、批判性角度分析媒體現象、深入探討媒體生態中的電視劇與綜藝節目、討論媒體中對於少數群體的再現、媒體與兒童之間的關係,最後當然還有實際「向惡質媒體說不」的方法。

生動的演講加上熱烈的討論,將會帶給您認識媒體、解讀媒體以及分析媒體的能力,進而聚會成一股監督媒體、影響媒體進而改造媒體的力量。歡迎您一同前來,並在此找到志同道合的夥伴。

講堂時間:如下表課程內容簡介。
備註一:舉辦地點於青輔會Youth Hub。地址:台北市忠孝東路一段31號1樓
舒活區 (板南線善導寺站6號出口)
備註二:本講堂費用完全免費。
備註三:如要報名,請下載報名表。下載處: http://www.mediawatch.org.tw/doc/mw_let1.doc
填寫報名表後,以電子郵件方式寄至media.watch@ msa.hinet.net 
或傳真至 (02) 2703-4695
如有疑問,請來電至 (02) 2703-4035、(02) 27002620
如要了解更進一步資訊,歡迎前往本會網站:http://www.mediawatch.org.tw/


10/2(一)
pm6:00 ~8:00
猶抱琵琶半遮面?-揭開媒體的神秘面紗--媒體識讀的基本概念
第一次是導論性質的課程,旨在用思考的、深入淺出的、以及批判性的思維來介紹媒體
管中祥(世新大學廣電系助理教授、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董事長)

10/23(一)
pm6:00 ~8:00
誰是幕後大黑手?
從傳播政治經濟學的視角,切入了解媒體與社會的關係。
魏玓(淡江大學大傳系助理教授、媒體改造學社執委)


11/6(一)
pm6:00 ~8:00
媒體與文化【一】台灣電視戲劇面面觀
台灣戲劇節目生態如何?韓劇、日劇、港劇、中國劇與我們的戲劇節目,各具特色,差別何在?本週課程讓我們更瞭解我們對電視戲的好惡,以及探討其原因。
陳一香(世新大學公共關係暨廣告學系副教授)


11/20(一)
pm6:00 ~8:00
媒體與文化【二】嬉笑怒罵的舞台背後--綜藝節目類型探討
台灣的綜藝節目有什麼特色?訴求什麼、忽略什麼?以及為什麼如此?綜藝節目與觀眾間發生了什麼關係?辨明關係,才能在歡笑與淚水中,當個耳聰目明的閱聽人。
管中祥(世新大學廣電系助理教授、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董事長)


12/4(一)
pm6:00 ~8:00
媒體再現【一】媒體中性/別與再現
以「再現」的視角出發,從第三課程開始,議題包括「女性」、「同性戀」、「精神疾病者」,展開為期兩次的「解讀媒體」之課程。藉由相關人士的說法,來了解媒體所呈現的族群和現實中的族群之差異。
洪貞玲(台灣大學新聞系助理教授、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


12/18(一)
pm6:00 ~8:00
媒體再現【二】媒體中的精神疾病者
以「再現」的視角出發,從第三課程開始,議題包括「女性」、「同性戀」、「精神疾病者」,展開為期兩次的「解讀媒體」之課程。藉由相關人士的說法,來了解媒體所呈現的族群和現實中的族群之差異。
孫一信(中華民國智障者家長總會副秘書長)


1/8(一)
pm6:00 ~8:00
媒體與兒童:如何陪小孩看電視-兒童傳播權
台灣的媒體很多,製作給兒童青少年觀賞的節目卻很少。讓我們的小孩只能看大人的節目成長。如何讓小孩能夠安心的、正確的觀看電視,是家長的責任。我們要教你如何陪小孩看電視、選節目。
張嘉倫(北新國小老師、國語日報小小媒體觀察家作者)


1/22(一)
pm6:00 ~8:00
聰明的公民!坐而言更要起而行
當我們對媒體有所不滿的時候,我們是有能力、而且絕對有方法對劣質媒體説不的。有哪些方法呢?媒觀講堂一一告訴您。
余陽洲(世新大學新聞系講師、永和社大「媒體防身術」課程講師)

Posted by foolfitz at 01:36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September 13, 2006

Mad World

Mad World / Gary Jules

All around me are familiar faces, worn out places, worn out faces
Bright and early for the daily races
Going nowhere, going nowhere
Their tears are filling up their glasses
No expression, no expression
Hide my head I want to drown my sorrow
No tomorrow, no tomorrow

And I find it kind of funny
I find it kind of sad
The dreams in which I'm dying are the best I've ever had
I find it hard to tell you
I find it hard to take
When people run in circles its a very very
Mad World
Mad World

Children waiting for the day they feel good
Happy Birthday, Happy Birthday
And they feel the way that every child should
Sit and listen
Sit and listen
Went to school and I was very nervous
No one knew me
No one knew me
Hello teacher tell me whats my lesson
Look right through me
Look right through me

And I find it kind of funny
I find it kind of sad
The dreams in which I'm dying are the best I've ever had
I find it hard to tell you
I find it hard to take
When people run in circles its a very very
Mad World
Mad World

enlarge a new world
mad world

All it takes for evil to prosper is for good to do nothing.

The preceding images were of children that have been brutalised and murdered by the Israeli army in Palestine. Mohammead Al-Durrah was shot whilst his father despaerately tried to shield him from Isaeli snipers. Father and son were walking back from the local market. The images were taken by a French news team who were nearby. An ambulanceman tried to get to Jamal and Mohammad Al-Durreah but was also shot dead by Israeli snipers.

Imam Hijo (4 months), the youngest victim, was killed Monday May 7, 2001 by an Israeli shell.

Moayad Jawareesh, is carried away by paramedics after he was shot in the head in the West Bank city of Bethlehem October 16, 2000. Moayad died on the spot, he died carrying his school bag on his back.

There are hundreds of other similar stories.

Please help stop the madness.

Send a letter to your Congressman, Assemblyman, MP, Prime Minister, President, King or Ruler urging them to do something.

This is my tiny, inconsequential contribution to try and make a difference. I just couldn't stay silent anymore.


Asyura News Video

音樂Mad World,影片中大部分照片是由國際志工Tom Hurndall在巴勒斯坦當志工期間拍攝的孩童畫面。
他的攝影照片暴露出以色列槍口是如何對著那些兒童和一無所有的平民。
也就不難想見為何狙擊手要將湯姆射殺。


延伸閱讀:

湯姆‧亨道爾(Tom Hurndall)去世

Posted by foolfitz at 09:20 P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August 08, 2006

有機農業 - 人與土地的情感

昨天翻了翻四月份的誠品好讀(請不要問我為什麼這時才在看四月份的),這期的主題就是有機農業,除了介紹世界各國有機農業的歷史以及發展外,也介紹了台灣有機農業的現狀。報導中令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是賴青松先生所創辦的榖東俱樂部,原來就讀法律科系的他,割捨不下對土地的情感,毅然「投筆從農」,捲起褲管下田耕種,從一位生嫩的業餘農夫,蛻變成對當地氣候環境、乃至於水田生態系統瞭若指掌的耕作者;並成立榖東俱樂部,帶起了嶄新的農業產銷模式!

我說,大家種田種得好好的,好好的農藥和化學肥料不用,幹嘛非得採用有機方式耕作呢?著名草根與女性主義漫畫 - 夏子的酒中說的好,化學肥料雖讓作物生長快速產量又高,卻會讓植物對天災、病蟲害的抵抗力降低,美味也遠遠比不上土法栽培的作物;而農藥不僅會殺死害蟲,所以的生命都會被它一視同仁地殺害,破壞了整個稻田的生態系,使土壤酸化,從此土地的生命力就很難再回覆。

雖然「現代化」的農業技術快速便捷、生產量大,但從「一體制衡」(小說地海中的名句)的角度來看,回歸傳統的有機栽培方式才能真正創造出人類共同的最大利益;更重要的是,人與土地的感情,要靠自己與土壤親身接觸才能體會,這是機械和化學藥劑都無法達到的事!

Posted by foolfitz at 06:18 P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July 31, 2006

【轉貼】縱橫週刊 - 以色列:兩個僵局都需打破

以色列:两个僵局都需打破

(文章來源:纵横周刊 (FAR & WIDE JOURNAL)  No.24/ 2006 年7 月31 日

战场和谈判桌的两个僵局是有关各方角力的结果,能否打破取决于进一步的博弈。[文/研究
员 柴桑]

联合国军事观察员遇袭身亡后,安理会通过了一个不痛不痒的主席声明。实际上,指责以色列军方故意袭击是不全面的。从殉职的加拿大军事观察员写给家人信中可看出,真主党游击队将联合国观察哨和观察员作为盾牌的行为普遍存在,他们经常在其周围活动,给以色列军人制造陷阱。在此事件发生之后,联合国有关观察员撤离了部分观察哨,以免再次因真主党游击队而遭受以色列的炮火打击。

对以色列而言,这次事件是当前军事僵局的一个反映。联合国人员的伤亡给他们造成新的国际压力,国际社会要求其尽快结束军事行动的呼声越来越高。而以色列对真主党的军事行动并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以色列北部依然不断受到火箭弹的袭击,真主党成功的游击战术使得以军进展缓慢。如果没有其他因素影响的话,这种僵局看起来还将继续一段时间。

在谈判桌上,国际社会也尚未就停火问题达成一致意见,僵局仍在继续。看来有关各方政治利益还未统一,博弈也将继续下去。各方均认同应解除真主党武装,但在过程与方法上有较大分歧。对此共识以色列应感满意——他们开出的谈判价码已经得到了各方认同,至少是在口头上的认同。以色列希望趁热打铁,尽快实现解除真主党武装的目标。为此他们有可能做出一些让步,满足黎巴嫩方面的某些要求。

这既是谈判策略的需要,很大程度也是配合美国大中东计划的需要。美国是以色列最有力的支持者,以色列因此必须在自己的国家利益和美国的国家利益之间找到平衡点。而且,如果要打破目前的僵局,可能还是需要美国在伊朗核问题上的出手。

Posted by foolfitz at 01:32 P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July 30, 2006

以黎戰爭 - 不對稱的軍事行動

在台灣媒體忙著報導黎同學邊絕食邊吃雞排的一人學運時,SNG車比較不注意的地方,還有另外一些人想藉著身體力行的社會運動來讓大眾聽到他們的聲音,分別是:仍在持續進行的樂生反迫遷絕食;以及眾多勞工團體於7月27日在以色列駐台辦事處門口,針對以色列侵略黎巴嫩所進行的抗議行動;相較於台灣社會中產階級的不聞不問,勞工團體顯然對於國際間的衝突有著更多的了解、關懷與同理心。

以色列自7月12起,以黎巴嫩民間武裝組織,真主黨,挾持兩名以色列士兵為由,向黎巴嫩南部進行了猛烈的轟炸及軍事攻擊,造成許多無辜民眾死傷,且有不少部份是兒童;機場、道路、港口等基礎建設遭到嚴重破壞,首都貝魯特部份地區形同廢墟;據了解,有超過五十萬的平民流離失所。

真主黨對於以色列的攻擊則抱持著強硬的態度,表示只要以色列不停火的一天,他們就會繼續向以色列北部發射火箭;很巧的是,以色列也說了同樣的話。而即使黎巴嫩南部被砲火轟得七葷八素,真主黨依然一副怡然自得地發射火箭,似乎沒有受到太大的打擊,想必是以色列在進行無差別轟炸之際,無暇尋找來無影去無蹤的真主黨游擊隊及他們的火箭發射器。

到底要打到什麼程度才要退兵?以色列總理奧爾默特說

要達到三個目的:確保釋放被俘的以色列士兵﹔把真主黨游擊隊趕出黎巴嫩南部﹔以及解除真主黨游擊隊武裝並解散該組織。
喔,對了,還有:
他希望得到保證,今後以色列北部不再受火箭彈的襲擊,不管襲擊是來自加沙地區還是南黎巴嫩。
有些人認為,奧爾默特還想看到哈馬斯領導的巴勒斯坦政府垮台。

但是真主黨真的有這麼簡單就被消滅嗎?要知道,真主黨是黎巴嫩最大的政黨,而其之所以會如此壯大,是因為黎巴嫩在歷史上長期遭列強欺壓,而後又跟以色列一直有所衝突,在忍無可忍之下,才催生出來的一個民間武裝組織;雖然其意識形態極端,但在某些方面來講,可說是民心的表徵。對於這樣一個為了抵抗外來勢力而成立的組織,想單憑武力消滅就不太可能了;更何況以色列打擊真主黨之餘,還順便把黎巴嫩南部炸成廢墟,使得民心更向反以色列的真主黨靠攏;而且不只黎巴嫩,整個回教世界都因這場衝突將反以和反美情緒推向了一個新的高潮。

而國際社會有什麼反應呢?當然是極度關切囉,聯合國還為此緊急在羅馬召開了黎巴嫩危機緊急國際會議,希望藉由國際共識來化解以黎衝突。雖然大部分國家都希望能要求雙方停火,但由於以色列的堅持,以及美國的擇善固執,認為打擊恐怖主義千萬不能手軟,所以羅馬會議除了生出了一個「必須停止殺戮」的呼籲當結論,似乎也沒有什麼進展;以色列也就軟土深掘,把這項回論當作國際沒阻止,還幫以色列的轟炸行動開了綠燈,可以放手一搏。甚至害死了聯合國維和部隊的觀察員,國際也不過幾聲「嚴厲譴責」就過去了。

說一句真心話,以色列這種行為,跟恐怖份子有什麼差別?炸老百姓的房子,為的是怕真主黨游擊隊躲在建築物裡偷襲;把人炸死了,就說:喔,我之前有警告過我要轟炸了喔,是你們自己不躲的;為了怕敘利亞提供武器,就把黎敘之間的道路炸毀;還手癢轟炸發電廠,造成原油外洩流入大海,沒處理好的話,整個地中海沿岸都要遭殃,你們賠得起嗎?!

而美國對此事件始終站在以色列的立場,眼見黎巴嫩人民的死傷,眉毛動都沒動一下;而且不僅政府,美國人民普遍也站在以色列這一方,因為:他們要打擊恐怖主義。

延伸閱讀:

迷幻機器:〈網摘〉以色列暴行與好戰聯盟言行
我的HEMiDEMi書籤 - Tag:中東

Posted by foolfitz at 03:31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June 26, 2006

【網摘】拉美石油革命

從真實筆記看到一系列三篇討論玻利維亞和委內瑞拉將能源產業收歸國有的文章。其中提到了幾個大國主流媒體對於這兩個白痴軸心國的強烈批判,還有經濟學者、金融大報和拉美公民的截然不同的看法:

你瘋定我瘋?

賊喊捉賊

新自由主義

--

另外還找到一篇關於張翠容的文章,連結在此,她真是一位很了不起的新聞工作者啊 T^T

Posted by foolfitz at 03:18 AM | Comments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