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1, 2007

出差報告:與生命力合作之事

話說我今天出差去新莊的正妹大學,快樂地騎了一段山路之後,混進生命力的編輯會議(還剛好遇到中時電子報的郭、黃兩大頭領)。會中討論到咱們雙方的親事:

一、生命力刊登外稿方面,分為兩部份:

  • 原文轉載:顧名思義就是生命力可能每週會挑個一兩篇符合他們主旨的文章,原文轉載到網站上,這沒什麼太大問題。但要注意的是,GV文章的調性通常都是抗爭啦、言論審查啦、戰爭啦,跟生命力溫暖清新的風格『有點』不一樣,所以往後可能要請各位多選點溫暖清新的題材來翻譯。個人建議是,"develop"和"environment"之類的主題應該都滿適合的。
  • 每週大事:生命力會轉載咱們的特產『全球之聲一週間』,並會把他們原本條列式的每週大事改成我們的寫法;但要注意的是,因為他們週日白天就會發稿,而『全球之聲一週間』通常都是週日晚上才寫,所以請Leo往後要提早將一週間完成喔~
二、原創報導方面:基本上就照之前講過的那樣,請生命力的編輯及幹部群,從PeoPo或各部落格尋找題材,做網摘及追加報導。目前會先實驗看看,可以的話就將模式固定下來。我個人觀察是覺得可能會有兩個問題:
  • 我們這邊:基本上中文GV的人力並不充裕,常駐的主力只有4、5人;尤其能夠中翻英的人,幾乎只有Leo一個,如果每週一篇原創報導,我擔心Leo會輒不過來...
  • 生命力那邊:發現那些小朋友(我好像沒資格叫人家小朋友)其實不太逛網路,對PeoPo也不熟,擔心寫出來的東西沒有那麼地『網路原生種』。 不過這就留給阿孝老師去擔心吧。
另外,阿孝老師為了讓我們兩邊培養感情,特別規定生命力記者把翻譯GV當作一般作業來交,所以未來可能會加入幾個來自生命力的夥伴。可能啦 = =a

大概就是這樣,完畢。

Posted by foolfitz at 9:40 P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November 2, 2007

全球之聲與生命力新聞合作之事

其實這在很久之前就提出了,但因為一些有的沒的因素拖到現在。

晚上跟輔大『生命力新聞』的陳順孝老師談了關於兩個網站合作的可能性,我接下來把目前的構想跟大家報告,並請各位提出意見共同討論。

生命力新聞是輔大新聞系的實習媒體,目前關注在公益、社運及文創產業等議題上,是台灣頗具代表性的網路媒體;但也因為是實習媒體,所以在文體上有所侷限,一般採用傳統的寫作格式,少有拼貼式的GV體和密佈超連結的草莓體。他們一直都有『大事週記』,也是使用傳統文體。

若GV和生命力要合作,目前我們討論出兩種模式:

一、GV提供素材給生命力

未來生命力的『大事週記』除了國內新聞,也想要加入GV的國際元素,文體可能也會漸漸改成『全球之聲一週間』的導覽式寫法。當然『全球之聲一週間』不適合直接貼上去,但稍加修改之後應該就不成問題了,這可以交給生命力的專業記者。

二、定期的公民新聞round-up
主要從PeoPo公民新聞平台取材,看是要蒐集類似議題的相關報導、或是做成『PeoPo一週間』都可以,生命力寫,我們翻譯,兩邊一起討論題材。雖然一般的實習記者還是要規規矩矩地寫傳統文體的報導,不過生命力內部還有編輯和幹部,阿孝老師打算叫他們嘗試拼貼文體。

未來也可以從小地方新聞網取材,但阿孝老師說小地方是新聞局發包、溪底遙的文藝氣質美女馮小非老師承接的案子,新聞局那邊規定囉囉唆唆一大堆,所以還是先從大家比較熟的PeoPo開始做。

大概就是這樣,大家看看有沒有什麼問題或更好的意見,歡迎提出 :)

Posted by foolfitz at 2:37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October 12, 2007

[編輯手記] 我被解放了!

一直以來,我都是一個很沒耐性的人。

全球之聲,因為我寫稿慢到完全不符經濟效益,所以我把自己定位為編輯,就負責校對、潤稿,然後把稿子po上網站;剛好組內有些人中文不太好,這時就是我上場的時候了。

但譯者還能挑自己喜歡的題目來寫,校對沒得選,而且上稿又是很機械性的動作,毫無樂趣可言。但是!最近!我找到出口了!

是的,就是『短訊』!短短幾行字,就算是我也能輕鬆寫完,而且短訊通常是輕鬆有趣的議題,例如我剛發的這篇〈巴林:Eid Mubarak,佳節愉快!〉,對於長久以來都籠罩在淒風苦雨之中的GV來說,實在是非常好的潤滑劑,而且我還學到「開齋節」這個名詞,實在太歡樂了 XD

更重要的是,這很好衝文章數…

葡文版,一個月90幾篇是吧…走著瞧 = =+

Posted by foolfitz at 3:11 AM | Comments (2) | TrackBack

October 9, 2007

[GV] 紅花雨有感

紅花雨綻眾聲喧譁
雨停人散米缸見底

橫批:不如來翻短訊

Posted by foolfitz at 3:45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August 12, 2007

【GVO】Kannada?Canada?

話說陳可拉小妹妹認領了【Kannada: Telling Stories is a Good Deed! 】這篇文章--

FoolFitz - People Have The Power !! 說:
 為甚麼它開頭要用Kannada而不是India??

可拉 說:
 ???
 我以為是加拿大的意思耶

可拉 說:
 為何會扯到INDIA
 (慌~)

FoolFitz - People Have The Power !! 說:
 卡納達語(ಕನ್ನಡ kannaḍa)是印度卡納塔克邦的官方語言,屬於達羅毗荼語系。

FoolFitz - People Have The Power !! 說:
 ....

Posted by foolfitz at 11:09 PM | Comments (3) | TrackBack

January 14, 2007

北印度語部落格圈: 失蹤兒童的遺骨與新年

原譯文刊載於:全球之聲 - Global Voices Online 在地化計畫


原文:The Hindi Blogosphere: Nithari and the New Year
作者:Amit Gupta
譯者:Fool Fitz
校對:Portnoy

NOIDA工業區的Nithari村裡,當地所有居民和新聞媒體,都因為失蹤兒童的議題及之後發現這些兒童的遺骨而陷入一片騷動,這時北印度語部落圈當然也不忘表示他們的意見。Tarun批評北方邦的首長Mulayam Singh甚至沒有到訪Nithari,慰問那些哀傷的父母,他們的孩子被綁架、性騷擾,而後被殘忍地殺害,他們的屍骸在失蹤後數月才被發現。Chandra Prakash也因此感到惆悵,並表示,Nithari象徵著腐敗的印度制度亟欲隱藏的一張臉,儘管藏也藏不住。他也說,當我們瞭解這些事實,我們才能找出這些弊病,並加以根除。

但新年也不全都是這些嚴肅的事情,有些人北印度語部落格圈的人,在寒冷的天氣裡跑到山上去迎接新年,並活著回來,訴說他們的故事;也有些人在跨年時忙碌得不得了,例如像Tarakash的團隊就策劃了公開票選,要選出「2006 北印度語部落客」,這活動幾天前才剛結束,而結果也已經出來了。Tarakash團隊的努力也受到部落格圈外的媒體注意,例如Gujarati的日報Divya Bhaskar就特別報導了這次票選,以此行動認可北印度語跟Gujarati部落客。而說到頒獎,Eswami將「2006 Eswami 漠不關心獎」頒給了印度警方,以「表揚」他們漠不關心的態度,並完美體現了這句俗話:

Laaton ke bhooth, baaton se nahin maante.
對某些人來說,棍子是比文字更容易理解的語言。
再回到北印度語部落圈,Ravi Ratlami得到了他的新年禮物,Abhivyakti,一本流行的北印度語線上雜誌;Anubhooti停止了他們特殊字型版本的網站,而在2007 年1月1日起採用萬國碼。北印度語科技部落客,Unmukt,對於歐盟議會的即時串流媒體服務只能在Windows和Mac上觀看,而無法相容於 Linux,感到有點驚訝。 就如同歐盟的問答集上說,他們無法支援Linux,他們也無法在合法管道達成;Unmukt因此感到訝異,因為Linux不像Windows或Mac(一 些版權所有的作業系統),它是開放源碼軟體,而且不被任何公司所擁有,所以支援Linux怎麼會有法律問題!!因此他開始請人們支持並連署抗議歐盟這項行為的陳情書,他本身也已經簽名連署了。

最後,GK Awadhiya講述的摩訶婆羅多傳說,在Arjun得到神聖武器後依舊持續著。


Posted by foolfitz at 10:03 P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November 26, 2006

墨西哥:瓦哈卡城內的衝突與誤解


原文鍊結:Violence and Misinformation Abound in Oaxaca
作者:David Sasaki
翻譯:Fool Fitz
校對:benorken

位於墨西哥南部,平靜的旅遊小鎮瓦哈卡,從五月下旬的教師罷工行動開始,在過去幾個月,此地成了政治的壓力鍋。而將這鍋蓋掀起的,是包圍整個城市的墨西哥聯邦警察,他們鎮壓了在Juarez大學和城市各地設置路障的抗議者與學生。

blockade
路障” by Mediocre

Mark in Mexico,一位瓦哈卡英語學校的主任,以他慣有的反左派刻薄語氣,嘲諷地報導日漸擴大的暴動。他寫道:「罷工的教師表決通過他們將在下週一,也就是10/30返回課堂。那將會是個很短的工作週,因為週四和週五是亡靈節。」

同一天中,中立派的新聞主播Ana Maria Salazar,在她的Blog上寫道,總統當選人Felipe Calderón「天殺地讓激進團體接管了瓦哈卡的廣播電台;他提供一個平穩的姿態,讓州內回歸平靜。總統Vicente Fox呼籲瓦哈卡的人民冷靜,共同尋求解決當地衝突的良方。因為『時間到了』」。Salazar也提醒讀者,APPO,也就是瓦哈卡人民議會,威脅如果不叫瓦哈卡州長Ulises Ruiz下台,便要破壞Felipe Calderón在12/1的就職典禮。

很少Blogger認為Fox總統「時間到了」的發言,是聯邦警察在一兩天後就會被派至此地的主因。促成聯邦武裝部隊的到達的原因,可能與情勢於星期五有三項重大進展相關。首先,憑藉著教師聯盟決定返回課堂,州長Ulises Ruiz Ortiz在Código 2006節目的採訪[西語] 中表示,聯邦警察會確實地介入這長達數月的抗爭,並在不流血的情況下回復秩序。Ruiz Ortiz表示,那時聯邦警官將卸下武裝,並由人權觀察員和新聞工作者陪同。他也對政府僱用軍隊的說法做出回應,就如以下在Mark in Mexico中的迴響:
當被問到某些反抗者指控政府以軍隊威脅他們,州長回應道,他的政府並不需要軍隊,因為「我的政府已經有警察了」。嗯嗯嗯…這可以解釋成兩種意義,他指的可能是,「我的政府不需要軍隊維持法治,因為警察會做」;他也可能是說,「我的政府不需要軍隊開著車四處殺人,因為警察會做。」


兩項更糟的進展緊接在Ruiz的訪問後發生。先是公民議會的市民電台報導一位名叫Emilio Alonso Fabián教師的死訊,她的遺體在城外1.5哩處被發現。同時,由Sameer Padania以證件證明美國獨立記者Brad Will遭到鎮壓瓦哈卡公民議會的軍隊射殺。(Bradley Will的生平,可以在NYC IndymediaThe Narco News BuelletinNew Market Machines上找到。)

知名的左翼blog,El Sendero del Peje,從El Proceso那兒轉載了一些片段,敘述星期五氛圍:

當美國駐墨西哥大使Antonio O. Garza對Bradley Will遭暗殺一事表示遺憾--他的死是「無意義的,Garza說,並強調在此事件中對於法制的需求」--的同時,瓦哈卡公民議會報導了那教師Emilio Alonso Fabián的死訊。Bradley,也就是獨立媒體中心Indymedia New York的記者,其死訊佔據全世界網路新聞、廣播及電視報導頭條,因為這關係到一名美國記者;而報導指出,抗爭運動的成員中有16人受傷、一人失蹤,有三人遭到綁架。而州政府確認了三名死者。


隔天早晨,Vicente Fox總統指示聯邦警察和瓦哈卡公民議會要對遍及整個城市的路障負責。星期天早上,當武裝聯盟光明正大地走向關閉的機場前往市內時,Mark in Mexico也走了一小段路進行觀察:

回到了Juarez大學。我大約在早上8:15時走了一小段路到學校,我看到更多激進的學生挾持一台ADO巴士(一種豪華的遊覽車),並讓它橫停放在大馬路中。他們不會待在哪裡太久。瓦哈卡公民議會「要求瓦哈卡的市民走上街頭抗議聯邦的壓迫」,而其回應少之又少。瓦哈卡公民議會也需要「大軍」在今日下午的4:00,對「打壓我們的人權」進行抗議。看來,如果有五十個人參加,他們就該謝天謝地了。


繼續舉出在一整天中,聯邦勢力欲除去瓦哈卡公民議會的武裝分子的證明。幾個墨西哥blogger批評主流媒體上矛盾的報導。在「瓦哈卡的存亡之秋:我們該相信誰?」一文中,Rodrigo Javier 展示了兩張從熱門新聞擷取下來的影像,分別來自ReformaEl Universal。根據Reforma的報導,警察正將路障移除,解放各個通往文明遐邇的瓦哈卡市中心之入口。而El Universal堅決認為,高速公路已經被封鎖了,而瓦哈卡公民議會的防禦工事會越來越牢固。這兩種截然不同的論述激發了comments section [ES] 上的爭論,媒體不是向激進團體靠攏,就是站到政府那邊。

bus 瓦哈卡 - 燃燒的巴士以及在街角等候的聯邦警察” by Ilanhelman

多產的左派blogger José Daniel Fierro更進一步地提出他的主張

在報導昨天發生且持續進行著的武力鎮壓時,所謂的「自由媒體」不僅限制自己報導聯邦政府的言論,更隱瞞城中的真相,將報導「拼裝」成他們想要的樣子而非事實;所有被正當化的暴行,都是不合理且違法的。

一家報社,Milenio,表示「嚴刑峻法」有確實地被執行,而非描述未經法官指示便非法入侵民宅,隨意將大量民眾拘留並將其監禁於軍營中的事實。

Humanidad Breve Espacio De Vida Mortal在一篇題為<媒體或謊言>的文章中,持續其對Azteca電視台節目優先順序的批評
如眾所皆知的,今天Azteca電視台在墨西哥城的Zocalo組織了一場事件,將墨西哥人民的信念賣給娛樂界,這根本是欠罵。當然,我指的是那場若望保祿二世雕像的表演,一如往常地,Azteca電視台希望我們對於那些發生在瓦哈卡的事情保持無知(除了一些短短的路障外),藉此保護觀眾。

今天,當Norberto Rivera先生為進駐瓦哈卡的政治勢力鼓掌時,墨西哥城內的Zocalo也有數千名信徒為若望保祿二世的雕像歡呼(那據稱是「由墨西哥人民的心所構成的」,前提是墨西哥人裡沒有新教徒、穆斯林或徹底的無神論者),一旁還有墨西哥國家行動黨La Academia(譯按:偶像選秀節目,一如American Idol)的馬戲團與其夥伴們。


星期一早上,當國家行動黨和民主革命黨在眾議院,起草要求州長Ulises Ruiz Ortiz下台的法案時,蓄勢待發的州長迅速地向最高法院提出決議無效的請願書。

瓦哈卡公民議會和聯邦警察繼續對峙於街頭,David Moreno仍對Fox總統派遣聯邦部隊的決議抱持悲觀。他寫道:

(Fox)將以暴動結束他的任期,並伴隨著一個國家的瓦解。他從不了解/不想了解那急需被解決的龐大社會問題。Vicente Fox和他的追隨者犯了一個錯誤:聯邦警察的入侵,並不能解決這場動亂;而區域性的動盪若更加惡化,卻將成為全國性的問題,此為弔詭之處。Fox和與其黨羽(包括Calderon),愚昧到無法察覺國內的緊張情勢。自7/2大選之後,便曾掀起大範圍的抗爭,而那使他們雙手沾染血污的決策,卻只會讓國內複雜的情勢更加惡化。


瓦哈卡公民會議肯接受挫敗嗎?Ruiz Ortiz州長會辭職嗎?會有更多無辜在雙方的教火中犧牲嗎?這答案太簡單,以至於說不出口。而情勢的進展,會在發生的同時被公佈於網路,例如Mark in Mexico幾乎每個小時都會更新他的blog,Rodrigo Javier [ES]也是一樣。你可以將收音機轉到瓦哈卡公民議會的Rodrigo Javier 電台 [ES],收聽即時的廣播;或隨時注意瓦哈卡獨立媒體網站 [ES] 的定期更新。La Hora del Pueblo [ES],一個「不合作主義的部落格」,發佈著手邊關於瓦哈卡的動態影像。

Posted by foolfitz at 3:11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August 26, 2006

Indonesia:印尼獨立61週年紀念日

原文鍊結:61st Anniversary of Indonesia's Independence Day 作者:A. Fatih Syuhud 翻譯:Fool Fitz 校對:benorken

在印尼獨立61週年紀念日,印尼的Blogger們有很多方法可以慶祝它。

Agusti Anwar 強調,旗幟乃是國家及民族主義的象徵:

旗幟確實是表示識別的正式方法。如果人們陳列或揮舞他們象徵贊成或反對的識別,旗幟將會為他們效勞。不同國家的抗議者將會焚燒旗幟以示反對,那將是最直接的聲明。 還記得,我們的開國元勳和愛國志士們,在對抗荷蘭殖民勢力的征戰裡,那些無畏的年輕英雄,在槍林彈雨中衝上前線,推倒紅、白、藍三色的殖民旗幟,撕下藍色的部份後馬上再次將其高舉。絳紅和雪白在風中飄盪著,那時,而義士帶著微笑,倒下了。

但他提醒道,同一面國旗可以同時具有好與壞兩種意義:

然而,當你每天閱讀官商貪腐的新聞,了解許多人的富有實際上由侵占、盜用國家公款而來;你也許擔心印尼國旗的陳列純粹為虛偽的戲劇化開端--那些富人以國 旗的陳列以示「為國效忠」的象徵,實際上卻私用公款。你也許擔心八月十七日國慶慶祝後短短數日內,會看到富人們被戴上手銬、傷心地低頭出現於電視螢光幕 上,並帶往法庭接受貪腐的判決。但,這些也許只是杞人憂天。

一位住在紐西蘭的印尼籍軟體工程師Sid Bachtiar ,寫下了一個有趣的發現,是關於某些軟體的名字,恰好就像一些在印尼常見的名詞:

一個Apache 的子專案, Jakarta ,是印尼首都的名字。 Java 是印尼的一座島嶼。 而 Java man 並不從事Java程式的編寫工作。

Herman Akbar Fajar 從歷史的角度寫了一篇有趣的文章,就在一年前,統治印尼超過三十五年的荷蘭承認印尼的獨立紀念日::

荷蘭,過去收留了一些視蘇卡諾政府為違法政府的忠誠流亡者(無論流亡的理由為何),過去只承認1949年12月7日是荷蘭自印尼 撤出最後一批軍力的日子。而這在2005年發生了改變,荷蘭的外交部長博特(Bernard Bot),公開地做了幾次善意的表態:正式承認印尼的獨立始於1945年8月17日;對於過去戰爭的受害者表示哀悼;並出席了蘇卡諾之獨立宣言的六十一週 年紀念典禮,這是首次有荷蘭的代表出席。

同時, Lalita ,一位有兩個女兒的母親,對那些連國歌作者是誰都毫無頭緒的無知印尼年輕人感到擔心:

今天,我們慶祝著我們的第61個獨立紀念日…然而當我看了那些報導,說很多年輕世代居然不知道印尼國歌的作曲者是誰,卻又讓我如此難過。 我問我兩個女兒知不知道誰是印尼國歌的作曲者,她們給了我相同的答案。

在年輕一代裡,獨立紀念日似乎不代表什麼。對他們來說,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爭取應得的教育和較佳的工作。

Posted by foolfitz at 12:21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August 22, 2006

Indonesia:印尼國防部長的blog與母乳哺餵日

原文鏈接:Breastfeeding Day and Indonesian Minister Blog on Middle-East Conflict 作者:A. Fatih Syuhud 翻譯:Fool Fitz 校對: benorken

當公民記者或「庶民」blogger發表他們對目前中東情勢,以色列和黎巴嫩的衝突時,一直都是出於內心的。他們寫下任何他們想表達的,不考慮其所可能引發的衝擊。但在世界上最大的穆斯林國家,例如印尼,若擔任部長之職,勢必就會在想大聲說出心聲時遭遇困難,在個人言論與部長職務之間如走鋼索般舉步維艱。也因此,如果想讀懂他在「字裡行間」隱藏的意含,也是需要些才能的。

這正是Juwono Sudarsono所遇到的情況;身為印尼國防部長,是第一位,也是唯一擁有blog的部長。他從前是著名Universitas Indonesia教導國際關係的教授。

他最新張貼的文章是關於從不同角度評論當前中東的衝突,特別是從外交的觀點。

對於無能的聯合國和態勢笨拙的美國,他寫道:

如預期中的,聯合國在紐約發表了哀求般的外交聲明,強調它的無能為力,它無法對主角們採取任何有效的手段。 而美國國務卿寧可笨拙的期待「數日、而非數週的停火」,但我們可以發現,隨著以色列和真主黨用飛彈和火箭的相互攻擊越來越猛烈,她的話逐漸變少了。


甚至阿拉伯國家中也出現深深地分歧:

阿拉伯各個國家與政府的領導者,在尋求解答的方法上常有所不同,端看各國的戰略態度是朝向以色列、黎巴嫩或伊朗。


他平等地闡述以色列和真主黨都曾在他們的援助者--也就是美國和伊朗--的背後行動。

這場衝突的根源為何呢?

憤怒、恐懼、深刻的仇恨與偏激的言詞,激起了猛烈的敵意;兩方結合了個人與群體所受的苦難,讓這場武裝衝突變得無法控制。


他認為這場戰爭會比預期中來得久,因為:

真主黨找到一種新方法,利用技巧在廣闊而分散的地區巧妙地部屬火箭和飛彈,在整場戰爭中使以色列士兵感到困惑。只要真主黨的人民和軍事資源不受損傷,它就可以忽視停戰的呼籲。在越來越大的國際壓力之下,以色列的防衛武力同意了停火或停戰協議,但前提是必須讓它感受到真主黨的勢力已經被摧毀;若沒有,則一切免談。雙方皆不願被認為對無條件的軍力撤減讓步。如此冗長的軍力耗損戰持續著,而停戰的外交構想將等到雙方達到適宜的軍力平衡才會實現。

這文章吸引了一些有趣的迴響:

給 Masindi: 我不認為這場衝突是黎巴嫩/真主黨和以色列之間緊繃的關係造成的,反之,有兩股更大的勢力為了他們的目的,利用小國來攻擊彼此。 我的看法是,美國正利用以色列作為它武力的延伸來攻擊伊朗。(真主黨從伊朗那兒得到軍備)。 總而言之,這場戰爭若要停止,非得等到美國願意給伊朗一個喘息的空間為止。


Seeharry 對印尼當地一些呼籲抵制美國產品的聲音感到憂慮,但他同意以其他貨幣來代替美金:

在這當下,我聽到了一些禁止麥當勞、家樂福、星巴克以及其它美國/歐洲商品的聲音。但我不認同他們,因為有些印尼人在那些公司裡工作。我認為我們應該用其他方法趕走美國和以色列,例如不要用美金作為國際貿易時使用的貨幣。


Qisai 似乎不同意國防部長的「高貴」的意見:

若提議把「等待武力的制衡」置於「一致的外交規劃」之前,以我的觀點來看,只會把事情弄的更糟,特別是對陷入兩方衝突勢力中的人民。我們能忽略人民對和平與人身安全絕望的處境嗎?抑或我們應基於人道的理由,強制互相衝突的勢力停止他們的敵對行為? 在中東當前的衝突裡,我認為美國政府應是一個扮演著調停,甚至給予直接的裁定,以停止這場危機的重要角色。身為單邊世界中的超級強權,且明顯提供以色列武力支援,我有點懷疑,美國一旦對以色列提議停下所有的武力攻擊,最後真主黨也會停止對以色列發射火箭。 如果美國沒有積極的行動,那麼即使達成了「武力的制衡」,也無法透過外交解決這場衝突。除非美國的政策改變,否則,解決方法依然遙不可及;延長的禍事,也只會讓更多的人民成為受害者。


這名作者想了一個更激進的行動以對付無能的聯合國:解散它!


母乳哺餵日

在此同時,Lita, 一位兩個孩子的媽,在香蕉的話 中發表了一篇關於母乳哺餵日在全世界被大肆慶祝的文章。她在文章的序言中說道:

根據國際母乳哺餵行動聯盟(這個活動的策劃者),已有超過60個國家制定了所有、或許多國際母乳代用品銷售守則上的法規。這星期將慶祝此次成功,並繼續吸引目光,以將母乳哺餵推廣到全世界。


Nyam 則對這篇文章寫了以下的迴響:

我在電視上看到了新聞,母乳依然、而且永遠是對 Baby 最好的。

Posted by foolfitz at 12:12 A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July 18, 2006

庫德斯坦:土耳其和伊朗的庫德族

原文鍊結: Kurdistance: No Good News
作者: Deborah Ann Dilley
翻譯: FoolFitz
校對: Portnoy


這星期,庫德語部落格圈中掀起了一股勢不可擋的論潮,關於暴行、絕望,那些在庫德族人生命中永遠無法改變的事情。
這星期讓我們從庫德面向以及他所張貼的文章開始,敘述一名東庫德斯坦(西伊朗)的小孩,在偷麵包被逮到後所受到的殘酷刑罰。那些照片是那麼不可置信地令人難過,一名幼小的孩童被卡車輾過他的手臂,以此作為刑罰……看了之後,胸口就好像被連續重擊一般……。他的文章也間接提到一名庫德裔女子,Malak Ghorbany,她被判以亂石處死之刑。大眾對於Malak這個案例,以及伊朗地區庫德族人的宿命,反應十分強烈,尤其是來自Rasti的Mizgin:

那位死於亂石之下的的庫德女性,Malak Ghorbany,她的判決引發了一些緊張的情緒,而這則新聞在ADNKI率先被刊出。你知道,最深得我心的是,在這星球上,每個波斯人是那麼喜歡吹噓他們自己有多麼地文明。他們甚至批評土耳其野蠻、凱末爾主義的行為;可笑的是,那些波斯人卻做出完全相同的事情…特別是對庫德族人。
而這裡有一個偉大的、文明的波斯人國家,忙著執行一些跟石頭同樣古老的死刑,也就是這偉大文明的波斯人國家有著異樣狂熱的事情。國際特赦組織的資料顯示,伊朗已經於2002年底廢除死刑;但這點的「單身生活」對這個嗜殺的國家卻是太長太久,就在2003年9月,他們又從新開始了。


Rasti 也給了我們另一個主題,這星期可以在庫德語部落圈討論,那就是北庫德斯坦(東南土耳其)。在她張貼的從玻璃屋觀望的迴響中,Mizgin大力抨擊土耳其政府以鎮壓策略對抗東南地區的庫德族,聲明政府越是壓迫,人民的反應就越容易被得知。而對於庫德地區56位地方首長為拯救Ro jTV電視台而發起請願書,Mizgin做出了以下評論
那文章接著分析有多少控訴來自不同法院轄區,多少獲判無罪、多少正持續進行…等,而文章結束在最近幾則針對奧斯曼(Osman Baydemir,註1)的控訴。持續在進行的訴狀,其中一部分便是抗議奧斯曼和其他55位DTP黨的市長,寫信給丹麥首相拉斯穆森( Anders Fogh Rasmussen)支持Roj TV,並從阿瑪度市(Amed)派遣救護車運送gerila的屍體回到他的家中。
其中最可笑的控訴,或許就是指控奧斯曼「對不同種族和地域的人予以敬重而構成公然汙辱」。這項指控來自於一本雜誌的專訪。世界上還有哪個地方會因尊重不同種族與地域的人民而遭指控為恐怖份子?你能想像在美國因為說一句「歐斯蘭先生」( Mr. Abdullah Ocalan,註2)就被當成恐怖份子嗎?
除了土耳其,沒有其他地方。
奧斯曼並不是唯一因可笑的指控而困擾的政治家,但他的確是眾矢之的。這與他的聲望相符。在這個國家,聲望似乎是個頗危險的玩意兒。
註1: 土耳其迪亞巴克爾市市長,自1998年起即因領導人權協會而遭受多項指控。站在支持庫德族的政治立場。
註2:庫德工人黨分離主義游擊隊首領,從1984年與土耳其政府軍進行武裝對抗,1999年被補後遭判終身監禁。


Vladimir在他的部落格從荷蘭到庫德斯坦中寫道,土耳其共和國花費了更多的國家預算在東南部的庫德地區,然而就如同Vladimir指出的:
如果土耳其政府真的花了那麼多錢在庫德地區,就表示他們一定有什麼地方做錯了。從庫德地區近期的少女自殺率、就學率來看,土耳其政府所應該做的,是在政策上的根本改變。

現在把鏡頭往南移,移到南庫德斯坦(北伊拉克),來自Hiwa Hopes的Hiwa謹慎思考著巴札尼(Barzani,註3)所說的,「庫德族多年來一直被當作籌碼」,是否正確;而答案……是個響亮的「Yes」!而美國庫德族觀點部落格則報導了他發現他任性的弟弟恣意回到了巴格達,而不聽他的勸告。
註3:庫德人的民族英雄,庫德民主黨(KOP)的領袖。

Posted by foolfitz at 6:01 PM | Comments (0) | TrackBack

July 17, 2006

中文GVO Blogroll!

因為長期偷懶而做賊心虛,於是想幫GVO翻譯小組搞點新花樣:P
在參考了憂鬱馬戲團你也可以有「新聞聯播」之後,登登~中文GVO Blogroll就出來啦!

經過Newsgator的處理之後,拿到了以上的程式碼:

<script
src="http://services.newsgator.com/ngws/headlines.aspx?uid=313208&mid=1"></script>

再來只要把這串程式碼貼在你家Blog的邊欄上,中文全球之聲線上的文章就可以在你自家聯播囉^^

下面是簡體中文站的程式碼:

<script src="http://services.newsgator.com/ngws/headlines.aspx?uid=313403&mid=1"></script>

Blogroll在我家邊欄上的樣子:
blogroll


希望不僅是GVO翻譯小組的成員,任何一位blogger,只要你有心拉近華語部落圈與世界的距離,都歡迎你加入我們聯播的行列>0<

延伸閱讀:

Global Voice Online
GVO 翻譯計畫 - Taipedia
GVOtw - GVO 繁體中文分站
GVOcn - GVO 簡體中文分站

Posted by foolfitz at 12:34 AM | Comments (1) | TrackBack

June 3, 2006

【GVO】阿富汗:國會言論與媒體誤導

Global Voices Onlin:Afghan Whispers: Parliament Talk & Media

根據Yadashtayi az Gharb(波斯語),來自西方的記載,阿富汗議會的議員Malai Joya女士在聖戰游擊組織議員及其他議員(Loya Jigra)面前否定這個組織:

她說,有些人在阿富汗被外敵入侵時犧牲了生命,有些人在這場條件相當不利的戰爭下奮鬥並勉強存活了下來,但聖戰游擊組織的領導者們卻在此時變得富有,並在國內外進行秘密交易,其中還包括了與販毒組織的交易。他們手上沾滿了血腥。

另一位部落客,Farasoye Niko Bad ,則和我們分享一則同樣的故事(波斯語):

當她談到善良的聖戰游擊組織成員以及其中的犯罪者,許多議員開始羞辱她,並威脅要殺死甚至強暴她。一名圖魯(Tooloo)電視台的記者試著拍下這個事件,卻遭一名議員毆打。


阿富汗新聞部落格談起媒體是如何報導阿富汗與巴基斯坦之間的關係

星期四的一些關於阿富汗總統卡爾扎伊(Karzai )演說的報導,是近日來藉由誤導以及半真半假的訊息,引發人民與政府之間仇恨的例子(即使那不是故意的)。我決定引述總統的話,並讓讀者決定什麼才是值得相信的。
在塔利班政權統治的時期,一個部長會花一整天的時間,等在巴基斯坦情報局的辦公室,只為了與一名少校會面。
以上是主流報紙以及新聞通訊社挑選出的,其演講中的「負面」內容;而我想引述的,則是被忽略的那一部份:
我們在今天,甚至百年後都很感謝我們的兄弟,巴基斯坦,在這二十五年來給予我們的支援和協助。巴基斯坦是我們的兄弟。對於巴基斯坦在十月八日發生的震災,我感到十分哀痛,這樣的災難在我的國家也發生過,我能感同身受。為減少巴基斯坦人民的苦難與傷痛,我們將盡我們所能地提供援助。阿富汗會把僅有的四架直昇機,運往巴基斯坦以提供協助。
--

這篇BBC的報導,也提到阿富汗一位女性議員在國會發言引發騷動的事,雖是一年多前的新聞,但應為同一事件。其中完全沒有提到言論暴力的事,由此可見女性在阿富汗還是被欺壓得很嚴重吧。

6/4 update:
修正了一些內容,很感謝sweet的校稿^^
我的感想是,只靠眼睛博士果然還是不行啊啊啊...Orz

Posted by foolfitz at 11:47 AM | Comments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