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8, 2005

海洋音樂祭應有更寬廣的社會人文視野

上禮拜參加《貢寮,你好嗎?》在The Wall的放映會,並且參加了會後座談。其中翁嘉銘老師的一席話讓我感觸良多,在翁老師的言談中,可以感覺到他對新世代音樂人的失望(當然也讓我感到相當慚愧)。他提到,許多參加海洋音樂祭的樂團只想藉著競賽躍上枝頭一舉成名,卻很少在表演的時候提到核四問題,他覺得和導演崔愫欣相較之下,崔導演比這些樂團還更具有搖滾精神。

翁老師的發言指出了一個普遍的現實狀況:當今年輕的搖滾樂團似乎對於社會議題以及公共參與較為冷漠與疏離,對事情的看法也比較缺乏獨立思考的能力。

面對這樣的說法,或許有些覺得自己很搖滾的樂團會不服氣,到底怎樣才搖滾?關於「搖滾精神」的說法,定義上見仁見智,沒有一定的答案,因為搖滾樂本來就是意識形態的產物,但是我們不應該問怎樣才搖滾,而是應該思考「搖滾樂的意識形態應該為什麼樣的價值和目的服務?」。如果搖滾樂就只是為了酷炫而存在的話,根本不可能深植青年文化的核心,更多的時候,搖滾樂是和體制反抗、人文關懷以及社會力量的串聯緊緊相扣,這是一種迷思,但是卻能將青年的思想導向良善與公義的一面。和以往相較,現今年輕的樂團的確都比較缺乏社會層面的思考,彼此間聊天的話題也都偏向個人面向。

不過更應該受到質疑或挑戰的,或許是海洋音樂祭本身的定位。翁老師提到,他曾建議在活動期間放映《貢寮,你好嗎?》,但卻很遺憾地無法如願。如果連這樣一部深入貢寮在地觀點、批判社會現實的影片都無法在海洋音樂祭的獨立影展放映,那麼我們又如何能期待參加的樂團會自動自發地發表反核的言論?如果海洋音樂祭本來就只是一場嘉年華,那麼又如何能要求只想狂歡的人們去思考嚴肅的問題?然而從《搖滾夢土.青春海岸:海洋音樂祭回想曲》這本書對海洋音樂祭的描述可以發現,這個活動本身是帶有理想性與搖滾精神的,也正因如此,更令人感到錯亂,因為在音樂祭活動期間放映《貢寮,你好嗎?》不正是進步性、理想性與搖滾精神的最佳實踐嗎?但是目前看來活動單位似乎對這部影片視而不見。

不管是媒體或台北縣政府,總喜歡拿海洋音樂祭和日本的富士音樂節(Fuji Rock Festival)相媲美,比人次、比規模,但是卻往往忽略了人文精神的部分。2004年日本新瀉中越地區發生大地震,造成嚴重的災情,每年以新潟縣為場域舉辦的富士音樂祭的Smash團隊馬上著手規劃協助新潟災民的相關義演,並在網站中不斷向樂迷們追蹤新潟的災情以及需要的援助,成為支援新潟災區極為重要的民間組織以及青年團隊。不只是富士音樂節,國際知名的Glastonbury、Reading(英國)、Roskilde(丹麥)等音樂祭,人權、環保等相關公共議題的NGO組織亦在活動場域內必有一定規模的設計與推廣;而音樂祭永遠的經典:美國1969年的Woodstock,更是在反戰、和平的人文氣氛中醞釀出生的音樂祭。

搖滾樂最真誠可貴之處,在於音樂人的獨立思考,從Super Furry Animals投身威爾斯在地公共議題、U2關切國際人權運動,到Radiohead參與反全球化運動不遺餘力,都可以看到這些音樂人參與公共議題的身影,而這正是孕育他們不斷創作動人音樂的養分。失去獨立思考、漠視公共議題的音樂人,無異於流行娛樂藝人,他們不需要思考,只消照著經紀人的吩咐去做就夠了。

如果海洋音樂祭鼓勵的是獨立創作、獨立思考,就更應該扮演啟蒙的角色,積極將社會與人文關懷的精神納入活動,帶動創作樂團的思考與創作視野;況且,協助解決貢寮人民心中長久的痛,本來就是主辦單位台北縣政府不容推卸的責任。

可預期的,今年夏天,七月的貢寮依舊人潮洶湧,然而到底我們應該用什麼樣的心態來參加這個活動?海灘狂歡派對?高額獎金的樂團競技?國際級的大型免費演唱會?還是7-11貢寮特賣會?除了這些,還有什麼?

Posted by dex at June 28, 2005 01:06 AM | TrackBack
Comments

to dex,
謝謝你的回應,關於你所提到的論文我找到了,先分享這個連結吧。多看點資料之後,再討論進一步的想法。 :)

Posted by: guy at August 8, 2006 06:07 PM

to guy:
其實台灣小眾(相對而言)藝術文化在結構面上所遭遇的困境非常類似,文化工作者本身如果沒有一點堅持與熱血很難持續下去,希望我們都能繼續努力。

至於海洋音樂祭,其所引發的種種討論實在太過龐雜,交大社文所的研究生鄭景雯寫了一本關於海洋音樂祭的論文,有空可以找來看看。

Posted by: dex at July 28, 2006 12:25 PM

我也是搜尋音樂祭相關消息連到這裡來的,很感謝你寫了這篇文章,看了之後我覺得自己的視野忽然開闊起來。一直以來自己對於做劇場的問題好像得到了解答。另外關於第七屆貢寮國際海洋音樂祭,我寫了一篇雜感在自己的blog,希望不吝賜教。


Posted by: guy at July 26, 2006 10:11 AM

謝謝无 。

另外回應「是同一個人」,如果「權力都是互相拉扯而制衡」,那麼何以接近權力核心的人才有資格定義何謂真實?在權力競爭的情況下,許多所謂的真實只是為了符合既得利益所建構出來的;那麼,為什麼我們不能介入,去制衡偏離民主與公義的權力結構?

如果一昧以「有得必有失」的邏輯去思考公共政策,那麼很容易就會默許政府的濫權,如果覺得有核電就很好了,那就失去發展綠色能源的可能性。

或許「是同一個人」真有什麼專業意見可供參考,但始沒清楚說明,到底邊緣的論述與資訊如何虛假?權力如何拉扯?我樂意進行意見交流,但不想再打高空。

Posted by: dex at August 2, 2005 10:50 PM

真正有氣度的想法一旦提出後,往往會被很多小鼻子小眼睛的人攻擊
不管是這個留言板的部分留言,或是全民開講之類的都一樣
這是現在台灣人思想中普遍存在的大問題就是欠缺反思的能力
什麼都只想辯,辯贏自己的論調才是最重要的
年輕人變成這樣,當然政客功不可沒
但現在年輕人欠缺獨立思考與社會批判卻是事實
不要怪社會與環境,改造社會,讓他變的更好,不就是年輕人該有的熱情嗎
奸詐狡猾的成人都曾年輕過,而現在自以為單純的年輕人也都可能變成討厭的大人
作者的立意很好,不應該被曲解
加油!希望你多寫一點~

Posted by: at August 2, 2005 01:10 AM

偶然因為海祭逛到你的blog
看到你的想法 也發表的一些
如有冒犯還請原諒

事實上 我並不是認為應該"限制"青少年
而是應該要正視玩搖滾的"青少年"大部分不對政治 環保等議題有興趣

或者是說 對於這些硬性題材上
制度下主要鼓勵他們以撰文 圖畫 海報等方式去發聲(校內外的比賽)
卻鮮少鼓勵他們以"搖滾樂"方式去闡述自身想法

一方面 我覺得不應該把海祭的參賽缺乏社會議題
責難於青少年的缺乏理想
因為是大環境養成他們的性格
你我父母輩的知識份子 那些曾經充滿夢想的知識青年們
或許也料想不到 在他們成為社會的中堅份子之後 竟建設出這樣的家園

另一方面 因為個人工作環境呆過政府單位 大專院校 基金會等
看過太多運作狀況
深深以為 除非接近權力核心 否則接觸的資訊往往充滿虛假
無論是媒體 或是人言耳語 都不可能反映真實

如果發言不能求真求實 意義究竟何在?

權力都是互相拉扯而制衡的 權益也是互補的
一方損失 自有另一方得利

這個道理 不管是誰執政 都不可能改變

Posted by: 是同一個人 at July 28, 2005 04:03 PM

核四是問題嗎? 

看朝野民間都爭論不休,我想那是問題沒錯。
至於是什麼問題? 
可能還需要好好定位一下。
也許想達成的目標都不同了,還針鋒相對,有點無謂。


原作是討論搖滾精神,批判精神,關心社會;
至於支持,反對核四,都是一種關心。

音樂祭,跟核四,有關聯的地方是在同一個地方舉行。
原作的意思據我的理解,是在感嘆,
在貢寮的音樂祭,有年輕人在乎核四蓋不蓋嗎?

蓋,與不蓋,各有優缺,各有不同考量。
雖然我不是專家,但關心與否跟專家無關。
雖然我關心,但作決策不只是看關心程度。

民主,也不是這麼用的。

Posted by: deadly at July 28, 2005 03:48 PM

台灣原住民的文化
在\"漢人"入侵後的數百年間
以飛快的速度流失當中
尤其平埔族群可說是幾乎要絕跡
"漢人"不但不知道反省
連他們在地下的祖先也不尊重
十三行遺址 絕大部分毀於八里污水廠的工程
鹽寮的凱達格蘭遺跡 也因為核四的興建
幾乎被破壞光光.....
每一種語言 文化的消失
都是人類的損失
在今天的貢寮
還有一群以凱達格蘭後裔自居的住民
在找尋自己的文化 自己的根源
平埔文化的重生 需要大家的支持
別忘記
我們的體內可能也流著"南島\"的血!!!

Posted by: 拷秋勤魚林 at July 23, 2005 04:32 PM

除了dex的回應之外,個人想補充幾點,反核不反核,本來就是公共政策之一,專業知識和技術只是用來[輔助],幫助釐清問題,輔助決策,而不是越殂代庖,幫人民決定該不該建。如果專業能解決一切問題,我們不需要民主制度,也不需要辯論,也不需要討論。

把問題丟給專業決定,毋寧是不負責任的看法。

另外,搖滾樂,或者說所有的藝術文化活動的過程,都和社會有關係,都和人有關係,他們不是自然界的產物,是人創作出來的。
所以沒有什麼和社會無關的文化活動,7-11海洋音樂祭,延續了之前台北縣政府的貢寮海洋音樂季,並且以鼓勵[獨立創作]為活動主旨。
獨立創作奠基於獨立的思考,而不是人云亦云,若參與音樂祭的觀眾或是樂團,都能獨立思考,環境與音樂,政治與社會的關係,不也正符合了海洋音樂季的主旨?

再者,動輒以青少年不懂成人世界的「家長式權威」來限制年輕人的社會參與,只是暴露了,成人在世代之間逐漸失去控制能力的焦慮罷了。

Posted by: Luxia at July 23, 2005 03:41 AM

社會參與就只是有無投票權或參政權那麼狹隘嗎?捐發票給創世基金會算不算社會參與?購買愛心義賣商品算不算社會關懷?這些都要滿18歲才能做嗎?

再強調一次(前面留言已經提過),我不想指責任何人,也沒有資格指導誰或強迫誰,這篇文章只是我個人的想法與期望。我也沒有試圖為「社會人文視野」或是「重要議題」下定義,我只說環保議題和音樂祭結合是理想性與在地關懷的一種可能性。我同意社會上有許多值得反省的問題,但以我有限的知識能力並不足以去分析青少年態度背後的結構性因素。

反核的介入還要以國家觀點介入?所以人民應當時時體諒政府的處境,即使政策的制定已經侵害到人民的權益?政府有體諒過人民的處境嗎?當初核四的興建根本沒有經過當地居民的同意,難道就該忍氣吞聲?

核四廠的發電量只佔全台6%,這6%的電量並不足以左右全台經濟的發展與人民生計,更何況,只要花核四預算的1/4改善現有非核能電廠的發電效率,不但可以降低二氧化碳的排放,還可以増加比核四更多的發電量。另外,根據工研院的調查,若全台的交通號誌全部更換成發光二極體(LED),省下的電力幾乎可以少蓋一座核電廠。永續生態的概念,就是將環境的破壞減到最低,同時又能讓人類享有現代化便利。

非核的理念並非毫無根據,相關的資料還很多,建議有興趣的人多逛逛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的網站。

音樂人只是導引、告知,支不支持、關不關心、了不了解,還是在年輕人自己。不過我很想知道的是,到底要了解到什麼樣「深入」的程度才夠資格參與?

另外,不曉得「即將去第四次海祭」、「延期的海祭」和「批判需要深度」是否為同一個人。我很認真地回應留言,但我甚至不知道和我對話的人是誰。

Posted by: dex at July 22, 2005 03:41 AM

青少年的音樂不必然和社會人文相關是事實,但是如果因此推論青少年「不適合」參與社會議題,那是不是過於貶抑青少年的思考、判斷與行動能力?青少年的創造性想像常讓人感到驚奇,為什麼這樣的想像力不能用在社會參與?這不也是一種可能性?又,誰有權認定青少年的參與權太少?為什麼?
-----------------------------------------------------------
不是不能用在社會參與
可以 但是請看看青少年的選擇

社會與政治制度就並不給青少年太多參與權
未滿十八歲不能投票 也不能擔任公職
也就是說 他們並非公民

如文中作者所言 海祭音樂發表者的社會人文視野不夠的話
(作者定義的"社會人文視野")
身為成年人的我們是否應反省的是\"為何青少年這樣?"
整個環境 包括家庭 學校教育 社會
是否有些阻力讓青少年失去對這些重要議題的興趣?
(作者所定義的"重要議題")
-----------------------------------------------------------

難道要像核能專家一樣具有豐富的專業知識之後我們才有權介入?當核四工程破壞了自然生態,我們就不能基於愛惜這塊土地的心態介入這個議題嗎?

-----------------------------------------------------------
當然可以
然而這種介入 就非國家政府觀點的介入

為什麼需要建立發電廠?發電廠可以帶來什麼?
誰需要發電廠?發電廠可以讓誰獲益?
為什麼選擇核能發電?為什麼不是其他種發電廠?
以上這些問題如果全然考慮
除了環保之外要考慮國家經濟能力 經濟發展與"人民生計"
才能切中核心

只要有人 就會破壞自然生態 舉凡所有人類的大小建設都在破壞 都在改變
反對的原因如果就依此為準 那真的不應該開路建房買汽車
------------------------------------------------------------

音樂人參與社會議題不是要領導些什麼,而是透過音樂的影響力去喚起些什麼。

------------------------------------------------------------
我倒是寧可青少年不要妄下斷論 寧可他們關心他們確切瞭解的事
而不要去放高調 因為些什麼影響力而開始大聲嚷嚷

參與社會議題是件好事
然而如果對於任何一個社會議題的認識和瞭解不夠就選擇結論
並不能真正解決這個社會在面臨的問題

Posted by: 批判需要深度 at July 21, 2005 04:40 PM

青少年的音樂不必然和社會人文相關是事實,但是如果因此推論青少年「不適合」參與社會議題,那是不是過於貶抑青少年的思考、判斷與行動能力?青少年的創造性想像常讓人感到驚奇,為什麼這樣的想像力不能用在社會參與?這不也是一種可能性?又,誰有權認定青少年的參與權太少?為什麼?

難道要像核能專家一樣具有豐富的專業知識之後我們才有權介入?當核四工程破壞了自然生態,我們就不能基於愛惜這塊土地的心態介入這個議題嗎?

音樂人參與社會議題不是要領導些什麼,而是透過音樂的影響力去喚起些什麼。

Posted by: dex at July 21, 2005 03:05 PM

青少年的搖滾\"不必要"也"不必然\"需與這些所謂的社會人文議題相關
在這個場域中 他們的參與權太少 瞭解程度太低
妄下斷語反而不能觸及問題核心
而真正瞭解核能的專家通常不是最擔心或反對的人

或許每個人都\"應該\"瞭解
但當自己自認"瞭解"的時候 是真的懂了嗎?
然而瞭解的程度又有多少?是否能像先知一般領導?
或是只是選擇了一種價值判斷?

的確大家常以藍綠簡化
因為有人舉了這個例子:
"譬如,如果這個演唱會明顯地主張反核,可能馬上遭到議會的泛藍批判。"


Posted by: 延期的海祭 at July 20, 2005 02:41 PM

同意iron和阿信的看法,許多重要的議題一碰上藍綠就被簡化成單選題(比如最近的有線電視換照爭議),是社會進步的最大障礙。

Posted by: dex at July 19, 2005 12:17 AM

我覺得,這個台灣、這片土地,
是所有在這片土地生長的人所共有的,
因此只要你是在這裡生長的人,都有必要瞭解
這片土地所發生的大事
關懷別人、互助合作
這片土地才能朝著更好的方向發展
大家所凝聚的共識,
可以形成力量,
進而影響台灣的發展!!

Posted by: 阿信 at July 18, 2005 09:38 PM

這篇應該去投稿!
我覺得今天這個活動有各內在矛盾,是因為他們是政府單位辦的,所以他們不敢「政治化」---我的政治化指涉的是鼓吹你談到的各種進步理念。因為他們會陷入各種利益的糾葛。譬如,如果這個演唱會明顯地主張反核,可能馬上遭到議會的泛藍批判。如果是民間單位可能顧慮會較少。我倒是覺得與其縣政府來主張這些,不如就開放各社運團體來設攤位。

Posted by: iron at July 18, 2005 08:25 PM

首先,我這篇文章並沒有提到任何「海洋音樂祭有著反核本質」的說法。我只說海洋音樂祭本身是具有理想性的,而支持環保議題則是表現理想性與在地關懷的一種可能性。我並不認為海洋音樂祭「一定要怎樣」,也不覺得去貢寮的人就一定要抱持什麼樣的態度。我只是表達自己對這個活動的期望,並且喚起一些注意,所以原本立場就不反核(或擁核)的人愛怎樣我根本無權干涉,也不是我想強調的重點。

再者,我沒有說只談自己的樂團就很膚淺,也沒有覺得不反核就不搖滾,只是自己認為支持非核家園很搖滾,一切都是我個人的看法,並不想指導任何人或任何樂團。看完文章,大家可以有自己的想法和選擇。

如果真實的情況真如「即將去第四次海祭」所言,青少年的生活應該(或可以)完全跟政治、環境、社會脈絡完全斷絕聯繫的話,那麼他們應該連海洋音樂祭都不要去了。因為這個活動是官方主辦,是政治運作下的產物,所以為了讓青少年不被成年人污染他們不應該去參加這個活動?「政治」難道就一定是令人噁心的政客嘴臉嗎?難道就沒有更積極正面的意義嗎?

支持非核家園,只是一個選項。如何才有寬廣的社會人文視野?不應該問我,應該問自己。

Posted by: dex at July 8, 2005 02:59 PM

我想作者的意思不是說參加海洋音樂祭就是去反核的吧,是希望藉著這個有影響力的活動多提醒、呼籲各位多留心關注環保議題,這不失為一種拓展人文社會視野的方式。而且討論環保也不是成人或政治人物的專利喔~

Posted by: fuzzydoggie at July 6, 2005 11:59 PM

因搜尋海祭相關訊息而來到了這個網頁
驚覺已去了三次的海祭原來有著"反核\"本質?
那我這個不反核(甚至贊成)的人愛去海祭可以嗎?(笑)

擁有成軍一二十年歷史的三四十歲人所組的樂團
大概會用成人的視野關心世界
然而對六七年級來講 因為太孤獨 太不被成人瞭解 只好相濡以沫

而他們 沒有進入過政治經濟的權力核心 不知道運作的過程
難道要學著成人那一套似是而非的論點
明明是旁(遠)觀者卻講得自己像參與者
以管窺天 做些沒有深度的批判嗎?

好好記下自己的青春 描述自己的生活 是否就是膚淺?
在青春期說出屬於青春期的言語 為何要被視做不搖滾?

而喜好爭辯政治 討論環保的成人們
能不能反思自己疏離的妻子 情婦或外遇對象的熱情 與對立的親子關係呢?
看看自己的生活與人際關係?

如何才是有寬廣的社會人文視野?

Posted by: 即將去第四次海祭 at July 6, 2005 02:42 PM

感謝訂正!已改。

Posted by: dex at June 29, 2005 12:41 AM

ㄒㄧˋ潟
感恩

Posted by: 黑狼 at June 28, 2005 03:58 PM

可惜,那時候沒想到...

Posted by: dex at June 28, 2005 01:49 PM

寫的好

竊以為「貢寮您好嗎」應該報名參加海洋音樂影展的紀錄片單元
報名的話,說不定會入選..


Posted by: shihlun at June 28, 2005 09:17 AM
Post a comment













Remember personal 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