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班牙與巴斯克的和平曙光 | Main | 歐元區的理想與現實 »

拉美左派與卡斯楚的關係

象徵物對拉丁美洲左派很重要,如果有人懷疑這一點的話,可以看看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Hugo Chávez)在上週的例子,他決定在國旗上做出多項變更,也已順利通過了國會的同意。新國徽內加入了象徵農民與原住民的柴刀及弓箭,國旗中央也由七顆星增加為八顆星,新增的五角星用以紀念19世紀的獨立英雄玻利瓦(Simón Bolívar);最重要的是,國徽內原本向右奔騰並折首回顧的白馬,由於查維茲認為是「停留在過去」,因此改為向左奔騰並未回顧。(舊國旗新國旗

今日巴西、玻利維亞等拉美多國,也同樣改為向左派奔騰,但在這波浪潮中獲益最大的不是那匹馬,而是年近八十的古巴總統卡斯楚(Fidel Castro)。在不久之前,卡斯楚幾乎已在拉美政壇中消失,他在2002年時在拉美更只有查維茲一位盟友,鄰國普遍認為卡斯楚是史達林時代遺留下來的活化石,政治生涯高峰也早已過去。但這幾年以來,他的地位卻又再度攀升,包括查維茲與玻利維亞新總統莫拉列斯(Evo Morales)等,都在公開演說中論及卡斯楚,在上任後首度出訪行程中,古巴也是莫拉列斯的首站,就連較採中間路線的阿根廷總統庫奇納(Néstor Kirchner)及巴西總統魯拉(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也不再害怕與卡斯楚一同在鏡頭前出現。去年12月莫拉列斯勝選後,卡斯楚便欣喜地表示:「政治版圖正在變化」。

問題在於政治版圖究竟會如何變化,而答案不僅會牽動拉美左派勢力的消長,也關係到卡斯楚本人。先前由於古巴鎮壓及掃蕩國內異議份子,故歐盟在2003年春天對古巴實施外交制裁,而隨著西班牙左派領袖薩帕德羅(José Luis Rodríquez Zapatero)當選總理,在他的呼籲之下,歐盟終於在一年前取消制裁,使卡斯楚的國際地位開始回升,立場較溫和的烏拉圭與巴拿馬也在2005年與古巴重建外交關係。卡斯楚更在近期的加勒比海共同體高峰會中,成功說服15個會員國在公報中,要求美國布希政府將造成1976年古巴航空空難的流亡嫌犯引渡回國。

阿根廷政府先前也曾支持,籌拍關於美國貿易禁運的親古巴紀錄片,這部電影也於去年11月在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上映,連哥倫比亞的右派總統烏里貝(Alvaro Uribe Vélez)也認為與古巴打交道有其利益所在,因此在去年底,烏里貝也同意卡斯楚的建議,在哈瓦那與哥倫比亞馬克思游擊隊的領袖重啟和平談判。卡斯楚之所以能回復國際聲望,其實多半要歸功於敵人美國,邁阿密大學古巴研究中心主任蘇里奇(Jaime Suchlicki)表示:「過去十年以來,美國對拉美的關注明顯不足,也讓卡斯楚獲益許多。」布希政府採取正面衝突的外交政策,讓拉美各國對美國相當不滿,反而開始尊敬長期反美的古巴領袖。

縱然人們認為古巴經濟不振是卡斯楚執政的最大缺失,他也可以輕易將過錯推給美國長期經濟制裁,而其他拉美國家的選民則認為美國推行的市場政策無助經濟,故透過選票將親美的政治人物與政府趕下台,莫拉列斯曾於2002年角逐總統失利,而其後美國針對他所表現的輕蔑態度,顯然成為莫拉列斯在去年選舉中最好的助選工具,玻利維亞政治分析員托朗索(Carlos Toranzo)指出:「就某一方面看來,美國其實幫助了莫拉列斯,而且他們似乎也未能了解拉美正出現的改變。」

但卡斯楚地位提升仍背負著相當的諷刺性,六零年代時,古巴將提供武器與裝備給哥倫比亞、委內瑞拉、玻利維亞等拉美國家的游擊隊,希望能扶植其他左派政府,可是全都徒勞無功;七零年代時,卡斯楚則支持尼加拉瓜的桑定解放陣線(Sandinista),在1980年時,卡斯楚也四處斡旋希望整合薩爾瓦多的五個游擊隊勢力,一同對抗推翻美國所支持的軍政府。不過今日除了卡斯楚以外,所有拉美中間偏左領袖都是透過民主選舉掌權,而非過去的槍桿子出政權,哈佛大學行政學教授多明賈茲(Jorge Dominquez)指出:「巴西總統魯拉與烏拉圭總統瓦斯賈茲(Tabaré Vázquez)都是民主派人士,外界不應將他們與卡斯楚混為一談,因為多數拉美左派領袖都相信多黨制選制,也相信公共自由。」

今日的拉美領袖之所以讚揚卡斯楚,多半都各自有其目的,在現今的政治氣氛之下,與卡斯楚同台有助於左派政治人物在軍方人士間建立權威,例如魯拉在上位的頭一年,便曾訪問哈瓦那,終止了古巴的外交孤立局勢,而當時巴西社會正不斷批判魯拉背叛了當初的承諾,未能刺激經濟成長與援助貧民,魯拉訪問古巴後則鞏固了政權。但是這種情況卻反而顯露出卡斯楚的無力,而非他的勢力龐大,古巴問題專家、華盛頓美利堅大學公共行政學院院長李歐格蘭(William LeoGrande)表示:「多數拉美左派政府未將古巴視為敵人」,而且古巴也無資源將扶植革命勢力,現在最大的長處只剩培育醫師與護士送至鄰國。

由於古巴長期對抗美國的孤立政策,許多拉美國家也認為,古巴保留了他們在全球化浪潮中所失去的獨立性,但諸國都不打算複製古巴的經濟經驗,墨西哥身為拉美第二大經濟體,也曾經與古巴維持緊密往來關係,不過卻是今日少數未與卡斯楚修補關係的國家,自從墨西哥總統福克斯(Vincente Fox)公開批判古巴的人權記錄之後,再加上他曾在聯合國舉辦的蒙特婁高峰會,要求卡斯楚在布希抵達前一天離開,已使墨古關係降至冰點。

卡斯楚對拉美國家的重要性,向來只是其態度,而非其意識形態,卡斯楚推翻美國所支持的古巴政府至今已47年,只有尼加拉瓜的桑定政府曾試圖複製古巴的社會主義模式,查維茲目前未打算強制徵收在委內瑞拉營運的外資企業資產,在莫拉列斯的就職演說中,先前提及將國內石油及天然氣公司重新收歸國有的計畫,他也放棄加入到內容裡,出生於玻利維亞的佛羅里達國際大學拉美中心主任加馬拉(Eduardo Gamarra)指出:「這些新領袖只是向卡斯楚表達尊重,並不是要成為他的產物,新拉美領袖的崛起奠基於國內因素,卡斯楚絕非主因。」

這些拉美左派領袖所關注的焦點,是國內經濟不平等的情況,而非企圖制定與過往大不相同的經濟政策,帕切列特(Michelle Bachelet)或許是智利首位女總統,但她也承諾未來將延續一貫的自由市場經濟政策,讓智利繼續吸引廣大外資進駐;魯拉上任三年以來,也採取謹慎的經濟政策,使巴西最近終於付清國際貨幣基金的貸款;阿根廷的庫奇納亦然,讓國家連續三年的經濟成長率表現亮眼。巴西前總統卡多索(Fernando Henrique Cardoso)在其新出版的回憶錄《巴西的意外總統》(The Accidental President of Brazil)中寫道:「外界不用擔心會出現另一個古巴,因為沒有拉美國家會打算跟隨古巴的步伐。」

這並不令人意外,今日古巴的社會主義並不成功,去年兩次颶風暴露出古巴欠缺50萬屋宅單位的問題,且去年夏天當地也歷經多年來最嚴重的斷電危機,卡斯楚在去年11月則表示「該國可能會走上自毀的道路」,故展開大規模的肅貪行動,並掃蕩因長期民生物質不足而興起的地下交易市場。除此之外,卡斯楚還得不時出來反駁外界有關他健康不佳的傳聞,最近美國中央情報局又有報告指出,這位古巴強人其實深受帕金森氏症所苦。不過對卡斯楚與古巴社會而言,最近拉美左派的興起,確實讓他們感受到了難得的溫暖。

ORIGINALLY FROM…
"Castro's Comeback" by Joseph Contreras
Newsweek, March 20, 2006, P.26-29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



web stats

文章資訊

本文發布時間為March 23, 2006 11:22 AM.

前一篇文章是西班牙與巴斯克的和平曙光 .

後一篇文章是歐元區的理想與現實.

更多文章請見首頁全文章列表.

將本文收進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Archives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