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國改革可不可行? | Main | 德國的梅克爾效應 »

義大利政治如何解?

義大利國會選舉結果已出爐,結果在野黨沒能大勝,執政黨也未慘敗。經過多月激烈的競選過程,投票結果讓在野的中間偏左聯盟險勝執政的中間偏右聯盟,故前歐盟執委會主席普洛迪(Romano Prodi)將會取代現任總理貝魯斯柯尼(Silvio Berlusconi),出掌下一任義大利總理,不過國內經濟與政治的僵局依然無法解決,在新政府面貌尚未明朗的此刻,這場選舉究竟將會新政府帶來什麼挑戰呢?

義大利國會為兩院制,下議院共630席,在野陣營的得票率為49.8%,與執政聯盟的49.7%相去無幾,雙方差距不到25000票,但最後兩邊的席次卻是348席對上281席,這是因為去年十月國會修改了選舉法,規定勝選的一方至少可獲得55%的席次,這項貝魯斯柯尼所推動的方案最後卻害了自己。

但參議院的情況則大不相同,在315席之中,在野陣營拿下158席,而執政聯盟雖然得票數比在野陣營高出40萬票,但只有156席,這也同樣是新選舉法所造成的結果,極右派政黨「全國聯盟」(Alleanza Nazionale)所推動通過的條文中,讓海外僑民也擁有了投票權,結果在應選六席的僑選委員中,有四席皆來自在野勢力。

這場選舉有三項值得注意之處:第一,本次投票率高達83%,較去年四月的地方選舉投票率高出12%,也扭轉過去投票人數連年下跌的趨勢;第二,在富有及經濟較繁榮的地區,執政聯盟得票高於在野聯盟;第三,貝魯斯柯尼所屬的政黨在執政聯盟中依然為第一大黨,得票率為24%,明顯領先居次政黨的17.5%。由結果看來,儘管在野黨在競選期間不斷指本次選舉為對貝魯斯柯尼本人的信任投票,這個策略並未奏效。

由於雙方得票如此相近,中間偏右聯盟便指出選舉期間出現異常情事,故不斷要求重新驗票,之後更拋出仿效德國組織「大聯合政府」的構想,建議在義大利實行左右共治,不過聯盟內部對此主張便已意見不一,也有部分政黨堅持不願與中間偏左聯盟合作。但無論這項看法會否成功,現年69歲的貝魯斯柯尼未來在義國政壇仍將扮演重要的角色。

在選前民調之中,在野聯盟的支持度即高出執政聯盟好幾個百分點,也幾乎篤定勝選,就連出口民調數字也認為普洛迪可帶領反對勢力把雙方差距擴至5%,然而在選後一週,在野陣營及其支持者卻感受不到勝選的喜悅,因為正如多家媒體所下的標題,「義大利在選舉後被一分為二」。

由於新政府在國會僅微幅過半,義大利隨時都有可能會提前選舉,尤其因為中間偏左聯盟內部整合不易,使新政府的根基更加不穩固,這個聯盟由九個政黨組成,其中有些是極左派,有些是中間偏右派,有些人主張持續參與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有些人根本反對全球化、同性戀、民營化、市場自由化等等,這些政黨唯一的共識似乎只有打倒貝魯斯柯尼,在這個目標達成之後,各黨派似乎便失去了合作的基礎。

貝魯斯柯尼執政五年以來,造成義大利經濟停滯情況嚴重,亟需要政治上的團結與改革的動力,但在上述的情況下,普洛迪恐怕心有餘而力不足,況且普洛迪所要面對的任務亦非常巨大:在經濟方面,新政府必須控制公共預算,卻又得同時進行減稅與增加社會支出等方案;在社會及市場方面,新政府既要更新基礎設施,又得要進行勞工與能源政策改革;在政治方面,新政府要改變既有的外交政策,亦要恢復義大利在國際上的名聲與地位。普洛迪若想獨力完成,以上各種改革都將困難重重,唯有合作才能讓改革續行。

儘管普洛迪是反對陣營的領袖,但他卻未隸屬於其中任何一個政黨,因此他的背後缺乏龐大的政黨奧援,只擁有少數的追隨者,在種種局勢影響下,唯一可供中間偏左聯盟做為警惕的經驗,只有左派在1996年至2001年的執政經驗,當時左派就是因為內部矛盾與鬥爭才種下了敗選的因子,也才讓貝魯斯柯尼捉到可趁之機,若新政府能以歷史為借鏡,他們或許可以撐到今天秋冬編列明年預算之時,並且避免又成為另一個短命政府的危機。

中間偏右聯盟內有些重量級人士認為,由於新政府在參議院僅微幅過半,故地位必然很快便搖搖欲墜,也就很快要重新進行選舉,所以不必急於一時爭勝。新政府將於4月28日起開始運作,總統齊安比(Carlo Azeglio Ciampi)的七年任期將於5月18日結束,現年85歲的他也無意再續任,故國會也將選出新總統,屆時再由新總統提名新總理。

此刻看來,普洛迪將是最有可能接任總理的人選,不過假若聯合政府的構想為社會所接受,其他超黨派的人選如蒙提(Mario Monti)也可能浮上檯面,兩大陣營並不希望由蒙提來接任總理,然而義大利目前最需要的總理,或許正是這種超越一切黨派的領袖,才能獲得社會廣泛的支持,並有機會推動不太受選民歡迎但必要的經濟改革方案,除此之外,還要修正貝魯斯柯尼政府所留下的怪異選舉法。

若是真由超黨派的領袖出任總理,對義大利還有另一項好處,亦即終結過去12年以來由貝魯斯柯尼與普洛迪主導政壇的時代,也能打開年輕一代政治領袖進入政治圈的機會。義大利需要改變,在最近這段不確定時期過去之後,義國現任政治領袖所能做的最大貢獻,就是讓政壇改變,讓新一代領袖出頭。

ORIGINALLY FROM...
"Italy"s Political Waiting Room" by Mario Rossi & Sarah Pozzoli
http://www.opendemocracy.net/democracy-newright/italy_aftermath_3454.jsp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



web stats

文章資訊

本文發布時間為April 18, 2006 6:34 PM.

前一篇文章是法國改革可不可行?.

後一篇文章是德國的梅克爾效應.

更多文章請見首頁全文章列表.

將本文收進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Archives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