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義大利前景不甚樂觀 | Main | 俄羅斯政府的法西斯傾向 »

法國改革的關鍵在哪裡?

法國最近的自由化改革顯然已經失敗了,工會與無數青年上街高喊反對,他們連工作都還沒著落,卻奢侈地先要求終身保障,政府最後在種種壓力下退縮,因此未來法國青年的就業障礙一點都沒減少,某些評論員以此認為,法國根本不可能改革,英國《經濟學人》雜誌便將一幅描繪地獄的圖畫印在封面上,意指歐盟要改革可能比登天還難。

確實在很多因素影響下,改革會變得困難重重,就算是政治人物也無能為力,有時是因為前任政府的政策所致,有些是其他力量的牽制,當改革會造成不確定的未來時,許多人就會抗拒改變。近幾十年來,拒絕改革的聲音也常迴盪在西歐政壇上,當人們同一件事聽了很多遍,他們就會開始信以為真,很多歐洲民眾今日便堅信,「無論在經濟效能或社會正義方面,歐洲模式都是最優良的制度」,而最近的各種抗爭也只是使情況更糟。

現今部分歐洲國家的制度缺乏自我反省的能力,當多數人口都必須仰賴國家來維持收入或福利來源,他們便會不斷捍衛既存體制,人們也會盡其所能地保護心目中的的優勢地位。不過在此之中,仍有許多國家成功實行了市場改革,並達到國家瘦身的目標,這些國家在改革之初也同樣面臨社會拒斥改變的心態,但最後依舊獲致了改革的成果,原因為何?

例如荷蘭先前便罹患了相當嚴重的「荷蘭病」,直到八零年代初推行改革之後,才掃除了經濟中叢生的弊病,迄今經濟成長率與就業率表現都相當出色,過去十年之間,在歐盟15國中名列第三。七零年代末期,英國也曾是歐洲最病重的國家,人均所得亦遠遠落後他國,而且隨著經濟問題每下愈況,政府的政策卻愈來愈糟,直至八零年代才實行了多種關於民營化與自由化的政策,儘管之後面對強大的反對壓力,歷任政府依然堅持改革,為國家帶來了極佳的成果。

愛爾蘭的例子也是眾所周知,從1982年至2004年間,政府支出占GDP的比例從57%降至35%,勞動市場也大幅開放,因此在1995年至2004年間,愛爾蘭的就業率成長幅度高居歐盟15國之冠,平均所得在同期更大漲101%。芬蘭亦於九零年代落實大規模變革,大砍許多公共支出,瑞典也於同期進行多項改革,諸如中央銀行獨立運作、削減最高稅率及退休金制度修正等。

這些國家在改革之初都有來自於社會的反意聲浪,他們在改革之前的政經制度也相去不遠,這也正是為何中東歐國家亦為極佳的改革成功典範,但筆者在此不將中東歐與法國相較,因為中東歐在改革前的政經基礎與西歐仍有一段距離。國家若希望改革,首先必須承認問題,還得擁有深知弊病之因的政治領袖,並以市場改革做為解決之道,再加上以解決問題為目標的堅定決心,改革才可能成功,無奈多數政治人物均以鞏固既有權力為最高原則,故使變革不易出現。

政府改革不可能獲得所有人的支持,改革也常會逆勢而行,並面臨農民或工會等各方勢力之阻擋,但當人們走上街頭抗爭,政府也不可輕易因此退縮,否則此例一開,改革永遠都沒有成功的機會。從往例來看,多數人最後都會轉而支持改革,改革初始或有其風險,但改革只要開始,很少人會希望半途而廢,這也就是為何新政府時常一上任便會快速實行三四項改革,因為如此改革的正面成效就會下次選舉前浮現,讓選民支持政府續行。

如果國會能夠達成共識,對改革當然會有正面意義,瑞典的退休金制度修正案即為一例,但政府不應為了獲取共識而使改革打折,因為改革若是成功,人們就會支持更多的改革,形成一個良性循環。未獲得社會廣泛支持就先進行改革只有一個風險,亦即下次選舉若由反對黨勝出,則改革必將不了了之,但在各個致力追求改革的國家當中,這種情況並不常見,故其實此項風險並不太大。就算是在法國,改革依然是可行之道,其關鍵在於政府的決心、策略與溝通能力如何。

ORIGINALLY FROM...
"Hope for France? You Bet" by Johnny Munkhammar
http://www.tcsdaily.com/article.aspx?id=050306B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



web stats

文章資訊

本文發布時間為May 4, 2006 10:20 PM.

前一篇文章是義大利前景不甚樂觀.

後一篇文章是俄羅斯政府的法西斯傾向.

更多文章請見首頁全文章列表.

將本文收進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Archives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