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伊朗╳如何超越美國╳1474字 | Main | 蒙特內哥羅╳獨立之後╳1130字 »

秘魯╳總統大選與政制改革╳2323字

隨著6月4日第二輪選舉日逼近,多數秘魯選民似乎寧可選擇前總統賈西亞(Alan García),也不希望由另一位候選人烏馬拉(Ollanta Humala)執政,儘管賈西亞在1985年至1990年任內表現不佳,但相較於烏馬拉而言,至少是個風險較低的選項。

在5月21日的電視辯論會之後,社會似乎便已決定了將由誰接下現任總統托雷多(Alejandro Toledo)的位子,雖然賈西亞未如外界預期發表一篇擲地有聲的演說,但烏馬拉似乎仍很難追平在民調中落後廿個百分點的劣勢。主辦單位原本希望將辯論焦點鎖定在幾項政策領域,包括社會與經濟計畫、地方行政分權、人權、民眾人身安全等,但辯論最後仍是專注於個人特質的攻防,對公共政策則立論有限,尤其對人權議題的討論更是隻字未提,整個選戰依然充斥著相互攻訐與抹黑。

無論7月28日由烏馬拉或賈西亞就任總統,他們都會面臨重大的制度問題,儘管軍方退出政府已逾25年,民主制度並未能消弭長期的社會與種族隔閡,國家與社會、政府與選民間的距離反倒愈來愈遠。聯合國發展計畫於今年三月所執行的民調中,最能夠反映出這些問題的嚴重性,因為該份調查訪問了一般民調較少接觸的鄉村民眾,民調發現,社會深深懷疑民主能否解決人民的問題,尤其懷疑政黨、國會與司法體系能否正常運作,政治人物也失去了人民的信任,許多祕魯民眾甚至要求國家回到獨裁時代,認為唯有如此,才得以解決就業、貧困與治安等問題。

正是在這種政治氛圍之下,才使烏馬拉雖然在選戰初期支持度頗低,但後來在4月9日的第一輪投票中以30%的得票率脫穎而出,順利進入第二輪選戰,烏馬拉出身軍旅,深受過去軍事強人維拉斯科(Juan Velasco Alvarado)影響,維拉斯科於1968年推翻了無能的民選政府,以軍事力量改造了秘魯紊亂的政治與社會制度,他所領導的左傾政府將重要的出口業收歸國有,也推動國家走向工業化,也對長期扭曲的土地制度進行大幅改革。

但烏馬拉激進的言辭卻使許多保守的秘魯民眾心生恐懼,尤其是企業界都還記得維拉斯科的國有化政策,而賈西亞雖然在八零年代末期執政的政策造成嚴重通貨膨脹,但也深知如何利用輿論的氣氛,他宣稱已從過去的經驗記取教訓,從而吸收害怕烏馬拉執政的選民;除此之外,在第一輪投票中支持佛蘿雷斯(Lourdes Flores)的選民,由於佛蘿雷斯並未挺進第二輪投票,應該也會倒向賈西亞。

相較於烏馬拉表示當選後將加強對外資的限制,賈西亞認為該致力於吸引資金進駐,因為社會對烏馬拉有所懷疑,再加上烏馬拉言論激進,應會使賈西亞在首都利馬的得票率大增,值得注意的是,利馬選民數占全國的三分之一,是極重要的選舉戰場。自秘魯於1980年回歸民主制度之後,歷任政府都試圖進行制度改革,但都成效不彰,自由派白朗德(Fernando Belaúnde Terry)政府在1980年至1985年雖然力圖改革,可是卻很快便宣告失敗。

賈西亞過去擔任總統時,也曾想要打造不一樣的秘魯,雖然初期有些成就,但隨後就被嚴重通貨膨脹與「閃亮之路」游擊隊的政治暴力所抹煞,之後藤森(Alberto Fujimori)政府期間(1990-2000),企圖以新自由主義政策重建秘魯,但自從政府內部爆發多項貪污醜聞之後,藤森的威信也就隨之蒸發。後來藤森流亡海外,由潘尼亞瓜(Valentín Paniagua)領導看守政府(2000-2001),以及托雷多於2001年當選總統,都使人們燃起新的希望,期望政府更能落實民主,社會都極度厭惡藤森治理國家的方式,反而促成了社會對改革的共識。

在那段稱為「利馬之春」(2001-2003)的時間裡,秘魯進行了多項重要計畫,企圖建立民主機制,也針對政黨制度改革,以鼓勵政黨更加民主、更為人民發聲;軍警也轉型提高專業地位,除了灌輸公務員道德思想之外,也教育他們必須服從民選政府的指揮;地方分權也是極為重要的目標,而過去由高層制訂的社會計畫也要改變,更貼近一般大眾的需求。

當時的秘魯政府也提出了一系列的改善計畫,希望扭轉司法體系的貪腐形象,政府更希望使社會及政治的傷口癒合,畢竟在過去廿年間的游擊隊作亂之下,共約七萬人因此喪生,真相暨和解委員會於2003年發表了一份報告,期望藉此喚醒國內菁英份子對原住民及鄉村貧民困境的重視。

可惜的是,改革依舊無法持久,各項方案一個接著一個被廢止,制度性變革的計畫也被束之高閣,托雷多政府與執政聯盟內部也爆發內閧,後來軍方、司法體系、企業界、國會等拒絕改革的聲音愈來愈響亮,托雷多的改革步伐也被身邊另有盤算的政治人物拖累,再加上他的民意支持度每下愈況,甚至不及10%,進一步縮小了他揮灑的空間。

7月28日新政府上任之後,可能也會與托雷多面臨一樣的窘境,雖然社會亦有改革聲音,但組織十分鬆散,也未有全國性的力量,相較之下,反對改革者就擁有極穩固的政治力量。玻利維亞當初就是利各種社會運動團結在一起,從而將莫拉列斯在去年底的大選中推上總統寶座,但目前看來,祕魯的社會運動看起來仍像是多頭馬車。

為了贏得選舉,賈西亞現在逐漸向保守陣營挪移,因此他恐怕很難在此時主張採取自由主義政策,或是要求開放市場及減少政府規範,賈西亞若是當選總統,也必須倚賴保守陣營才能在國會取得多數地位,故賈西亞在電視辯論會之中,不僅宣示要制定比托雷多更多的市場規範,更大談對農業等特定產業的補助貸款。

烏馬拉則很少論及他若當選後將採行的制度改革,他主要的競選政見都專注於民族主義議題,包括重新與礦產業等外資簽定合約、反對與美國進行自由貿易協定談判等。在區域發展、改善公共安全與提昇教育水平等方面,烏馬拉與賈西亞的主張其實相去不遠,但雙方都只提出了大方向,並未對相關政策細節多所著墨。

秘魯能否擁有長期政治穩定的關鍵,在於政府制度的設計能否使各個社會團體結合在一起,進而讓各方利益能夠和平取得平衡點,托雷多的繼任者眼前矗立著建立長期穩固政制的巨大挑戰,新總統需要極強烈的領袖性格與清晰的國家方針,才能夠克服重重阻礙,讓多數人受益,新總統也必須組成廣泛同盟,並且在媒體的協助下,創造出願意改變現狀的政治氛圍,才有機會成功。

ORIGINALLY FROM...
"Peru: the Institutional Deficit" by John Crabtree
http://www.opendemocracy.net/democracy-protest/peru_deficit_3575.jsp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



web stats

文章資訊

本文發布時間為May 26, 2006 11:43 AM.

前一篇文章是伊朗╳如何超越美國╳1474字.

後一篇文章是蒙特內哥羅╳獨立之後╳1130字.

更多文章請見首頁全文章列表.

將本文收進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Archives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