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蒙特內哥羅╳獨立之後╳1130字 | Main | 墨西哥╳製造業的優勢與劣勢╳1578字 »

薩爾瓦多╳漫漫民主路未竟╳2039字

薩爾瓦多在八零年代爆發武裝衝突,使這個中美洲小國成為全球政壇及媒體的焦點,今日薩爾瓦多面臨的新的社會及政治問題,但舊時代的包袱卻還沉重地壓在人民身上。

3月12日的議會及地方選舉結果,便清楚反映了薩爾瓦多的現況:執政的右傾政黨「國家共和聯盟」(Alianza Republicana Nacionalista / Arena)獲得39.4%的選票,左傾的「馬蒂民族解放陣線」(Frente Farabundo Martí para la Liberación Nacional / FMLN)得票率為39.1%,其餘兩成選票則由三個小黨瓜分。

這兩大陣營的對立在薩爾瓦多由來已久,國內的武裝衝突一方面受到冷戰末期地緣政治的影響,另一方面也是國內貧困、政治壓迫與社會孤立所致,右傾總統克里提尼(Alfredo Cristiani)在執政期間(1989-1994)說服各方達成和平協議,他在1992年於墨西哥接受聯合國調停,簽署和平協議時也表示,薩爾瓦多本質內部根深蒂固的問題,才是導致暴力發生的主因。

薩國問題發展的起源早於蘇聯成立之前,甚至是列寧還是個學生的時代,1876年至1885年薩國總統札迪瓦爾(Rafael Zaldivar)執政期間,他針對土地擁有制度實行了極大的變動,奪走原住民族群與一般農民的土地後轉交給咖啡農,希望讓薩爾瓦多進入全球經濟體系。除了土地改革之外,政府訂定了法律與制度,要確保社會秩序與刺激經濟發展,獨裁政權繼之而起,社會對民主的渴望也逐漸成形。

1932年,薩爾瓦多農民與勞工起身反抗政府,表面上這些人是受到國際共產運動及1929年世界經濟危機的影響,但若進一步探究成因,應是19世紀末期獨裁政權下的後遺症。面對反抗群眾,政府採行武力鎮壓,並殘殺了近三萬名民眾,並衍生出新的軍人獨裁體制,這個政權延續至1979年,終於引爆了八零年代的長期內戰。

薩爾瓦多在1932年至1979年的軍事政權型態非常怪異,除了一開始馬汀尼茲將軍(General Hernandez Martínez)執政的13年(1931-1944)之外,相較於尼加拉瓜的索摩沙(Anastasio Somoza)與多明尼加的突奇洛(Rafael Trujillo),薩爾瓦多並沒有出現單一強人統治,而是每隔五、六年就換一名軍方將領執政,不過歷任政府的原則並未改變,都是右傾且親地方經濟菁英的軍事政府,也一直追隨美國政府對抗國際共產主義。

在這樣的體制之下,例行選舉只不過是一層民主的外衣,完全無法撼動本質上的權力關係,1962年總統選舉即為一例,軍事議會推出了軍事將領做為唯一候選人,完全沒有任何挑戰者,憲法程序等於默許里維拉中校(Lieutenant-Colonel Julio Rivera)續任,不過這位領導者也為國家帶來了某些正面意義,包括他開放了薩爾瓦多的政治空間,修正選舉法在國會改採比例代表制,並讓反對黨統治部分地方政府。

不過七零年代的幾次選舉都問題不斷,在1972年與1977年兩次選舉中,基督民主黨、社會民主黨及共產黨所組成的聯盟贏得總統大選,但政府都藉著某些手段剝奪了他們執政的權力,使許多青年族群對政治感到悲觀,認為薩爾瓦多不可能擁有和平民主的政權轉移,部分青年也因此加入了左派游擊隊。在八零年代的內戰期間,選舉確實變得較為公平與民主,不過「馬蒂民族解放陣線」並未參與選戰,因為他們認為選舉不過是美國所使用的技倆,目的只是要削弱革命力量。

在十年血腥內戰期間,全球地緣政治面貌出現很大的轉變,隨著冷戰結束,薩爾瓦多政壇也逐漸產生變化,在兩黨都明白武裝衝突無法成事的情況下,聯合國安理會由秘書長出面,負責於1990年介入調停當地的爭端。馬蒂民族解放陣線在談判桌上提出了多項要求,包括選制改革以實行自由民主選舉,這對於薩爾瓦多非常重要,透過民主選舉,薩國不僅可改善政治文化、減少造成衝突的條件,更能夠避免暴力在未來重演。

內戰起始之日已距此刻30年之久,不過在3月12日的薩爾瓦多選舉中,主要勢力依然與百年前相同,一方是19世紀末土地改革受益者的後裔,也是下令鎮壓1932年反抗運動的政府成員後代;另一方則是馬蒂(Farabundo Martí)所領導的革命份子及工會人士後代,也就是那群在三零年代參與反抗運動的倖存者後裔。雙方也同樣是八零年代武裝衝突中對立的兩造,歷經多少年的紛爭,在選舉中對壘的依然是這兩大陣營,國家共和聯盟依然代表著社會優勢者的利益,而馬蒂民族解放陣線則繼續為貧民、原住民、無土地者發聲。

九零年代的調停之所以成功,原因在於雙方的軍事僵局無法打破,而在此次選舉之後,顯示薩爾瓦多今日則陷入了政治僵局。薩國目前還有許多嚴重的社會問題,長期內戰所帶來的社會暴力至今仍造成許多人喪生,雖然國家的經濟發展及總體經濟指標表現良好,仍舊有多項社會及經濟問題未解,聯合國所公布的人類發展指標衡量各國的教育水平、平均壽命及人均所得,薩爾瓦多在這項評比中的表現幾乎在中美洲敬陪末座,除此之外,環境保護排名也常吊車尾,但謀殺率卻領先各國。

青年幫派也成為薩國國家安全的重大威脅,甚至危及國家完整,或許新政府在選舉結束後著手處理這項議題,情況或將有所改觀。現在薩爾瓦多的反對黨聲勢與政府不相上下,也許更應該學習「歷史上的調解經驗」,畢竟環顧拉美國家的政治左派勢力,唯有薩爾瓦多的左派意識形態正統、始終懷念切格瓦拉及蘇聯時代,也唯有薩國的左派長期擁有四成的選民支持。在薩爾瓦多漫長未盡的民主進程中,今年三月的選舉結果是最新的一步,不過這場選舉也等於在質問政治人物,面對如此錯綜複雜的國家問題,他們能否提出清楚而詳細的解決之道?

ORIGINALLY FROM...
"El Salvador's Long Walk to Democracy" by Victor Valle
http://www.opendemocracy.net/democracy-protest/salvador_democracy_3592.jsp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



web stats

文章資訊

本文發布時間為May 27, 2006 9:46 PM.

前一篇文章是蒙特內哥羅╳獨立之後╳1130字.

後一篇文章是墨西哥╳製造業的優勢與劣勢╳1578字.

更多文章請見首頁全文章列表.

將本文收進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Archives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