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威特╳國會引發的政治動盪╳1486字 | Main | 埃及╳司法與政府的對抗╳1426字 »

微妙的足球政治學╳1292字

在足球圈裡,勝負不是一定,但一定有熱情,對足球迷而言,國際足總更是早該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對其他因足球而引爆怒火的人來說,足球已不只是體育競賽,更是一種戰爭形態,會激發人們最深層的民族主義情緒。

民族主義及軍國主義與足球等運動是否有關?中古時代的英格蘭政府時常禁止足球,以防軍人無力也無心於操練;法國在普法戰爭被俾斯麥帶領的德國擊潰後,古柏坦男爵(Baron Pierre de Coubertin)建議國家再度重視體育活動,就某種程度上也是種重整旗鼓的方式,幾十年之後,古柏坦男爵也是主導重新舉辦奧運的關鍵人物。

足球賽裡總會出現各種儀式,例如搖旗吶喊、國歌悠揚、萬人高歌等等,再加上足球賽所使用的各種語言,都與戰爭相去不遠,事實上,足球也的確曾成為戰火的觸媒,宏都拉斯與薩爾瓦多便曾於1969年世界盃資格賽後開戰。足球也會召喚塵封歷史的戰爭幽魂甦醒,2004亞洲國家盃決賽的中日之戰時,中國隊球迷身著三零年代的日軍制服出現,表達他們對日本隊的敵意極深,其他中國球迷則高舉寫著「300000」的看板,意指日軍在1937年所殘殺的中國人總數。

但足球是導致中日此刻外交關係交惡的原因嗎?當然不是,足球只不過是反映出兩國現有的緊張關係,也背負著沉重的苦難歷史。然而足球也並非一定導致戰火,1982年法德在塞維爾的準決賽即未引發政治效應,兩國外交關係未受影響,兩國人民亦往來如昔,雙方的敵意只限於體育館中,並隨著賽事結束而告終。透過足球,人們獲得了紓發及發洩仇恨的合法管道,使國家之間其他的互動關係不受波及,德國與法國現在已擁有了共同貨幣,未來還會有共同的軍隊,但他們仍舊各有國家足球隊,藉著清楚言明的規則容納苟延殘喘的民族對立情緒。

足球也可能是表達善意的方式,日本與南韓於2002年共同舉辦世界盃,也加速了雙方和解的進程,北韓也積極為南韓球員加油打氣,使足球也成為兩韓人民關係最佳的溫度計,而且相較於長篇大論與國際決議,足球更能為軍事衝突尋找和平的解決之道,象牙海岸在今年世界盃資格賽成功晉級後,國家隊成員無論出身北部或南部,共同呼籲衝突雙方放下武器,並停止這些動搖國本的紛爭。

前海地總統亞里斯帝德(Jean-Betrand Aristide)數年前被推翻後,巴西足球隊成員也擔任聯合國維和任務的大使,除此之外,無論在科索沃或阿富汗,足球也是象徵社會回歸正常的第一個現象。國際足總前主席阿維蘭(Joao Havelange)常夢想為以色列與巴勒斯坦舉辦一場足球賽,美國前副總統高爾(Al Gore)也認為這是解決以巴衝突的一種方式,某天這或許也會成真,1998年美國與伊朗的足球賽也為雙方帶來短暫和平,在關係緊繃的此刻,再來一場足球賽或許也能有所助益。

正因為足球沒有政治風險,也是某種衝突形式,才使功能如此有效,足球對國內外的輿論影響廣而不深,正如社會學家艾里亞斯(Norbert Elias)所言:「足球賽觀眾可享受體育館內所產生的神話式興奮情緒,他們也知道球員與觀眾不會受到任何傷害。」

在足球賽中,球迷也會面臨如現實生活般的掙扎,既保持著對勝利的希望,又懷抱著輸球的恐懼,不過在足球賽中,擊潰對手的情緒也只是一時,畢竟下一場球賽的勝負猶未可知,隨時都可能情勢逆轉,筆者身為法國人,非常期待法德下一次世界盃交手,也希望不論誰勝誰敗,都能如塞維爾經驗般和平落幕,而非再起爭端。

ORIGINALLY FROM...
"The Subtle Geopolitics of Football" by Pascal Boniface
Taipei Times, June 03, 2006, P.9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




文章資訊

本文發布時間為June 4, 2006 6:09 PM.

前一篇文章是科威特╳國會引發的政治動盪╳1486字.

後一篇文章是埃及╳司法與政府的對抗╳1426字.

更多文章請見首頁全文章列表.

將本文收進 

 
將此網頁加入【百度收藏】... 
加入此網頁到【del.icio.us 書籤】 technorati

Archives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