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西哥╳社會問題從何而起╳2258字 | Main | 土耳其╳能否堅持政教分離?╳2068字 »

東南亞╳準備接受核電了嗎?╳2102字

近年來由於各國必須面對能源安全、高油價、燃燒石化燃料後的溫室氣體等問題,許多政府都開始重新思考核能發電的可行性,在1979年美國三哩島事件、1986年烏克蘭的車諾比事件後,全球多國曾多年拒核電於千里之外,但現在核電似乎出現了復甦的趨勢。

根據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的資料,全球共有30國擁有共440座核電廠,總供電量達3680億瓦,占全球總供電量的16%;就地區而言,東北亞(日本與南韓)的核能發電量占全球17.5%,而南亞(印度與巴基斯坦)僅占0.9%;在各國核電計畫方面,印度預計在2020年將核能供電量增加十倍,中國希望增加六倍,遠超過原能總署在2005年至2020年調增17%的估計。

東南亞目前仍無核電廠,不過印尼及越南已於五月中宣布,希望在2015年至2017年間興建核電廠完成營運,若進度不變,可能東南亞國協於2020年整合成功的夢想成真前,核電廠便已在當地實現。印尼能源部長預計在2015年讓核電廠供應量達十億瓦,並以40億瓦為目標;越南則預估於2017年完成供應量20億至40億瓦的首座核電廠。其實這並非東南亞國家首次試圖興建核電廠,菲律賓的馬可仕政府曾於1984年斥資23億美元起建電廠,之後卻因鄰近皮納圖波(Pinatubo)火山、位於斷層帶等安全因素而廢棄,該火山後也於2001年爆發。

印尼身為東南亞主要石油及天然氣出口國,也是人口最多、經濟規模最大的國家,會希望讓能源供應多元化有其原因:印尼電力需求每年平均成長10%,已知石油蘊藏量只能供應12年,2005年全年產量也已降至2550萬桶,已知天然氣蘊藏量只剩供應31年,而且印尼擁有鈾礦礦藏。

其實印尼早於1978年便針對核電廠可行性進行研究,1996年亦完成一份更詳細的報告,原先預計於2000年左右在爪哇島建造核電廠,但卻因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而擱置。另一方面,越南則已於2001年2月宣布在中部寧順(Ninh Thuan)省興建核電廠。

印尼在發電與核能研究方面都經驗豐富,也有專門研究核能的機構,在原能總署的監督之下,印尼分別於1964年及1979年完成兩座小型反應爐,另於1987年興建較大的測試型反應爐,發電量達3000萬瓦。印尼為禁核擴散條約的締約國,也支持原能總署的多項協約,印尼於2005年的GDP逾2700億美元,政府預算則為550億美元,故應有經費興建要價20億至30億美元的核電廠。

越南則只剩四年的石油蘊藏量與30年的天然氣蘊藏量,尤其在快速工業化的過程中,能源穩定與電力短缺是相當棘手的課題,越南也是原能總署的成員,並且自1963年以來穩定運作一座研究型的小反應爐。

不過對於核電廠,各國都還有關於經濟、技術、安全、環保的考量,首先,根據經濟合作暨開發組織(OECD)的資料,核電廠的成長較燃煤電廠高出10%至50%,也是天然氣電廠的2倍至2.5倍,而且平均而言,雖然核電廠的使用年限較天然氣電廠稍高、較燃煤電廠相似,但成本上卻很容易受鈾礦價格波動影響,自2003年以來,鈾氧化物的價格已增加三倍,且隨著核電意識復甦,未來趨勢將只漲不跌。

除此之外,核電廠除役或核廢料掩埋需耗費數十億美元,也是核能經濟中極大的負擔,況且各國對終止運作的核電廠處理經驗不多,故還無法確定將付出多少代價,例如美國奧勒岡州於七零年代初花費四億美元,興建了一座發電量11億瓦的核電廠,後來除役後十年內所支出的經費便超過了興建成本,最近英國對廿多座核電廠除役進行評估,預計經費將高達650億英鎊。

第二,因為核電廠潛在危險性較大,營運操作方式較複雜,故在技術層面較其他型態的電廠更困難,雖然基本要素不變,但每一座核電廠都因自然環境及人為因素而有所不同,故所需注意的面向不只有工程考量而已。

第三,安全問題不只需要技術來克服,還需要時間長期教育負責運作的人員培養注重安全的文化,畢竟稍有不慎就可能導致重大災難,從三哩島與車諾比事件的例子即可了解,核電意外的生命及財政損失極高,印尼滿佈的斷層帶與火山對核電廠設計師將是極大考驗,至今也尚未找到妥善的解決之道,最近梅拉皮(Merapi)火山蠢蠢欲動,先前也發生了大地震,雖然兩地與核電廠的預定位址相距200至250公里,仍然使爪哇居民感到忐忑不安。

第四,大型核電廠對環境的衝擊不小,冷卻裝置需要大量水源來降溫,核電廠所排出的溫水也可能危及當地生態存續,況且少量輻射是否會造成長期影響的爭辯也還未有結論,如何妥善存放或處理核廢料也令人頭痛,美國原本希望在內華達州興建大型儲存處,但也因成本太高等因素延宕數十年。

第五,對每個倚賴石油與天然氣做為能源的國家而言,除非該國本身擁有鈾礦,也自有處理核廢料的場所,否則能源穩定與安全始終都會是個問題,且多數國家都難以同時具備兩者,例如最近澳洲拒絕出售鈾礦給印度,即顯示除了市場機制之外,鈾礦買賣還是事涉政治考量,不單只是技術或財政資源等需求而已。

除此之外,核電廠還面臨恐怖主義的威脅,尤其在後911時代的全球恐怖主義之中,核電廠也很可能成為自殺攻擊者的目標,故除了需付出高額經費修築防護網之外,所有與核電廠相關的單位與人員也都需具備安全意識,許多核能安全專家都表示,人員才是影響核電廠安全最關鍵的因素。

每個國家都有其主權,可自行決定能源未來的發展方向,東南亞國協的不干預政策也應適用於此,不過由於上述各種因素的影響之下,東南亞各國在尋求其他能源延續經濟及社會發展時,仍應保持透明,並考慮對區域可能造成的各種影響,雖有如此,東南亞才可謂真正準備好接受核電時代來臨。

ORIGINALLY FROM...
"Is Southeast Asia Ready for Nuclear Power?" by Tin Maung Maung Than
http://www.iseas.edu.sg/viewpoint/tin7jun06.pdf (PDF)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