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何避免成為足球寡婦╳1303字 | Main | 委內瑞拉╳查維茲的煽動式政治╳2060字 »

印度╳與上海合作組織的親疏╳2362字

第六屆上海合作組織(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高峰會將於6月15日在上海召開,成員國包括中國、俄羅斯、哈薩克、吉爾吉斯、烏茲別克及塔吉克,觀察員包括印度、巴基斯坦、伊朗及蒙古,阿富汗則將以特別受邀國身份參加,在這些國家之中,印度將是唯一不由元首或行政首長出席的國家。

印度總理辛哈(Manmohan Singh)決定不親自出席,改派石油及天然氣部長迪歐拉(Shri Murli Deora)前往,反映出印度對這個組織成立的目標顯然還有疑慮,辛哈願意委派迪歐拉參加會議,便表示印度政府仍相信上海合作組織具有潛力,能強化區域內各經濟體之間的合作關係,也認為該組織有助於推展貿易及確保能源安全。

但辛哈不親自參加的決定,也透露出印度對上海合作組織成立以來的政治走向有所懷疑,早在2001年這個組織正式組成的前身,「上海五國加烏茲別克」便確定組織的主要目的在於合作加強跨國和平安全及打擊恐怖主義,理論上印度應完全贊同這個目標,但印度卻對於一同對抗恐怖主義、分離主義與極端主義一事不甚同意,中國指這三項是危及國家安全的三害,雖然在反恐方面,印度長期與政制及意識形態不一的國家合作,但在分離主義與極端主義方面,印度便從未與他國並肩作戰。

「上海打擊恐怖主義、分離主義、極端主義條約」簽署於2001年6月15日,其中定義分離主義與極端主義如下:分離主義意指任何意圖影響領土完整的行為,包括了以暴力併吞及瓦解國家,計畫、準備及煽動分裂國家的行動,以及違反政府所制定之法律者;極端主義意指以暴力改變國家憲政體制的行動,以及用暴力侵犯公共及組織安全,還包括非法組成及參與武裝團體,及其他違反政府所制定之法律者。

上海五國及其後的上海合作組織起初成立的主因,在於中國新疆地區維吾爾分離運動再起,而中亞國家的維吾爾族裔牽連其中,再加上俄羅斯及中亞國家境內伊斯蘭極端份子與恐怖份子的問題,某些中亞國家內的民主運動也被政府定義為極端主義。中國認為達賴喇嘛及其信眾為分離主義/極端主義者,而法輪功學員則被歸類為極端主義者。

在巴基斯坦總統穆夏拉夫(Pervez Musharraf)眼中,巴洛奇民族主義者、吉爾吉特(Gilgit)與巴提斯坦(Baltistan)地區的什葉派、布托(Benazir Bhutto)與夏立夫(Nawaz Sharif)等領袖及支持者為極端主義者,現在夏立夫已遭逮捕,並以恐怖份子的名義判刑囚禁,不過巴基斯坦政府也一直在資助、訓練反印度與反阿富汗的恐怖組織。

伊朗若有任何人要求進行政治改革,都會被當做極端主義者而囚禁,而伊朗政府也長期資助、訓練反以色列的恐怖組織,還對於恐怖份子自阿富汗及巴基斯坦取道伊朗進入伊拉克視而不見,日前喪命的伊拉克蓋達組織札卡威(Abu Musab al-Zarqawi),據傳即是與同夥循同一路徑進入伊拉克。

若上海合作組織的成員都認為民主是極端主義,而國家都將恐怖主義做為戰略武器,印度根本難以參與此一組織,若印度希望繼續參與其他推動民主的國際單位,就很難與上海合作組織成員為伍,若印度成為該組織的正式成員,是否可能落實上述條約的第六條呢?

第六條內容指出,各成員應透過交換資訊及共同搜查任務相互合作與協助,換言之,如果印度要執行這項條約,就必須與中國交換關於達賴喇嘛及信眾的活動資訊,還得配合中國要求搜查他們的寓所及辦公處,印度能接受嗎?輿論又能接受嗎?這就是印度第一個兩難之處了。

其次,印度與上海合作組織的政治方針亦不甚相容,從打擊恐怖主義、分離主義、極端主義為起點,該組織還發展出了其他的目標,包括推動多極化世界等,其實也就是對抗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影響力,雖然俄羅斯與中國否認這項目的,但在美國等西方國家眼中,上海合作組織就是個政治組織,是為了服務中國與俄國打擊西方世界的企圖。

為了減少外界對該組織的疑慮,俄羅斯總統普廷(Vladimir Putin)特別在一篇文章中指出:「自2001年成立至今,上海合作組織迅速獲得極大的影響力,並成為相當重要的區域組織,亦對廣大歐亞大陸的穩定多所助益,這也是為何許多國家及多邊組織都有意參與上海合作組織的活動與論壇,今日有諸多問題迎面而來,而這個組織的誕生即是建立信心的重要元素,外界應該要讚許組織成員的堅定、決心與堅持,歷經多次困難的協商過程,上海合作組織最終對國界劃定議題達成多項協議,無論在國家數量或國界議定長度上都是亞洲首見。我們現在願意參與任何形式的共同活動,因為我們認為亞太地區需要合作來維持安全,故首先即應與既成區域組織建立信任,若能共同串連為網絡,即可減少許多不必要的重覆行動,並揚棄彼此的分野,一同為共同利益而努力。」

中國政府亦多次表示,上海合作組織並非為對抗任何國家而來,但外界都懷疑該組織的目標就是要保障中俄在中亞地區的利益、打擊以中亞為基地的恐怖組織、以及影響當地能源供應,香港科技大學教授崔大偉(David Zweig)指出:「上海合作組織的出現反映出中亞逐漸成為中國重要的油氣來源,中國也希望透過高峰會展現對中亞具有極大的影響力,因為當地對於中國的能源及安全都至關重要。」人們當然有理由懷疑上海合作組織不過是布里茲涅夫式的亞洲安全合作機構,儘管印度對美國區域政策有所質疑,印度也曾與蘇聯往來密切,但印度顯然不會對上海合作組織有太大興趣,因為雙方對於區域未來的見解顯然有所不同。

印度的第三項抉擇在於上海合作組織讓中國、巴基斯坦與伊朗共聚一堂,前兩國是全球目前主要核武擴散國,而伊朗似乎即可從中獲益,再加上此刻全球正在關注伊朗是否會發展核武,多次出言反以色列的伊朗總統阿曼尼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亦將出席高峰會,為了尊重地主國,阿曼尼內賈德應該不會在場內重提反美及反以論調,否則對於正與美國修好的印度將會十分尷尬,不過伊朗可能會藉此機會反駁外界的疑慮,在這些情況下,印度真的還想參加高峰會嗎?

種種考量之下,辛哈決定不親自前往高峰會似乎也理所當然,這並不表示印度不重視加入上海合作組織的可能及利益,只是反映出印度對此事的謹慎態度,雖然印度應全力支持該組織的經濟與貿易計畫,但在安全事務方面,印度顯然必須更小心行事才行。

ORIGINALLY FROM...
"Shanghai Summit: Indian Misgivings" by B. Raman
http://www.saag.org/papers19/paper1847.html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