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印度╳與上海合作組織的親疏╳2362字 | Main | 澳洲╳舉足輕重的戰略地位╳2260字 »

委內瑞拉╳查維茲的煽動式政治╳2060字

一位新到任的外交官無奈地坐在椅子上說:「委內瑞拉其實是外交官終結站」,他也承認當初希望被分派到歐洲地區,各國大使一般在同一地點的任期為三年,但前往委內瑞拉履新的大使通常只待兩年,除了古巴大使桑切茲(Germán Sánchez Otero)例子,他已派駐委國長達11年,相較於此,自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Hugo Chávez)上任這七年來,美國已換了四任大使。

原因其實很簡單,因為這位左派領袖的外交方式與眾不同又特別激烈,他選擇撤換原先的專業人員,改由外交資歷甚少的革命幹部擔任大使,一位歐洲國家大使抱怨道:「在委內瑞拉外交部裡,我們甚至很難找到會說英語的官員」。這些新外交官的主要任務,就是不斷推廣查維茲所主張的「玻利瓦革命」(Bolivarian revolution),這是自六零年代古巴總統卡斯楚(Fidel Castro)支持各國游擊隊以來,再次出現的左派運動,不過當年古巴並沒有委內瑞拉的石油資源,也必須接受蘇聯的支配,因此究竟還有誰能擋得住查維茲呢?

近年來包括墨西哥、巴拿馬、智利等國都曾因外交齟齬而召回大使,哥倫比亞與秘魯更分別兩度及三度召回使節,今年二月間,委內瑞拉政府指控一位美國使館人員進行間諜任務,而將該員驅逐出境,美國則將委國駐美副大使費格雷多(Jenny Figueredo)驅逐以為報復,查維茲事後大力讚揚費格雷多,還將她晉升為外交部副部長,之後查維茲更試圖在美洲各地升高對立的氣氛,強化美國為「敵人」的形象。

最早的一個例子為2003年至2004年時,查維茲支持玻利維亞要求智利歸還離島,而自2004年後半,查維茲在罷免公投中擊潰在野勢力之後,委內瑞拉政府便挾著石油資源對他國的影響力愈來愈大。早自莫拉列斯(Evo Morales)於2005年底當選玻利維亞總統之前,查維茲便已與這位農民領袖結盟多年,在莫拉列斯上台以後,查維茲更將數十億美元的石油利益投入玻利維亞,而莫拉列斯於五月初宣布將巴西國營能源公司在玻國的天然氣田收歸國有時,也能清楚看見查維茲介入的痕跡。

另一方面在兩個回合的秘魯總統選舉中,也可發現查維茲的影響力,他公開支持出身軍方的候選人烏馬拉(Ollanta Humala),表示他「向上帝禱告」,希望另一位候選人賈西亞(Alan García)不會當選。但這次上帝似乎沒聽見他的祈禱,選舉結果讓烏馬拉落選,失望的查維茲支持者並未因此氣餒,一名小販馬可說:「秘魯的統治階級權力極大,但至少烏馬拉已獲得多數貧民的支持」,專欄作家維雷賈斯(Vladimir Villegas)曾是委國駐墨西哥大使,後來遭指控干預選舉而辭職,他警告「那些在慶祝烏馬拉落選的人別高興得太早,因為這場戲還沒落幕」。

革命份子相信,當「人民」無論利用選舉或更直接的方式建立「反帝國主義」政府,並且從「統治階級」奪得權力之後,這場戲自然會結束,當然這裡所謂的「人民」,是指海內外支持查維茲與其「21世紀社會主義」的群眾,目標則是讓拉丁美洲徹底脫離美國的勢力範圍,若拉美國家政府不願加入這項運動,查維茲將繞過政府轉與各國內的反對黨合作。

在一連串的高峰會之後,委內瑞拉總統拋棄了傳統外交管道,與拉美左派與原住民團體建立了溝通管道,各國政府則常指控查維茲暗中資助選舉經費或街頭示威,但通常都提不出確切證據。查維茲在尼加拉瓜支持桑定陣線(FSLN)的總統候選人歐特加(Daniel Ortega),還特別提供廉價燃料及肥料給桑定陣線的地方首長,尼國政府則懷疑桑定陣線可能利用查維茲的贈禮做為競選經費。

查維茲相信自己能夠帶領拉丁美洲整合,亦即在委內瑞拉及玻利維亞控制天然資源的基礎上,由查維茲率領各國組成反美陣營,但有些鄰國對此卻不以為然,尤其是向來認為自己是區域領袖的巴西,但自從查維茲陣營掌控能源之後,連巴西的批評也靜默了。巴西即將於十月舉行總統大選,現任總統魯拉需要左派的支持,因此在計算之後,他可能認為現在與玻利維亞及委內瑞拉因能源起衝突的代價太高,畢竟巴西工業必須仰賴玻國天然氣,巴西與委國貿易往來仍很頻繁,且此刻加入美國的反查維茲陣營對巴西也無利益。

目前看來,美洲國家組織(Organization of American States)似乎也軟弱無力,查維茲公開違反了組織章程,但他卻利用廉價石油等方式來鞏固了其他國家的支持,秘魯的賈西亞已言明無意與查維茲對抗,不過賈西亞至少應尋求與智利總統帕切列特(Michelle Bachelet)及巴西總統魯拉合作。

另一方面,哥倫比亞的右派總統烏里貝(Álvaro Uribe)於五月競選連任成功後,無論華府鷹派人士的看法如何,烏里貝也沒有興趣與鄰國發生衝突;墨西哥在現任總統福克斯(Vicente Fox)領政之下,一直與委內瑞拉的石油外交對抗,未來政府若希望延續此項政策,就必須先讓指定接班人卡德隆(Felipe Calderón)在七月總統選舉中勝出,不過勝負猶未可知。

查維茲本身也將在12月尋求連任,希望能再執政六年,可是由於反對黨認為選舉不公,故不太可能參加選舉,屆時委內瑞拉可能是除了古巴之外,西半球唯一最高領導人同額參選的國家,查維茲則指控國內反對派不過是美國帝國的代理人,而他們退出選舉的用意只是為了撼動政府的穩定。不過除非查維茲能拿出美國介入國內政府的具體事證,否則單憑片面之詞恐怕沒什麼說服力,他在6月11日宣布將出訪伊朗、北韓及「北越南」的消息,似乎就是要挑起另一場爭議,此次美國則選擇謹慎以對,但華盛頓鷹派人士的耐心有限,忍耐一段時間之後,美國政府似乎還是會跟查維茲攤牌。

ORIGINALLY FROM...
"Hugo Chávez's Provocative Solidarity" by Phil Gunson
http://www.opendemocracy.net/democracy-protest/chavez_solidarity_3642.jsp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