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委內瑞拉╳查維茲的煽動式政治╳2060字 | Main | 智利╳學生運動經驗╳2983字 »

澳洲╳舉足輕重的戰略地位╳2260字

澳洲在全球權力關係的地位與日俱增,冷戰結束之後,雖然與美國是堅定的盟友,但澳洲仍被歸類為戰略邊緣國家,不過現在澳洲則已躍升為亞太及印度洋東岸安全的重要成員。澳洲國際地位提升的原因有二,第一,隨著中國與印度的崛起,澳洲在美中印三角關係的角色便愈來愈重要,由於北京與新德里都在強化海軍,亞洲新多極體系隱然成形,華盛頓在亞洲自然需要可靠的盟邦。

第二,澳洲對於穩定東南亞地區動盪局勢的重要性極高,近來印尼、泰國、菲律賓等地的伊斯蘭分離組織活動頻繁,回教祈禱團與蓋達組織很可能伺機而動,在當地建立據點,而且東南亞的問題也會衝擊到澳洲移民政策與貿易關係,但澳洲希望擴充影響力的舉動,卻遭到馬來西亞與印尼強烈批評,認為澳洲是為鞏固能源供應而採行新殖民主義。

美國目前認為中國崛起對全球安全可能造成威脅,這也改變了澳洲在新美中關係之內的角色,不過此刻中國的影響應該還不足以對區域穩定產生威脅,因此澳洲一方面倒向美國,與日本、南韓共同防堵中國可能的擴張行動,另一方面也繼續與中國經濟密切往來,中國現已是澳洲第三大貿易伙伴。因為美國認為澳洲是制衡中國軍事及經濟力量的關鍵成員,中澳關係未來便可能遭遇阻礙,澳洲於2004年與美國簽署瞭解備忘錄,承諾將參與美國領導的反飛彈防禦計畫,但隨後中國便警告澳洲這項計畫可能危及中澳關係。

主要的問題在於,美國加強與澳洲的軍事合作,不只是要強化澳洲在區域內維和及穩定局勢的能力,最終還是希望美中若為台灣發生衝突時,澳洲能出手協助美國,而中國則認為美國與澳洲的戰略結盟,將會組成美日韓澳核心聯盟,從東北亞及東南亞海上圍堵中國。中國也估計,美國的反飛彈計畫將成功防堵中型彈道飛彈,故可能刺激雙方進行軍事攻防裝備科技競賽。

在如此國際局勢之下,若澳洲政府能保持外交政策自主,以及持續與中國經濟往來,才可為澳洲創造最大的利益,雖然澳洲常認為被印尼、中國等亞洲大國圍繞,與美國建立穩定軍事合作關係有助於國家安全,但澳洲在國防與外交上仍會盡量避免觸怒中國,不過澳洲應不會因此撤出反飛彈計畫。美中若為台灣爆發衝突,澳洲會被迫捲入戰火,因而損及該國在亞太地區的貿易關係,或者也可能形成美國率領聯盟與中國、印尼等東南亞國家對抗,導致相當危險的軍備競賽。

美中危機短期內似乎不可能發生,但澳洲政府未來仍需密切注意台灣情勢與中日關係演變,另一方面,印度海軍在印度洋地區的勢力也會觸及澳洲西側,而印度與澳洲未來戰略關係將如何變化,則取決於美國與印度的合作狀況發展。除此之外,澳洲與印尼的互動向來至關重要,印尼於1962年吞併荷屬西巴布亞地區後,印尼與澳洲關係便惡化,一直持續到冷戰結束,雅加達後於1975年出兵占領東帝汶,更是雙方互信降至冰點,直至1989年印澳協議共同開發海底石油與天然氣,才使兩國關係緩和,但1999年澳洲派兵介入東帝汶獨立運動,又造成印澳往來緊繃。

今日印尼仍是澳洲在區域內主要的競爭者與安全威脅,尤其在911事件後,澳洲清楚表態與美國共同打擊恐怖主義,2003年出兵伊拉克更使澳洲成為蓋達組織的一大目標,雖然澳洲國內至今未曾直接遭受恐怖攻擊,有三項事件仍是明顯針對澳洲而來。第一是2002年10月12日的峇里島爆炸案,這起由回教祈禱團所發動的攻擊一共造成88名澳洲旅客喪生,也是蓋達組織首次在東南亞策動的恐怖攻擊。

第二起則為2004年9月9日回教祈禱團攻擊澳洲駐雅加達大使館,第三則為2005年9月蓋達公布一段影片,其中指明以墨爾本為目標,要報復澳洲支持美國出兵伊拉克。自此之後,澳洲便很關注印尼內部的動盪及伊斯蘭分離主義發展,澳洲總統霍華德(John Howard)曾於2002年及2004年兩度表示,該國考慮對鄰邦的恐怖組織發動先制攻擊,這項發言使印尼政府大為光火,認為霍華德已干預了東南亞國家的主權。

亞太各國的局勢讓澳洲必須扮演區域穩定者的角色,但當澳洲認圖出手平息東帝汶的內亂時,卻招來印尼及馬來西亞的強烈批判,兩國懷疑澳洲以人道介入為名,行增強對東南亞政治及戰略影響力之實,兩國認為控海底石油及天然氣等海洋資源才是澳洲最主要的目標。事實上,這些能源也是印尼對澳洲產生反感的理由,因為印尼也同樣有興趣掌握東帝汶附近海域的海底資源。

澳洲的能源政策在國內也引發激烈辯論,許多觀察家指出,澳洲今日對進口石油的依賴已逼近危險邊緣,澳洲雖然自有天然氣蘊藏,卻因缺乏完整的工業及商業計畫,而無法妥善利用手邊資源。澳洲環保份子最近估計,指國家進口石油的比重將從30%增至50%,因此部分人士認為澳洲應盡速尋找替代性能源供應,來減少國家對中東的倚賴。

由於澳洲的安全考量與經濟利益習習相關,故必須一方面改善東南亞國家對澳洲的觀感,另一方面加強與這些國家的區域經濟整合,若他們持續認為澳洲是新殖民者,將會危及澳洲與印尼、馬來西亞、泰國、菲律賓的戰略關係,並使他們轉與中國合作對抗美澳同盟。這種態勢已然浮現,印尼於2005年便宣布與中國合作執行飛彈計畫,似乎正是要反制澳洲擴大影響力的動作。

在可預見的未來中,不論選民決定由哪個政黨執政,澳洲都會持續擔任美國的重要夥伴,但身為東南亞地區唯一的西方文化國家,澳洲在背負更多區域戰略責任之後,亦有可能使自己被所有鄰邦孤立,故希望澳洲持續加強與中國及東南亞國家的經濟交流,並透過外交途徑與其他周邊國家共同穩定東帝汶、索羅門群島等動盪問題,既然澳洲在國防與反恐方面都會維持與美國的緊密合作,外交就是避免發生區域衝突的重要管道。

長久以來,澳洲都享有極高的政治穩定,也是亞太最具競爭力的經濟體,因此澳洲此刻也應利用亞太在全球舞台愈來愈重要的機會,盡力成為太平洋與印度洋、西方世界與亞洲國家之間的橋樑。

ORIGINALLY FROM...
"Asia's Dawning Multipolar System Increases Australia;s Geopolitical Importance" by Dr. Federico Bordonaro
http://www.pinr.com/report.php?ac=view_report&report_id=509&language_id=1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