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智利╳學生運動經驗╳2983字 | Main | 玻利維亞╳民族主義可行嗎?╳1510字 »

巴西╳熱情背後的社會問題╳2541字

巴西政府應該很感謝世界盃足球賽在此刻舉行,讓人們無暇顧及最大城市聖保羅內的暴力衝突,因為在前兩場對克羅埃西亞與澳洲的比賽中表現平平,讓民眾十分擔心代表隊的成績,衷心希望他們能夠漸入佳境,也很關注個別球員的狀況,例如羅納度是不是太胖?36歲的卡富是否不若以往?巴西又是否能夠與阿根廷對抗?在世界盃進行期間,這些才是巴西民眾注意的事,但世界盃終會結束,球員也會帶著勝戰或敗戰的心情回國,巴西還是得面臨那些更深層而根本的問題,亦即國家獄政制度的弊病,以及由衍生出的社會階級與不平等問題。

當全國民眾都在關切大西洋彼岸足球黃衫軍的表現時,聖保羅最大幫派「第一首都突擊隊」(Primeiro Comando da Capital)實在不宜在此刻滋事,就連身陷監獄的幫派首領也會為國家隊加油,他們在舒適的監獄裡不但有手機和DVD放映機,還有寬螢幕的電漿電視可看,甚至和一般民眾一樣,囚犯在看足球賽時還有啤酒可喝。

但巴西政府不過是讓問題延後浮現,而且五月間的街頭暴力與監獄暴動恐怕也很快會重演,聖保羅身為巴西工業重鎮,第一首都突擊隊在當時就在街頭引爆連串暴力事件,政府亦接獲線報,指幫派份子將於5月13日巴西母親節當天製造監獄暴動,因為母親節會面時間的管制較為鬆散,政府於是將牢籠內五百多名幫派成員移監嚴加看管,但是幫派份子在情報單位裡亦有線民,暗中將暴動日期提前。

5月11日晚間,全國近百監獄同時暴動,外頭的幫派份子則持槍攻擊聖保羅州各地警局,引爆警局、搗毀公車、焚燒警車的事件持續整個週末不絕。到了5月15日早晨,聖保羅1900萬居民都忐忑不案,網路上有傳言指幫派將發動更大一波攻擊,社會一時人心惶惶,學校、公司、商家近午便提前關閉,人們擠著車陣中想趕快回家。

事實上幫派當時已秘密與政府達成協議,並且取消了攻擊行動,但對許多巴西人而言,更糟的還在後頭,由於先前的暴動造成40名警員與獄政人員死亡,憤怒的憲兵展開報復行動,目標是格殺所有幫派份子及黨羽。一個警方網站上便寫道:「只要死了一名警員,就要找兩個幫派成員來陪葬」,另一篇則寫得更為激動:「我們該掃蕩聖保羅了,把這些穢物全都清出去」,其後數日,共有122名「嫌犯」遭殺害,目擊者指陳戴頭巾的黑衣人開車進入貧民窟後,便朝著酒吧裡及房屋外的人掃射,聖保羅警方人員後來表示,其中至少有28人毫無犯罪記錄。

這起事件震撼了當地居民,在5月11日暴動之前,許多中產階級從未聽過「第一首都突擊隊」的名號,但他們現在清楚知道聖保羅州監獄內有個14萬成員的大型組織,在全國更高達50萬人,這個組織結構縝密,每個月還會撥款給獄中成員,組織也擁有極龐大的線民系統,從律師到計程車司機都可能是一員。這個幫派的活動與企圖也相當驚人,一份聯邦警局報告指全國所有交通及高額犯罪中,約有20%皆為第一首都突擊隊所為,以2005年8月一件搶案為例,該組織便獲得高達4000萬英鎊。

許多中產階級不禁想問,這個幫派何以如此壯大?他們的眼前似乎浮現了三種答案。第一,這個幫派主要在監獄吸納成員,多年以來,許多人都批評巴西監獄不夠人道:囚牢人滿為患,本應容納三人的獄舍裝進十二人;毒品充斥囚犯之間;缺乏協助獄友重回社會的課程;行政混亂導致許多囚犯服滿刑期仍無法出獄。

教會代表瑟尼卡(Heidi Cerneka)曾在2002年表示,「社會出現愈來愈多暴力與危險」,也認為「第一首都突擊隊」是唯一關心這些囚犯的組織,瑟尼卡說:「他們不僅減少了監獄裡的暴力事件,也為獄友爭取各種權利,包括辯護律師、親友探視權、親友長途跋涉的車馬補助費等等」,不過瑟尼卡也指出,這個組織也非常殘忍,「對於叛徒或欠錢者,他們也會毫不留情地動手殺害」。

第二,政府態度只讓社會情況雪上加霜,巴西最知名的人權鬥士皮埃羅(Paulo S'ergio Pinheiro)多年來不斷表示,政府應解散六零年代末軍事獨裁政權所遺留下的公共安全人員單位,當時這些單位是為了對抗左翼游擊隊而設,今日卻繼續使用同樣的手法掃蕩貧民窟內的罪犯,顯然未仔細考慮社會所面臨的安全挑戰已與過去不同。

聖保羅州公共安全局局長阿別烏(Saulo de Castro de Abreu)曾多次表示:「只有死掉的土匪才會是好土匪」,當地調查局探長費拉茲(Ruy Ferraz Fontes)在辦公室門外貼了一張告示:「人權僅供有權之人享受」(Direitos humanos para os humanos direitos),這句話反映出了警方的態度,外界也年復一年地指控警方違背人權原則,包括殺害數百名犯罪嫌犯等。

第三,幫派擴張會造成更嚴重的問題,巴西是全球最不平等的國家之一,全國最富有的一成人口囊括全國46%的所得,而社會底層50%的人口所得僅有13.3%,社會正義制度似乎也有兩套,一套適用富人,一套適用貧民,中上層社會的罪犯也很少送至一般監獄,許多巴西人都說,一般監獄只能關貧民、黑人與妓女而已。

貧民常難以伸張正義,警方與某幫派曾於六月初在里約熱內盧貧民窟學校發生槍戰,共造成17名學童受傷,當家長趕抵現場,學校已幾乎是人間煉獄,受傷的學校驚恐尖叫、害怕的孩子躲在桌子下,牆壁、書桌、衣服上都是血跡,但之後政府卻未進行任何追蹤調查,媒體對此事也鮮有著墨,一般民眾也不期待有人會因而受罰。筆者家中的女傭曾說過,她的丈夫與孩子曾努力保護女兒,以免遭到鄰居父親性侵害,因為這個鄰居父親曾有殺害兩人的記錄,女傭曾多次向警方報案,但這名鄰居卻從未遭到逮捕。

巴西總統魯拉(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在2003年初上任後,便盡力希望協助社會赤貧的貧民,修正後的社福制度確保全國最貧困的一成人口基本福利,讓他們在過去三年的所得成長23%,遠高於全國平均值,這項政策也幾乎讓魯拉能夠篤定在今年十月大選連任成功,但他所實行的保守經濟政策,卻使得經濟成長率及工作機會增加的速度減緩。

因此巴西中下階層者仍舊無力脫離現狀,犯罪率也與日俱增,今日全國囚犯約34萬人,預計至2008年將增加為50萬,要應付這種膨脹速度,巴西政府必須每兩週興建一座新監獄才行,否則獄政管理只會每下愈況,暴動也只會一再重演。相較於巴西政府,「第一首都突擊隊」反而提供許多年青成員某種未來,這個幫派每月透過搶劫及販毒估計進帳24.4萬英鎊,據傳幫派也透過開設加油站及運輸公司洗錢。

如果巴西足球隊能夠在德國抱得金盃而歸,全國數百萬貧困的巴西黑人一定會盡力搖旗吶喊,在他們眼中,這些足球員的人生經歷就像是美夢成真,擁有絕頂技能的足球員另闢蹊徑,找到另一種通往財富之路,但在愉悅的社會氣氛背後,許多巴西民眾卻只能靠加入幫派勉為生存,實在令人感到悲哀。

ORIGINALLY FROM...
"Brazil's Historic Test" by Sue Branford
http://www.opendemocracy.net/democracy-protest/brazil_test_3655.jsp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