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厄瓜多╳政治與經濟動向為何╳2130字 | Main | 法國╳羅亞爾的總統之路╳1914字 »

非洲終於曙光乍現?╳2072字

安哥拉正在快速改變,內戰結束幾年之後,現在該國再度出現生機,大樓重新翻修、新的辦公大樓大興土木、整修道路以減緩塞車之苦,安哥拉去年據估計經濟成長率達15.5%,為非洲之冠,其他國家亦表現轉強,根據經濟合作暨開發組織近日發表的報告,非洲去年整體經濟率近5%,預估今年及明年表現將更佳。世界經濟論壇年度會議將於本月在非洲召開,人們心情更是普遍樂觀,這是否代表非洲終於要起飛了呢?

非洲經濟轉機的原因,主要在於中國及印度等國對石油、礦物等產品的大量需求,使非洲對中國的貿易額大幅成長,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本週也在非洲七國訪問,自2000年以來,石油價格成長逾九成,金屬等礦物增加近七成,讓奈及利亞與安哥拉等石油生產國獲利甚豐,但經濟成長並不只限於少數油礦生產國,衣索比亞經濟去年成長近7%,烏干達也近6%。

世界上許多富國最近出手似乎比較大方,提供了大量援助與債務減免計畫,讓許多非洲國家獲得了喘息的機會,國際貨幣基金與世界銀行自1996年起進行「重債貧國計畫」,希望讓貧國的債務能維持在可負擔的狀況下,截至去年底為止,該計畫已為29國減少了近350億美元的債務,其中25國均為非洲國家。

非洲國家政策的轉變,也是造成非洲經濟好轉的原因,今日非洲通貨膨脹率平均為8%,是許多國家獨立四十餘年來最好的成績,各國政府也盡力看緊荷包,除了象牙海岸、索馬利亞、辛巴威等少數例外,多數非洲國家的暴力問題都已趨緩,安哥拉、獅子山、賴比瑞亞的衝突均走入歷史,而剛果民主共和國的社會局勢雖還未回復平靜,但也希望在下個月舉行幾十年來首次選舉。

由於非洲陸續傳出正面消息,海外投資者也已開始注意到非洲市場,證券交易表現亦很突出,吸引了更多基金經理人投資,2004年共有180億美元的外資進駐非洲,較九零年代平均值成長了三倍。在這些消息激勵之下,若全球市場再次振盪,非洲能否挺得住呢?因為過往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區便曾有經濟好轉跡象,但在全球商品價格重挫後便再無消息,市場高低起伏抹滅了非洲成長的機會,世界銀行非洲地區經濟學家佩吉(John Page)指出,非洲在1960年至2005年的人均實質所得只成長了25%,遠不及東亞在同一時期的3400%。

外資及許多國家過去都對非洲卻步,因為他們無法信任非洲國家處理財務的能力,美國「全球發展中心」智庫的摩斯(Todd Moss)表示,九零年代非洲改革氣氛曾風起雲湧一時,投資專家人數曾顯著增加,但隨著全球經濟成長趨緩,這些投資者也全都消失無蹤,儘管現在外資增加,可是只占全球總額的3%,不及七零年代中期的6%。

南非占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區GDP的三分之一,但除此之外,其餘48國經濟的規模或工業程度都不夠多元,許多國家仍得看天吃飯從事傳統農業,賴索托、模里西斯等少數國家雖能建立紡織業,卻又面臨中國競爭以及多維協定(Multi-Fiber Agreement)紡織品配額制取消的難題,經濟合作暨開發組織便指出,雖然石油與金屬價格高漲為非洲帶來財富,但也可能使其他產業因而停滯不前。

例如尚比亞原本希望發展煙草業及園藝業,以降低經濟對銅礦的依賴,但卻因銅礦價格上漲與援款湧入,使當地貨幣大幅升值,連帶使計畫宣告失敗;石油與鑽石占安哥拉經濟的60%,更幾乎是唯一的出口品,當地幾乎沒有製造業,聯合國貿易與發展會議的報告指出,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區自1980年以來,製造業產品出口年平均成長率不足6%,速度不到亞洲開發中國家的一半。

儘管非洲經濟近來成長快速,但數百萬貧民並未因此得利,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區居民共7.5億,其中半數每日生活花費仍低於一美元,而且自1990年至今,數字幾乎沒有太大變動,反觀南亞地區的赤貧人口比例已從1990年的39%降至2001年的30%,東亞地區在同期也自33%降至17%,且東亞與南亞都有持續減少的趨勢。今日非洲多數外資的投資標的仍是油田或礦區,鮮少進入製造業、服務業或農業,礦產讓國庫盈滿,但卻無助於創造工作機會,許多非洲國家的失業率仍高,除了少數國家以外,最能創造工作機會的中小企業在非洲都不常見,就連經濟發展較多元的南非,工作機會增加的速度也不夠快,失業率依然達25%以上。

貪腐亦為阻礙經濟成長的一大因素,部分政府也表示將拿出對策,例如貪污問題長期拖累經濟的奈及利亞與尚比亞,政府便承諾將進行大規模肅貪行動,但在國際透明組織的評比中,外界仍普遍認為非洲國家貪腐問題最為嚴重。聯合國先前曾發表「千禧年發展目標」,希望在2015年終結貧窮,但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區仍無法達成年經濟成長率7%的標準,模里西斯可能是唯一能夠使赤貧人口減半的國家,也唯有迦納符合飢民人口減半的成績,2015年消滅愛滋病也仍是個遙不可及的夢想。

在「千禧年發展目標」的八項計畫中,只有維德角、模里西斯、納米比亞、塞席爾等少數國家有機會達成其中四項,就連善用鑽石礦資源維持社會穩定的波札那,恐怕亦無法克服種種障礙,這些計畫很有企圖心,但似乎在世界其他地區的成效較佳。

非洲可能是全球最易受天候、市場與外援衝擊的地區,在教育民眾、提升醫療、扶植產業、改善灌溉系統、避免土壤流失、造橋舖路、加強水電設施方面,非洲也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但至少非洲得先要有廉能政府與自由選舉制度,讓人民能將不適任的政府趕下台,非洲現在似乎出現從谷底跌深反彈的跡象,各國政府應把握這難得的機會。

ORIGINALLY FROM...
"A Glimmer of Light at Last?"
The Economist, June 24, 2006, P.53-54

回應

您的留言不會立即出現,感謝您耐心等候。姓名與電郵為必填欄位。